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七十二章 符纹刻画

第七十二章 符纹刻画

        凤飘飘神情间波动了那么一下,也不知其内心突然动了什么念头。∮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白玉道台之上,此刻本因立即比试的两人,却各有心绪起来,迟迟未动手刻画符纹。

        就在众人颇为不解两人为何还不互相宣布开始刻画符纹之时,天空之中却突然划过一道黄色遁光。

        遁光包裹着的是一名肥头大耳,身形肥胖的中年男子,只见其人尚未到,笑声已然传到。

        “哈哈,如此盛事在下没有来迟吧!”

        黄色遁光随着他出的大笑声消弭而散尽,显出其肥胖的身形。

        此人却是灵石峰的长老,熊浩。

        “呵呵,我等也没来迟吧!”

        这时,空中再次传来一道轻笑声,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六道各色遁光再次朝制符道场激射而来,转眼便到了熊浩的身旁。

        各色遁光散尽后,显出其中的六名中老年男女,包括熊浩在内算是五男二女,他们尽数都是各峰的长老有男有女有老也有中年。

        由灵石峰的熊浩带头落至地面后,大步便不远处的封尘走去。

        “哈哈,封长老,时辰似乎尚刚刚到吧!为何在下却觉得立封仪式大典已然结束了呢?”肥头大耳的熊浩一摇一晃的行至封尘的面前,看了一眼白玉道台之上的余星海以及凤飘飘眼中疑惑了一下,随即对其朗声问道。

        闻言,封尘微笑着捋了捋胡子,开口对他们,说道:“感谢诸位的到来,由于立封仪式大典稍微提前了那么一点,因此仪式已然结束了。”

        此言一出,七人顿时愕然,互相对视了一眼,你看看他,他看看你,都在各自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解。

        “呃...封长老,为何提前立封仪式大典,如此说来我等岂不是错过了?”惊愕过后,熊浩开口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不如待会儿再与你解释如何?”

        “嗯...那也行,不过,他们两个坐在那道台上又在干嘛?”熊浩对其点了点,随即又看了一眼白玉道台之上的两人,不禁开口问出了其他六人心中一样的疑问。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立封仪式大典虽然结束了,不过还尚有两项大比环节需要进行,不如诸位与我在此一起观礼如何?”

        “噢!”闻言,熊浩惊讶了一下,眼中一亮脱口,道:“还有这事,那...敢情好啊!”

        “给诸位长老赐座!”封尘转身对身后的三名绝色女子吩咐道。

        “是,长老!”三人应了一声,随即在那一侧空地上抬手一抹储物戒,竟然从其内取出八张座椅,以及一张很大的檀香木茶几,其上的茶具一应俱全。

        如此看来,这些物品是她们时常配备的,以防临时会客之用。

        “诸位,还请入座!”

        众人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各自寻一张座椅随意坐了下来,而那三名绝色女子则开始冲泡起灵茶供他们饮用。

        七人坐下后,目光尽数汇聚到白玉道台之上。

        封尘坐在他们身旁,看了他们一眼,随即朗声道:“诸位,既然你们已然到此观礼,不如一起当个裁决见证人如何?”

        “噢!如何当法?”灵阵峰的长老张玉雪看了一眼坐在白玉道台之上准备挑战余星海的本峰席大弟子凤飘飘,闻言随口对其反问道。

        封尘随即将比试规则简单的对他们描述了一遍,几人听完后,不约而同的点头应允。

        “下面,刻画符纹比试开始!”黎启明朗声道。

        此言一出,所有目光顿时汇聚白玉道台,其中大部分集中在余星海的身上。

        白玉道台之上,凤飘飘扫视了余星海一眼,随即拿去桌面的制符笔,同时揭开盛装妖兽血液的瓶盖以及铺平刻画符纹的妖兽皮。

        这一切都是刻画符纹前的准备,然而此刻白玉道台之上,也就她一个人在做这些动作,而余星海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此举动,顿时令制符道场的众多外宗弟子感到很费解,按照常理来说,此次刻画符纹的规则是时间与符纹品阶高低一起致胜的,如此来说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然而此刻余星海却一动不动,丝毫也不当时间是一回事的模样,就不得不让众人费解了。

        这到底是他胸有成竹还是太过狂妄呢!

