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七章 烈焰双妖
    太古仙域浩土极其广袤,已知洲土有四大域洲,分别是东域天洲、南域贺洲、西域古洲、北域琼州。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在这四大域洲之间的最极端,有闻名整个太古仙域的四大禁地。

    南域贺洲最极端的无尽森林乃是其一,其内参天古木一望无垠,高阶妖兽横行危险至极,寻常之时无人胆敢踏足其中。

    往最南端越过十万大山就是无尽森林的最边缘地带,在其最边缘的地带有一独特之地,‘烈焰山脉’。

    烈焰山脉是无尽森林边缘处最独特的山脉,其内终年烈焰焚烧经久不灭。

    此片烈焰焚烧的山脉寻常修士不敢踏足,只因进入其内就会被烈焰焚烧,动用任何防御法术都无法防止其焚烧,哪怕拥有火属性的修士进入其内也无法面对暴殄的火灵力长时间焚烧。

    然而,在这片几乎人迹罕至的绝地却有两名让人闻风丧胆,无恶不作的‘烈焰双妖’在其内修炼。

    透过数十里的烈焰山脉到达整座烈焰山脉三分之一的中部,此刻在一颗巨大的铁树苍梧前,一名身形肥胖浑身赤条的年轻人,手脚被四道火红的不知名锁链枷锁在地,周身被一个圆形火红光罩笼罩着。

    此人正是没有如约而至与余星海会合的卜世仁。

    卜世仁被火红的锁链枷锁着,四周的烈焰所散出来的火灵力透过火红光罩以及锁链传到其身上,使其痛苦得面容扭曲,一副狰狞恐怖的模样。

    身上的衣衫早就不知在何时便被传入火红光罩的剧烈火灵力给焚烧殆尽。

    “啊...烈焰双妖,你大爷的,别让胖爷我逃出去,否则定拔你的皮抽你的筋!”

    卜世仁痛苦得大吼一声,口中传出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话语,一股不屈之意在其周身缭绕经久不散,仿佛此刻已返祖化为混沌魔神一般,哪怕如此处境心中的那股不屈意志非但没有一点消退反而越来越盛。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距离他有两里之外,一处平坦烈焰稍微稀薄的山腹间,有一座暗金色隐隐流转着火红阵纹的小型宫殿坐落于此。

    此刻,在那暗金色,奢华的宫殿内,有两名头火红之色,面色却阴冷,眸子煞气外露,浑身散着暴殄火灵力的中年男子。

    此两名中年男子外表几乎一致,年龄看起来也相当,若是外人根本无法分清这两人到底谁是谁。

    如此的两名几乎长相一模一样的阴冷中年男子,正是让外界闻风丧胆无恶不作的烈焰双妖。

    烈焰双妖的臭名几乎遍布整个十万大山,这两人虽说修为只有筑基初期,但每次作恶之后,都会在第一时间之内逃回烈焰山脉,因此每每有高阶修士追击他们至烈焰山脉外围之时,看着火红一片烈焰焚烧的山脉,只能无奈的止步不前,久而久之烈焰双妖之名就如此产生了。

    此刻,烈焰双妖之一的大妖,盘坐在奢华宫殿内的一块薄团上,手中抓着一道传讯符咒,正是此前万山小镇卜天翔激的那张。

    大妖抓着土黄色的传讯符咒,神情间布满了邪异之色,只见其邪笑着对身旁同样盘坐在薄团上的二妖,道:“嘎嘎,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还有人在外界寻他!”

    闻言,二妖开口对大妖,说道:“所幸我们及时现此张传讯符咒,否则被那小子将消息传出去,我们可就又得麻烦上身了。”

    “嘿嘿!”大妖听了二妖的话,却是邪笑一声,道:“就算他传讯出去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觉得外界的那人能够进入这烈焰山脉找我们麻烦不成?”

    “呃...说得倒也是,这烈焰山脉唯独我们弟兄俩才能所向披靡,哈哈!”

    “不过,那小子储物戒中得来的这颗到底是什么矿石,竟然蕴含有如此浩瀚精纯的能量!”大妖却是突然拿出一颗菱形晶体放在掌心观看了起来,正是余星海给卜世仁的那颗下品仙晶。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看着他掌心的菱形晶体,二妖似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对大妖,说道:“老大,你觉得那小子身上只有这么一颗奇艺矿石,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个我怎么知道,估计他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在哪个上古遗迹捡的。”

    “老大,我可就不是这么认为的,我觉得那小子的来头似乎不小,炼气三层就拥有上万的下品灵石,试问有哪个炼气初期的修士拥有如此财富?”

    “呃...你说得倒有些道理,不过这与这矿石有何关系?”

    “关系可大着了,你想啊!刚刚那传讯符咒中的那人不是自称是那小子的小叔吗?我觉得那小子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而眼前这奇艺矿石极有可能是他的家族给他的,如此一来才能解释清楚这一切!”

