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35章 上门索人
    问仙镇,东郊之外。∮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这里,坐落着一座庞大的庄院。

    此庄院依山而建,一处处小山之上,多见亭台楼阁、假山池榭、瀑布流泉。

    风景美不胜收。

    庄院雄踞如一头荒古巨兽,给人沉甸甸的压迫感。

    一队队由二十五人组成的护卫队,在悠长曲折的回廊之中来回巡逻,充满了肃杀之气,防卫极度森严。

    这里便是问仙镇最大的世家,天清世家的所在地。

    天清世家又叫‘文家’,故此,大门前那巨大的牌匾上,写着鎏金的‘文府’二字。

    庄院深处,一间坐落在碧绿竹林间的竹楼中。

    身穿灰色长袍,背后刺绣有阴阳图案的文崖和其二弟,端坐在房间的桌案前。

    红木桌案上,有着一方古朴的圆镜。

    圆镜由蓝水晶炼制而成,镜子周边又有着青铜模样的花纹刻痕。

    那是一种繁琐复杂的咒文,弯弯曲曲,充满了一种‘道’的真理。

    此镜名‘幻生境’,乃是由一名化生境界的强大修士,历经数百载炼制而成,是一宗魁宝。

    等阶至少在灵级五重。

    ‘幻生镜’乃是文崖的师尊,也就是掌管混千峰的太上长老,亲手炼制而成。

    此镜可返还一切,只要施术者将指定的物品送入‘幻生镜’,这面镜子就会幻生出一天之内,此物生经历过的所有事情。

    文崖取出了一截黑乎乎的枯骨,那是吴异邪,死后留下的骨头。

    他抬手掐诀,水属性灵气萦绕在指尖,形成一个特殊的玄奥字符,字符一出,猛地射入桌案上的‘幻生镜’中。

    立刻,那由蓝水晶炼制成的镜面,如水波一般荡漾起来,激起片片涟漪。

    紧接着,文崖又将手中的黑色尸骨,送入那水波之中。

    涟漪消失,渐渐恢复平静。

    澄澈的蓝光闪烁,画面陡然变得清晰起来。

    ‘幻生镜’根据吴异邪尸骨的情况,开始演化对方这一天之内,所经历的一切。

    画面出现在一个漆黑幽深的地洞,那是吴异邪死去的地方。

    文崖二兄弟今天曾去过那个地方,自然清楚那画面地洞的所在。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紧接着,画面出现吴异邪悬浮在半空操控着‘妖魂幡’,数十厉鬼出滚滚咆哮,不断吞噬那些从各个村落抓捕来的青年男女以及一些小孩儿、婴儿。

    包括恶鬼残食那些无辜村民的一幕都是清晰出现。

    然而,看到画面上的血腥一幕,文崖和文星两兄弟,面色没有丝毫波动,好像在看着一场无趣的屠杀,神情显得十分冷漠。

    直到司南风的出现,二兄弟的神色才开始生了变化。

    “难道,杀死吴异邪的是司南风?”

    看到‘幻生镜’中,出现了司南风的身影,文星眉头微蹙,沉声道。

    “不会,接着看下去。据我所知,那个司南风虽然有着聚气境修为,但是顽疾未愈,不可能杀的了吴异邪。”文崖摇头。

    果然,下一幕他们就看到吴异邪召唤出四大恶鬼‘魑魅魍魉’,吞杀破解了司南风的《三生风皇》,并将司南风击成重伤的场景。

    文星也看出了苗头,觉得吴异邪绝不可能会死在司南风的手中。

    紧接着,‘幻生镜’画面再次一转,一名形体干瘦的少年,出现在了镜面之中,面容冷漠的他正和吴异邪双双对峙。

    “是他?”

    文崖看到那画面中的干瘦少年,瞳孔微缩,显然有些吃惊,不过,瞬间冷静了下来。

    “大哥,认识那少年?”

    “嗯!一个多月前,宗门的招仙大会上出现过那个少年。”

    “结果怎么样?”

    “一个无灵根的废物而已。”文崖冷嗤一声。

    不过,接下来‘幻生镜’演化出的场面让他彻底震惊。

    他看到了莫天少召唤出了成百上千的‘七星黑毒瓢虫’,更有巨大的血色‘妖’字横空浮现,万千血色雷霆交相闪烁轰炸。

    七柄乌金小剑施展出《银雷狂剑》,自身又施展《雷闪》飘渺如鬼。

    “锻体三重境?!”文崖吃惊,满脸的难以置信,这一次他真是失态了。

    为画面中,莫天少展现出来的实力以及种种压箱底的招数而失态。

    他怎么都不相信,当初一个无灵根的废物,怎么会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成长至此?

    “大哥,那少年当真是无灵根的废物?无灵根不是不能修炼么?他怎么会可能拥有锻体境三重境界的实力?”文星不解。

    “我也不清楚,当初‘观仙珠’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灵力光芒闪烁,那小子的确就是个无灵根的废物。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难不成我走眼了?”

    文崖眼神有些阴戾,死死盯着画面中的莫天少。

    看着对方亲手将吴异邪斩杀的一幕,他和文星两人,到此都不肯相信这是事实。

    一名锻体镜三重境界的修士,杀死一名聚气境的强者?

    如果不是文崖清楚知道‘幻生镜’能够根据死者,还原其一天之内的真实经历,他一定会认为那是扯蛋的事情。

    “那小子,明明是无灵根体质,为什么会修炼到锻体境三重境界?

