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55章 誓言
    浩瀚的气息狂涌如潮,沉浑似岳,即便相隔甚远,莫天少和司南风都能感觉到那恐怖的气息。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一股、两股、三股、四股。。

    一共十几股强大的气息自远处快飞掠而来,全都是聚气境以上修为的强者。

    “这么多聚气境强者?”莫天少心惊。

    “一定是混天宗来人了。”司南风沉声道。

    “混天宗?为何来的如此快?”

    “文崖、王宇文还有两名来自混千峰的上仙都死在你、我以及南叔之手。他们都是混天宗的精英弟子,是聚气境修为的强者。混天宗宗内立有他们的‘长生牌’,‘长生牌’一碎就代表着他们已死,自然会惊动混天宗的人。”司南风解释,他曾被混天宗纳为精英弟子,自然清楚这其中的一切,自从莫天少动用三千雷法灭杀了文崖那一刻起,司南风就已经想到混天宗肯定会派人前来,只是,没想到,对方来的如此之快。

    以他对混天宗的了解,自己和莫天少绝对要受到制裁,毕竟,杀了他们宗门的精英弟子,这可是大罪,不管你有何理由。

    那是个极为护短的仙道门派,或者说,在整个仙玄大6所有的仙道门派都极为爱护自己门下的精英弟子。

    ‘咻’

    ‘咻’

    。。

    一阵阵刺耳的破空声传来,司南风和莫天少立刻看见一共十五道霞光自远处快飞掠而来。

    他两人修为都极高,目力更是能望出极远,一眼就看清那十五道霞光,有十四人都身穿混天宗特有的天羽道袍,只是那道袍上面的符纹和王宇文等人的不太一样。

    显然,那些人并不是和王宇文他们同出一脉,而是分别来自混天宗其他四座山脉。

    在那十五道霞光之中,司南风和莫天少更是看到一名身穿乳白色长袍的青年,正是问仙镇主。

    “看来,这里果然爆过大战!”看着下方那满目疮痍的山崖,问仙镇主神色凛然,心惊不已,他很好奇,司南风到底有着怎样的潜力,数名强大的聚气境强者被斩引得混天宗一口气派出十四名强大的上仙来查看。

    王宇文六人对问仙镇主施加了‘六仙禁封’,后者一直被封困丝毫动弹不得,他心系文家和司南家之间的情况,想要尽快调和两家的矛盾,一直在试图冲破封印。

    可是,‘六仙禁封’强大无比,没到时间他根本挣脱不得。

    一直到混天宗又来了十四名强大的聚气境强者,他才被从‘六仙禁封’中释放了出来。

    询问上仙到此的缘由,得知混天宗有数名精英弟子被杀,‘长生牌’破裂。

    问仙镇主立刻察觉到不妙,赶忙将十四名上仙带到了王宇文等人追杀司南风所在的地方。

    “人都在哪儿?”十四名上仙之中,一名身穿天羽道袍,袍袖有着龙纹黑金服饰的青年沉声问道。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们十四人一路飞行,看到下方那满目疮痍的战场,见到了不少尸体,更是在一处幽深的山涧中现了三座新立的坟墓。

    “此坟新建不久,想来还有人存活下来。”

    “这是。。司南夫人和司南小姐的墓!”问仙镇主惊骇,他看到土坟前立的碑铭。

    “司南家的人?那照你这么说,建这坟的应该就是司南风了?”

    “老夫不知。”

    “哼!一定是那家伙,我们四处观看根本没有他的尸体。”

    “再四处看看。”

    立刻,十四名上仙快御剑分散开来寻找,不多时,一名弟子御剑降落而下,禀告:“欧阳师兄,在山涧外的一处石壁,我们现了三具身穿天羽道袍的尸体。”

    “去看看!”

    立刻,问仙镇主尾随着复姓欧阳的青年上仙朝着那山崖而去。

    几人立刻围拢在了这山崖前,看到了靠在山壁身穿天羽道袍的三名年轻弟子。

    他们每一人脖子都有一道血痕,显然,是被人一剑割喉。

    “他们三人身边没有斗争的痕迹。”一名上仙蹙眉。

    “看来,应该是受伤惨重无法动作,被人给一剑割喉的。”

    “伤口是新鲜的,尸体还有些许温度,杀他们的人还没走远。”

    “追!”那名复姓欧阳的年轻弟子面色阴沉,看着三具尸体,额间青筋暴跳:“敢杀我混天宗精英弟子,不管是谁都绝不好活。”

    几名弟子领命,突然,又有三名外出巡查的弟子前来禀告:“欧阳师兄,在前方临渊路段的山林间,现了司南风的踪迹。”

    “哼!看来,杀掉我混天宗的人果然就是他。他现在如何?”

