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五十四章 竹林斗法
    卢晋的体内突然散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压向余星海,同时身形朝他一闪,抬手间就一掌朝他拍了过去。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炼气九层的气势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身子也变得迟缓吃力,手中握着的玄铁飞剑几乎掉落。

    眼见卢晋的手掌就要拍中他的胸膛,在这紧要关头,他却狠狠一咬舌尖,硬是运转体内被其气势压制的灵力,握紧玄铁飞剑艰难的朝其手掌一斩而去。

    寒光一闪,玄铁飞剑在其身前一闪而过,卢晋却硬生生的将其手掌收了回去,而余星海顺势激御风术刹那倒飞而起,瞬间便远离了对方,飘飞至他的茅屋顶端。

    卢晋反应了过来后,整个人悬空而起,身形在空中掠动,再次伸出手掌欲再次拍向其胸口。

    这次,余星海在其动身的刹那便高运转体内的灵力,瞬间转化为金灵力,随着手中的玄铁飞剑闪过一道金光,他双手握着剑柄,快举起朝其一斩而下。

    “破浪金光斩!”

    他大吼一声,玄铁飞剑快斩落,随着落下的轨迹,一道半圆形的丈许金光以势如破竹之气势朝卢晋一斩而去。

    卢晋身形再次一停,顿在了半空中,急忙抬手朝身前一挥手,一道火墙随之出现,阻挡了破浪金光斩的攻击。

    嘭!

    随着破浪金光斩与火墙的接触,瞬间激起一阵火光四射了开来,一声巨响同时传遍方圆几里。

    “不错,有些实力!”

    待破浪金光斩的威能散尽后,卢晋轻松的朝前一挥,火墙顿时消失,眼里闪过一丝邪笑,道:“但倘若想凭这点实力来与我交手,那我只好告诉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如此一来尚可免掉皮肉之苦。”

    “少废话!”余星海面色一沉,自储物戒中取出一大把符咒抓在手中以防不备,同时激了一张金刚护体符在周身布下了一道金刚护体光罩。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看着他的动作,卢晋一阵惊奇,忍不住道:“吁,原来身上有如此之多的低阶符咒,不过,修炼一途最注重的还是自身修为,修为无法提升上去,纵使有再多外物都没用,待你耗尽这些符咒之时,你难免还是会落败,这是你改变不了的结局!”

    余星海却冷笑不语,对方说的话不是全无道理,但是如今对付眼前的炼气九层修为的对方来说,凭他手中诸多下中上品符咒足够了。

    若知一块一阶上品符咒的威力相当于炼气九层全力一击的威力,就拿他身上的那道金刚护体光罩来说,对方就算全力一击也不可能击溃,至少得三次全力一击。

    观其冷笑不语,丝毫也不把他的话放在耳中的样子,卢晋突然觉对方是真的不把他当前辈看待,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小辈,你果然是如此不知好歹,那今日我就代表宗门好好教训你一番!”

    他说着一步踏出,抬手间一道火灵法术自其掌心出,顿时化作一道水缸大小巨型火球朝余星海激射而去。

    呼呼呼...

    巨型火球一出,周遭浮起炙热的气浪,四周的竹叶瞬间被这股热浪烧焦造成大面积干枯败坏。

    余星海心中露出一丝谨慎,抬手间就又再自己周身布下了一道水灵护体光罩法术。

    水能克火,他是怕万一火球击中自己,水灵护体光罩能够抵消大部分劲道。

    虽说他有吞天诀可吞噬火灵力,可是也局限于与他修为相当的火灵力,如若太过强大他是无法抵挡或承受得住强劲的灵力暴动的。

    水缸大小的火球蕴含着炼气九层的气势,尚未激射至眼前,他已经感觉一阵压抑的气息夹杂着炙热的浪潮扑面而来。

    “破浪金光斩!”

    余星海再次快的举起玄铁飞剑,一招破浪金光斩的法术被其全力打了出去,顿时化作一道半圆形金光,斩向巨型火球。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眼见两道法术之间就要撞上,可就在这一刹那,对面的卢晋却突然邪笑一声,道:“小辈,你这招还是嫩了点,让我给你表演一下什么叫随心所欲的控制法术吧!”

