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十八章 立封大典
    清晨,朝阳才刚刚升起,万物尚在逐渐复苏之际。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然而,却在如此早的时间里,古道宗外宗八峰之间却早已人影绰绰,各色遁光快划过天际,消失的方向正是制符峰。

    今日乃是制符峰对内立封席大弟子的大典仪式,听说此前制符道场就已经建起了一座道台。

    为了一睹那名席大弟子的风采,大部分外宗弟子都闻风而动,一大早就赶往制符道场开始观望起来。

    此次大事,就连内宗的一些弟子也被惊动,纷纷前来试图目睹那名据传原是灵药峰杂役的余星海。

    今日到来的各峰宗门弟子当中,有很多重要的角色,他们有的是纯粹来看热闹的,而有的却是来找茬试图试探此次立封席大弟子余星海其实力真假的。

    其中,外宗其他七峰的席大弟子就是这群找茬的人群之一,他们到来制符道场后,利用其在宗内的威势,瞬间带动起无数人强烈要求此次立封大殿应该添加一些有趣的环节。

    这些环节无一不是直指余星海,试探其真实功底的。

    有七峰席大弟子的带动,制符峰原本打算就是简单的仪式,最终却被迫采取了那些直指余星海的环节。

    此刻,制符殿封尘的清修侧殿内,封尘与黎启明坐在茶几前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特别是黎启明皱得犹为最深。

    眼看立封大典仪式即将举行,可目前为止,余星海居然还没回宗门,不但消息全无且去向不明。

    余星海的离开是他应允的,可如今立封大典仪式在即,如若不能及时赶回,他的责任最大。

    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此次立封大典仪式,余星海未能如期而至,定会令所有古道宗弟子所恼怒,认为他余星海目中无人不将古道宗的所有弟子放在眼中。

    原本他们制符峰就因为人才与资源的缺乏低于其他七峰一等,如若此次立封大殿再次弄出如此激怒一众外宗弟子的事情,那往后他们制符峰的地位就更加不保,制符峰的弟子也会因此在宗门内无法抬头挺胸。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启明,此事你做得真的糊涂了,如今眼见立封大殿在即,星海他却尚未回来,也不知被什么事情耽搁了,若是此次立封大殿未能如期举行,我们制符峰的名声不保啊!”封尘叹息了一声,对黎启明说道。

    原本以为遇到余星海如此天资聪颖,拥有逆天制符天赋的弟子,他们制符峰出头之日指日可待,可如今看来希望却异常渺茫。

    虽说以他的个人阅历,余星海并不像是言而无信不守信用之人,但如今却尚未回到宗门他就不得不怀疑了。

    不过,随即他又摇头,心想对方应该不是言而无信,或许是真的被什么重要之事耽搁了。

    “封长老,是我一时未能考虑周全失策了,如今余星海他尚未回到宗门也不知他能否在立封大殿开始之前赶回,我们如何是好?”

    “立封大殿尚有半个时辰,如今再派人出去寻找已然不现实还会因此惊动他人。这样吧,如若再过一炷香的时间星海他尚未回到宗门,你就去对外宣称,他正在突破修为的关键,无法及时出关,立封仪式大典延迟举行!”

    “封长老,如此做可行吗?”

    “事到如今,已经不是我们说行不行的事情了,如若不如此做,我们制符峰今日将名声扫地,若想再出人头地就更难了!”

    “嗯,好吧,那就依您说的方法去办,启明我也无法想出更好的法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着,制符道场上的弟子越来越多,几乎挤满了整个青石道场。

    众人抬头看了看天色,朝阳已然东升,金辉早已撒遍大地,铺满了一片金光。

    时候已然不早,按照此前制符峰对外宣称的立封仪式大典应该就是这个时间开始举行。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

    可是如今,那座设立在制符峰一侧的一丈多宽的白玉道台之上却依旧空无一人。

    “这是什么情况,此刻为时已经不早了吧,为何制符峰连一位主持之人都不派出来说几句,难道就让我们如此干等着不成?”

    终于,有人开始耐不住性子,开始起哄着,随即引起了很大反响,顿时道场之间掀起了一阵阵波澜。

    “他们制符峰也太不将我们其余七峰的弟子放在眼里了吧,不就是立封个席大弟子么,居然将我们晾在这里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他们算几个意思?”

    “是啊,是啊,太目中无人了,不就是会刻几张烂符咒么,有什么好嘚瑟的,我们灵石峰多得是灵石,到外头一买就一大把,也从未如此目中无人过!”

    “可不是嘛!符咒算什么,我们炼器峰的炼器之术才是正道,一块一次性消耗的符咒算的了什么,鸡肋之物而已!”