    “噢!有道理有道理,老二你说的颇有道理!”

    “老大,不如我们再次翻看一下那小子的储物戒,看看其内有没他那小叔烙印有神识标记的传讯符咒,然后我们传讯给他,告诉他那小子在我们手中,让其携带着大量的灵石以及这种奇艺矿石前来赎人如何?”

    二妖此言一出,顿时令大妖眼前一亮,道:“老二,你这想法太绝了,我这就好好找找,看有没烙印了那人神识标记的传讯符咒。”

    ……

    余星海离开万山小镇后,施展御风术往古道宗方向一路缓缓而行,心中却在思考着卜世仁离奇失踪的事情。

    当他即将就要接近古道宗之时,空中却白光一闪而过,随即白光散尽,一张传讯符咒出现在其眼前悬浮着。

    大手一招,急忙将传讯符咒抓在手中,神识透体而出扫向手中的传讯符咒。

    当他扫视完传讯符咒内的内容时,神情立马阴沉了下来,浑身散着一阵阵煞气。

    “烈焰山脉...烈焰双妖,好...居然敢动小胖,那你们给自己挖好坟墓好了,等着!”

    抬手之间取出一张烙印有卜天翔的传讯符咒,给对方传讯了几句话后,他就施展御风术向古道宗激射而去。

    他要去营救卜世仁,但却不是如今,而是要等到他立封席大弟子之后再去。

    不是他不急,而是烈焰山脉实属危险至极之地,若无完全准备贸然前往,别说能不能将卜世仁救出来,单单那烈焰的焚烧以及去烈焰山脉沿途的高阶妖兽都够他喝一壶。

    更何况,据说烈焰双妖拥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仅凭他炼气五层的修为,若赤手空拳的贸然前往那不是自己往坑里跳,然后被人随意揉虐吗?

    很快,余星海便回到了古道宗之外,但他并未进入宗内,而是在宗外寻了一处较为安全的所在,潜修了起来,同时取出制符材料刻画了诸多品质略高的水属性防御符咒。

    当他将所有制符材料耗尽后,又修习起冰属性防御法术。

    冰属性属于水属性的变异属性,却不属五行范围之内的属性,因此修习五行范围之外的冰属性防御法术对外人来说极其艰难。

    虽说以前他曾经使用过冰属性防御法术,但是那也是不知多少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他几乎都快忘记了。

    因此,在去烈焰山脉营救卜世仁之前他得先再次修习或再次熟悉一下冰属性防御法术运用,别到时去了烈焰山脉才急急忙忙的施展不纯熟的法术。

    在施展冰属性防御法术之前,他必须将体内的灵力尽数转化为水属性灵力,然后将神识散布在周遭,利用体内的水灵力,引动周遭弥漫的水灵力。

    神识仿若化为千丝万缕散布在他身体的周围,仔细的感受着周遭的水灵力。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水,凡是有人生活的地方就有水,而水灵力就散布在空气之中,看不见摸不着。

    但是,修士的神识太过逆天,这个世界有诸多肉眼无法看清的东西,在神识的扫视之下都会原形毕露。

    很快,在其神识笼罩之下的周遭,一粒粒如沙粒一般的微小透明颗粒呈现在他的意识里头。

    体内水灵力高运转,开始引动周遭散布的水灵力粒子,只见神识笼罩范围内的那些透明粒子蓦然朝他的周身聚拢。

    不消片刻,他的周身就已经萦绕着浓郁的半透明水雾,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聚拢成一朵黑色的云雾。

    也就是这时,余星海心中默念冰属性防御法术的施展法诀,随着体内的水灵力涌动,萦绕在周身的黑色云雾突然形成两道急旋转形迹分明的云层,分别以顺时针以及逆时针的方向互相交叉高旋转着。

    对流至极,化冰!

    很快,一个散着寒气的圆形半透明冰属性防御光罩缓缓再其周身形成。

    当半透明冰属性防御法术完全形成之际,余星海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几百年没有施展过的冰属性防御法术居然如此简单的就被他施展出来了,看来纵使时隔再久,只要修习过的法术他都能轻易的施展出来,只不过是时间快慢问题而已。

    感受着周身的冰寒,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修为太低的缘故,而冰属性防御法术的品阶又太高,因此长时间在如此环境当中施展,身体也是禁不住冻得直冷颤。

    很快他便散掉周身的冰属性防御光罩,随后又连续重温着法术的施展,直至感觉能够随意施展,随心所欲之时方才停止。

    随后的时间里,他就在原地潜修了起来,稳固修为的同时利用灵石不断的提升自身修为。

    日起日落,三日转眼而过,终于迎来了古道宗,外宗制符峰立封席大弟子之日。

    这日一早,余星海便在潜修当中蓦然睁开眼眸,散掉周身萦绕的灵力,随即缓缓起身向宗门方向看了看,嘴里幽幽的说道:“是时候动身回宗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