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五章 九层天塔
    别看络腮胡大汉一副彪悍煞气外漏的模样,其实不单修为不高,其外表也是吓唬人的而已,当他看见余星海居然不怕他时,顿时双眼怒瞪,开口大声对其恐吓道:“小子,你这是想找死是吧,九层天塔你也敢硬闯,你难道不怕小镇的守卫队?”

    余星海懒得与他废话,快步从其身边一闪而入,待走远后对方才转过身看了看,这才反应了过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快来人啊,有人硬闯九层天塔!”

    若是寻常守卫在此地方值守,看见余星海硬闯九层天塔定会全力拦截,可对方却只能用外表吓唬人,内心却有些胆小,因此只有站在原地大喊,向守卫队的其他队员求援,自己却也不向余星海追击过去拦截。

    不过,他的一声大喊却颇有成效的,原本九层天塔周围就值守了颇多的守卫队员,如今经络腮胡大汉一声大喊,十来名守卫队员就自九层天塔的不同角落闪身而出。

    “喂,大胡子,你丫的成天大呼小叫的,又哪来的人硬闯九层天塔的人了吗?”

    十多名守卫队员中,其中一名看起来颇有气势修为貌似挺高的青年对络腮胡大汉,颇为嘲讽的质问道。

    仿佛对方很了解络腮胡大汉的性子一样,一语就道破其那胆小的性格。

    站在青年身旁的其他人听了他的话,也忍俊不禁一副想笑的模样,显然其他人也颇为了解络腮胡大汉。

    络腮胡大汉一看青年一走出来又是不忘嘲讽自己一番,顿时怒道:“殷长风,你大爷的,老子叫你出来不是让你嘲笑我的,刚刚真的有名不知死活的小子硬闯了进去,你若是还不赶快去将其拦截下来,万一打扰到古镇长的清修,我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真的假的,你丫的要是耍我,老子跟你没完!”青年殷长风半信半疑的对其威胁道。

    络腮胡大汉闻言缩了缩暗自,显然有些惧怕对方,不过随即又反应了过来对方是吓唬自己的,于是回瞪了青年殷长风,微怒道:“你大爷的,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反正出了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担当!”

    “我靠...是真的,不早说!”青年殷长风闻言,脸色一变,不禁爆了一句粗口,急忙大手一招,招呼身旁的众人朝九层天塔内冲去。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顿时,原地只剩下络腮胡大汉一人站在那儿,他转身看着已然消失的众人,嘴角浮起一个弧度,眼中闪过一丝邪异,幽幽的说道:“你大爷的,老子要是那么早告诉你,你丫的会相信吗?”

    说完他拍了拍手掌,露出一副清闲自在的模样,再次幽幽的说道:“这下好了,没老子什么事了,让你们忙去吧!”

    此话,若是被青年殷长风等人听见估计会被气个半死,哪有如此的人,自己胆小就算了,职业范围的事情居然让别人去顶风口,自己却当起了局外人。

    再说,就在青年殷长风与络腮胡大汉交谈的那会儿,余星海现身后没人追来后,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随即快步朝楼梯往上走去。

    当他上至三层的时候,突然却觉身后传来一阵阵强烈的灵力波动声,同时响起一道沉声的警告。

    “前面那小子,你给我站住,你如此冒失的硬闯九层天塔,一旦打扰了古镇长的清修,我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余星海闻言,顿时停下了脚步,缓缓的转身朝身后看去,不消一会儿时间,却见一青年带领着十来名炼气初期的修士快的冲了上来,当看到他站在上面不动时,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位少年,你为何如此莽撞的硬闯九层天塔?”

    青年殷长风缓了一口气后,看着站在上面一脸淡定的余星海,神识扫了过去,随即朝觉其修为比自己还高了一节,如此年少就有如此修为,因此他还是谨慎的开口询问了一声,不似络腮胡大汉那般不近人情。

    余星海观其还算客气的份上,抬手对其抱拳,居高临下的说道:“在下余星海见过道友,其实并非在下硬闯这九层天塔,实在是刚刚那名大汉死活不听在下的解释,这才自行走了上来的。”

    “你为何要进着九层天塔?”青年殷长风问道。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在下要去拜见古镇长。”

    “少年,古镇长正在清修之中,若非重要之事在下奉劝你一句,别打扰古镇长修炼,否则出了什么岔子我们谁也担当不起。”

    青年开口对他好言相告道,比起此前的络腮胡大汉的处事方式不知委婉了多少。

    “这位道友,敢问如何称呼吗?”听其如此说,余星海的心中顿时对其多了一丝好感,不禁对其询问道。

    “免贵姓殷,名长风!”

    “原来是殷道友,是这样的,半个月前古镇长曾邀请在下来这九层天塔一叙,奈何当时恰巧有事缠身无法前来,今日恰巧再次回来这万山小镇,因此想前去拜见,还请殷道友通融通融!”