    “哼,相比其他七峰,在下认为他们制符峰乃是最垫底的一峰,人才、资源都不及我们的其余七峰。”

    “呵呵,这位师兄所言极是,师弟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就在众人私底下风言风语之时,坐在制符殿侧殿之内的封尘与黎启明听着外头传来的声音,却是低头苦笑连连。

    不是他们不想立刻上那道台主持,而是他们不能如此快上去,只因此前决定要等一炷香的时间的,如若如今立刻上去的话,只能对外宣称余星海正值突破之际了。

    在制符道场的一个角落,七名年轻外宗弟子独自站在那里,显得悠闲自得。

    这七名年轻外宗弟子有男亦有女,分别是五男两女,他们却是外宗的其余七峰席大弟子。

    “洪子轩,看来你灵药峰由杂役晋升为外宗弟子如今又晋升为制符峰席大弟子的余星海挺有能耐的嘛,居然连一个小小的立封仪式大典都迟迟未见出来,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即将立封为席大弟子长能耐了,要在我们面前摆阔了呢!”

    一名看起来打扮异常华贵,指尖带着满满五枚储物戒,一副我是财主模样的青年,满脸嬉笑的对身旁的一名看起来风度翩翩公子模样的白衣青年说道。

    华贵打扮的青年乃是灵石峰的席大弟子‘吕风’,平时极其酷爱显摆,其指尖的五枚储物戒就是最好的见证之物。

    而其身旁的那名风度翩翩一副公子哥模样的白衣青年却是灵药峰的席大弟子‘洪子轩’。

    洪子轩闻言,很是风雅的对吕风,说道:“吕兄,话可不能如此说,虽说这余星海有些小人得志摆起了阔,但如今不是还未到时辰嘛!”

    这时,一名长相可爱一副萝莉模样的女孩,突然开口对吕风说道:“吕大财主,洪师兄说得没错,这不是时辰还没到嘛,你难道就这么想快点目睹余星海长什么样子不成嘛?”

    这话明显就是帮着洪子轩所说的,吕风一听她这话,瞪了她一眼,随即不岔的反驳,道:“程雪儿,在下知道你喜欢洪子轩,可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如此数落我嘛!”

    此话一出,程雪儿的脸蛋顿时一片绯红,低头将头扭向一旁,不敢与洪子轩对视,嘴里却对吕风说了一句:“讨厌!”

    一副可爱萝莉模样的程雪儿却是灵兽峰的席大弟子,别看其身形娇小,可修为可不低,小小年纪就已经与在位的诸位一样,达到了炼气八层的修为,除此之外,其还拥有很好御兽天赋本领,因此才在如此小的年纪便当上灵兽峰的席大弟子。

    看着程雪儿一副娇羞的模样,吕风得意的翘了翘眉毛,小人得志般的模样,而一旁的洪子轩却依旧保持着他那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听了吕风的话只是侧脸看了一眼娇羞的程雪儿轻轻的笑了一下。

    除了这三人打闹在,其他四人却眼角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道台并未说话。

    其中一名青年看起来一副彪悍的模样,他是炼器峰的席大弟子‘6明真’,除了有一身高绝的炼器本领外,就是其彪悍的性格了,这人只要你不惹他你就没事,一旦你惹怒他了,他必拿出他那彪悍的性子与你大打出手。

    站在6明真身旁的却是一名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的气质美女,她自从站在那里后,除了之前要求立封仪式大典添加环节动过容之外,到如今为止从未说过一句话,无论其他几人如何说,她都只保持着一个不冷不热的神情。

    这种不冷不热的神情却颇为吸引人,因此看起来颇有气质之感,她的身份却是灵阵峰的席大弟子‘凤飘飘’,拥有过人的布阵天赋。

    除此之外,就是一脸深沉,看起来城府极深的功法峰席大弟子‘韩子飞’以及外表冷厉仿佛全世界都欠他的御剑峰席大弟子‘秦天’。

    距离他们有几丈的范围之外,却站立着几名气息极为强劲,隐隐透露出筑基初期修为的年轻青年男女。

    这几人观制符道场那些起哄的外宗弟子,暗自摇了摇头,有人开口叹道:“外宗弟子就是外宗弟子,心性总是如此浮躁,时辰尚未到便如此耐不住性子,这往后修炼的日子尚还长着,如何能够坚持得住不被寂寞所磨光呢!”

    这时有人也说道:“外宗弟子嘛,无论修为亦是心境都尚低,依然没有太大的耐性等待了,想当初我们也是如此过来的。”

    “呵呵,我倒是很欣赏那位能够以炼气四层修为便可与炼气九层修为相匹敌的坚毅少年余星海,听说对方可是杂役出身,仅凭自己一人的努力从平凡走到今日的出类拔萃!”

    “不对不对,我可听说这余星海与我们内宗天之骄女若倾城的关系匪浅啊!我觉得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若师妹!”

    “呵呵,就算有若师妹的关照,他能有今日如此成就也是他个人努力过才有的,不像眼前这帮心浮气躁的外宗弟子一般,哪怕给他十年二十年也不可能达到余星海的那个地步!”

    “这个说得倒对,我可还听说这余星海的**异常强悍,据说此前在万山坊市还曾利用雷灵淬体惊动了无数人呢!”

    “还有此事吗!这个我倒没听说,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