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五十九章 立封之意
    申屠剑在一脸苍白之下被灵药峰的一众弟子送下了古道宗,走之时身上的身份玉牌乃至身上穿着的那套宗门道袍也被扒了下来,这是一切宗门的一贯作风,既然被逐出宗门不再是宗门弟子,那属于宗门的一切物品都要收回以防他日混入宗内为非作歹。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被革职的卢晋也再无颜面待在此地羞愧的低着头匆匆的离开竹林。

    “诸位,今日之事实乃宗门的一大不幸,幸亏这位小辈性格坚毅还有我们出现的及时才没展到无法挽回的局面,为此我作为灵药峰的长老向诸位表示歉意!”

    莫河开口对众人说道,竹林的斗法造成了余星海的重伤同时也惊醒了众多清修的宗门弟子,为此作为灵药峰的长老不得不开口对在场的人致歉。

    观其致歉原本一脸冰冷的若倾城,其脸色渐渐的缓和了下来,看向其的眼神中不再那么嘲讽。

    “莫长老,我师弟因此事而重伤在身,且居住的修炼之所也尽毁卢执事之手,您作为灵药峰长老是不是得拿出一点诚意补偿补偿啊!”若倾城开口淡淡的对他说道。

    “若师侄,这是应该的,应该的...”立刻,莫河一脸赔笑道,一看就知其讨好若倾城。

    其实也不难理解莫河如此的举动,若倾城作为整个古道宗的天之骄女往后定会前途无量,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宗主,因此作为灵药峰长老的他尽量的讨好是很正常的,毕竟若想在古道宗站稳脚跟安安稳稳的修炼,也是要看大势所趋。

    咳咳...

    不过,莫河此话刚一出口,站在一旁的封尘却是干咳了一声,微笑着对其,说道:“莫兄,我看补偿的事情你可以安排一下,但是修炼之所就不必了。”

    “嗯?”闻言,莫河顿时愕然,有些疑惑的问道:“封兄,你这话的意思是...”

    “莫兄,是如此的,其实此前在下就决定将余星海纳入我制符峰,立封其为我制符峰的席大弟子,本来这事因为在下与他都是刚刚自外头回到宗门,心想要过段时间再走宗门的交接手续的,不过既然今日生了此事,在下想择日不如撞日,就趁如今我们都在把这事情都说定了,省得又麻烦的多跑几趟。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什么,你说什么?席大弟子?”

    莫河突然瞪大一双眼睛,大声的反问道,前面的话他都听清了,后面的话他已经无心再听,作为一个外宗八峰之一要立席大弟子如此之事,绝对不是小事。

    不远处本来已经转身准备散去的一些宗门弟子听到封尘的话,突然就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惊诧的看着封尘看着余星海。

    “席大弟子...封尘长老要封那余星海为制符峰的席大弟子,而且这决定还是之前就已经决定好的了?”

    一时间,众人的心中又浮起了震惊的情绪,比之此前余星海与卢晋打斗所表现出来的逆天威能还震惊。

    制符峰席大弟子一职,一直以来都是空缺着,这是古道宗人人皆知的事情,只因这么多年来制符峰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制符天赋逆天之辈胜任此职。

    今日,封尘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要立封余星海为制符峰席大弟子,此事绝对是能够席卷整个宗门的大事。

    “没错,星海他也答应在下了,所以今日就索性跟你说一声,其居住之所就由在下代为安排就行了!”封尘对其点了点头道。

    莫河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面色平淡没有一丝波澜的余星海,压下了心中那一丝惊诧,缓缓的问道:“封兄,立封席大弟子一事滋事重大,你有没与制符峰主,吕师兄商量一下啊?”

    “吕师兄他如今依然在闭关之中,在下当然无法与其商量,不过吕师兄闭关之前将所有制符峰事务都暂时转交于在下处理,因此这事由在下一人决定。何况星海他在制符之道一途天赋极高乃是在下修炼至如今见过最具天赋的宗内弟子,为宗门不损失如此具备制符天赋的弟子,因此在下决定立封其为席大弟子,悉心进行培养!”

    莫河听了封尘的话,震惊的张了张嘴,看着余星海半天没说出半句话来,能够被封尘如此看中的人其天赋能力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他了解封尘的为人,寻常弟子绝非会如此对待。∮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此时,不单莫河震惊,远处的一众外宗弟子、执事看着余星海也是满脸的震惊,能力如此之大制符天赋又如此之高,且性格坚毅,如此人才百年难得一遇。

    直至此时,他们才现眼前这个起初被传言只有炼气一层结果却能与炼气九层修士一战的外宗灵药峰弟子是那样不凡。

    震惊过后,莫河再次开口问道:“如此重要之事,你有没向宗门高层禀报吗?”

    “在下回去之后会向内宗大长老乃至宗主那儿禀报的,如今在此在下需莫兄你的点头认同,如此一来就省去诸多麻烦了。”

    “那...既然封兄你都考虑清楚了,我要是再不答应岂不是不近人情了,你尽管将这位余师侄带去便是,至于赔偿一事待在下回去后,会安排宗门弟子替其送去。”

    “如此便多谢莫兄了!”