    “受伤很重,情形不容乐观。”

    “马上给我追,堵住他们的去路。”

    “张皓师兄已经拦住他们了。”

    “很好!”

    。。

    陡峭的山壁,葱郁的森林,显得幽深而漆黑。

    司南风、莫天少在感受到混天宗来了十几名强大修士的气息之下,果断选择逃命。

    可惜,伤势太重的二人,依旧被追兵堵住了去路。

    身后,是那片深不见底的深渊,重重魔雾萦绕,如荒古妖兽张开的巨口,恐怖、阴森带着血腥之气。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他们前方,一名身穿天羽道袍,袍袖刺画着龙纹黑金服饰的青年正神色淡然的注视着他们。

    青年年约二十五六,实际上已经在混天宗修行上百载。

    他浓眉黑目,面容冷峻,颌骨奇大,给人沉稳以及严肃的感觉。

    背上斜挂着一柄飞剑,不过,和混天宗其他弟子使用的飞剑不同,他的飞剑长约八尺,宽三尺,十分巨大,剑身布满了奇异的纹路。没有剑尖,也没有剑锋,感觉倒像是一把尺子。

    此人是混天宗混极峰一脉的弟子,名叫张皓。

    师从混天宗现任掌门,修行上百载已经有着聚气境五重境界的强者,天赋和修为不凡。

    “想不到,时隔数年,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司南风。”张皓目光冷电闪烁,望着司南风。

    “好久不见,张师兄。”司南风客气的道,他曾经身为混天宗弟子,就是拜在混极峰一脉,认识张皓不算奇事。

    “你顽疾缠身,修为倒退,师门驱赶你,是我们不对。近来听说你顽疾可治,我心甚慰。”

    “多谢张师兄记挂。不知张师兄到此,所为何事?”

    “我混天宗有数名精英弟子被杀,你可知此事?”

    “知!”

    “人是否为你所杀?”

    “是!”

    “你知不知道,杀我混天宗弟子的后果?”

    “知道。”

    “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张师兄,听我一言,混千峰弟子恃强凌弱,颠倒是非黑白,指鹿为马,诬陷我司南家杀害李明轩,更是欲谋夺我师弟至宝,此等弟子杀了也罢。我算是替混天宗清理门户。”

    “他们就算性情不正,也是我混天宗弟子,你不该杀他。”

    “难道张师兄真要为那样的人与我为敌?”司南风眼中闪过一丝难过之色,当年身为混天宗弟子,他和张皓感情极好,彼此如同亲兄弟一般,自己顽疾缠身,修为倒退,被师门驱赶,对方也是第一时间安慰。在司南风心中,张皓就如同他的亲哥哥,如今,两人要正面相对,他岂会好过?

    “宗门规矩在此,我无法决断。我也不想与你为敌,看你伤势严重,我不想动手,你乖乖束手就擒,回到混天宗,师父他老人家会念在以往的旧情替你开脱。”

    闻言,司南风摇头:“张师兄你不知,混千峰现在一直认定杀害李明轩的就是我司南家,你以为,以混千峰那位长老的性格,他会任由我安然活在这个世上么?”

    张皓默然。

    气氛瞬间凝固。

    片刻之后,司南风出声恳求:“张师兄,我跟你回宗门也未尝不可,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张皓问道。

    “放过我这位小师弟,一切事情与他无关,杀死王宇文还有其他混千峰弟子的都是我一人所为。”

    莫天少心急,不肯答应,却是被司南风一把堵住了嘴。

    “那个少年?”张皓扫了眼莫天少,随后点点头。

    突然,一道冷哼传来,十几道人影降落在在在此地:“你们两人都不能走,全都要受到我混天宗制裁。”

    一群身穿天羽道袍的青年弟子出现在场中,那名复姓欧阳的弟子居中,看着司南风嘴角浮现一丝狰狞的冷笑。

    司南风一怔,随即,眼中寒光闪烁:“欧阳漓!”

