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26章 内讧
    缓缓睁开双眼。

    入目是馨香扑鼻的卧房。

    房内,一方红木桌,四把红木椅,楠木橱上整齐摆放着数件青瓷古董。

    鲜艳的花朵插在青瓷瓶中绽放着妖艳,释放着清新。

    百叶窗打开,竹影婆娑,风声沙沙作响,空气清新怡人。

    这卧房清新别致,典雅静谧,最适合伤者,调养生息。

    莫天少揉了揉太阳穴,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莫哥哥,你终于醒了。担心死薰儿了。”

    莫天少刚刚醒来,一道小身影,猛地飞扑到他怀中。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泪眼汪汪的看着他,正是小李薰。

    “薰儿?”

    “孩子,你终于醒了。”

    李云叟看到莫天少醒来,也是满脸惊喜。

    “李爷爷。”莫天少恭敬地喊道,“我这是。。”

    “你昏睡了两天两夜了。”李云叟道,“这些天,我和薰儿担心死了。

    司南公子也常常来看望你,还有司南小姐也经常来看你。

    可你一直未醒,如今你醒来,正好他们来的话可以告诉他们。”

    说罢,李云叟端来一碗药汤以及一碗热腾腾的肉粥:“药汤是司南小姐亲自帮你煎的,肉粥也是她亲手替你熬的。

    在你昏睡的这两天,一直都是司南小姐在照顾你。”

    莫天少喝了药汤,手里端着香气扑鼻的肉粥,神色不免柔和。

    他想不到,那样一个娇生惯养,而且古灵精怪的大小姐,竟然会替自己熬粥煎药?

    为了感谢自己去帮助他哥哥化险为夷?还是弥补愧疚之情?

    咚咚!

    房门轻轻扣响,司南风和司南凌两兄妹先后走了进来。

    二者看到莫天少醒来,皆是脸现喜色。

    “莫兄弟你总算是醒了。”司南风笑着说道。

    他心里的一块石头,于此刻总算是落地了。

    因为自己妹妹不懂事,几乎是逼得莫天少来帮自己,害得对方昏睡整整两天。

    这些天,他一直没给自己妹妹好脸色看,怨愤不平。

    如今,莫天少平安无事的醒来,他自然是松了一口气,否则,恩人因自己而死,自己愧疚难当。

    “伤势如何了?”司南风问道。

    “差不多了,大脑也清醒很多了。”因为使用三千雷法‘妖’字诀,而神识承受不住,莫天少七窍流血,昏厥了过去。

    一直昏睡两天,才恢复了精神。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伤好就行。”司南风笑道,随即,看向他妹妹:“凌儿,还不过来给莫兄弟赔个不是?若不是你胡闹,莫兄弟岂会犯险?”

    司南凌没有说话,来到莫天少面前,低头道:“对不起,当时不该逼着你,更不该打你。

    明明知道你修为不够,还让你去救我哥哥,害得你受伤。”

    “别这样,没多大的事儿。

    司南公子身陷险境,就算你不恳求,我也会想办法救他的。”莫天少摆摆手,随后看向司南风:“司南公子,不知那要杀你的,可是天清世家的人?”

    “嗯!正是他们。”司南风眼中寒光闪烁。

    “奇怪,若是我没猜错,当时你和凌小姐都是秘密出府的,他们怎么会知道你的行踪?”

    “我司南家有内鬼,他们想要害死我,将消息偷偷传到了天清世家。

    现在,天清世家已经知道我修为的事情。”

    “司南公子,你要怎么做?”

    “这两天我父亲一直在派人暗中监察分家那边的人,相信再过不久,便会传来消息。”

    就在这时,一名仆人突然快步走了进来,跪拜在地:“拜见公子。”

    “有何事?”

    “后花园出事了。”

    “什么事?”

    “家主大人,正率领嫡系众多高层,将分家的司南狂三父子团团包围。”

    “哥哥,一定是父亲查找出了什么线索,你快去看看。”司南凌急道。

    她对那个出卖自己哥哥,想要害自己哥哥的家族内鬼,可谓是恨之入骨。

    司南风点头,立刻跟着那名仆人,朝着后花园的方向而去。

    莫天少、司南凌、李薰儿、李云叟也都快步跟了上去。

    他们也想看看,到底生了什么?

