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六章 柳暗花明
    柳暗花明又一村,青年殷长风听完余星海的话,抬手对站在外头的其中一名看起来比较精明的年轻修士招了招手。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蒋荣,你带几位弟兄去询问一下我们守卫队员中,有没在半月前看到过凤翔酒楼后厨金牌厨师小侄的行踪,另外若是有人看到过,要仔细问问其走时有没什么人跟踪!”

    那精明的年轻修士闻言对其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走了出去,招呼了几位弟兄就下了九层天塔。

    九层天塔入口处,络腮胡大汉在那里背着双手来回渡步,时不时皱着眉头朝天塔里头看了看,内心颇为疑惑。

    殷长风那丫的带人进入天塔追击那名硬闯九层天塔的少年,如今都过去老半天了,既没见他们出来,也没听见打斗的声音,上面究竟什么情况,一时间他也颇为不解。

    “搞什么嘛!追个人有那么难么...”他暗自嘀咕道,不过,尚未待他嘀咕完,就见天塔内几道人影似是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急忙迎了上去。

    “蒋荣,他大爷的,到底是何情况,那人你们追到了吗?”他急忙挡在那名年轻精明修士以及另外几人的面前,迫不及待的对其问道。

    精明年轻修士蒋荣闻言瞪了他一眼,微怒道:“大胡子,你丫的还好意思问,大爷的,将我们弟兄当枪使,你自己倒是在此悠闲的地背着双手当指挥是吧!”

    说完,又瞪了他一眼,随即侧过头,对身后的几名守卫队员大手一招,大声道:“弟兄们,我们走...”

    几人闻言急忙跟上蒋荣的脚步从络腮胡大汉身边走过,期间每个人都不忘瞪了一眼他。

    看着不鸟自己的蒋荣以及那几名队员,络腮胡大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朝已然快要远去的蒋荣,大声喊道:“蒋荣,你丫的,快告诉老子上面到底什么情况,你们这是去哪里,还有殷长风那孙子呢!”

    结果,回应他的却是蒋荣颇为戏谑的声音,道:“大胡子,你大爷的,有种你自己上去一探究竟呗!”

    络腮胡大汉闻言回头看了一眼九层天塔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却并未因此进入上去其上一探究竟而是继续在下面来回渡步等待着。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三层楼塔内,余星海与青年殷长风依然在交谈着,甚至交谈甚欢的模样,仿如许久未见的好友一般。

    随着交谈,青年殷长风渐渐的对眼前的余星海有了大体的了解,因此倍感亲近了起来,整个人对其越来越热情。

    “余兄,还未请教你在古道宗是何职位弟子,以你的天资卓越应该不会太低吧?”

    余星海闻言轻笑了一下,淡淡的回道:“哪有什么职位啊!也就一介外宗弟子的身份而已。”

    “不会吧!”青年殷长风一听这话,顿时惊讶的说道:“不应该啊!以余兄的资质,恐怕三宗都能够排上前三,怎么可能只是一介外宗弟子呢?难道你的宗门如此无视你的存在不成?”

    “呵呵,殷道友言重了,并非宗门无视在下,实属在下修为尚低,无法胜任宗门任何职称,不过在下即将要成为外宗制符峰的席大弟子!”

    “席大弟子?”青年殷长风闻言,顿时惊得直翘眉毛,道:“余兄还真是低调,你这是打击在下的心脏啊!刚刚还说无任何职称,如今又说即将成为席大弟子。”

    “呵呵...”余星海干笑一声,道:“这不是还没正式成为席大弟子嘛!”

    “这有何区别吗?在在下看来,是余兄是你的就是你的,因此有没正式成为席大弟子,这并无多大区别,至少宗门已经有了培养你的意思,你只要把握住眼前的机会,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点上犯错误就行了。”青年殷长风对他说道。

    “殷道友说得有道理,确切是如此。”余星海暗自点头,对方说的还真有道理。

    “余兄,往后在宗门可是不一般了,在下可是听说古道宗席大弟子的身份比内宗普通弟子的身份还高,未来可是接任峰主之位的,往后还请余兄多多关照多多提携才是啊!”

    “殷道友,此时说这些尚早,不过假有时日,真如道友说的那般,在下一定不会忘记你这番吉言。”

    “哈哈,余兄厚道,厚道,来,我们继续喝茶...”

    半个时辰后,精明年轻修士蒋荣带领那几名守卫队员走了回来,当他们进入三层楼塔内时,余星海和殷长风同时向他们看去,露出一丝期待之色。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蒋荣,事情办得如何?有没查到有关卜世仁的行踪下落呢?”青年殷长风迫不及待的开口对其问道。

    “回殷兄的话,查到了一点点!”蒋荣抱拳对其回答,道:“通过我和诸位弟兄对我们守卫队的一些重要岗位上的队员一番询问,得知半月前有几人曾见卜世仁独自一人离开了小镇,身后并无任何人跟踪,同时此事我们还得到了小镇牌坊那里的几名凡夫俗子的确认!”

    此言一出,青年殷长风就回过头看向余星海,而后者也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即又皱了皱眉头。

    既然卜世仁离开小镇之时并未被他人跟踪,那他如今在何方,为何没有按照约定在古道宗外等自己呢!