    欧阳漓,混极峰的弟子,修为和张皓不相上下。

    曾经和司南风的死对头,经常与其作对,司南风在混极峰的那段时间因为天才光环备受对方挤兑。

    若不是有着张皓相助,只怕司南风早就被其折磨而死。

    “呵呵!想不到曾经那个傲视无敌的天才,如今也会落得如此下场,家破人亡。如今,更是低声下气的乞求饶恕,当真是可怜。”欧阳漓讥讽。

    “我的事情,岂能容你这样的人指点!你不配!”司南风根本不给欧阳漓好脸色。

    顿时,欧阳漓神色骤寒,眼中杀意涌动:“很好,现在我不和你争,反正你早晚都要死,敢杀我混天宗弟子,你胆子简直大的能包天!”

    “嘿嘿!不但敢杀他们,还敢杀你呢!”司南风话落,一道劲气汹涌出去,激射向欧阳漓。

    后者神色不动,灵气一涌,轻松化解了司南风的攻击。

    “哼!敢对我出手,你真是活腻了。”欧阳漓沉声,随即下令:“把那两个全都抓起来,带回宗门落。”

    “上仙,他们都是被冤枉的,李明轩并不是死在他们司南家之手,一切都是文家所为,我已经派人调查清了一切,李明轩的尸体被人在文家的地下暗室中寻找到了,死于血蚁。他们司南家并不是凶手。”问仙镇主立刻上前,他被困‘六仙禁封’的时刻就派人调查文家,因为在和文家对峙的那一刻,他就猜测到了一切,而真相也水落石出。

    “那又如何?即便李明轩不是他们杀的,那文崖、王宇文还有其他死去的混千峰弟子呢?哼!你别想阻我,否则,你们皇室若是敢得罪我混天宗,你们知道后果。”欧阳漓根本不管不顾,铁了心的要置司南风于死地。

    其他混天宗的弟子领命,持剑就要抓捕司南风、莫天少以及小李薰。

    “全都给我站住,你们谁敢妄动一步,休怪我出手。”千钧一之际,张皓拦在了司南风二人身前,巨大的长剑斜指地面,他双目冷冽的注视一帮混天宗弟子,沉声喝道。

    “怎么?张皓,你想反叛宗门不成?”欧阳漓怒喝。

    “你少扣大帽子,既然事情起因都是因为文家不是司南家,那就证明司南风没罪,相反,他们司南家受到牵连被灭族,应该要向混千峰讨个公道。”

    “哼!讨什么公道,混天宗的尊严不容亵渎。给我闪开!”欧阳漓咆哮,一把将张皓牵制开去,其他的混天宗精英弟子立刻围杀向司南风。

    如今,莫天少二人根本无法闪躲,更是无法反击,眼看着混天宗精英弟子不分好坏,誓要将自己二人斩杀在此的一幕。

    莫天少、司南风出凄厉猖狂的大笑,两个人好似疯魔一般。

    真相查明,事起文家。

    一切都是文家的阴谋,然而,自己司南家却是遭受到了无妄之灾。

    家族被灭,师门被毁,本该是受害者的两人如今却成了欧阳漓口中不容饶恕的罪人。

    万般悲愤,岂是他人能了?

    莫天少和司南风现在只是恨,无尽的恨,疯狂地恨。

    恨文家、恨混千峰更恨混天宗的不分青红皂白。

    看着十几名混天宗精英弟子面容冷酷的围杀过来,二人相视一笑,随即,神色冷肃。

    “我莫天少!”

    “我司南风!”

    “在此誓,今日我二人若是不死,他日必要踏平整个混天宗,血洗今日之仇!”两道蕴含无穷悲愤的誓言响彻天地间,似要天地万物共同见证,慑人心魄。

    他二人双目血红,神色狰狞,根本不与那十几名混天宗精英弟子相斗。

    猛地一个箭步,冲向后方那无尽的深渊,消失在了混天宗弟子的视线之中。

    深渊幽寂,传来阵阵肆无忌惮的疯狂大笑,久久徘徊不散。

    那是司南风和莫天少最后的狂笑。

    张皓怔滞半空,问仙镇主也是神色木然,他们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欧阳漓,你逼死了他们!”张皓狂怒。

    “呵呵!杀了我混天宗弟子,岂容他们活。”

    “我敢誓,你给混天宗惹下了大祸!”

    “呵呵!别来吓唬我,什么大祸?你说司南风?那个深渊这么深,别说他现在是重伤之躯,就算是修为鼎盛之时,坠落下去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

    “哼!说实话,我还希望他不死,等着他来报仇,否则,这个世上没了他,还真有些无趣。”欧阳漓长笑,转身御剑而去。

    其他十几名混天宗弟子也都御剑消失在了远空。

    徒留下张皓和问仙镇主两人站在深渊峡谷边,满面愁容与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