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22章 彩灯节
    彩灯节。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问仙镇一年一度的盛事,举办地点在镇中心的广场上。

    那里张灯结彩,吟诗作对。

    猜灯谜,对对子,赋诗作词。

    乃是文人墨客,拼斗才华之地。

    镇中许多居民,乃至问仙镇附近的一些村庄,都会有很多人慕名而来。

    观赏这盛大的节日。

    传言,每年‘彩灯节’。

    问仙镇镇主都是会亲临,许多人能够为一睹镇主威严,也会竭力前往。

    问仙镇镇主,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聚气境二重强者。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晚风吹袭,让人感觉一阵清凉。

    虽已临近夜晚,但问仙镇内却是十分热闹,家家户户都在门前挂上了红灯笼,贴上了喜庆的红对联,开始了这一年一度的欢庆节日。

    镇中心更是热闹非凡,大量的人群疯狂朝那里汇聚涌动。

    广场上,一只只千奇百怪的彩灯,在夜晚下如春天里争奇斗艳的鲜花,各放异彩。

    彩灯的灯皮上,写着各种各样的‘灯谜’。

    这些灯谜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彩灯之下,来来走走,思索灯谜的谜底。

    猜中了灯谜,将会有奖励。

    除了猜灯谜之外,还有专门对对联的以及打擂的,只要你有那个自信,觉得自己文过五关,武斩六将便可上前参赛,胜利之后会有意想不到的丰厚奖励。

    莫天少跟随在司南风以及司南凌两兄妹的身后,挤在汹涌的人潮之中,一路朝着镇中心而去。

    他没想到问仙镇会有这么多人,平时看街道虽然有些拥挤,但也没挤成现在这样的。

    如今的情况是,他被挤在人群里,前进不得后退不得,完全找不着北。

    好似大海中胡乱飘泊的一叶扁舟,前方司南风两兄妹也是被挤得够呛。

    因为司南风现在风头正盛,所以,他和她妹妹都只是普通的打扮,身边也没带护卫,免得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可即便打扮普通,司南风也如翩翩佳公子,司南凌更是像个小精灵一样灵动可人,难掩绝色风姿与妖娆身段。

    人群里许多好色之徒,都想趁着人多胡乱摸一把司南凌。

    还好有着司南风在场,保护着司南凌。

    “莫哥哥,薰儿挤得好难受!”

    人群中,陪着莫天少一起被狠命挤压的还有四五岁的小李薰。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李云叟没有跟来,老人家喜欢清净,太热闹的地方他也不习惯。

    不过,孩子心性的小李薰,却是固执的要跟出来玩儿。

    毕竟,每一个小孩子都有爱玩的天性,哪里热闹玩哪里。

    不过,小李薰现在却是被挤得两眼泪汪汪,眼泪珠子都快流出来了。

    她一双小脚不知被踩了多少下,疼得要命。

    “薰儿不哭。”

    莫天少帮小李薰擦掉了眼泪,一把将之抱起,让其跨坐在自己颈间上。

    “薰儿,你坐的高,帮哥哥看路,哥哥带你冲出去。”

    “嗯!”

    小李薰抹了把眼泪,目光一扫,立刻现了镇中心广场的方位。

    “莫哥哥,一直往前冲就可以了。”

    “好嘞!”

    莫天少吆喝一声,卯足了劲儿朝前冲。

    他虽只有十四岁,还只是个孩子,体格也消瘦。

    不过,他毕竟是锻体境二重的强者。

    哪个普通人,能够阻拦得住他前冲的脚步?

    莫天少如同洪荒猛兽冲杀在羊群之中,拥挤汹涌的人群,愣是被他生生闯开了一条路。

    许多路人都被他撞得东倒西歪,惹得后面阵阵怒骂传来。

    “哥,我们也快走吧!这里人太多了,镇中心宽敞而且热闹。”

    司南凌见莫天少带着小李薰,像个疯子一样横冲直撞,根本不顾路人的喝骂,她也有些意动。

    司南风没有说什么,他暗中聚起一股气劲儿。

    于无形之中,将挡路的路人,全都推开到了两旁,兄妹两人立刻畅通前行。

    街道旁的酒楼上,一名身穿红色长袍,刺绣黑蛟的阴冷青年,目光冷冷注视着司南风远去的背影。

    在其身后,有着三名身穿血红色甲胄的护卫。

    这些护卫,都是天清世家的‘血衣卫’。

    每一名血衣卫,都是在杀戮之中训练出来的精兵,乃是天清世家中的精锐护卫。

    他们能以一敌二,实力普遍在锻体境二重乃至三重,厉害的更是在四重与五重。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这三名‘血衣卫’,都是锻体境三重的修士。

    那名青年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是一名突破到聚气境修为的强者。

    这名青年,正是天清世家的一名长老,名叫‘吴异邪’。

    不属于天清世家,只是一名客卿长老。

    他修的是魔功,练的是妖术,手段残忍。

    一直被天清世家供养在家族重地,闲人不得靠近。

    别看他外貌二十几岁,实际上他已经苦修二百余载,早已突破锻体之境,踏入了聚气层次。

    乃是天清世家传闻中,五位聚气境强者中的一位。

    “那人便是司南家的公子,司南风?”