    观对方说话如此委婉缓和,余星海也索性给对方几分面子免得大家都难做。

    青年殷长风闻言顿时露出为难之色,说道:“少年,不是在下通融不通融的事情,只是如今古镇长确确是在清修当中,还请别为难在下,你也知道守卫一职并非表面那般风光无限,实质我们为了一点点修炼资源都不好过!”

    余星海听完,不禁皱了皱眉头,内心有些纠结起来,如若说此刻再让他硬闯九层天塔的话,无非就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正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任何事情都得给自己给他人留一条后路!

    就在他纠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站在青年身后的一众守卫队员之中,有那么几人看着余星海,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这...这不是半个月前,在凤翔酒楼上空雷灵淬体的那名少年吗?”

    有人诧异的看着余星海,忍不住开口对身旁的人说道,紧接着,也同时认出他的那几人,也开口回应,道:“是啊!就是那名少年了,我就说刚刚看到他的第一眼觉得很眼熟!”

    这些对话虽说不是很大声,但包括青年殷长风在内,所有守卫队员都听得一清二楚。

    霎时间,全都不约而同的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余星海露出诧异之色。

    “看来这叫余星海的少年所说的话不假,可能在半个月前我们古镇长确实有过邀请他来这九层天塔。”有人开口说道。

    半个月前余星海引动雷灵淬体毁灭了凤翔酒楼一事闹得人人皆知,同时他被古天丰赏识的事情也被传得沸沸扬扬,因此此刻他们相信余星海刚刚说的话不假了。

    听他们的交谈内容,余星海的眼眸深处闪过一道亮光,或许拿此事来说事,是拜见古天丰的一个突破口。

    这时青年殷长风看向他的眼神变了,如若原来只将他当作比自己修为高而敬畏的话,此刻却是完完全全的敬仰了。

    试问,谁能在炼气期能够在如此强大的雷灵之力之下能够做到完好无损呢!

    估计纵观整个小镇,乃至整个南域贺洲或整个太古仙域,估计都找不出一人。

    “原来是余兄你,刚刚没能认出,在下倍感惭愧啊!”青年殷长风抱拳,朝他拱手神情略为不好意思的,道:“刚刚多有得罪,还请余兄多多海涵。”

    “不敢当,不敢当!”余星海急忙抱拳回礼道。

    “余兄,可否先找个地方聊聊,也好商量一下,如何去拜见古镇长一事。”

    “嗯,也行!”

    “那余兄,请...”

    青年殷长风索性也不那么麻烦,伸手指了指眼前的三层楼塔内的一个偌大的空间。

    楼塔内一幅古朴的风格极其单调,并没有金碧辉煌的装潢,只有简单的土灰色,不过可能由于九层天塔布置有聚灵阵的缘故,其内的灵力异常浓郁。

    此刻,楼塔内却空无一人,此地平时是镇中的禁地实属古天丰一人的清修之地,平时连守卫队员也很少涉足。

    不过,此地平时古天丰会招待或回见一些同道中人,因此其内有一套檀香木制作而成的茶几以及一套精致的茶具。

    青年殷长风与余星海双双落座茶几两边,而其他守卫队员则被青年吩咐站在外头等着,唯独留一人在其内端茶倒水。

    “余兄,此次前来在下见你似是很激切要拜访古镇长,不知是有何要急之事要找古镇长?”青年殷长风看着他,淡淡的笑着开口对他问道。

    “在下找古镇长有些事情求他帮忙一下。”余星海呡了一口茶后,对其回答道。

    “是什么事情,余兄你不仿说说看,说不定在下能够帮得上忙,不用麻烦古镇长都说不定。”

    闻言,余星海心中一动,沉吟了片刻后,道:“在下与一位朋友走散,想查找其行踪去向因此想叫古镇长派人去询问查找一番。”

    “噢!”青年殷长风闻言惊讶了一下,随即追问道:“你的朋友长啥样的,何时何地与你走散?”

    “长得胖乎乎,个子不高,小眼睛,看起来像个肉球似的。”余星海对其描述了卜世仁的长相,刚一说完对方就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余兄,你说的是凤翔酒楼后厨金牌厨师卜天翔的小侄卜世仁对吗?”

    “呃...你认得吗?”余星海闻言,顿时一愣随即反问道。

    “不认得,不认得。”青年殷长风却对其摆了摆手,笑着道:“不过半月前余兄你在凤翔酒楼造成的声势如此之大,在下略微关注了一下,对你那位胖乎乎的朋友记忆犹深!”

    “原来如此,那既然你记得我那朋友,那在下想让你帮个忙,问问你们守卫队员的一些弟兄,是否在拍卖会结束当日见到其离开万山小镇,离开之时有没人跟踪他一类的!”

    余星海对其说道,对方听了他的话,顿时疑惑了一下,问道:“余兄,莫非你这朋友出了什么事不成?”

    余星海闻言对其摇了摇头,道:“在下也不清楚,只是当日说好在古道宗会合的,结果却不见其到来,因为在下担心其安危,望你帮个忙,在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