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20章 第二轮考核-
    “他……他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强?”林泞姗的牙齿紧咬着下唇,眼睛死死的盯着张若尘。

    这样的结果,实在太让她难以接受。

    林奉先也被震惊住,盯着站在武场中的张若尘,整个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样。

    一般的年轻武者只能看出张若尘的力量强大,可是,那些修为高深的武者的心头却更加震惊。

    先,张若尘一脚踩在地上的时候,能够将千斤重的石盘震离地面一米多高,并不是真的只是反震的力量。

    而是他将体内的真气注入地底,真气化为一层层波浪,冲击在石盘的底部。

    在一层层波浪的叠加之下,才将石盘震飞了起来。

    若是仅靠反震的力量,将千斤重的石盘震飞起来,就算是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也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他对真气的掌控能力,简直精妙绝伦,细致入微,让在场很多年长的武道强者都感觉到惊叹,有些自愧不如。

    其次,千斤重的石盘从五米高的空中落下,那一股冲击力何等可怕,根本不是黄极境的武者可以接得住。

    可是张若尘依旧使用真气,化为一层层波浪,撞击在石盘的底部,抵消石盘下落的冲击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将下落的石盘稳稳的接住。 ge已更新

    这样的手段,也只有真正眼力高的武道强者才能看得出来。正是因为看得出其中的端倪,所以,在场的武道强者才会因此而震惊,感觉到不可思议。

    九王子对真气的掌控能力,比很多玄极境的武者都要精妙。

    一位武学奇才诞生了!

    张若尘走出武场,从林泞姗身边走过的时候。林泞姗眼神冷锐的盯了他一眼,道:“你隐藏得真是够深,这是想要故意羞辱我吗?我告诉你,人的力量,可以通过服用天材地宝,快的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但是,真正战斗起来,可不是力量强大就一定能赢。岁末考核才刚刚开始,待会我会让你见识到我们之间的真正差距。”

    林泞姗根本看不出张若尘对真气的精妙运用,所以才会认为,张若尘是运气好,服用了某种天材地宝,才拥有现在的强大力量。

    事实上,一些普通人误服奇花异果,的确有可能突然变得力大无穷。

    听到林泞姗的话,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懒得理会她,径直向着林妃走了过去。

    “娘亲,我做到了!”张若尘道。

    站在诸位嫔妃中的林妃,整个人像是被闪电给劈了一下,眼中一片晶莹,有些颤抖的道:“尘儿,真的是我的尘儿?”

    林妃紧紧的抱住张若尘,痛哭失声起来。

    她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本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将这一天等来,没有想到,张若尘做到了,他成为了一位武者,一位少年强者!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让所有人都不再嘲笑他。

    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就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的待遇。

    站在一旁的那些妃嫔、宫女、太监,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都开始思量起来,“今后,千万不能得罪林妃娘娘了!”

    “好!”

    云武郡王豁然站起身来,兴奋的盯着张若尘,道:“九儿大器晚成,本王欣慰至极,无论岁末考核结果如何,王族摆宴庆祝三天。九儿,还不过来让本王仔细的看一看?”

    “尘儿,快,快过去拜见你父王。”

    林妃擦干眼泪,立即拉着张若尘向着云武郡王走过去。

    “拜见大王!”林妃和张若尘同时拱手行礼。

    云武郡王盯着张若尘仔细的凝望,道:“你的修为达到黄极境小极位了吧?”

    刚才,张若尘展现出了自己的力量,自然瞒不过云武郡王的眼睛。

    张若尘道:“是的!”

    “三个月时间,达到黄极境小极位,绝不是常人可以做到。九儿,最近一段时间,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奇遇?”云武郡王道。

    张若尘不卑不亢的道:“回禀大王,我的确得到了一些奇遇。但那是我的秘密,我有权不说出来,更不想公之于众。”

    “大胆!大王可是你的亲生父亲,还有什么秘密连自己的亲手父亲都不能告诉?”王后愤怒的道。

    云武郡王微微抬起手,阻止王后继续说下去,带着几分赞赏的神色盯着张若尘,道:“每一位武者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既然不想说,本王也不强迫你。好好的参加岁末考核,本王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接下来走进武场的是九郡主。

    九郡主张羽熙长生得天姿国色,肌肤莹白,身材高挑,身上散出一股典雅的贵族的气质。

    她的年龄只比张若尘要大一天,武道天赋不在林泞姗之下,美貌也不在林泞姗之下,也是云武郡国四大美人之一,与林泞姗并称为“王城双艳”。

    九郡主也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扔飞了十三米远,力量比林泞姗稍弱一筹。林泞姗将石盘扔飞了十五米远。

    九郡主微微皱了皱眉头,走出武场,站到张若尘的身旁,眼眸中带着迷人的笑意,“九弟,待会儿王山狩猎,你可要小心咯!我可是你的劲敌!”

