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五十二章 宗门叛徒
    动用一阶上品血影秘符与一阶下品血影秘符所消耗的精血完全不是一个同等的量,其实血影秘符越是高级其度就越快,同时消耗的精血就越多。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一下子去了一大滴精血,余星海的身体顿时变得很是虚弱,不过还算幸运,一个时辰后,凭借血影秘符的逆天度,终于回到了古道宗的山脚下,距离山门仅仅是百丈之遥。

    血光散尽后,他落在一块青石之上毫无形象的坐了下去,在那直喘粗气。

    此时,原本嫩白的脸蛋一丝血色都没有,白得跟死人脸一模一样,他喘了一会儿粗气后,稍微恢复了一下,便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粒恢复气血的丹药吞了下去,略微运转了一下,将药力激至全身上下。

    大半天后,气血丹药挥了其功效,余星海的脸色逐渐恢复了红韵之色。

    随后又自储物戒中取出那瓶此前尚未使用完的五行丹液,摄取了一大滴恢复体内的灵力。

    直至日挂中天,他终于将体内的灵力尽数恢复,散尽体内的灵力运转后,他清醒了过来。

    “是时候去找小胖,给他安排一下去处,然后我得回宗门一趟!”他喃喃自语了一句,便从青石上站了起来。

    ……

    制符峰,制符殿的青石道场上空突然闪过一道黄芒,黄芒散尽后,显出脚踏飞剑的封尘。

    封尘与古天丰在确认余星海绝对安全后,便各自分道扬镳,他直接回宗门,而古天丰则回小镇。

    经过了大半天的折腾,他终于回到了古道宗外宗制符峰,当他落下青石道场走入制符殿之后,却现侧殿有两名年轻修士在哪等着他,观他出现的瞬间两人同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这两人为一男一女,却是在万宝斋曾出现过并暗自谈论余星海的王师兄与郭师妹。

    其实,眼前的王师兄与郭师妹都是制符殿的弟子,那英姿不凡的王师兄叫王奕剑,而那貌美如花的郭师妹叫郭紫霞。∫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两人不但是制符峰的子弟,且都是封尘的亲传弟子,制符天赋在整个制符峰来说,屈一指。

    “弟子奕剑拜见师尊!”

    “弟子紫霞拜见师尊!”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上前朝封尘一拜,恭敬的开口喊道。

    封尘一看是他们俩,脸上顿时露出慈祥之色,伸手捋了捋白的胡子,微笑着对他们,说道:“是奕剑和紫霞你们俩啊!为师记得你们俩不是一起出去历练去了的,是何时回到宗门的啊?”

    “师尊,弟子与郭师妹已经历练完毕,十日前刚从万山坊市回来,得知师尊您也外出了,于是就在此等候您的归来多日。”王师兄对其回答道。

    这时郭紫霞也开口,道:“师尊,您平时都足不出户,十多日前却突然外出,不知您去哪儿了?”

    “呵呵,为师听说万山坊市举行大型拍卖会,于是就出去了一趟!”

    “啊...”

    闻言,两人张了张口,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露出惊讶之色。

    “师尊,您不会也刚从万山坊市回来吧?”

    “呵呵,正是!”

    “呃...我们此前也是,难怪此前我们参加拍卖会时,听到贵宾区三号室传来类似师尊的声音,原来真的是您!”

    “嗯,确实是为师。”封尘点了点头回道。

    王奕剑与郭紫霞两人再次互相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后,后者开口,对封尘问道:“师尊,既然您刚从万山坊市回来,您应该听说过十天前在凤翔酒楼生的那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吧!”

    “嗯,听说了,怎么了?”

    “其实没什么,原本弟子此次等您回来,就是要禀报此事的,不过如今师尊您应该也知道那件事情的全部细节了,弟子就不多少了。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听郭紫霞如此一说,封尘顿时恍然,此前他还有一丝疑惑,就算他们俩师兄妹外出历练回来,也不用在此苦等他多日向他禀报,原来是为了余星海一事。

    “你们俩是不是感觉很疑惑,我们宗门何时出现一名**如此逆天的弟子是吗?”封尘开口笑着对他们问道。

    两人闻言顿时点了点头。

    “你们不用怀疑余星海的身份,他确实是我们宗门外宗灵药峰的弟子!”

    “灵药峰?”两人闻言顿时露出诧异之色。

    “对,灵药峰的弟子,此前为师就有幸认识他,所以能够确定他就是本宗的人。”

    “那为何我们从未听说过此人?”

