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五十五章 立威之意
    古道宗九峰之,古道峰。∮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正南面距离峰脚有千丈高的地方,有一处空旷平坦足有三丈有余的青石平台。

    此青石平台的最边缘却是万丈深渊,若站在此处青石平台之上可观千里之外的群山在一片云海的缭绕之中,仿若人间仙境的一般。

    青石平台的的后方有一座玉宇楼亭,白玉色的楼宇足有一间宝塔那般大小。

    远远望去,那楼宇随着阳光的照耀反射出一阵阵金辉,在这些金辉之中,流转着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阵纹。

    若问起这是何所在,却是古道宗内外宗皆知的‘云烟台’,内宗天之骄女若倾城的静修之所。

    时值正午,若倾城正在楼宇内修炼,突然,茫茫云海之中一道白光闪过,化作一道流光闪入了楼宇之内。

    透过白玉楼宇的大门,偌大楼宇内空间呈现在眼前,其内是正厅加两侧厢房的格调。

    正厅与两侧厢房的装潢主调均为淡蓝色与淡粉色为主,让看看起来很优雅很温馨的样子。

    除此之外,楼宇内一尘不染桌椅家具摆放得体,明人一看就知其主人是个细心且爱干净之人。

    在正厅的最后方靠墙的位置有一方三尺白玉道台,此道台散着一阵阵浓郁的灵力波动,而此刻若倾城正盘坐在其上闭目静修着。

    当那道白光闪入此楼宇内时化作一块古朴符咒悬浮在其身前一尺处滴溜溜转动着。

    静修中的若倾城仿若被这道符咒出现激起的波动惊醒,睁开眼眸的瞬间白皙的手臂一抬,抓住空中滴溜溜旋转的古朴符咒,体内神识一扫而入。

    这块符咒却是一道传讯符咒。

    若倾城的神识扫入传讯符咒的瞬间,其识海内响起一道女子的急切声。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若师姐,你交代师妹关注余星海行踪的事情有眉目了,他不久前刚从外面回到宗门,不过就在刚刚师妹我又现灵药峰人影绰绰,好像有大量修士前往他的居住之所,师妹猜测那些人可能去找他麻烦的,师姐你过去看看吧!”

    若倾城蓦然睁开眼眸,眼中闪过一道冰冷,将手中已经没了丝毫灵力的传讯符咒捏成粉碎,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申屠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如此污蔑星海他,别以为我不说你就认为我不管此事了,既然你如此过分,那也休怪我无情了!”

    这是若倾城离开楼宇时留下的话,从话语中可以听出这位平时平易近人被无数人誉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生气了。

    ……

    竹林间,各色术法的光芒闪动,毁坏了整片原本生机勃勃的竹林,而原本属于余星海的茅屋此刻早已不复存在。

    也不知何时被卢晋出的一道火灵法术直接化成了飞灰。

    此时此刻,余星海的身形不断闪动,而卢晋的身形却不断如影随形,抬手间一个个火灵法术自掌心出,不断试图击溃其护体光罩,贴近他的身旁。

    然而,余星海手中的一块块一阶下品符咒却不断阻隔着对方的接近,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

    此举又震惊了不少人,以炼气四层的修为,凭借机敏的御风术以及一阶下品攻击符咒竟然硬生生的与炼气九层修为的卢晋打个伯仲之间。

    这个伯仲之间是对于一众外宗弟子来说,而对于如今深陷被动中的余星海来说并非如此,对方虽说一直未接近他的身旁,可是透过各色符咒轮番攻击后,对方出的术法的反震之力直接传到其身上,如若不采取必要的解决办法,接下来落败在所难免。

    而此刻,对于卢晋来说,他的内心却也很憋屈,觉得自己在一众外宗弟子的面前丢脸了,自己竟然以炼气九层的修为迟迟无法拿下一介炼气四层的宗门叛徒。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然而他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一切都怪对方手中的低阶符咒太多了,为了抵挡掉这些符咒的轰炸,他得不断出火灵法术将其抵消。

    时间维持了一盏茶的功夫,卢晋越打脸色就越阴沉,此时他甚至能够听到一些外宗弟子大声谈论他如何不行的话语。

    脸面丢了,那他这个宗门执事往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吗?

    因此他内心浮起一股怒火,恼怒间抬手一拍储物戒,一柄火红飞剑出现在其手中。

    “小子,这是你逼老子的,今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就不把我看在眼里!”

