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19章 家族
    司南凌和司南风之间深厚的兄妹之情,触动了莫天少,拨动他心中的那根琴弦。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想起了死去的父母,想起了那个疼爱自己、爱护自己,在自己病弱期间细心照顾自己的哥哥。

    可是,后者为了上山替自己采药,不慎跌落山崖,生死未卜。

    莫天少一直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自己哥哥没有死,他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

    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与他相遇。

    “放心,司南公子他没什么事儿。你父母找他估计就是询问一些事情。”

    莫天少只能如此说。

    他不可能向司南凌坦白,司南风因为杀了天清世家的三公子,如今,将面临来自天清世家的压力,甚至自己家族中的压力。

    他清楚,像这样的大家族,足以分为两三个派系。

    嫡系一脉、分系一脉。

    司南风身为嫡系一脉,必然会遭到来分系一脉子弟乃至长老的逼迫。

    他如果告诉司南凌事实,以对方司南家小姐的身份,一定会明白其中的厉害。

    到时候,一旦她因为担心司南风,而遭到来自分系一脉的对付受了伤,自己可不好向司南风交代。

    而且,莫天少也相信,司南风也绝对不希望这件事,给自己妹妹知道。

    “你撒谎!”

    司南凌漂亮澄净的眸子,闪烁着严肃的光芒。

    那光芒几乎透射进莫天少的内心,让后者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情急下,莫天少连忙撇头,不敢将目光与之对视:“没。。没有!”

    “没有?既然没有,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的眼睛?不敢看,说明你心里有鬼,你就是在对我撒谎。”

    莫天少不知道的是,他并不了解司南凌。

    在司南家族,司南凌可是出了名的鬼灵精。

    以莫天少老实憨厚的模样,别说司南凌能轻易看出他撒谎,就是李云叟和小李薰,都能看出莫天少的确是有事瞒着。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我。。”莫天少语塞,“我。。我是因为。对了,因为司南小姐你长得太漂亮了。我一个乡野少年,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所以,有些心动才不敢看你的眼睛。”

    “你还在撒谎!你语气平缓,气息稳定,脸不红心不跳的。这是见到美女,心动到无法呼吸的样子?”司南凌一语点中。

    莫天少没辙了,眼前这长得水灵可爱,如同小精灵一样的漂亮女子,其实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单纯好骗。

    相反,对方精明似鬼,以自己这点微末的撒谎道行,根本逃不过对方的火焰金睛。

    “好吧!我告诉你事实。不过,我知道你和司南公子兄妹情深,你们两个感情很好。可是,我希望司南小姐你能够在听完我的讲述之后不要冲动,也不要有任何动作。否则,你若是因此而受伤,我愧对司南公子。在告诉你事实前,你必须要誓,千万不要做什么让司南公子担心的事情。”莫天少郑重道。

    “好!我答应你,我四!”司南凌朝天伸出四根手指,小脸严肃。

    看到司南凌果然誓,莫天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于是乎,他将所有的事情,全都和盘托出:“。。就这样,因为那天请三公子言语上,意图染指司南小姐,司南公子忍不住心中暴怒,便当街出手,在万药堂前斩杀了天清三公子,消息已经传遍问仙镇。你父母以及你们家族的长老召见你哥哥,估计也是为了此事。而且,据我看来,你哥哥估计处境不妙。司南家应该有不少针对你哥哥的人,而外也有天清世家虎视眈眈。”

    呼~

    一阵轻风刮过。

    “司南小姐,你干嘛去?”

    莫天少看到司南凌猛地起身,准备离开客房,当即问道。

    “找我父亲母亲,我绝对不会让家族的那些人伤害我哥,天清世家的人也休想伤害他!”

    “可你答应我不管此事,你过誓的!”

    “我只是四,可并没有誓。你都说了此事因我而起,如果不是那个天清三公子当街出言意图染指我,激怒我哥。我哥也不会当街杀他,消息也不会这么快传遍问仙镇。”司南凌说完,一溜烟儿跑没了影。

    莫天少暗恨,这司南小姐果然是个鬼灵精。

    不接触不知道,一接触吓一跳。

    自己完全被她给糊弄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同时,他也恨自己,干嘛要说此事一切都因为她?