    “呵呵,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更何况今日之事在下有愧于这位余师侄。”

    站在余星海身边的若倾城听着两人的交谈,侧过头看了一眼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余星海,心中也一刻都不能平静。

    余星海刚刚成为修士一事,她是在半月前得知的,可如今半月不见竟然能够与炼气九层的修士比斗,虽说最终受了重伤,可是如今又得知其居然拥有逆天的制符天赋,试问她这个宗门天之骄女还能够淡定么?

    就算是她,被誉为宗门天之骄女也从未有过如此逆天的举动和逆天的天赋。

    毕竟半个月不见能够从炼气一层连续突破至炼气五层的人,这天下间唯独余星海一人也!

    莫河走了,震惊的一众外宗弟子也渐渐的离开了,他们急着赶回去将此地所得知的大事转传至其他不知道此事的师兄弟姐妹们听,又能嘚瑟一番。

    一直站在封尘身边没有说话的王奕剑与郭紫霞观众人离去后,两人相视了一眼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王奕剑率先来到余星海的身前,露出一副迷人的笑脸,对其抱拳道:“在下制符峰弟子王奕剑见过余师弟,望往后师弟多提携提携师兄我。”

    余星海急忙也抱拳对其,回道:“不敢不敢,师弟我往后还需王师兄你多多提携!”

    观其没有露出丝毫傲气,且有种平易近人的感觉,如此不骄不躁之人,王奕剑心中暗自点头,如此看来他们制符峰出头之日指日可待。

    “在下郭紫霞见过余师弟,师弟在万山坊市以及今日在此的举动惊人得让师姐我佩服至极!”这时如花似玉的郭紫霞也上前对其一拜,露出颇为欣赏之色。

    “郭师姐过奖了,师弟我这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上不了台面。”余星海急忙谦虚的说道。

    “呵呵,师弟还真是谦虚,师姐我自认无法做到你如此惊人的程度!”

    余星海闻言只是微笑不语,且不再搭话。

    “封长老,弟子看今日星海他受伤颇重,别的事情还是缓和几日再说吧,先让他回去闭关疗伤再说,如何?”若倾城突然抱拳对封尘说道。

    “呵呵,若师侄此言极是,那就让余小侄先回去...”封尘一听她的话,捋了捋胡子笑着回道,只是话才说道一半,却见站在对面的余星海突然脸色剧变,急忙停了下来。

    此时,余星海经过三番两次的吞回体内的逆血,终于还是压制不住,顿时疯狂上涌,脸色变得青白一片,张口便噗嗤噗嗤的喷出了一团团乌黑的血块。

    原本他就受了重伤,吃了疗伤圣药又没有极力化解,而一直拖延了如此之久,此时他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脑海深处传来一阵眩晕感后,他的双眼一翻,便失去知觉软绵绵的瘫落了下去。

    站在其身边的若倾城观其双眼泛白并瘫落而下,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伸出双臂将其搂了起来。

    一脸急切的对其,喊道:“星海,星海,你怎么了?”

    然而,此时余星海早已晕死了过去,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所知,任其如何呼唤也闭口不答。

    在场不知若倾城一人惊慌急切,封尘以及他的两名弟子王奕剑和郭紫霞也同时色变。

    四人体内的神识顿时透体而出,扫向余星海的身体,很快便现其身体一团糟,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

    “封长老,星海他受伤过重,刚刚又拖延了如此久的时间未能及时疗治,如今已然昏死过去,你所说立封其席大弟子之事待他日再说,今弟子要将他带走亲自替其疗伤!”

    封尘闻言,沉吟了一下,道:“若师侄,不如让我带他回制符峰替其疗伤如何?”

    “多谢封长老的好意了,星海是弟子的师弟,还是让弟子替其疗伤好了,您放心他伤好之后,弟子一定让他第一时间去制符峰找您。”

    封尘沉默了一下,想了想,随后便道:“如此也好,那你赶快带他回去疗伤吧!”

    若倾城对其点了点头,抬手一拍储物戒,拿出她那柄白色的水属性飞剑,在灵力和神识的快催动之下,顿时幻化为一柄白色巨剑,拦腰抱起余星海脚尖轻点便跳上巨型飞剑,紧接着白色剑光一闪,便飞向空中一闪而逝。

    “走,我们也回去吧!师尊我还要去内宗一趟,将立封余星海为制符峰席大弟子一事定下来!”

    观若倾城带着晕死过去的余星海走后,封尘收回了目光,对身边的王奕剑以及郭紫霞说道。

    随即三人也御剑离开了满目苍夷的竹林,今日之事几经周折后,终于落下了帷幕。

    ps:感谢‘孤魂陌路’的皇冠支持以及‘大家一路向前’的盖章支持,谢谢你们,有你们的支持,仙凡将会写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