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21章 阴谋
    何为聚气境强者?

    修仙者中,在身体内开辟出‘气府’,能够容纳天地灵气的修士,就是聚气境强者。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们能够御空飞行,借物杀敌。

    灵气可散于体外,能够轻松自如的操控飞剑、飞刀等攻击武器。

    他们比之一般的锻体境强者要强大的多。

    司南家族展这么多年,如今也就出现过两名聚气境强者,那就是司南风的爷爷以及二爷爷。

    现如今,两名老人已是将近二百来岁。

    他们都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踏入了聚气境一重,获得三百岁寿命。

    强大如天清家族,也只有五名聚气境强者。

    甚至于混元仙山的仙道门派‘混天宗’,五峰相加的聚气境强者,也不过百位数。

    总之一句话,聚气境强者很难得。

    他们几乎相当于一个家族的核心层次人物,是远远高于各家族长老的存在。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十分重要。

    此刻,大殿之中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暴怒的司南风。

    看着对方身体周围那丝丝萦绕的青色气流,确定那是灵气无疑。

    聚气境强者。

    所有人脑海中,冒出这么一个惊悚甚至难以置信的念头。

    饶是殿的司南修以及司南家族的两大当家老者,也都是神色动容。

    聚气境不是那么好突破的,强大如司南风的两位爷爷,都是在即将寿终正寝,苦修两百余载之际,方才侥幸突破到聚气境一重修为,向天获得三百岁寿辰。

    锻体境到聚气境,那是天与地的差距。

    然而,司南风却是如此年纪,就突破到聚气境一重,实在难以置信。

    他才多少岁?

    今年不过二十五左右。

    混天宗内,五十岁至一百岁之间,突破到聚气境就是天才人物。

    五十岁之前,甚至于二十余岁就突破到聚气境,这简直就是比天才还要逆天的存在。

    难怪,强大如司马狂都在一招之内败于司南风的手下。

    锻体境五重境界修士,根本就没办法和聚气境强者相抗。

    大殿一片寂静,司南修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剩下的就是狂喜。

    其妻子,也是一脸喜色。

    自己儿子突破到聚气境,谅分家那些人也不敢再扬言将之驱逐了。

    要知道,一位聚气境强者,对于司南家族来说有多么重要?

    天清世家就是因为有着五名聚气境强者,这些年才会一直压制自己司南家。

    如今,自己儿子也突破到聚气境修为。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那么,自己司南家就多了一名聚气境强者,多一名聚气境强者,就多一分和天清世家抗争的筹码。

    “好好好!”

    司南修猛地站起身来,连叫三声好。

    “想不到我儿天赋异禀,如此年纪便是突破到了聚气境修为。

    比之我们这些长辈都有过之无不及,你父亲以及你的那些叔叔苦修数十载,一直徘徊在锻体境五重境界不得寸进。

    没想到,你却是率先窥破机缘,踏入了聚气境。

    有子如此,我死而无憾。

    风儿,为父保定你了。

    这一次,我谅那天清世家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我宣布司南风,族籍依旧归我司南家族,不知分家可有异议?”

    分家哪还敢有异议?

    一个个面如土色,强大如司南狂都在一招之内败于司南风的手中,他们提出异议,不是找虐么?

    而且,留下司南风,自己家族也多一份生存的希望。

    毕竟,对方可是聚气境修为的强者。

    于是乎,大半部分的分家族人选择沉默,显然默认了司南修的决定。

    然而,有一部分人却是不服。

    这些人自然就是司南狂一脉的嫡系,他的两个儿子,如今都是三十几岁的中年人,修为也都在锻体境三重乃至四重境界,实力不弱。

    随时,都能突破到锻体境五重,实现劲气外放,隔空伤敌的境界。

    “家主!我等不服。就算风弟突破聚气境又如何?

    别忘了,他体内有顽疾,修为迟早又会消退。

    天清世家足足有五名聚气境强者,我们司南家根本不是对手。

    难道,你一定要保他,陷整个家族于死地?”

    一名长相粗豪,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

    龙行虎步,来到大殿中央,抱拳喝道。

    满脸的悲愤之色。

    “司南妄,你休得猖狂。

    司南侄儿他突破成为聚气境,这是我们司南家的幸事。

    你一个劲儿的想要驱赶他,无非就是想要除掉他这个在家族内的竞争对手,怕有人和你抢夺家主之位吧?