    说着他快一掐指诀,猛地朝巨型火球一指在空中画了一个繁杂的符文,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居然生了。

    只见巨型火球突然自中间裂开,在金光斩还未击斩上的瞬间裂开成两个半球体,刹那,金光自那道裂缝中一闪而过,击落在竹林间的一出空地上,激起一阵烟尘。

    巨型火球裂开的瞬间过后,又再次合了回去,继续朝余星海激射而去,转眼便到达其身前。

    余星海微眯了一下眼睛,心中倍感意外,没想到对方控制法术还有两下子。

    抬手间,大叫了一声‘去’,随即两张一阶下品水灵符被他扔了出去,顿时化作两道水墙阻隔在他的身前。

    如今,他的修为尚低,一阶上品的符咒还是很难制作得出来的,不过手里却有一大把一阶下品的符咒,但中品的符咒却被他在万山坊市之时出售了,因此手里的中品符咒比上品的还少,他只能使用下品防御符咒抵挡对方出的法术。

    火球撞上水墙的瞬间出‘滋滋’的声音,紧接着水墙不堪一击破碎,随之而来第二道水墙也是如此。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一切只在一瞬间而已,余星海来不及闪避,最终被巨型火球击中倒飞了出去,所幸那两道水墙加之身上的两道护体光罩抵消了大部分火球法术的威能,虽说他倒飞了出去,实质却没受伤。

    卢晋如影随形度非常快,在其倒飞出去的一瞬间再次紧贴着他的身前,一掌拍向其胸口。

    ‘嘭’的一声响起,他的胸口被卢晋的手掌拍中,体表的护体光罩一阵晃动,原本就尚在空中身体再次倒飞了出去,撞断无数根青竹后,最终跌落在地激起一片烟尘。

    咳咳...

    余星海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如被千斤巨石压过一般有些胸闷气短,反震之力更使他体内逆血上涌,浑身如被千万只蚂蚁噬咬一般,难受至极。

    连续被击中两次,此刻他周身的那道金光护体光罩已经薄弱异常,几乎频临破碎,而此前的那道水灵护体法术早在第一道攻击之时就因抵消大量火灵力而破碎。

    观其已经被击飞落地且似乎在吐血似的,卢晋的身形顿时在其一丈外停了下来。

    “小辈,现在你肯束手就擒了不?”他冷冷的对余星海说道,出手后替自己出了一口气,此刻他已经恢复了严厉之色。

    余星海干咳了一会儿,捂着胸口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其的目光中,尽是不屈之色,开口说出了一句沙哑的话。

    “在下说过了,你只不过是不分青红皂白污蔑在下而已,若想在下束手就擒你做梦!”

    卢晋闻言却是脸色一沉,阴冷的说道:“事到如今还想狡辩,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

    “哼,你若是再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在下出手,那就别怪在下不客气了!”

    此刻,余星海心中也浮起一股怒气,他看在若倾城和封尘的面子上怕他们难做,他才容忍至今还不怎么还手,可若是对方步步紧逼的话,他只好全力还击了。

    “哈哈...”

    听其所言,卢晋却是一阵大笑,过后露出异样的目光,对其嘲讽道:“不客气吗?就凭你炼气四层的修为还有手中的几张符咒吗?”

    说完他又冷厉道:“给你机会你却不知好歹,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强了,今日不将你捉拿回去,我就不姓卢!”

    “是吗?”余星海脸色一沉,眉头一挑,道:“那就来吧!”

    说着他大手一招,却将跌落在远处的玄铁飞剑召回后背的剑闸当中,不准备再使用它。

    实力终究有些低下,哪怕有一柄上品法器飞剑也无济于事,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符咒将对方击倒,反正他储物戒中有一大叠一阶下品符咒。

    这些符咒有的是他自己制作的有的却是自那杜少威以及鹰钩鼻修士的储物戒中得来的。

    正所谓,虫蚁虽小足以吞蛇象。别看一阶下品符咒的威力小,可数量多起来的时候,不断的轰炸一名修为高的修士,对方也不可能抵挡得住的,就算最终抵挡住了,也会变得很狼狈的下场。

    卢晋不再与他废话,身形一闪就朝他激射而去,而他则两手中的符咒尽数激抬手间朝其狠狠的扔了过去。

    一阵灵力波动自竹林传了开来,在一众外宗弟子震惊的目光中,满天的各色流光突然出现,以流星之势激射向迎面而去的卢晋。

    这些流光每一道都足有碗口粗大,足有数十道之多,不同颜色的流光其内蕴含着不同的灵力波动。

    “这...这也太多了吧!”

    众人顿时惊呆了,如此多的符咒一次性激,那得浪费多少灵石吗?

    换作是他们哪怕扔出一张都会肉疼大半天,更何况满天飞舞的符咒!

    站在所有外宗弟子前面的申屠剑眉头不禁皱了皱,余星海的富裕出乎他的意料,难怪此前听他杂役所说其身上有大量的灵石,今日看来果真不假。

    这回他心中多少有些失望了,如此之多的灵石,往后也不是他的了,余星海只要被抓回被宗规处置,其身上的一切都将归为宗门所有。

    肉疼,他不知有多么肉疼,就单单其后背的那柄寒光闪闪的飞剑他就特别想要,虽说他掌管灵药园以来那么久,可是就算如今他手里也只不过有一柄普通的剑形法器,至于飞剑那只是做梦的时候曾经拥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