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一章 情意绵绵
    若倾城美目流转顿时一亮,露出一道赞赏的目光,道:“好一诗词,只是不知此诗词是否星海你所作呢?”

    “呵呵,若师姐,这只是师弟我突然有感而而已,算不上创作!”

    “有感而吗?”若倾城闻言随即低头轻吟,道:“太古秘境堕凡尘,三生石畔无往生;敢问苍天今何在,踏遍红尘续前缘。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天台云烟摘星处,我欲飞仙问长生;此生若得红颜倾,万载千秋醉红尘。天道枷锁亿万载,吞天威震域外天;冥冥之中天注定,诸天万界至尊仙!”

    当她轻吟完这余星海有感而的诗词之时,眼眸深处顿时闪过一道异色,看向余星海眼里居然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余星海的诗词当中,她读懂了其心中的两个理想,一个是追求长生,当世间的至强者叱咤风云;另外一个则比较隐晦,大体意思是想遇一红尘女子,比翼双飞沉醉漫漫红尘!

    “星海,你这诗词叫什么?”若倾城美目流转间顿时一亮,突然很迫切的问道。

    余星海闻言沉吟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便回道:“若师姐,就叫‘天台云烟’好了!”

    “天台云烟!好名字,不错不错,与我这云烟台的名字颇为相似!”若倾城却是一笑惊喜的赞道,随即看向余星海眼中多了一丝深意。

    余星海观其模样,眼里也闪过一丝微笑,却是开口对其说道:“师姐如若喜欢,就当师弟赠予你的一诗词好了!”

    “啊...喜欢喜欢,多谢师弟你!”若倾城听了他的话,刹那间露出一丝呆涤,随即又惊喜异常,就像捡到糖果的小女孩一般,只见其突然一拍指尖的储物戒,自其中取出她的那柄散着水灵力的三尺白色飞剑。

    看到此飞剑的刹那,余星海瞬间想起自己仙灵储物戒中的那件淡蓝色绫带法器。∫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就是这时,若倾城将手中的白色飞剑递到他面前,开口道:“既然你将这天台云烟赠予师姐我,那你在师姐居住的这处云烟台的青石上刻下这诗词吧!待日后师姐想起之时也可观摩观摩!”

    余星海一听,接过她手中的白色飞剑,身影一转手中的飞剑开始幻动,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云烟台青石之上随之出现一个个苍劲有力的篆体字诗词,正是他有感而作的天台云烟。

    刻画完之后,他略作沉吟手中的飞剑再次幻动了几下,随即‘星海赠’三字被他刻了出来。

    看着青石上的字迹,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飞剑还给了若倾城,道:“师姐,刻好了,还你飞剑!”

    若倾城接过其手中的飞剑,盯着青石台上的字迹,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看着她的样子,恍惚之间余星海有种错觉,眼前的女子似将会与他有一段佳缘。

    “师姐,这是我在万山坊市大型拍卖会上,偶然遇到现极其适合你的一件上品水属性绫带法器,因此我特意拍得准备送于你,今夜便在此送给师姐你,希望你能喜欢!”余星海抬手一拍仙灵储物戒,自其内取出那件绫带法器。

    “嗯?上品绫带法器?”看着他手中的淡蓝色绫带法器,若倾城张了张小嘴,露出一丝惊讶,伸手接过了过来,翻看了一下,随即开口好奇的问道:“这绫带法器价格可不便宜吧!你是如何拍得的吗?”

    “呵呵,师姐,说起这事还得感谢你借我的那三百下品灵石,我在万山坊市地摊区淘来了不少好货,历经转手买了不少灵石!”

    “还有这事,看来星海你的眼光不错啊!”

    余星海轻笑了一声,随即问道:“师姐,我观你喜欢在腰间束一道绫带,正好在拍卖会时遇到与你属性相符的绫带法器,因此就拍了回来,不知师姐你喜欢不?”

    “喜欢,只要你送的我都喜欢!”若倾城满脸欢心的回答道,同时在其面前解开了自己腰间的那根粉红色普通绫带,将他送她的淡蓝色绫带束了上去。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余星海怔怔的看着她的动作,不知不觉中,他的心中渐渐的喜欢上了眼前这个世俗女子。

    他口口声声的叫对方师姐,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否则任谁也不可能在他这个活了一千年的修仙者面前自称前辈。

    似封尘或古天丰,他之所以叫前辈,一方面必须情势所逼,另外一方面是他愿意,而似三日前的卢执事他就从未将其放在眼里,如此之人不值得他尊重。

    若倾城束好绫带后,抬手拔下头顶的那枚凤形头簪红着脸给他递了过去,柔情的说道:“星海,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给你,这枚凤簪是我的随身之物,今夜就送于你,当做我给你的留念之物!”

