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四章 行踪不明(求收藏!)
    或许是人比较少的缘故,余星海点的那道凤舞九天很快就被端了上来,看着眼前金黄金黄,似鸡又似凤凰的凤鹂,他的喉间不禁吞了吞口水,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几声。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单单闻着那诱人的香味以及让人食欲大振的金黄油光之色,他的食欲就被大开了起来,许久未进食物的肚子居然饿了起来。

    快的拿起刀叉,用最为难看的吃法,在酒楼伙计的一脸诧异之下,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酒肉下肚,所有烦恼穿肠而过,忘得干干净净。

    很久没有如此畅快的吃过人间烟火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几百年前他成仙之后,回到故地与当年的一班好友吃喝过一回。

    很快,他便将所有酒菜消灭得一点不剩,打了一个饱嗝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的汁液。

    也就是这时,一名伙计却再次端来一壶酒与一碟小菜,放在他的面前。

    “这位客官,这是我们掌柜交代小的给您送来的免费酒菜,还请慢用!”

    “嗯,如此多谢了!”余星海看着那酒菜不禁点了点头,随即食欲又是一振,不过,他却并未先动刀叉,而是先抬手一拍储物戒,自其中拿出五十块下品灵石,放在桌前对那伙计,问道:“这是所有酒菜的灵石,够吗?”

    看到那几乎成堆的灵石,那名伙计瞪了瞪眼睛,吞了吞口水有些急促,颇为艰难的回道:“够...够了,且太多了。”

    不能怪他有如此反应,一道凤舞九天也就十块下品灵石,加之那一壶好酒不过十五块下品灵石,可如今余星海却给他拿出五十块,他还能够淡定吗?

    这简直就是土豪的行为,五十块下品灵石吃一顿酒菜,绝非一般人可吃得起的。

    闻言,余星海却毫不在意的对其说道:“扣除酒菜的灵石,其余多的就算我打赏你的了!”

    此言一出,那名伙计站在原地,整个人的面容顿时呆涤了起来,脑海之中不断重复着余星海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什么,我不会是做梦吧!我居然能够遇到如此好事吗?”他内心颇为怀疑的想道,抬手就一巴掌扇向自己的脸蛋。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名伙计顿感自己的脸蛋一阵火辣的疼痛,顿时呲牙咧嘴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急忙尴尬的用手掌捂住自己有些红肿的脸蛋。

    余星海看着对方的举动只是轻笑了一下,随即就开口对其说道:“将灵石收起来吧!多余的打赏给你。”

    “多谢客官的打赏!”这回对方不再怀疑自己做梦,激动的同时急忙开口对其感谢连连。

    ……

    卜天翔在后厨刚烹饪完一道菜品,还未来得及擦掉额头流出的汗水,就听见背后有人在叫他,回头一看居然是余星海,顿时就露出了诧异之色。

    “吁,星海,你不是已经离开万山小镇回古道宗了吗?为何这会儿还会出现在我这儿呢?”卜天翔轻吁了一声,颇为惊讶的问道。

    余星海四下看了看,小声的对其说道:“翔叔,有空不,我有事情要问你。”

    “何事,在这说不行吗?有点忙啊...”卜天翔回头看了看摆在灶台上尚未烹饪的菜品,对他说道。

    余星海闻言沉吟了片刻,随即道:“那翔叔你就出来一下,我就问你一件事,问完就走。”

    “行,那出去吧!”卜天翔点了点头,随即两人走出了后厨,余星海找了一个稍微偏僻的角落,神识扫视了一下,现四下没人后,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翔叔,我想问你,小胖他有没来找过你?”他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其实在刚刚卜天翔露出惊诧的时候,他心里就有所猜测,或许卜世仁并未留在这万山小镇,否则对方不可能露出那样的神情。

    “我小侄不是跟随你去了古道宗吗?”卜天翔皱了皱眉头,看着他疑惑的说道:“此前,他已经与我告别了,说是在万山小镇之外等你的啊,怎么他没与你会合?”

    闻言,余星海的整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整个人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此前觊觎仙灵储物戒的修士不在少数,且个个都是修为高深之辈,若是卜世仁被盯上很难逃脱。

    “翔叔,此前由于我在拍卖会中拍得了一件压轴之物,被诸多修士盯上,我怕连累小胖他,因此就与他暂时分道扬镳,等到了古道宗再会合,可没想到我回到宗门时却没见到小胖,所以我担心他出事这才来找你,以为他留在了这儿。”

    “什么?”卜天翔闻言,体内顿时散出强劲的气势,眼中闪过一道厉芒,盯着余星海沉声,问道:“为何此前他没跟我说这件事?”

