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45章 连胜八场,战斗不息-
    在兵器中,鞭是剑的克星。

    以柔克刚,以长打短。

    就像此刻的洪涛,站在十多米之外,就能攻击到张若尘。

    他的鞭法变幻莫测,就如手持一条金色的长蛇。金色的长蛇,在空气中蜿蜒盘曲,出刺耳的疾破风声。

    在金色长鞭的尖部,是一根三寸长得尖刺,比剑尖还要锋利。

    “有点意思!”

    张若尘终于动了!

    他将体内的真气运转到双腿,全身二十七条经脉同时运转起来,脚踩步伐,化为一道残影穿梭在金色长鞭之间。

    仅仅一瞬间,张若尘便穿过十多米的距离,立到洪涛的身前。

    洪涛的脸色一变,正要收回长鞭攻向张若尘。

    “啪!”

    张若尘将手中的剑鞘劈出去,砸在洪涛的脖颈处。

    洪涛的重心不稳,侧翻出去,坠落下战台。

    在落下战台的那一刹那,洪涛立即凌空一翻,双腿落地,稳稳的立在地面,并没有摔得像前面六人那样狼狈不堪。

    洪涛站在台下,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我败了!”

    张若尘刚才施展出来的步伐,实在太快了。就算再战一次,他也肯定会败。

    又是一招!擺渡壹下:嘿言格

    “以洪涛的修为,竟然无法挡住他一招。这也太变态了吧?”

    薛病生轻轻的摇动折扇,嘴角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有点意思!”

    “第八场,就由我来阻止你连胜的步伐。”薛病生化为一道白色的影子,轻身一跃,就像一片树叶一般轻轻的落到战台上。

    “薛病生!”张若尘道。

    先前,张若尘看到过薛病生和聂衡的一战。仅仅一招,薛病生就将聂衡杀死。

    此人,度极快,绝对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薛病生微微一笑,道:“薛某见过的天才之中,除了七王子殿下,就数九王子殿下的天资最高。岁末考核才过去不到两个月,九王子殿下便又连破两境,达到黄极境大极位。佩服!实在是佩服!”

    张若尘道:“你是国师府的人?”

    “没错。”薛病生道。

    “你有把握击败我?”张若尘道。

    薛病生笑道:“九王子殿下最大的优势,是剑道达到剑随心走高阶的境界。最大的劣势,是体内的真气不足。九王子殿下才刚突破到大极位吧?”

    张若尘不言。

    薛病生继续道:“九王子殿下的度很快,可是薛某的度也不慢。九王子殿下想要以度取胜,对别人有效,对薛某却无效。若是比力量,以薛某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恐怕也要比九王子殿下胜一筹吧?”

    “真的吗?”张若尘道。

    薛病生点了点头,道:“九王子殿下,在薛某面前,你应该拔剑了!”

    “若是我觉得你的实力足够强大,自然会拔剑。”张若尘道。

    “那九王子殿下可要小心了!薛某的铁骨扇可是一件三品真武宝器,死在铁骨扇下的黄极境大圆满武者已经有九位。”

    薛病生的眼睑一收,原本闭合的折扇,哗的一声展开,每一片扇叶中都伸出一根三寸长得锋利剑片。

    “唰!”

    薛病生的度果然极快,如同一道白色的鬼魅影子,瞬间便到达张若尘的面前。

    他修炼的是一种人级上品的身法,名叫“凌虚八步”,每一步踏出都是一丈的距离。

    一连踏出八步,在战台上出现八道残影。

    就像是八个薛病生,同时向张若尘攻击过去。

    张若尘如同一棵不动神树,落地生根,双腿不移,将手中的剑鞘不停挥出去。

    每一次击出,就会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空气中,冒出一粒粒火花。

    “嘭嘭!”

    刹那之间,张若尘和薛病生便交手二十多招,就如一团幻影在战台上交锋。修为较低的武者,根本看不清他们是如何出手,只能看到一个个影子。

    柳乘风站在黄极武斗宫最高的看台上,盯着下方的战台,冷哼一声:“薛病生居然也只能和他打成平手,胜负之数很难料啊!”

