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章 天台云烟
    有关余星海,一名只有炼气四五层却可以媲美炼气九层的外宗弟子,被制符峰长老封尘殿主欲立封为席大弟子之事,在整个外宗掀起了波澜,成为了一众外宗弟子茶余饭后的一桩美谈,因此余星海被人越传越神乎,那处被毁得满目苍夷的竹林也引来众多外宗弟子前去造访。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此事甚至传入内宗诸多弟子耳中,引起了其内的一些内宗弟子的关注,如此一来余星海之名如雷贯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此刻作为主人公的余星海却依然在昏睡当中。

    三日了,若倾城当日将其带回云烟台后,利用灵力将其体内的经脉梳理了一遍,并将疗伤圣药的药力引导至其周身各处,随后便将其安置在她自己的床榻之上,而她则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昏睡中的他。

    这一坐就是三日,期间余星海一动不动,但其体内却缓缓的恢复着灵力,除了依然昏睡以外,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向好的方面展,若倾城在这三日之间一动不动,睁着一双美目痴痴的看着他,不论黑夜亦是白天都未曾合过一下眼皮。

    若是若倾城如此举动被古道宗的弟子知晓,估计又得掀起一阵震动全宗上下的巨大波澜。

    若倾城素来都以拒人千里之外而得名,宗内的一些惊才弟子也曾对她表达过爱慕之意,然而她却仿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无人能够打动她的心。

    可如今她却为余星海足足守了三日三夜。

    “星海,你果然不是平凡之人,自救你的那一日起,我便知有一日你会金鳞化龙,一举冲天成为世间不凡之人。”

    若倾城虽然看着余星海一动不动,其实内心在这几天里却一直在浮动着,她心中有个秘密,就连余星海都未曾告诉过。

    十年前,天显异象,震惊整个十万大山乃至整个南域贺洲,那日她正好在万山妖脉深处历练,那黑色漩涡出现之时,其中一道白光流光正好落向其所在的山脉之巅。

    这道白色流光所携带之物正是修为尽失的余星海本人,那时她将其救下后,便知其绝非平凡之人。

    一名自苍穹之上坠落的人,能够是平凡之人吗?

    虽说当时她探清余星海体内没有丝毫灵力修为,但她始终坚信他绝非平凡之人,为不引起他人的怀疑,她对外宣称是在外拾捡回来的一介凡夫俗子,对内却对余星海道出其天上掉落之事,却对黑色漩涡只字不提。∮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些年虽说她经常闭关修炼,但却始终在暗中关注着他,在几次申屠剑出手对付他时,她都及时出现并制止。

    如今,十年之后突然成为修士,且一举惊人,她明白他记忆恢复了,或许以后她与他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或许走得比她更远,他未来的世界或许比她的更为广阔。

    “星海,无论你是什么人,师姐救你一命于心无愧,倘若他日你有所作为离开这古道宗,师姐在此随时欢迎你回来,此地是你堕落之地亦是你重生之地,也许这就是你人生的转折点!”

    若倾城喃喃的自语了一句,便缓缓的起身,看了一眼外面已然昏暗下来的天色,时隔三日终于离开了床边,走了出去。

    ……

    余星海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境,在梦中他经历了一生,他看到了周遭混沌世界的出现,看到了自己化身盘古大魔神自混沌青莲之上站起手持混沌巨斧一斧劈向苍茫,倒卷周遭混沌之气,使混沌之间解开一条裂缝。

    这个梦境很长很长,长得就像起始于恒古,跨越了太古,进入了荒古,历经了远古,来到了上古、中古,直到...

    他看到了那道裂开的裂缝再次缝合,不甘就此被困混沌的他,脚踩大地双手顶天,身形不断拔高,直至天地完全形成。

    奈何就在天地形成的刹那,一声如自恒古更为遥远的意志突然降临,瞬间他的万丈身躯崩溃,左眼为阳,右眼为阴,脊骨为百岳群山,血肉为大地河流...

    三千零一混沌魔神皆回归天地,化作一粒粒微小的颗粒,成为天地间的第一批星辰。

    日月流转,古往今来,转眼亿万载岁月,这天地化为了五界。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神、仙、魔、鬼、人,五界,天地运转,不断轮回生生不息,六道轮回成为世间第一规则,万物生灵皆无法脱离其之掌控。

    “吾之一生,始于混沌终于混沌,但吾之意志,潜藏天地间,待吾归来之日,天地为吾战栗,苍茫意志将无法阻挡吾之脚步,吾将破开这囚笼,傲立于万古之巅!”

    这是余星海自梦境中醒来的前一刻,在其梦境中响彻天地的一道洪亮苍劲之音。

    余星海蓦然睁开双眼,整个漫长的梦境使他在醒来的那一刹那,内心一阵悸动,仿佛梦境中的一切他亲身经历过一般。

    盯着头顶上方轻微摇曳的粉红色帷帐,闻言鼻尖萦绕的淡淡幽香,他渐渐的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里是...”

