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38章 设计
    明月国,乃仙玄大6大夏帝国麾下,万千小国之中的一个。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人口数千万,共有三座主城,二十余座小镇。

    问仙镇,就是那二十余座小镇之一。

    问仙镇镇主是明月国皇室麾下的一员,已经活了两百余载,修为在聚气境五重境界,代表明月国皇室,专门镇守这一方小镇。

    问仙镇的两大地头蛇,问仙镇镇主都清楚的知道,一个是天清世家,一个是司南家族。

    两大家族的情况以及彼此恩怨他也清楚,是以为了缓和两家之间的紧张关系。

    他特意在一个多月前,请来司南家的家主以及天清世家的家主,希望两方结为姻亲,化干戈为玉帛。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两家仅仅只维系了一个月的‘和平’,在今夜差点大动干戈。

    若不是他感应到司南风和文崖之间爆战斗时的气息,恐怕,事情会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还好,自己赶上了!

    “各位,你们不是听我一句劝,愿化干戈为玉帛,两年内不许争斗,彼此结为姻亲之好么?”

    问仙镇镇主临空虚浮,飘然若仙。

    目光淡然的扫了扫司南家以及天清家的两大巨头——司南地以及文修狂。

    众人几乎大气都不敢喘,司南地和文修狂,更是对这问仙镇镇主保持极度的恭敬。

    他们清楚对方的修为,更清楚对方属于明月国皇室,得罪了他等于得罪明月国皇朝势力,那不是自己家族能够承担的怒火。

    是以,司南地和文修狂默不作声,彼此眼中虽有仇怨,但在问仙镇镇主面前不得不压制。

    两家的精锐护卫也是跪伏在地,不敢有丝毫动弹。

    “镇主大人,您有所不知,一切皆因文崖而起,是他率先登门造次,我等才举兵反击。”

    司南风上前抱拳,神态恭敬。

    闻言,问仙镇镇主目光扫向文崖,后者立刻觉得浑身被盯得毛,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禀镇主大人,我上门并未造次,只是前来寻找在下的师弟。司南家拒不交人,在下才无奈动手。”

    “你简直就是放屁,颠倒是非黑白!”

    下方,司南家的一名嫡系长老,捂着胸口破口大骂,满眼的怒火,口角亦带着血丝。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你哪有什么师弟在我司南家?你随意捏造借口,就对我司南家动手,打伤我们司南家众多护卫,毁掉我司南家大片庄园,你还有脸在这里含血喷人?”

    文崖心中恼怒,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那老家伙,可问仙镇镇主在此,他不敢造次,只得隐忍。

    “不知文大公子所言的师弟在哪儿?”

    问仙镇镇主笑问。

    文崖抬手一指,“下方那少年便是我师弟,一个多月前曾上混天宗拜师学艺,加入了我混千峰门下!”

    莫天少顿时火冒三丈,这文崖还真是厚颜无耻,这样的话都说的出口?自己何时加入了混千峰?

    明明在接受检验,不合格的那一刻就被对方给当乞丐一样踢飞了出去。

    当日的恨,当日的苦,当日的痛,莫天少至今犹记。

    “镇主明鉴,我根本不是他师弟,是他信口雌黄。”

    莫天少回应。

    “你敢说,你没上混天宗拜师学艺?”

    文崖眸光冷厉注视向莫天少,寒声逼问。

    而莫天少根本不惧:“我上混天宗拜师学艺是没错,可是你不是在利用‘观仙珠’现我是无灵根者而将我摒弃么?你我何来师兄弟之说?何来加入你混千峰门下一说?难不成你们混千峰的门人都是如此厚颜无耻?难怪,当初那么多人上山求师,独独你混千峰前冷清无人,我是瞎了眼才去你门下接受考验,早知如此,我当初绝不会去你混千峰下接受考验!”

    莫天少年纪虽小,但心智清明,语词犀利,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满含着悲愤之情。

    闻言,所有人动容,似乎都能看到这小小少年,一个月前参加混天宗招仙而被摒弃时的哀伤、愤怒与痛苦。

    文崖眼中杀意狂涌,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出手击杀莫天少了,不过,理智还是让他冷静了下来。

    被一个少年当面如此呵斥,他感觉颜面无光,而莫天少所言又属实,他也无从反驳。

    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问仙镇镇主自然目睹了一切,他也清楚天清世家的作风,更清楚天清大公子文崖的为人。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相信莫天少的话,比相信文崖的话要多一点。

    不过,他也不能因此来制裁文崖,毕竟后者乃混千峰门下弟子,混千峰的掌管者可是一名化生境的强者,因门下弟子稀少,故此极为护短。

    他若是制裁文崖,必定会惹恼文崖身后的师尊。

    要知道,明月国皇室势力虽大,但比起有着千年历史的混天宗依旧不够看。

    得罪混千峰的掌管者,问仙镇镇主清楚皇朝并不能保全自己。

    他必须要解除双方间的怨隙,于是乎,出声劝解:“都是误会,大家不必因此动怒。我看,文崖侄儿还是赔偿司南家部分损失便可,司南家也不得追究今日之事。各位觉得如何?”

    文崖没有吭声,司南家那边也没有吭声。

    半晌,双方才同时应道:“全凭镇主定夺。”

    只是话语之中,明显有着不忿。

    “既然如此,还请双方退兵,天清世家也必须在明天将应当赔偿的数额尽早奉送到司南家。”

    一场险些爆的争斗在问仙镇镇主的调停下缓解了。

    天清世家退离了司南府,司南家也不再追究今日之事。

    一切都看似恢复了平静。

    。。

    “大哥,李明轩师兄来了,要不要见他?”