    “拜见柳公子!”韩斧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柳乘风一拜。

    韩斧的身躯十分高大,足有二米六、七,仅仅只是一只拳头就比常人的头颅还要大,身上长满一个个黄色的豹点。

    他的体内拥有蛮兽火狮豹的血脉,并不是纯种的人类,而是来至火豹半人族。

    在昆仑界,有很多半人,成为一个独立的种族,比如:力量强大的蛮龙半人族、蛮象半人族、魔猿半人族。也有以美貌闻名天下的玉狐半人族、月鱼半人族。

    半人族的地位,其实很低下,很多都被抓来做奴隶。

    韩斧就是一位半人族奴隶,因为在黄级武斗宫有连赢九场的记录,所以柳乘风才花高价将他买下。

    柳乘风道:“起来吧!看见战台上那个少年没有?”

    韩斧站起身来,盯向战台上的张若尘,道:“他很强!”

    柳乘风道:“当然很强。所以,若是薛病生败在他的手中,下一场,你便出手将他杀死。”

    “韩斧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将他杀死。”韩斧斩金截铁的说道。

    柳乘风点了点头,道:“薛病生已经试探出他的真实实力,你多看一看他和薛病生的战斗,对你下一场的战斗会很有帮助。”

    韩斧点了点头。

    “薛病生的也太强了,万一有一个闪失怎么办?”九郡主有些担忧。

    薛病生绝对不敢杀死张若尘,可是,万一出现意外呢?

    薛病生可不比别的大圆满武者,是一位真正的强者,而且各方面都全面克制张若尘。张若尘想要取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整个黄级武斗宫中的武者全部都紧张起来,都想知道,张若尘能不能击败薛病生?

    他能不能连胜八场?

    “该结束了!”

    张若尘的眼神变得锐利,剑鞘刺出去,道:“天心破梅!”

    出剑度快了三倍,简直就像白虹贯日一样,剑气化为白色的流光,穿过虚空,刺向薛病生的眉心。

    薛病生的脸色大变,立即后退。

    可是晚了!

    “嘭!”

    剑鞘的尖部,撞击在薛病生的眉心。

    薛病生的脑袋一阵昏黑,头重脚轻,直接倒在战台上,晕死了过去。

    幸好只是剑鞘,若是剑锋,薛病生的眉心已经被刺穿。

    国师府的一位老仆,立即冲上战台,对着张若尘一拜,道:“多谢九王子殿下手下留情!”

    说完这话,那一位老仆便抱着晕死过去的薛病生走下战台,立即离开了黄极武斗宫。

    连胜八场!

    整个黄级武斗宫都沸腾起来,年仅十六岁,创下连胜八场的记录,绝对是相当了不起的事。

    即便是黄榜武者柳乘风,在十六岁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大。

    “九弟也太强了!若是父王知道这件事,肯定又要高兴得宴请群臣。”九郡主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

    可是,她现张若尘连赢八场之后,却并没有走下战台。他还想继续第九场战斗?

    就在此刻,身躯魁梧的韩斧,一步步登上战台。

    他手持一柄一千二百斤重的战斧,全身被金属铠甲覆盖。金属铠甲并不是覆盖在身体表面,而是镶嵌在骨头和血肉之中,与身体连为一体。

    “居然是……韩斧。糟了!”九郡主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立即向着战台上唤道:“九弟,你快认输,韩斧是一个武疯子,与他交手的武者,没有一个能够活命。”

    单香菱也脸色一变,道:“韩斧是柳乘风的奴仆,他肯定会在战台上杀了你,九王子,快认输,你的身份尊贵,没必要与一个嗜血的疯子拼命。”

    站在战台上的韩斧大笑一声,“小子,你听到没有,那两个娘们让你认输。你若是不认输,韩爷的战斧,必定将你劈成两半。”

    张若尘的目光向着最上方的看台望去,正好看到站在上面的柳乘风。

    柳乘风也盯着张若尘,脸上带着讥诮的笑意,朗声道:“九王子殿下若是怕死,还是早点认输为好。万一不小心死在战台上,本公子真不好向郡王大人交代。”

    张若尘道:“是吗?还没战过,谁死谁生还说准呢!”

    “不知天高地厚,韩斧,让九王子殿下见识见识你的力量,别让九王子殿下小瞧了!”柳乘风阴沉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