    “这个估计是他怕连累你,所以才没说。”

    “太儿戏了,你们...”

    “翔叔,你有没传讯符咒可以联系小胖吗?”

    “传讯符咒?倒是有一张...”

    余星海一听,双眼顿时露出了一丝亮光,急忙开口道:“那翔叔,你赶紧用传讯符咒看能不能联系得上他,问问他在何处,我好去寻他。”

    其实,此刻不用他说,经其此前的提醒,卜天翔就已经快一拍储物戒,自其中取出一块传讯符咒。

    神识快在其上烙印几句话后,便激传讯符咒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空中。

    “星海,我还要忙酒楼后厨的事情,我刚刚已经给他传讯了,如若他没事的话,估计很快便会回复我,如此吧,你若没什么事的话,就在酒楼等我的消息,但若是有事的话,你就给我留一张传讯符咒,只要一有那小子的消息,我就给你传讯。”

    余星海听了他的话,沉吟了片刻,便对他说道:“翔叔,你等我片刻,我这就给你几张传讯符咒。”

    余星海一边说着,一边自储物戒中快拿出制符材料,然后在卜天翔的一脸诧异之下,找了一块凸起而平坦的石头上方快刻画了起来。

    卜天翔站在其身后观看着,大概过了一刻钟不到,就见其刻画出了四张传讯符咒。

    余星海拿起其中两张传讯符咒在其上烙印了一丝自己的神识标记,随即交给已经惊成木鸡的卜天翔。

    “翔叔,这两张传讯符咒你收好,一有小胖的消息你就用它来通知我。”余星海对他说道,随即又将另外两块传讯符咒也交到他手中,又道:“这两张传讯符咒还请你烙印一丝神识标记,有什么事我好给你传讯。”

    卜天翔先后下意识的接过他手中的四张传讯符咒,深吸了口气后,神识透体而出,在后面那两张传讯符咒之上烙印了他的神识标记。

    如此一来,若余星海想利用传讯符咒与他传讯,就可以用对方烙印了神识标记的传讯符咒与他传讯了。

    “星海,没想到你竟然还藏有这么一手,为叔今日可真的大开眼界了,看来往后要用符咒不用去买了,直接找你要得了。”卜天翔对他打趣道。

    “呵呵...”余星海随即尴尬的笑了笑,道:“翔叔笑话小侄了,这门手艺也不过是为了挣点小小的灵石维持生计而已。”

    “嗯,好了,我先去忙,你若是有事,就先行离开吧!”卜天翔听了他的话后,开口对他说道,显然他也没心情在这个话题上多作纠缠。

    “那行,翔叔你先去忙,我就先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到小胖的下落!”

    两人随即分开,卜天翔重新回到了后厨,继续操着他的旧业,而余星海离开酒楼后,却直奔镇中心的那座九层天塔而去。

    上次匆匆而走,古天丰曾邀请他去那里,他都没来得及去,就被人盯上,如今既然回来就顺道拜访一下,同时准备自对方哪儿打听打听卜世仁十天前的动向。

    “站住,还请止步,此地是镇中禁地九层天塔,闲杂人等请离去!”

    余星海穿过一条条街道终于即将要接近九层天塔,可谁知尚未接近十丈的天塔入口处,就见其内突然闪出一名面色狰狞,浑身散着煞气的络腮胡大汉,刚刚开口厉喝的就是他。

    余星海抱拳对他拱手,道:“这位壮士,在下余星海前来拜见古镇长,还请你代为禀报一声。”

    络腮胡大汉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狞笑,对他嘲讽道:“小子,你以为是什么小鱼虾米都可以拜见古镇长的么,赶紧滚吧,古镇长没那个闲工夫会见你。”

    余星海闻言眉头一皱,眼中厉色一闪而过,但随即又是隐藏了起来,再次拱手道:“在下此前曾受过古镇长的邀请前来,虽说如今已时隔多日,但确实有过此事,还请壮士你代为禀报一声,就说余星海拜见。”

    谁知此言一出,络腮胡大汉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声警告道:“小子,似你如此的人老子见多了,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立马滚远点,否则老子就将你从此处丢出去。”

    这回,余星海却不在与他多话,抬起脚步就朝九层天塔的大门走去,同时双眼看向络腮胡大汉露出了一丝嘲讽。

    络腮胡大汉只不过是炼气三层的修士,虽说对方长得一副彪悍的模样,但那也只是有形无实的外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