    突然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看着盖在自己身上那粉红色的被褥,再向四周扫视了一下,余星海内心一阵惊诧,眼前的房间明显是女子的闺房,而他居然躺在人家女子的床榻之上。

    自古以来都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平常未出嫁女子的闺房是不允许男子进入的,更别说睡在其床榻之上了。

    急忙下了床,看了看房间内的陈设,现在床边的一头有一梳妆台,上面放置着一些简单的梳妆用具,除此之外有一张粉色茶几其周边摆放着几张薄团,似乎用来落坐而用的。

    房间内的家具不多,但全都摆放得井然有序,且一尘不染,看得出住在此的女子是个很勤快且爱干净之人。

    此时,余星海自然不知这里是云烟台,且自己刚刚躺在若倾城闺房内的床榻之上。

    不过,他在古道宗也就认识认识若倾城这么一名女子,而且此前又曾与其在一起,因此他内心还是有所猜测的,只不过他有些意外而已。

    打量了一会儿后,他收回了目光,站在原地体内神识内视了一下,现此时他的灵力早已尽数恢复炼气五层,且比此前更为鸿厚了一点,受伤的身体也在疗伤圣药的滋养下恢复如初。

    此时,已经入夜,外面夜空星光点点,余星海神识往外面扫视了片刻,便现若倾城独自一人站在青石天台上,昂头看着夜空怔怔的出神。

    轻轻的打开了房门,轻手轻脚的走向大厅的门口,尽量不出一丝声音,生怕惊动了正在出神的若倾城。

    若倾城站在云烟台之上,背着双手看着夜空的星光,或许是看得太入神的缘故,并没有现余星海已然醒来,且已走出云烟台站在其后不远处。

    余星海站在其身后久久都未出声,就这样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个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女子。

    修仙千年,他还是第一回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一名拥有绝世容颜女子的背影。

    这一刻,他的内心轻轻浮动了一下,原本极其稳固的心境居然松动了一丝,出现了一丝裂痕,但这一切他如今却没有觉丝毫,不知不觉中他的心神已经沉浸在了眼前这个女子的世界中。

    这一刻,他现这个世界,或许在追求长生的道上可以拥有此前他从未留恋过的世俗情缘。

    都说红尘滚滚,不羡鸳鸯只羡仙,然而此刻他却觉得世间一切皆为道,所谓道法自然,也许就是长生之道的最高境界。

    两人站在云烟台上齐齐仰望夜空,看着夜空的繁星,心中浮现着各自的心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若倾城回过了神,猛然觉余星海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整个人顿时就惊讶了一下。

    “星海,你已然醒来了啊!为何出来也不说一声呢?”若倾城对其柔情似水的说道,语气之中多了一丝情感波动。

    此声一出,本来也思绪连连的余星海顿时回过了神,对其微笑着,说道:“我观师姐静观夜空,不敢打扰因此就没出声!”

    “噢!”若倾城嫀一点,随即问道:“你的伤势恢复了没?”

    “回师姐的话,我的伤势已然尽数恢复,多谢师姐的关照和关心!”

    “不必言谢,在你师姐这里无需如此客气。”

    “嗯!”余星海点了点头,随即笑了笑,好奇的开口问道:“师姐,刚刚我观你心绪浮动,不知你在想什么呢?”

    此言一出,若倾城精致的脸蛋之间顿时爬满了一片绯红,感觉自己的脸蛋有些烫的她,急忙侧身转向一边。

    心境浮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却并未回答余星海的话,而是对其问道:“那你刚刚心绪也在浮动,你又在想什么呢?”

    余星海看着她的举动,再次笑了笑,随即缓缓的走到其身边,站在云烟台的边缘处,向远方望了望,良久才道:“师弟我在想该何去何从!”

    闻言,若倾城脸色变了变,问道:“星海,难道你打算离开古道宗不成?”

    余星海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至少暂时我没想过离开。”

    若倾城闻言,内心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正常。

    “星海,我有一事相问,不知你是否如实回答师姐我。”

    “师姐,有什么话你就问吧!”

    “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是的!”

    “那你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了是吗?”

    “嗯!”

    “噢...”若倾城突然应了一声就没了下文,而余星海则突然看向她。

    “师姐,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嗯,师姐知道你并非池中物他日定能金鳞化龙!”

    “呵呵!”闻言,余星海却是突然无奈的笑了笑,随即背起双手,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颇为感慨的念道:“太古秘境堕凡尘,三生石畔无往生;敢问苍天今何在,踏遍红尘续前缘。天台云烟摘星处,我欲飞仙问长生;此生若得红颜倾,万载千秋醉红尘。天道枷锁亿万载,吞天威震域外天;冥冥之中天注定,诸天万界至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