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3章 死亡之谷
    修真界,灵根分九种。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凡是世俗之中的普通人,都或多或少有着灵根的存在。

    然而,天地之间,凡事都有例外。

    有一种灵根不在九种属性之中。

    也就是说,它是无属性的存在,被称之为无灵根。

    无灵根的人在修真者眼中就是没用的废物,拥有无灵根的人可以说比之拥有光灵根以及暗灵根这种罕见属性灵根的人还要稀少的多。

    百万人之中,都不见得有一个。

    修真界把碰到无灵根之人,视为霉运的征兆。

    很显然,文崖就是倒了霉运。

    他想不到自己气运竟是背到如此境界。

    先是被那些师兄仗势欺人的逼来这里招收新弟子,又是遇到招收弟子门庭冷清的尴尬境地。

    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弟子前来检测,却是一个无灵根之体。

    修真界的废物体质!

    积压在文崖心中的怒火,终于在现莫天少竟然是罕见的无灵根之体时,像火山一样爆。

    他低声怒吼,眸中森然杀意涌动,一把将莫天少掀飞了出去,摔成重伤。

    “无灵根!你个废物,趁早给我滚蛋!”

    文崖的咆哮如怒雷一般轰响。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整个广场上空,咆哮声久久徘徊不散。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那四名来自其他山峰的精英弟子听到了文崖的话之后。

    一个个震惊莫名的看向莫天少。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对方竟然是亘古罕见的无灵根之体?!

    不单是他们,其他混天宗的外门弟子也是惊诧的望着狼狈的莫天少。

    或惊讶,或嘲讽,或讥笑,神态各异。

    许多前来参加检测的少年少女们也是一个个诧异的看着莫天少,不知道那家伙做了什么事,引得仙家师兄出如此雷霆暴怒?

    莫天少浑身骨头,被摔得酸疼难受,尤其是胸膛更是火烧一般痛苦,鲜血顺着他嘴角溢流而出,染红了他胸前的衣襟。

    他不知道什么是无灵根之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好,让仙家师兄如此震怒?

    此时此刻的他看着满脸暴怒的文崖,突然觉得对方很恐怖,很可怕。让他灵魂忍不住颤栗,似乎自己正受到恶魔的逼视。

    他不敢去看文崖的眼睛,默默低头转身,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蹒跚着脚步,渐渐消失在广场外,留下一道孤单落寞的身影。

    那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不远千山万里,怀揣着成仙之梦,只为复活双亲,毅然离开村庄,前来混天宗拜仙学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苦等,换来的却是对方的雷霆震怒以及拳脚。

    这一刻,莫天少有种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被全世界抛弃,徒留自己一人承受孤独与压抑。

    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容纳他的存在。

    山风冷冽,尤其是黑夜逐渐降临,混元仙山的气温,陡然下降到零下几度。

    这极致寒冷的山风吹袭,使得穿着破烂衣衫和破布鞋的莫天少,冻得瑟瑟抖。

    走在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小径,耳边是呼啸的山风,饥饿、寒冷、憋屈、痛苦涌上莫天少心头。

    晶莹的泪珠顺着那张枯黄干瘦的脸颊滑落,在山风中飘飞消散。

    终于,眩晕感渐渐袭来,莫天少不知不觉地来到混元仙山,凶名赫赫的死亡之谷。

    他不知道这条漆黑幽深的小径是通往死亡之谷那不毛之地的地狱通道,他只是一味的向前走,面无表情,神色木然,目光也是异常空洞,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行尸走肉一般摇摇晃晃。

    胸前的伤痛还没有褪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饥饿、寒冷以及痛苦开始撕裂他的神经。

    呜~

    如万千厉鬼哭嚎。

    死亡之谷中,一股狂暴的吸力疯涌而出。

    云雾开始旋转,形成巨大的漩涡,无数血色的闪电交织在云雾漩涡之中,就像一群群相互厮杀的蟒蛇,隆隆雷声震荡山谷间。

    终于,神智已经开始模糊的莫天少,不慎踩在一块落石上,干瘦的身躯一下子坠入无底的深渊,消失在那无尽的血色风暴之中。

    冰凉的光在眼前绽放,溅起一圈圈涟漪。

    昏迷不知多久的莫天少,踉跄着坐起身来。

    意识回体,目光四下一扫,现自己正躺倒在一块巨大岩石上。

    这块巨大的岩石,突生在悬崖边,就像一根长长的獠牙,阴森可怖。

    岩石外,便是无底的漆黑深渊,浓浓的雾气,弥漫在偌大的深渊山谷中。

    莫天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他本能的感觉到,这里是十分凶险的地方。

    抬头望天,现两边的山崖不知延伸到天际何处,他这才想起,自己坠落到这里已经很深,只怕想要从这山谷深渊中爬出去很难很难。

    “这样也好!”莫天少看了看四周那陡峭光滑的岩壁,确信不可能徒手爬出去之后,双手抱着膝盖,头枕在上面,默默地说道。

    对于他这种习惯了孤独的人来说,没有人在的世界,才是他的世界。

    这安静的深渊山谷,虽然有些可怕,但他觉得这里很宁静祥和,因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滴答、滴答的声音传进莫天少的耳中,那声音清脆悦耳如同钟摆的铃音。

    莫天少循声望去,方才现在自己右前方有一处不大的山洞。

    那山洞很窄,成人是绝对钻不进那个山洞,别说成人,只怕十二三岁的少年估计也钻不进去。

    山洞上方有着一根晶莹的石钟乳,乳上的水滴,落在山洞前的凹凼之中,蓄积有一池小缸那么大的乳白色液体。

    那清脆的滴答滴答声,正是那石钟乳的水滴落进凹凼时出的声音。

    饥渴的莫天少,看见那乳白色的液体,只觉腹内饥肠辘辘,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吃过任何东西,也没喝过什么水。

    如今,又身受创伤,看见那一池乳白色液体,就忍不住口干舌燥。

    蹒跚着爬向那水池,也不管这水是否能喝,直接一头扎进其中,咕咚咕咚的暴饮起来。

    一个小水缸般的乳白色液体被莫天少小小的身躯一下子暴饮得快要见底。

    而莫天少没有现的是,随着他不断地狂饮这乳白色的水,他全身毛孔开始渗出一丝丝腥臭的黑血,体内的筋脉骨骼也是在乳白色液体的洗刷下变得异常坚韧,同时,胸前的灼痛也似乎得到滋养,消失全无。

    片刻时间,水池中的乳白色液体彻底消耗一空。

    满足的莫天少,倚靠在山洞前,悠闲的打着饱嗝。

    就在这时,那只有狗洞大小的漆黑山洞内,突然传来阵阵雷鸣般的轰隆声,清晰的传入莫天少的耳中。

    心下好奇的莫天少,双手比划一下洞的大小,现这狭窄矮小的山洞正适合自己干瘦的小小身躯进入。

    循着那不断传来的雷鸣声,莫天少开始一步步缓缓向着洞内爬去。

    他隐隐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着某种力量在呼唤自己。

    而自己在得到那股力量之后,便会生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