    他的声音在余星海的耳畔响起,是那样冷厉阴沉,听得人心不禁浮起阴寒之感。

    他本就是心狠手机之辈,奈何在宗门内却不敢太过嚣张,毕竟宗门有宗门的宗规,可如今余星海激怒了他的本心,因此顿时原形毕露。

    在其拿出飞剑的刹那,余星海脸上浮起了一丝凝重,如果对方赤手空拳的对付他的话,他还能勉强抵挡,可若用上法宝的话,几乎是无法抵挡的。

    众所周知,修士讲究本体修为的同时,若想拥有弄大的威能,还得拥有一件法宝加持方可挥最大的威能。

    今日能不能善了,他尚不得而知,抬手间他自储物戒中取出三块一阶上品的防御符咒拍在自己的身上,布上了三道不同属性的护体光罩,这是他的全部家当了,如若被打败面临危险,他只能作最坏的打算,向封尘求救了。

    “此战若我能赢,以后古道宗便可横行,可若我输,纵使成为制符峰席大弟子也枉然,往后不服我之人定会数不胜数,麻烦无尽!”余星海心中暗自想道。

    他脑海中顿时闪过诸多念头,最终决定却今日立威,无论如何也要给自己立下属于他的威势!

    这世界唯有威势可逆天。

    抬手快一拍储物戒,取出那瓶未使用完的五行丹液,揭开瓶塞抬头一口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

    在众人一阵惊愕之下,以为他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喝水,然而他们却不知,那可是蕴含了浩瀚灵力的五行丹所稀释的丹液。

    大半瓶丹液被他一口喝完,换作平时他不敢如此做,但如今他却要拼一次,成功则已会功成名就,失败则成为他人的笑柄。

    轰...

    气海内突然轰鸣不止,仿若激起滔天巨浪一般,那个气旋开始高运转,并以逆天的度向中间压缩而去,不断壮大这中间那滴灵力水滴。

    此刻,他的体内灵力最为激荡的地方还不是气海,而是他的奇经八脉。

    奇经八脉中的灵力原本只是小渠一般的状态,可是如此浩瀚的五行灵力突然加入,顿时化为一道湍急的河流。

    霎时间,奇经八脉就背负着莫大的压力,隐隐有种破裂之感,面对如此局面,余星海却并未露出丝毫急切之色,反而冷静了下来。

    在其气海内,尚有另外一个缓缓旋转,时不时闪烁着银烁雷灵之力的雷灵漩涡。

    域外天魔天生擅长引动雷灵之力,在此前域外天魔就曾引动雷灵之力给他护过奇经八脉,因此他的元神瞬间临摹转化为天魔状态,利用天魔的天赋神通瞬间引动气海内的雷灵之力,将其尽数调动至奇经八脉外围将所有经脉包裹在其内,做到护脉的效果。

    奇经八脉的后顾之忧很快便解决。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自储物戒中拿出一块中品灵石握在左手掌心,而另外一只手则快抽出后背的玄铁飞剑,警惕的注视着对面卢晋的一举一动。

    这一切举动都是战前的准备,做完也不过是转瞬之间。

    吞天诀在体内高运转,极吞噬着五行丹液当中的灵力,并试图在战前突破炼气五层的修为。

    若能在战前突破,他的胜算颇大,若不能在战前突破,他将倾尽所有灵力化作一道攻击,只为赢得一线胜望。

    对面一丈外的卢晋自然不知其打算,观其喝下一大瓶类似什么天地灵材的东西,以为他要拼命,因此他不慌不忙的将火红飞剑幻化成火红巨剑悬浮在其头顶上方。

    眼看对方就要出手,就在这关键的一刹那,余星海识海内,原本化身天魔的元神却突然利用一丝混沌魔神的精血,转眼便化身为千丈混沌魔神。

    一股逆天的意志自混沌魔神的体内散,仿佛跨越层层空间传向其气海。

    这股逆天意志出现气海的瞬间,五行漩涡突然加剧收缩,最终形成一道鸡蛋大小的液体灵力。

    轰...

    识海轰鸣,气海震动,余星海在关键时刻动用了混沌魔神的意志,竟然霎时间将修为突破至炼气五层的修为。

    咔嚓!

    一声轻微的破碎声响起,余星海低头看向左手掌心,却现刚刚拿出的中品灵石居然化为了粉末,内心不禁震惊了一下。

    仅仅是一刹那的时间,利用混沌魔神的意志居然将吞天诀的威能挥至极致,一块中品灵石竟然转眼之间便被他吸纳殆尽。

    此刻,已经面临着全力一战,原本刚刚突破修为需稳固修为,但对面的卢晋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因此他只能再次取出一块中品灵石握在掌心,不断的运转吞天诀吸纳灵石的灵力稳固修为。

    【作者QQ:13o7o675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