    。。

    司南家族后花园

    这是一块占地数千平米的巨大花园,里面栽种着各色花朵。

    秋菊、春兰、忘忧香等等花朵,争奇斗艳。

    一条条鹅卵石铺就成的小道,彼此纵横交错。

    花园之中,有着数十块圆形的小坝子。

    十几座纳凉的八角亭台,坐落其间。

    此刻,在最中心一处占地数百平米的坝子中。

    人潮涌动,几乎围满了司南家族的高层人物。

    嫡系家族和分家的族人弟子,全部都聚集在此。

    外围,更是有着许多司南家的护卫以及仆从。

    司南家的家主司南修和几名嫡系的长老也在其中,最中心有着三人被团团包围。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那三人自然就是分家的司南狂和他的两个儿子,司南妄与司南傲。

    他们气定神闲的站在中央,身边跟随着十几名亲手培养的亲信护卫。

    面对来自嫡系一族的重重包围,完全无所畏惧。

    “司南修,好歹我也是你二表哥。你带着这么多人将我父子三人包围,是何意思?”

    司南狂在前天,便恢复伤势醒了过来。

    司南风当初含愤出手,但却并没重创他。

    以司南狂锻体境五重修为的身体,自然轻易就是恢复伤势。

    他今天想要陪自己两个儿子出来到后花园走走,却不想立刻遭到司南修等嫡系高层的包围。

    “你那两个儿子出卖家族内部消息给天清世家,险些给我家族带来巨大的损失。难道你不知情?”

    司南修神色冰冷。

    他在两天前得知自己儿子,因为家族内部出卖消息,而险遭天清世家的聚气境高手杀害。

    当即,勃然大怒。

    这两天来,一直心情阴沉恼怒,不断派人暗中监查分家的人。

    尤其是,司南狂三父子。

    也就在今天,探子来报,找到了线索。

    他方才带人来到后花园,围堵司南狂三父子。

    司南狂默然。

    他神色镇定,他知道自己两个儿子出卖消息,欲至司南风于死地的事情。

    不过,他自然不可能如实说出,毕竟司南狂也是赞同自己两个儿子的做法。

    借刀杀人,不但可以铲除司南风,扫清自己两个儿子登上司南家主之位的障碍。

    更能替自己洗刷当日在大殿之上,被司南风一击打飞昏倒的耻辱。

    “司南修,我敬你是一家之主。

    你可不要含血喷人,你若是没有证据就来此围堵我父子三人,污蔑我两个儿子,就算你是一家之主也要受到惩罚。”司南狂说道。

    他此话一出,立刻受到其他分家人物的支持。

    分家和嫡家不和,是早有的事情。

    嫡系一族不想分家,害他们这边的人。

    分家那边,自然也不希望嫡系一族,随随便便来污蔑围堵自己分家的人。

    若是没有证据而含血喷人,他们可是会疯狂的,不管司南修,是不是一家之主。

    “你要证据?”司南修嘴角,掀起一丝冷笑。

    “好!我给你!来人,带上来!”

    司南修一喝。

    身后,众多护卫分开。

    其中一名身穿铠甲的‘麒麟卫’,揪着一名白衣青年步入场中央。

    那青年面如死色,浑身瑟瑟抖,被‘麒麟卫’提在手中如小鸡一般。

    司南妄和司南傲看到那青年神色皆是一变,不过,瞬间恢复常态。

    那青年正是司南妄的徒弟,也是他听从司南妄的吩咐,将消息传播到天清世家。

    司南修捕捉到了司南妄两兄弟神色间的变化,冷眼说道:“司南妄,你可认识此人?”

    “李显,我名下的徒弟。自然认识。”

    司南妄没有故意撇清自己和那青年的关系,整个司南家族的人,都知道那青年是他徒弟。

    他自然无法撇清。

    “好!