    卜世仁的储物戒中尚有大量他的灵石在其内,但他绝对不相信对方是如此目光短浅之人,绝对不会为了区区几千下品灵石自断前程的,因此对方携灵石潜逃这个可能,并不能成立,那就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出事了;其二,遇变故缠身无法前往古道宗。

    看他直皱眉头的样子,青年殷长风露出抱歉之色,颇为不好意思对其,说道:“余兄,在下已经尽力了,只要出了小镇,我们的弟兄也无法查到其具体行踪了,不过,你的朋友一看就是有福气之人,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哪怕暂时遇到一点麻烦,定也每每能够逢凶化吉的!”

    余星海闻言苦笑了一声,颇为无奈的对其回答,道:“那就借殷道友的吉言了!”

    说着抬手一拍储物戒,自其中拿出三张下品符咒以及五十块下品灵石放在对方的面前。

    “殷道友,刚刚麻烦你以及诸位弟兄了,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小心意,权当请诸位喝茶的小费了!”

    看着面前的符咒以及灵石,青年殷长风一阵惊诧,就连身后的一众守卫队员也是如此。

    “余兄,这如何使得,在下只不过出了那么一点小力而已。”

    “呵呵,殷道友,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你们帮在下查到了朋友的去向,虽说眼下仍然不知是何情况,但在下岂能忘恩负义,有功不俸禄呢!”

    此言一出,顿时说得青年殷长风哑口无言,若说他不想要面前的符咒以及灵石,那是假的,他所说的话也不过是推脱之语而已。

    过了一会儿,他才幽幽的说道:“如此在下就收下这些符咒以及灵石了,在此在下替诸位弟兄多谢余兄你了!”

    “呵呵,不必客气!”余星海对其轻笑一声,随即喝完一口茶水便站了起来,道:“多谢殷道友以及诸位弟兄的盛情款待以及帮忙,在下尚要去寻在下的朋友,如此就不作多留了!”

    “余兄,你这么快就急着走,不再喝喝茶,多聊一会儿?”青年殷长风一听其要走,颇为不舍的对其说道。

    余星海站在那儿,对其摇了摇头,道:“不了,还是改天有空再聊吧!”

    青年殷长风听了他的话,也就不再挽留,随即在中守卫队员的相送之下,缓缓的下了九层天塔。

    当走出九层天塔入口时,他们正好撞上尚在那儿等待却不敢进入络腮胡大汉。

    当对方看到他们一起出来,且有说有笑之时,整个人的神情为之惊愕,直到众人越过他的身旁准备远去时这才堪堪反应了过来。

    只见其急忙拉住一名走到最后的一名守卫队员,在其耳边悄悄的问道:“兄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跟那小子谈得如此甚欢?”

    被他拉住的那名守卫队员眼皮往上翻了翻,白了他一眼,随后颇为得意的对他,说道“大胡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我告诉你啊,那位可是此前我们小镇人人皆知,雷灵淬体的少年,与我们古镇长熟着呢!刚刚他还给我们几个一些灵石以及符咒呢!”

    他说完就转身紧跟其他人而去,留下络腮胡大汉一人呆立在当场,许久内心才大吼一声,颇为不甘的说道:“为何如此好事没本大爷的份?”

    可惜,并没人理会他,此刻众人早已相送余星海走远。

    此次九层天塔之行,原本余星海打算去拜访古天丰的,奈何对方却正在清修当中。

    不过最后柳暗花明又一村,有小镇守卫队员的帮助,总算查到了一丝卜世仁的行踪去向,且得知其没被人跟踪。

    当他告别众人走出小镇时,却直奔牌坊下站立着,遥望着远方正在等待修士出现的几名凡夫俗子而去。

    “拜见仙师!”三人一见余星海出现急忙恭敬的朝他一拜,此前进入小镇的时候,他们还记得对方给过自己等人灵石呢。

    “嗯!”余星海面对他们的恭敬称呼,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问你们一个事,还请如实回答!”

    “仙师,您要问什么尽管问好了,只要我们能够回答的了,一定尽力回答!”几人相视了一眼,随即对他回答道。

    “半个月前,镇中拍卖会结束之时,你们可曾在此等候过?”余星海对他们问道,虽说此前青年殷长风派出去的守卫队员已经从他们口中得知过卜世仁的行踪,但他此次却是要问详细一点,以免有什么遗漏。

    “回仙师的话,半个月前,我们曾在此苦等上仙们的到来,那镇中拍卖会结束之时,因未曾有仙师愿意让我们带路,所以我们是在此等候着,不知仙师有何事要询问我等?”其中一名凡夫俗子开口对他回答道。

    “嗯,我想问问,拍卖会结束之后,你们是不是看见一名胖嘟嘟似肉球一般的修士从其内出来过?”余星海对他问道。

    此言一出,三人又是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露出惊讶之色,还是那名凡夫俗子对他,惊讶的说道:“仙师,你怎么也和之前小镇的守卫队员一样,问相同的问题呢?”

    “噢,那些守卫队员其实是我叫他们帮忙的,看来你们真的是看见过那名修士从其内出来了,可对?”

    “嗯,仙师,我们确实看到你所说的那名修士从镇中出来,离开了此小镇。”

    “那你可否告诉我,他离开的方向是哪边?”

    “可以的,我们见到他自镇中出来后,左顾右盼的一会儿,随即向东南方向离去,转眼便消失在天边。”

    “东南方向...”

    余星海闻言,顿时沉思了起来,对方所说的东南方向正是古道宗的方向,如此说来卜世仁当日却是往古道宗而去了,只是后来究竟因何故未在宗外等待他的回归且一连几日也没有消息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