        众人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而道台下方一侧的一众各峰长老观其举动,同时半眯着眼露出了一丝好奇之色。

        除了莫河曾亲眼目睹余星海的强大之外,其他人都是听到各种各样的传闻,却并没亲眼见证其真实本领,如此一来他们就好奇起来,带着几分看热闹的心态,看待这场刻画符纹的比试。

        白玉道台之上,凤飘飘很投入的准备刻画符纹,因此并未觉余星海的异样。

        对于她来说,此次刻画符纹比试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虽说以前她曾学习过制符,但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自从她现自己布阵天赋比制符天赋要强之时,从此她就没再制作过符咒,而是全心投入到布阵一途。

        修道一途,道法自然,其实诸般道法皆指至自然,因此无论符咒的符纹亦是法宝的阵纹,其原理都指向阵法一途。

        归根到底,符纹与阵纹都是阵法衍生的,正所谓万法归宗,既然同出一辙,只要识得变通,一切皆不是难事。

        时隔多年,虽说已许久未碰过制符一道,可如今她的阵**底已今非昔比。

        铺平妖兽皮的同时,她握着制符笔脑海中却在快思考着自己该刻画何种阵法符纹。

        很快,她便想到了一众品阶既高,又省时且成功率颇高,她异常熟悉的一种阵法符纹。

        制符笔轻轻的沾上暗红色的妖兽血液,整个人微闭其眼睛来,同时全身上下灵力涌动,沉浸在一个微妙的境界里头,外界的一切皆被其忽略。

        看其陷入如此无我的境界,余星海的脸上顿时浮起一丝诧异,此前他猜的不错,对方的心境修为真的异常高。

        只见凤飘飘手中的制符笔已然轻轻的落下,而他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落下的那一笔,目光如炬一般跟随其刻画的符纹开始游动着。

        远处,内宗的那几名弟子抱着手臂望着余星海神情间带着淡淡的笑意。

        “呵呵,你们说余星海还不刻画符纹,他是在干嘛?在下观其模样也不像好色之徒,应该不会因为那凤飘飘的有几分美色而入迷吧!”

        “呵呵!有意思,依在下看来,余星海这是胸有成竹啊,你们看其目光并非看向凤飘飘,而是看向其手中的制符笔。”

        “你说的意思是...”

        “若是在下没看错的话,余星海这是在观摩凤飘飘在刻画何种符纹!”

        “原来如此,只是...他如此做又是何故呢?”

        “这个就难猜咯,如若余星海胸有成竹的话,他或许是先观对方刻画何种符纹,随后自己刻画更加高级的符纹!”

        “额,难道真的如此吗?”

        几人说着看向余星海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诧异,原本只是来看戏的他们,不知不觉中竟然被余星海的举动吸引住了。

        与此同时,制符峰道场上空,一朵白云之上,两名神情威严的白老者着背着双手,脚踏云朵之上悬浮着,他们的目光却时不时聚集至白玉道台之前的余星海身上。

        “道元,你看这余星海会是一名什么样的人?”其中一名威严夹杂着上位者气息的白老者,对另外一名上位者气息稍微弱了一些的白老者问道。

        “宗主,这余星海老夫感觉有些看不透,这人的城府很深且心境修为也异常逆天,从最近种种传言来分析,其半个月前尚是一名没有丝毫修为的杂役,可如今他却已然是炼气五层的修仙者,这种逆天的修为提升度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依你看,他是如何做到如此的吗?”

        “嗯...依老夫看,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可能吗?”

        “其一,这余星海并非十万大山之人,其可能是十万大山之外南域贺洲乃至其他三洲之人,亦或者是仙域古城之人,只有那种修仙洞天福地出来的修士方有如此逆天的提升度!”

        “那...其二呢?”

        “其二,就是这余星海掩人耳目,在到达古道宗的十年间默默无闻的努力修炼,直至外宗弟子申屠剑对其出手他才露出了真面目!”

        “那...道元,你觉得哪种可能更大一些吗?”

        “老夫觉得第二种可能更大一些!”

        “噢!为何如此说吗?”

        “宗主,据我调查现,这余星海是若倾城十年前在十万大山之中带回的一名实诚的凡夫俗子,当时其当真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凡人,曾有过不少宗门弟子欺凌过他,可他却一直露出懦弱的模样,不敢怒也不敢言,一直默默的承受着,所幸背后时常有若倾城关照着,才没出什么大不了的岔子,因此我觉得若是像仙域古城那样的洞天福地出来的修士,应该不会拥有此种被人践踏都不反抗的表现!”

        “如此说来,这余星海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城府颇深,其在这十年间一直忍辱负重,默默无闻直至申屠剑危及其生命之时方才一鸣惊人,是如此吗?”

        “嗯,嗯,老夫觉得是如此的,就不知宗门是否觉得有理?”

        “嗯,有些道理,不过却有很多值得我迷惑不解的地方!”

        “哪些?”

        “本宗不明白其修炼了何种逆天功诀,居然能在同时拥有五种灵力属性的情况下,修为自然提升得如此快。还有诸多不解,比如他的制符术、炼体术、能够以炼气四层抵挡炼气九层的逆天秘诀,这些东西似乎我们宗门并不存在,那他是从哪里得来的...”

        “呃...这个...老夫也不知。”

        “因此说,这余星海身上有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