    而且,短短一个多月就成长至此,度远普通人数十倍。

    天赋比之绝大多数的修士还要卓越。

    难不成,我真走眼了?那小子其实不是无灵根,而是拥有媲美天阶灵根的天才?”

    文崖回想一个月前宗门招仙,自己和莫天少面对面的经过,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如果,那小子果真是拥有天阶灵根的存在,那可是我混天宗的一大损失。

    掌门和师尊若是知道,我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文崖思索。

    “既然如此,那就上门将他招入门内。

    若是不肯,直接杀了便是。

    他和司南风走的很近,成长起来必定是一大祸害。”

    思毕,文崖长身而起。

    文星见状,问道:“大哥,哪里去?”

    “到司南家走上一遭。”

    “我陪你一起。”

    “你带十几名‘血衣卫’在后面跟来,我先去会会司南家的司南风。”

    文崖冷声道。

    抽出背上的七尺长剑,灵气灌注,瞬间御剑飞去,消失在茫茫星空之中。

    。。

    。。

    司南府,司南风所在的房舍。

    被吴异邪打成重伤,司南风倚靠在床榻之上,静静的休养。

    莫天少坐在一旁,守护着对方,司南凌以及诸多丫鬟伺候在司南风左右,端药送水。

    “天色不早了,让丫鬟们都退下吧!”

    司南风看着满脸担忧之色的司南凌,出声道。

    司南凌点头,从一名丫鬟手中接过青瓷碗,亲手喂司南风喝药。

    “哥哥,你真的太不爱惜自己。身上多年顽疾未愈,还要去杀那个吴异邪,你就不怕死么?”

    司南凌嘟嘟囔囔的斥责,显然很不满司南风的行事。

    司南风没有回答,只是傻笑。

    “还有你,锻体境三重而已,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难道也不怕死?”司南凌美眸一扫,横向莫天少。

    后者顿时脖子一缩,这还真是躺着也中枪。

    自己明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天清世家文崖来此,不知司南公子,可否相见?”

    夜空笼罩下的司南庄院上空,一道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司南庄院的各个角落。

    立刻,整个司南庄院惊动,诸多麒麟卫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司南家的诸多长老也都是闪身而出,腾跃上房屋顶上,抬头仰望高空。

    那里,一柄七尺长剑悬空,一名身穿灰色长袍,背后刺绣有阴阳道图的青年昂然而立。

    他身形挺拔,直立如长枪,给人锋锐逼人的感觉。

    俊美的面容,冷漠如冰,充满一股阴厉狠辣。

    司南家的众位长老以及诸多麒麟卫都是神色凝重,一个个戒备心大起。

    来者能够御剑悬空,很显然是一名聚气境修为的强者。

    在场之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整个司南府上下,恐怕除了两位老家主以及司南风之外,没人能够对抗聚气境修为的强者。

    司南家自然如临大敌。

    “是天清文家的大公子。”

    老一辈的人物认得文崖,一看到对方立刻神色微变。

    “此子修为不弱,在混天宗修炼十几年便踏入聚气境,天赋不错。

    不过,此子一向阴狠毒辣、手段残忍,不是易与之辈。

    今天突然半夜登门,想必没安小心。大家小心一点。”

    一名嫡系长老传音告诫。

    可是,他们的传音,哪能躲得过文崖的耳目?

    后者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目光扫向下方神色戒备的众位司南家长老、弟子以及麒麟卫,淡然道:“我登门造访只为见司南公子,各位如此大张旗鼓的严阵以待,是何意思?”

    “呵呵!不知文家大公子,半夜造访我司南家是何故?

    我家公子今天累了,已经歇息。

    还请大公子回去,他日再来吧!”

    一名嫡系长老,毫不客气的下了送客令。

    身为司南家的一员,没有人会对天清世家的人有好感。

    更惶论,那青年在天清世家不是普通人,而是天清世家的大公子,未来天清世家的家主人选。

    “累了?已经歇息?我看未必吧!”文崖冷笑:“我只给你们一盏茶的功夫,让司南风现在出来见我,否则,后果会怎样,我可不知道。”

    “文崖,在我司南府也敢如此猖狂,活的不耐烦了?”

    一名脾气有些火爆的司南家嫡系长老,怒目遥指文崖,大喝道。

    这名老者乃是锻体境五重境界的强者,修炼已有数十载岁月。

    文崖目光顿时骤冷,杀意无边。

    他注视那名老者,嘴角浮现一丝冷酷的笑容:“小小锻体境也敢如此,当真是不知死活。”

    他抬手一指,一点水蓝色的光束,电射而出,度奇快,直射那老者脑门。

    后者根本无法躲闪,其他司南家的长老,更是无法上前救援,他们没那么快的度。

    ‘砰’

    一道无形的风墙凝聚在那老者身前,水蓝色光束射在风墙之上。

    两者碰撞消融,溃散于天地间。

    人影浮现,神色苍白的司南风,携重伤之躯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他看着上方的文崖,目光冷淡:“不知文家大公子,今日造访,所为何事?”

    “我混天宗有一弟子下山历练,正在你府中做客,他乃我的师弟。

    今天我是来寻他的。”

    文崖淡然道。

    “你师弟?”

    司南风眉头微蹙。

    文崖目光四处扫射,立刻看到下方院落一角,正带着愤恨神色的莫天少,冷眼望着自己。

    当下,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莫师弟,不随我回宗门,还呆在此地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