    李显,你立刻将事实,给我全盘托出。”嫡系一族的一名长老急道。

    那李显神色骤变,胆战心惊的跪伏在地,连头都不敢抬。

    他根本不敢看这些司南家高层人的脸以及眼神,更不敢和自己的师傅对视。

    他一个小人物,一个司南家族名下的小小弟子,夹在两大高层之间,得罪任何一方,自己都不得好死。

    汗水顺着他惊慌的面孔,流淌而下。

    他跪伏在地的身体,如唰糠一般不住颤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李显,还不快如实说?”嫡系长老呵斥。

    李显顿时如遭雷击一般颤抖起来:“是!是!”

    “李显,我的好徒儿。

    你可得要好好如实禀告。

    若是有人威胁你,故意来陷害为师。

    你可以大胆的说出来,为师替你做主。

    若是你敢污蔑,为师绝不轻饶你。”司南妄,寒声说道。

    李显的身体,颤抖的越厉害。

    他胆颤的抬头,望向自己师傅的目光。

    只见杀意涌动,寒气逼人。

    令他内心恐惧得无法言语。

    “司南妄,你休得威胁。”嫡系长老喝道。

    “我如何威胁了?我只是警告我的徒儿一声,免得他受你们嫡系一族的迫害。”司南妄冷笑。

    “你!”那嫡系长老有言难出,只得冷哼一声不再理会。

    目光看着一直跪在地上不肯说话的李显,喝道:“还不快说。”

    “我不说,我不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终于,那个李显似乎因为过度的恐惧,导致精神压力太大,立刻整个人疯癫了。

    口里胡言乱语,不断地挥舞双臂。

    敢情,已经被吓成了疯子。

    看到这一幕,外围许多司南家弟子以及仆从们,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则是怜悯。

    面对两大家族势力的精神压迫,得罪任何一方都是死。

    像李显那样一个身份修为在司南家都不是很出众的弟子,没有实力没有地位,面对压迫不被逼疯才怪。

    “司南修!妄你是一家之主,竟然将我哥哥的徒儿,逼成这副模样。

    你根本不配当司南家的家主。”

    司南傲阴险狡诈至极,趁着这个机会就要狠狠的对付司南修。

    言语犀利,欲激起分家众人的愤恨。

    果然,司南傲的话语起到了煽动作用。

    分家的高层以及众多弟子纷纷打抱不平,欲讨回公道。

    “司南修,看来你真的不配为家主,害我儿徒弟。你根本没证据却在此诬陷。”司南狂冷笑连连。

    司南妄更是趁此机会,故作一脸悲痛的来到已经疯癫的李显面前:“我苦命的徒儿,为师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那场面真是见者落泪,闻者哀伤。

    不知情的,还以为司南妄和李显师徒情深。

    殊不知,司南妄暗中打入一股内劲到李显体内。

    ‘噗’

    疯癫的李显一口逆血喷了出来,他的胸膛瞬间塌陷了下去,肋骨断裂,骨头渣滓将心脏给刺穿了。

    “显儿!显儿!”

    司南妄无比悲痛的呼喊。

    口中不停吐着血沫的李显,气息渐渐微弱直至熄灭。

    所有围观的分家以及嫡系一族的高层、弟子以及仆人都是震惊不已。

    “司南修,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害我徒弟李显疯癫,如今他又内伤重创至死。

    你们事前是不是胁迫他,对他严刑拷打,然后逼他来诬陷我的?”

    司南妄凄厉惨叫,双目通红如血,充满无尽杀意和悲意。

    司南修与一干面不改色的嫡系长老,皆是默然。

    司南妄果真狠毒,居然杀人灭口。

    反而,还趁此来倒打自己嫡系一族一耙,颠倒是非黑白。

    果然,一下子司南修和一帮嫡系高层人物,在司南狂三父子的联手演戏以及煽动之下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分家更是传来许多人,要求司南修退位的喝声,群情激奋。

    场面俨然一面倒,司南修等嫡系高层处在很不妙的位置。

    但司南修却并没有慌乱,神色镇定,似乎一切,成竹在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