    豁~

    莫天少猛地起身。

    “莫哥哥,你要去哪儿?”小李薰道。

    “哥哥要出去一趟,你和爷爷呆在这里,我马上回来。”说罢,他快步追着司南凌而去。

    司南家族的议会大厅在北边方位,那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宫殿门前沿着走道向上,两排皆站立着十几名锻体境二重修为的高手。

    每人身穿的不是布甲,拿的也不是一般的大刀,而是身穿的黑色麒麟重铠,持的也是龙虎偃月刀。

    这些护卫就是司南家族的精锐护卫‘麒麟卫’,乃是隶属司南家家主的调遣。

    殿内,分两派落座。

    司南家嫡系一派坐在左边,分系一派则坐在右边。

    每派各有几名司南家的长老,也有一些司南家天赋比较出众的年轻天才,年纪都是在十五至二十五左右。

    殿,坐着三人。

    正中的是一名中年人,身高八尺,身材修长,相貌英俊。

    即便人近中年,也自有一股潇洒倜傥的气质。

    此人正是司南风的父亲,当今司南家的家主‘司南修’。

    在其左右两边,各有两名老者。

    一人身穿淡蓝色长袍,一人身穿水银色长袍,分坐左右。

    自然是司南风的爷爷以及二爷爷,此二人分别是嫡系一派以及分系一派的掌权者。

    司南风的父亲也属嫡系一派,他的那些叔叔都属于分系一派。

    数十名司南家高层纷纷落座,年轻一辈站立在自己长辈的身后。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大殿中央。

    那里,静静的站立着一名俊美的青年,其脸色有些苍白,带着几许阴柔之气。

    不过,其神色却是镇定。

    面对所有人投射来的目光,尤其是分系一派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完全不为所动。

    司南风平静的目光,死死盯着殿那三人。

    自己的父亲、爷爷以及二爷爷。

    今天,自己当街杀了天清三公子,消息传遍问仙镇。

    天清世家得到消息,扬言要除掉司南家族,将之从问仙镇彻底抹除。

    司南风正准备接受,来自家族的宣判。

    “家主,司南风当街杀死天清世家三公子,已经人尽皆知。

    天清世家也已经知道消息,扬言要对付我司南家族。

    家主定要三思,千万不能因为司南风是你的儿子,就要包庇纵容。

    他的所作所为,给我司南家族带来了极大的影响,甚至有灭亡的可能。

    这样的人,我们不能将之留在府内,这乃是大患。”

    分系一派,一名身穿月牙色长袍的老者站立起身。

    双手抱拳,对着司南修道。

    语气咄咄逼人,神色也是怨愤不已,完全没顾及司南修的面子,直言要铲除对方的亲生儿子。

    司南修没有看这名老者,也没有说话。

    “家主,你可不能包庇。你若是因为包庇你儿子,给家族带来祸患,我分系一派将永远脱离家族。”又有一名老者厉声呵斥,甚至出言威胁。

    “你们分系一派何德何能?敢如此和家主说话?”嫡系一派的长老,有些不满意了。

    “你分系一派想离就离,像你们这种一旦大祸临头就只顾自保,舍弃自己族人的冷血动物,我司南家族不稀罕!”又一名嫡系长老出声反驳。

    神色冰冷,语气森寒。

    “就是,你们分系一派,鼠目寸光,只顾自保。

    殊不知,那天清世家早对我司南家族有异心,就算我们将司南风侄子驱除,又能如何?对方能够因此轻易放过我们?

    想想这些年,我们是如何被天清世家压迫的吧!

    若想安然的呆在问仙镇继续展,我们就必须要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天清世家。

    司南侄子杀那天清三公子,是为民除害。

    那个纨绔坏事做尽,恶事做绝,残害许多百姓以及问仙镇貌美的女子,死了活该。

    别说司南侄子忍不住杀他,就是老夫若是看到他,也会亲手宰了那个畜生。”

    另一名嫡系长老,出声呵斥。

    分系一派被嫡系一派的长老,骂得是狗血淋头。

    一个个脸色铁青,却也不好反驳。

    如嫡系一派中的一名长老所言,就算他们驱除司南风。

    天清世家也不会轻易饶过自己司南家族。

    若想生存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共同对付天清世家。

    然而,他们分系一派心不在这,而是在司南风。

    他们早就得知消息,司南风多年顽疾开始治愈,修为也在渐渐恢复,而且年纪轻轻就踏入了聚气境的修为。

    要知道,司南家族现在的聚气境强者就只有两位,正是司南风的爷爷以及二爷爷。

    就算是司南风的父亲,也仅仅只有锻体境五重修为,离聚气境相差甚远。

    可想而知,这样的人若是在司南家族中成长起来。

    下一任家主之位,必然由他继承。

    那样的话,自己分家永远都会被嫡系一派压上一头。

    这是分家的小心思,他们自然不敢将之说出来。

    只能借着如今这个机会,来对付司南风。

    可不想,这个机会,也不是那么好把握的。

    许多分家的长老被说的哑口无言,老脸憋得通红,险些被嫡系一派的长老给骂得背过气儿去。

    对方占着一个理字,自己等人如何说得过?

    有些分系长老,恨不能就地挖个地洞。

    早知如此,先前就不该那样,出言针对司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