    余星海有些诧异的接过其手中的凤簪,在世俗之中如若一位女子倾情于一名男子,时常都会取下头簪作为定情信物赠予对方,如今若倾城居然赠送凤簪给他,虽说只是羞涩的脸红了一下,并没有明言,但他是何方神圣,活了这么多年这点终该能够看出,若倾城这是对他作暗示。

    “谢谢师姐的凤簪,我一定好好的保存她。”余星海心里很开心,也许是一千多年以来,最开心的一次。

    这一晚,很漫长,余星海与若倾城却一直站在云烟台,一直笑谈到东方破晓。

    当东方红日升起的刹那,一道白色遁光自云烟台之上一闪而逝,片刻之后便出现在比邻的制符峰的青石道场上空。

    白光一敛,显出其内今日容光焕的余星海。

    或许因为他与若倾城朦胧之中有了一丝牵连后,此刻他整个人看起来气质已经不一样了,如若平时说他沉闷严谨,那现如今他却可说轻松自若,随意透露而出的气质都是那么吸引眼球。

    脚下御风术顿时起,自半空快滑翔而下,来到制符殿的大门口。

    穿过制符殿的大殿,余星海来到了侧殿封尘的清修之所,敲了敲门后,听其内回应了一声便走了进去。

    此刻,封尘正在他的檀香木桌前手执符笔,正聚精会神的刻画着其上的一张符咒。

    “星海,你来了,先在那里坐会儿,待我将这张符咒刻画完成。”封尘头都未抬,便知是其前来,余星海没有回话点了点头就在殿内找了一张座椅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

    “星海,你如何理解制符之道?”封尘刻画了一阵子,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对他问了一句。

    余星海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沉吟了一下,便道:“制符之道乃大道分支,其终极境界亦是大道!”

    “噢!”封尘惊讶了一下,随即又道:“那何为大道吗?”

    “大道乃自然之道,正所谓大道自然,草木皆兵,万物亦是道,如世间金木水火土风雷雨电,乃至周遭万物亦是道!”

    “说得好!万物亦是道,如此说来制符之道并非他人所说的那般,是一介小道了,是吗?”

    “此话,对也不对,制符之道是小道没错,但其却能成就大道,只不过这个过程极其艰难而已!”

    “极其艰难?也就是说有可能成就大道了!”封尘听了他之言,沉思了起来。

    余星海之所以能够说出这番话,很大的原因还是昨夜在云烟台的顿悟。

    以前他在仙界修仙,虽说那里的道比这凡尘俗世完整得多,但真正的大道却没几人能够完全理解。

    如今他弄懂万物皆为道,对于天道的理解更高了一层。

    “万物皆为道,太虚即是无,何为无?”封尘不断重复着余星海所说的对大道的理解,整个人渐渐的陷入了沉浸顿悟的状态。

    过了片刻,他眼中突然闪过一道星芒,浑身强劲的气息散而出,整个颇为兴奋起来,自言自语,道:“我明白了,无则是虚无,虚无乃空间规则?太虚符并非将物体虚化,而是将物体藏于虚无的空间当中。”

    “破空符文!”

    封尘突然又大叫了一声,体内灵力波动而起,抬手间手中的符笔在原本那张未完成的符咒上方刻画起几道繁杂的符文。

    余星海看着他的动作惊诧了一下,对方居然顿悟了太虚符的部分原理,且临摹出了其上的一种高阶符文,破空符文。

    观其势头似乎要刻画出一张伪太虚符的模样,余星海忍不住自座椅上站了起来,凑至其身后观摩了起来。

    破空符文其实很高阶,远远不是筑基期的修士可以刻画得出来的,但封尘的制符天赋似乎也极高,硬生生的临摹出了一种伪破空符文。

    眼下封尘所临摹出来的伪破空符文介于三阶至四阶之间,如若不出差错的话,还是能勉强刻画成功的。

    随着一笔一画的落下,封尘体内散出来的灵力波动越强烈,其笔尖刻画得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只能看到一道残影在划过。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他执笔的手蓦然一停,同时其桌面的那张巴掌大小的符咒突然白光大盛出耀眼的光芒。

    只见,在其上刻画的所有符文白光流转,随后缓缓的内敛,化作一张三阶上品伪太虚符咒。

    余星海眼睛微眯,盯着其上的伪太虚符,多少有些意外,没想到封尘还真的刻画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