    吴异邪阴冷邪魅的眸子,注视着远去的司南风,冷冷的道。

    “聚合灵力,外放灵气,运转自如。

    果然如消息所言,此子年纪轻轻便踏入了聚气境的层次。

    将来若是成长起来,必是天清世家的祸害。”

    修仙者,向来是向天夺命。

    只有悠长的岁月,方能保证一名修仙者不断的突破一个个困境。

    吴异邪修炼二百余载,方能突破聚气境,获得三百寿诞。

    可知从锻体境,突破到聚气境的艰难。

    这还是吴异邪有些天分的缘故,否则,有些人就算穷其一生,都不可能从锻体境突破到聚气境。

    而司南风二十五六就突破到聚气境,天分极高,再加上后面还有二百几十载的寿命。

    突破到另外的层次,增长实力和寿命,根本不是问题。

    如此下去,等待天清世家的,自然就是灭亡。

    修真者的世界,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一切只靠拳头,不靠律法和道理。

    谁的实力强,在这修仙世界,谁就是法、谁就是王!

    就像现在天清世家压制司南世家,总有一天等到司南家族成长,反压甚至毁掉天清世家都不是不可能。

    “吴长老,还望指示。”一名‘血衣卫’恭敬问道。

    “你们三人先去试他一试,此子据说顽疾未愈,想来挥的实力不足巅峰。我要好生观看,方再出手。”

    吴异邪眸子冷光,一闪而过,身后三名‘血衣卫’直接领命而去。

    “彩灯节果然热闹,一年一度的盛会名不虚传啊!”

    莫天少来自穷乡僻壤,从没见过这么欢盛的节日,自然是感叹连连,好像刘姥姥观后花园。

    跨坐在其颈肩上的小李薰,也是张大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东张西望,眸子里有着点点星光:“莫哥哥我要吃兔子糖!”

    “兔子糖?”

    莫天少疑惑,随后,他顺着小李薰的小手指指的方向望去。

    看见广场角落有一摊贩,正在利用糖水,制造各种生动形象的动物糖果。

    小李薰喜欢兔子,一下子就看见了,那可爱的兔子糖。

    莫天少失笑,果然是小孩子。

    于是乎,带着小李薰朝着那角落走了过去。

    司南风和司南凌看见了,也都好奇的跟上。

    “你们二位要不要也来一、两块?这由糖水做的动物,可是很好吃的。”

    莫天少看向司南凌和司南风,笑嘻嘻的问道。

    “那我要公鸡糖!”司南凌叫嚣。

    “我就要猴子吧!”司南风微笑。

    “不过,得提醒你,你请客。”司南凌看着莫天少。

    “行!不就是几块糖嘛!”莫天少摆摆手,分别买了兔子糖、公鸡糖以及猴子糖,他自己则是买了羊。

    付了钱,四人边走边吃,偶尔观赏彩灯猜猜灯谜,又或者对对联子,作诗诵赋。

    司南风出自名门世家,经受过高等教育。

    其才智过人,学富五车。

    猜灯谜、对联子、吟诗作赋,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

    就是司南凌都猜中了不少灯谜,得到了许多礼品。

    随后,几人又去看了看许多文人墨客比拼才艺,作诗、赋词、对联、书画种种精彩,纷繁呈现,让莫天少四人叹为观止。

    还有在各种小吃摊前,游走大吃,玩的不亦乐乎。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有着三名身穿血衣甲胄的人,正在黑暗的角落,如夜枭一般冷冷盯着他们。

    原本正在和莫天少等人,谈笑观赏彩灯节的司南风眼神一凛,他的神识察觉到了那三人的存在,也清楚那三人,乃是天清世家的精锐护卫‘血衣卫’。

    “天少。”

    司南风来到莫天少的身边。

    “怎么了?”

    “天清世家派人来杀我了。”

    莫天少一惊,“果然他们是不肯轻易放过公子你。”

    “我有一件事情麻烦你。”

    “什么事?”

    “等一下带着我妹妹他们离开,我来对付那三人,我不想我妹妹受到伤害。”

    沉吟片刻,莫天少点头,不过他还是问道:“你一个人能够对付那三人么?”

    “那三人实力都在锻体境三重,杀他们易如反掌。”

    “既然如此,我就先带着司南凌小姐和小李薰她们离开。”

    说罢,莫天少便来到司南凌的面前,笑嘻嘻的道:“凌小姐,我听说广场东边有美女跳舞,不如我们去看一看?”

    “要去你自己去!小孩子家家,就喜欢看美女!”司南凌用一种揶揄的眼神,瞥了莫天少一眼。

    莫天少摸着鼻子苦笑:“不如我们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吧?”

    “我不去,我就要在这里,看这些人舞文弄墨。”司南凌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看!有耍杂技的!”

    “哪里?”司南凌一喜。

    “就在前面,我们去看看。”说着,莫天少一把拉住司南凌的皓腕,消失在人群之中。

    司南凌俏脸通红,她平日看上去鬼灵精,其实内心很单纯。

    从她出生以来,除了她哥哥以外,她还从没和别的男孩子牵过手。

    这种被莫天少牵手的感觉,让她心跳如鹿撞。

    一时间,竟忘记了她哥哥的存在。

    司南风目送莫天少,拉着自己妹妹离开:“好小子,敢当着我面吃我妹妹豆腐。不过,原谅你了。”

    话落,他身如鬼魅,无声无息的消失。

    黑暗角落里,那三名血衣卫见到司南风,突然消失在眼帘,立刻乱了阵脚。

    “消失了?”

    “到哪里去了?”

    。。

    “请问三位可是在找我?”

    三名血衣卫身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立刻,三人如遭电击,猛地回转过身,看清了来者。

    正是司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