    “这个还用说吗?余星海这小子在宗门低调着呢,你们当然不可能听说过他的名头,如若不是此次为师也被他蒙在鼓里呢。”

    “呃...那师尊,余星海既然有此逆天的体质,需不需禀报宗门,让宗门悉心培养呢?”郭紫霞对他问道。

    “呵呵,不用禀报了,在回来之前,为师已经找他谈过了,为师决定将其纳入我们制符峰,令其当我们制符峰的席大弟子!”

    “啊...”

    此言一出,两人顿时一阵呆涤,封尘看着他们的表情却是微笑不语,换作是制符峰的哪名弟子听到此话都会如此惊讶。

    古道宗外宗有八峰,每一峰都有一位席大弟子作为下一任峰主悉心培养,而如今唯独他们制符峰的席大弟子一位一直空缺着,只因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找到一位制符天赋方面的天纵奇才。

    待两人反应过来后,同时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对其问道:“师尊,难道这余星海不但体质逆天,连制符天赋也很逆天吗?”

    问出这话的同时,两人感觉自己的舌根干涩无比,如若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余星海有可能会成为古道宗的第二位天骄。

    事实接下来封尘确实对他们点了点头,道:“确实如你们所说的那般,余星海的制符天赋是为师修仙以来,见过最具有天赋的一个!”

    两人听后沉默不语,过了好久,才皱了皱眉头,眼中多了一丝疑虑。

    最终王奕剑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开口对封尘,说道:“师尊,您想让余星海当制符峰的席大弟子,这事恐怕有些麻烦!”

    “噢?”闻言,封尘却是疑惑了一下,有些意外的问道:“何以见得?”

    “师尊,这几日宗内流传着一些有关余星海不利的流言蜚语...”随即王奕剑将这几日那些宗门弟子口口相传的一些流言蜚语说了出来,封尘听完后眉头顿时一皱。

    ……

    就在封尘与他的两名弟子交谈之际,余星海却是在古道宗山脚下使用神识大范围搜寻着卜世仁的行踪,可是大半天过去了,他跑遍了整个古道宗的所有山脚,直接绕着整个古道宗转了一个圈,搜寻了将近方圆五十里的范围,可最终他都没现对方的蛛丝马迹。

    卜世仁哪去了吗?

    此前在万山坊市的拍卖场内,他明明交代其在古道宗之外等他归来,可如今却踪影全无,莫非出了什么岔子不成?

    一时间,他的心落到了谷底。

    好不容易才收了这么一个能够信任的手下,如果就如此出事了,那就真的损失惨重了。

    那可是混沌魔神的后裔,拥有混沌魔神血脉传承的人啊!

    再三确认卜世仁确实不再古道宗山脚下后,尽管他很疑惑对方为何没来此处等他回来,但最终却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匆匆的回了宗门。

    不过当他从那座饱经风霜带着无尽沧桑的古道宗山门走过时,在此值守上门的两名外宗普通弟子却用一种他难以理解的眼神一直盯着他,直至他远去才收回目光。

    “刚刚那两名值守山门的弟子如此盯着我,这是为何?”余星海内心有些莫名其妙的想道。

    “师兄,刚刚进入山门的宗门弟子怎么长得那么像宗门叛徒余星海吗?”目送余星海远去后,一名值守山门看起来年龄稍小的修士,对那名年龄稍大的修士有些诧异的问道。

    那名年龄稍大的修士闻言点了点头,同时回道:“为兄也觉得他长得像那宗门叛徒余星海。”

    “啊...我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呢!原来师兄也觉得像,对了,我们不是有他的画像吗?快点拿出来瞧瞧,若真的是他,我们赶紧去宗门执事那里禀报,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灵石奖励呢!”

    说着两人在身上一阵摸索,拿出一幅自宗门那里领取而来的画轴,打开一看里面的素描画像正是余星海本人。

    “啊!真的是他,赶紧赶紧,去禀报宗门执事,别让人捷足先登了!”

    两人高兴的大叫一声,山门都不值守了,急忙像风一样朝山上奔去,那度绝对够快。

    那处竹林,余星海的茅屋,时隔半月回来,一切还是老样子,仿佛自他走后就没人来过。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茅屋,擦去床榻窗台桌面的一些灰尘,心里却在想着事情。

    失忆期间在此住了十年的茅屋往后他可能不会再住了,他要前往制符峰当席大弟子去,这是此前答应封尘的。

    一时间,他还是觉得有些难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