    张若尘和九郡主的年纪相仿,所以小时候也经常一起玩耍。九郡主开启神武印记之后,便将时间花费到修理武道上面,两人的关系也就渐渐的生疏。

    现在的张若尘对九郡主就更加陌生,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言。

    接下来走进武场的人,就是八王子张济。

    本来,八王子以为自己达到小极位,可以在岁末考核的时候,轻易碾压张若尘,甚至可以得到云武郡王的赞赏。

    可是,张若尘却表现得太惊人,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心。

    “我一定要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张若尘只是一个废物,他都能够做到,我也一定能够做到。”

    本来八王子才刚刚达到小极位,根本没有想过去举第十块石盘。可是在张若尘的压迫之下,他便拼了命的想要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

    “给我起!”

    八王子双手扣住巨大的石盘,全身的青筋,凸显出来,竟然真的缓缓将石盘搬起。

    可是,刚刚搬起半米高,五指一滑,石盘便猛然的落下去,砸在八王子的脚背上。

    “啊!”

    八王子的嘴里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我的脚,我的脚……救命啊……”

    他的脚骨被砸断。

    随后,便痛晕了过去,就像死猪一样的躺在武场的中央。

    两个禁卫立即冲进武场,将千斤巨石给移开,将八王子抬了下去。

    接下来,又有一位位年轻武者走进武场。

    这些武者的年龄,全部都在十六岁以上,是从各个家族挑选出来的精英,半数以上都将千斤石盘举起来。

    其中表现最优异的有三个人,他们的修为全部都达到黄极境大极位,将石盘扔出了二十米开外。

    五王子,年龄十九岁,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将石盘扔出二十米远。

    司徒临江,年龄十七岁,司徒家族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将石盘扔出二十三米远。

    薛凯,年龄十九岁,当朝国师的孙子,黄极境大极位的修为,将石盘扔出二十四米远。

    第一轮,力量考核。除了张若尘、林泞姗、九郡主,就数这三人的表现最为耀眼。

    接下来,就是第二轮考核:王山狩猎。

    只有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的武者,才有资格参加第二轮考核。

    在第一轮中,将第十块石盘举起来的年轻武者一共有四十三人。

    侍卫将四十三头健壮的羚马迁到武场中,每一头羚马都像是一头小象,长着尖锐的独角,全身批着银色的铠甲。

    羚马的背上挂着一柄长达一米五的铁线弓,五支惊雷箭。

    国师站在石台上,朗声道:“你们能够举起千斤重的石盘,便说明你们的实力,已经可以和一阶蛮兽对抗。但是,你们要记住,哪怕是一阶蛮兽的力量也比你们想象中更加强大,一阶蛮兽的度,更是快得惊人。”

    “以你们的实力,只有使用惊雷箭,才可能破开蛮兽的皮,将蛮兽射杀。”

    “每个人只有五支箭,射杀的蛮兽的数量越多,射杀的蛮兽的力量越强,成绩就越优秀。只有射杀到蛮兽的年轻武者,才能参加第三场考核,校场比武。”

    “王山中,充满了危险,甚至有可能会送命,若是遇到二阶蛮兽,你们便立即逃命吧!”

    “王山狩猎,现在开始。”

    林泞姗的双腿蹬地,轻身一跃,展现出优美而又灵巧的身法,落到其中一头羚马的背上,向着张若尘盯了一眼,道:“表哥,力量考核只是我的弱项,现在才是真正挥我的实力的时候,希望你不要和我差得太远。驾!”

    “啪!”

    林泞姗一鞭子挥在羚马的屁股上,羚马立即张开铁蹄,绝尘而去,冲进了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