    回程的途中,文崖和文星便与文修狂分手,二者直奔自己的住处而去。

    “李明轩?”

    文崖眉头一蹙,脸色有些厌恶和愤恨。

    李明轩乃是混千峰太上长老‘李立天’的独子,天赋极佳,是混千峰的大师兄,为人冷漠、高傲,目空一切,比起文崖的嚣狂还要更甚几分。

    在混千峰,文崖作为最小的弟子,没少受欺压,可碍于对方的父亲乃是自己的师尊,他一直将那愤恨压抑在内心深处。

    “他来做甚?”

    “不清楚。”

    文星摇头,他不是五峰弟子,只是混天宗外门弟子,不过,他消息灵通,自然知道那个李明轩,更清楚自己大哥和他之间的恩怨。

    文崖目光闪烁了一下,最终咬牙。

    “走,去接他!看他到我府上所为何事?”

    文崖府上,大厅之中,一名身穿黑色长袍,背上有着阴阳图案的中年人昂然而立,一股冰冷的气息环绕在他身周。

    中年人眉目如剑,背挂两柄乌黑色长剑。

    他悬立在厅中,面前摆放着一面水蓝色的明镜,正是文崖两兄弟先前使用的‘幻生镜’,镜中回放着吴异邪在地洞和司南风以及莫天少大战的一幕幕,他神色镇定,唯独在看到莫天少指尖冲出一个血色‘妖’字的刹那,有着些许的变化。

    就在这中年人目光死死盯着‘幻生镜’生的一切场景之时,一道恭敬地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知师兄驾到,文崖有失远迎。”

    厅门口,文崖带着自己二弟出现在了大厅之中,他面带恭敬笑意,完全没有丝毫张狂的样子。

    在外人面前,他文崖可目空一切。可是,在眼前这中年人面前,他却是不敢造次。

    因为,这中年人正是他的大师兄,混千峰太上长老之子‘李明轩’。

    修炼数十载,已经有着聚气境三重境界的修为,堪称天才,在混天宗五峰精英弟子之中都排名靠前。

    李明轩仿若未闻,似乎根本未将文崖放在眼里,头也不回的道:“这镜中少年是谁?”

    文崖心中有些恼怒,但却不敢作。

    恭顺的如同猫一般上前,正好看到‘幻生镜’演绎的一幕幕,自己大师兄李明轩所言的少年,正是莫天少。

    “此子名为莫天少,一个月前曾参加我混千峰选拔,可是因资质太差,乃是罕见的无灵根体质而被师弟拒绝,赶出了山下。现正在司南家之中。”文崖不敢隐瞒,如实禀告。

    “一个月前是不能修炼的无灵根?一个月后就成为了一名锻体境三重境界的修士?”

    李明轩目光森冷的注视着文崖,抬手一巴掌打出,重重地抽在文崖的脸上。

    立刻后者脸颊红肿一片,丝毫作声不得。

    厅内的文星更是大气都不敢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哥哥,在自家里面遭外人扇耳光。

    文崖心中愤怒,更是杀意狂涌,可他不敢表现。

    即使被扇耳光也是满脸堆笑:“不知师弟,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你还有脸问?师门让你选拔有天赋的弟子,你却是直接放跑,将之摒弃。不知道我们混千峰门庭冷落,弟子稀少么?多一个天才苗子,才多一份和其他四峰争夺的力量。”

    李明轩神色不善,又是一巴掌扇出,文崖的另一边脸高高的肿起,通红一片,嘴角更是溢出血丝。

    “师兄莫怪,师弟知道自己眼拙,放跑了一名天才苗子。可事后,师弟准备力挽前去司南家要人,奈何司南家不肯,问仙镇镇主更是从中作梗。”

    文崖急忙解释。

    “司南家?一个小小家族也敢阻止我混千峰要人?还有那个问仙镇镇主,他有何惧?”

    “师兄不知,问仙镇主修炼两百余载,如今已是聚气境五重修士,实力不弱于我们五峰之中的一些长老,更何况,他还隶属于皇朝晦下。我不敢得罪。”

    “哼!没出息的东西,看你那蠢样儿!明月国皇朝又如何?在我混天宗面前他能做什么?”

    李明轩张狂无比,根本是目无一切。

    “明天随我去要人,问仙镇主若敢阻拦,杀无赦!”

    闻言,文崖心中暗喜,同时,心中冷笑,“求之不得,最好你和那问仙镇主两败俱伤,然后,我再亲手杀了你。”

    原来,从一开始得悉李明轩的意图之后,文崖就开始慢慢地言语诱导,准备将李明轩坑进自己设下的圈套。

    他要让对方生不如死。

    “再过不久便是我父生辰,到时可要记得备上礼品,否则,你清楚后果。”

    李明轩最后提醒一句,乘剑消失夜空。

    “大哥,那李明轩实在太嚣张了!”

    文星气愤,看着自己大哥红肿一片的脸,他愤怒难平,却又无可奈何。

    “没关系,他活不了多久!”

    文崖咬牙切齿。

    “我要让他和问仙镇主来个两败俱伤,我坐手渔利。到时候,将之杀害再嫁祸给司南家,一切。。”

    闻言,文星眸光瞬间闪亮,满脸的狂喜:“大哥好计谋,我去禀告父亲以及族中长老,让他们一起想办法。”

    “嗯!去吧!记得,事情可不要张扬出去,我们要慢慢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