    还有,你父亲被司南侄儿一掌打飞,你也容不下这口气,想要报复,是否?”

    一名嫡系的司南家族长老,立刻出声斥责。

    他言辞犀利,一语点中。

    然而,后者却是脸不红心不跳:“我没野心争夺司南家主之位,也没有生报复之心。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我这么说这么做,完全都是为了我司南家着想。”

    “少说的冠冕堂皇,老夫先前说过,你们就算赶走司南侄儿,又能消除天清世家对我司南家的觊觎之心?”

    司南妄语塞,这是他无法回答的问题,也是所有分家都无法回答的问题。

    “你们分家的人最好是好好想想,别顾着内斗,伤了家族的和气与凝聚之心,而白白便宜了外人,让外人来坐收渔利。”

    司南妄脸色难看,他身边的一名同胞兄弟‘司南傲’,也同样面色难看。

    两人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冷冷的扫了司南风一眼,方才重重地冷哼一声,退到大殿一旁。

    他们知道,不论自己分家现在如何做为,都无法赶走司南风了。

    见分家人再无异议,司南修方才看着自己儿子:“风儿,可愿接受为父的请求,留在家族?”

    “父亲相求,儿子自然应允。”

    司南风自然不愿离开司南家族,这里虽然许多族人都对自己虎视眈眈,许多人都觊觎自己这个未来的司南家主,想要拉自己下台。

    但这里毕竟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庄园的一草一木自己都熟悉无比。

    骤然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他自然有些不舍。

    能够继续留在家族不被驱逐那自然是好,他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思考如何对付天清世家?

    自己和对方已经结下了仇怨,自己伤势既然渐渐痊愈,那么也是该反击天清世家的时候了。

    他不能再等,一日不除天清世家,他一日不得安然离开,外出寻药治伤。

    会议结束,所有人都散了。

    司南妄和司南傲,搀扶着他们的父亲消失在大殿。

    临行前,望着司南风的目光,带着愤怒与恨意。

    “风儿!晚上到为父那里来吃饭,我有事和你说。”

    司南修带着自己妻子,来到自己儿子和女儿面前。

    “我也要去。”

    司南凌兴奋的道,自己哥哥不用被驱逐她自然高兴。

    “改天吧!父亲,儿子带回来一个朋友,我还要好生招待他。”司南风推却。

    “朋友?”

    “一个在万药堂结识的小兄弟,因为他的金线果,儿子才会治好多年留下的顽疾,修为才会突破到聚气境,说起来,那人还是我的恩人。现在,他在我府上,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他。”司南风说道。

    “原来如此。”司南修恍然。

    “哥哥你说的那个恩人,该不会就是一个叫莫天少的小屁孩儿吧?”司南凌问道。

    “怎么?你们见过?”

    “见过。”司南凌有些不满的撇撇嘴。

    “那个家伙,不敢把哥哥有危险的事情告诉我,想要隐瞒过去,凌儿恨死他了。如果不是凌儿精明从他口中套出话来,我还不知道哥哥你在家族议会大厅,将要遭受家族驱逐呢。”

    “呵呵!”

    司南风微微一笑,他明白莫天少的用意。

    对方一定是不想让司南凌介入此事,遭到伤害。

    “既然你要招待你的朋友,那改日为父再和你聊聊。”

    司南修说罢,就带着自己妻子,离开了议会大厅。

    不多时,偌大的大厅就只剩下司南风和司南凌。

    “几位大哥行行好,我是司南风公子的朋友,他在里面有事儿,我想进去看看他,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进去?”

    门外,传来一道焦急的恳求声。

    不用说,自然是莫天少。

    他被守在议会大厅外的数名‘麒麟卫’给拒之门外,根本进不去,想要强闯却是打不过对方。

    几名锻体境二重修为的‘麒麟卫’联合起来,一招之间就能灭了他,他自然不敢贸然强闯。

    “不行!司南家议会大厅,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还请离去。

    你若再固执纠缠,休怪我等不客气,将你斩于刀下。”

    其中一名‘麒麟卫’厉声喝道。

    声震如雷,咆哮如虎。

    吼得莫天少耳朵嗡嗡作响。

    “既然你们不让我进,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莫天少也是面色一寒,经脉中劲气转动。

    右手握拳,双脚扎马,已然做好进攻的姿势。

    见状,其他几名‘麒麟卫’凛然,纷纷擎出‘偃月刀’指着莫天少。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全都住手。”

    就在这时,大殿内,传出一道柔和的声音。

    身穿淡蓝色长衫的司南风缓步而出,在其身边,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司南凌,如美丽的精灵一般跟随在身后。

    兄妹二人如金童玉女一般,皆是俊美漂亮。

    “拜见公子。”

    几名‘麒麟卫’连忙收刀,朝着司南风恭敬礼拜。

    “全都退下,此人是我朋友,你们不可伤害他。”

    立刻,几名‘麒麟卫’纷纷退到一旁。

    莫天少几个健步飞奔上台阶来到司南凌面前:“大小姐,你可担心死我了。我就猜到你一定会来这儿,也怪我不清楚你们家族议会所在地,否则,我一定会将你拦住。你若是出事儿,我可不好向司南公子交代。”

    “咩!”

    司南凌冲莫天少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谁要你担心了?一个还没我大的小屁孩儿,在我面前装的像个大人一样。”

    莫天少哑然。

    “凌儿不得无礼。”司南风轻声呵斥。

    旋即,看向莫天少:“小兄弟让你费心了,我妹妹就是这个性子。她心地其实很好,你别怨她。”

    “没事儿!没事儿!”

    莫天少摆摆手,他哪敢怨?

    这黄毛丫头,明显是个鬼灵精。

    你若是给她好脸色,她直接给你蹬鼻子上脸。

    能和她示好就示好,只求千万别瞪眼。

    “现在天色已晚,我等一下命人做几份菜肴送几壶美酒,我们不醉不归。”

    “司南公子好意,小子没法拒绝。”莫天少爽快的回答。

    “对了!哥哥,今天是问仙镇每年一次的‘彩灯节’,中心街道广场,应该会有许多彩灯悬挂,许多本地乃至外地的人都会前来观赏猜灯谜。晚上我们也去看看,凑凑热闹好不好?”司南凌像是想起什么,突然道。

    司南风没法拒绝自己这个妹妹的请求,只得点头答应。

    。。

    司南家东边庄园,司南妄和司南傲坐在房间之中,静静的听着自己麾下的弟子前来禀告:“禀告二位师尊,弟子无意间,听到司南风今晚要去中心广场,观赏‘彩灯节’。不知二位师尊,可有什么打算?”

    “此消息确真?”司南妄问道。

    “的确是真。”那名弟子回答。

    “好了,你退下。”司南傲遣退那名弟子。

    目光扫向自己大哥:“大哥,这是个好机会。

    彩灯节人多眼杂,若是我们安排人手进行埋伏击杀,不信司南风那小子不死。”

    “不行,此事我们必须谨慎斟酌,若是失败,我们这一脉立刻将会遭到清洗。”

    司南傲会意,他清楚埋伏击杀司南风,有着很大的风险。

    先不说自己等人,能否在杀了司南风之后,不留蛛丝马迹。

    就是派人,能否杀掉司南风都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对方可是一名聚气境级别的强者,问仙镇中属于金字塔尖端的强者,是堪比天清世家以及自己司南家族几位老古董的强横存在。

    想杀他只怕不会轻易成功,说不定到时候事情还会败露。

    “对了,大哥。要不我们借刀杀人?”司南傲灵机一动。

    “如何借刀杀人?”

    “只要我们将司南风,外出观赏‘彩灯节’的消息,悄悄传播到天清世家,并把他突破到聚气境修为的事情,一并捅出去,不信天清世家不动手杀人。

    说不定,他们会立刻派一名聚气境修为的老古董出手击杀。”司南傲眼中杀意澎湃,就像一头疯狂的猛虎。

    司南妄斟酌一二,眼中也渐渐显露杀机:“二弟说的对,就这么办!咱们来个借刀杀人,一旦那司南风身死,今后,又有谁能够阻拦我兄弟二人登上司南家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