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永生雷帝 > 第60章 杀马贼
    一柄乌金短剑迅如疾电,让人防不胜防,眨眼间就是洞穿了马贼头子的脑袋,无头尸体当场从战马上坠落在地。∫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全场哗然。

    那些寡妇门一个个惊骇不已,面色苍白,她们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有人惨死在她们面前,红的白的一股脑儿的喷了出来,当场有十几名寡妇忍不住恶心直接呕吐了出来。

    至于那些马贼们先是一惊,随后,猛然醒过神来。

    他们阵型大乱,惊慌的扫视四周,眼中带着深深地恐惧与戒备之色。

    “到底什么人?”一名马贼扬声大喝,怒目横扫一圈。

    余音阵阵,沉闷如雷,徘徊在被积雪笼罩的群山秀谷间。

    不多时,一道人影缓缓子村子前浮现而出,映入所有人的眼帘。

    来者是一名身穿蓝紫色长袍的少年,年约十四左右,样貌十分俊美清秀。

    胖妇人等寡妇一见到那少年都是诧异不已,因为那人不是别人就是刚才被她们强行轰走额莫天少。

    “臭小子,是你杀了我们大哥?”一个马贼喽啰策马冲上前,一声怒喝,根本不给莫天少回答的时间,横刀劈斩了下去。

    这马贼喽罗也是锻体境一重境界的存在,对付十个二十个普通青壮年都不再话下,如今面对这么一个看起来瘦瘪瘪的清秀少年,他自然不以为意。

    可没想到,这少年不是他看起来那般普通。

    七尺阔刀横斩,带着呼呼的罡风声。

    ‘锵’

    金铁般的交鸣击响,马贼喽罗的大刀和莫天少的手指相撞在了一起,前者的大刀立刻寸断化为齑粉。

    那马贼喽罗顿时满脸惊骇与难以置信之色。

    不仅是他,就是他的许多同伴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击碎凡兵大刀,那**的力量得有多恐怖,几乎不言而喻。

    “黄猴子,快退,那小子不是善茬,他是修士,是比我们强大很多的修士。请∫看∫书WwW.QingKanShu.cC赶快回来。”一名马贼看出了门道,知道莫天少并不是普通人。

    也对,能够单凭手指就将精钢锻造成的大刀轰击成齑粉,这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么?

    那名叫‘黄猴子’的马贼听到同伴的提醒,猛然醒过神来,目光看着不远处的莫天少带着惊惧之色,策马快后退。

    “在我面前也想逃?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马贼,全都给我死。”莫天少大喝,体内灵气运转,顿时,一道道蓝银色的闪电自其体内轰炸而出。

    那黄猴子连人带马瞬间被雷电击中,化成焦炭。

    与此同时,其他雷霆也在莫天少的控制下涌向其余的数十名马贼。

    那些马贼全都是锻体境一重境界的修士,如何能够敌得过莫天少?

    立时,惨叫连连,人的痛呼声混合着马匹的惨嘶声响彻徘徊整个村落上空。

    数十名马贼连人带马遭受到了来自莫天少雷霆的惩罚,全都化成了焦炭,根本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呼”

    一口气灭掉一群锻体境一重境界的马贼,莫天少觉得全不费力,这就是聚气境修为的强大,它和锻体境之间的差距根本无法想象,只有真正踏足这一境界才知道这一境界的宏大。

    现在的莫天少越渴望更加强大的实力。

    消灭了马贼,莫天少转身就要离去,他只是恰巧在离开村子的时候碰到马贼进攻方才出手相助,如今,马贼已灭,他自然不再留下来,毕竟,村子人不欢迎自己不是?

    可是,莫天少前脚刚踏出一步,身后那名胖妇人带着上百名村子里的寡妇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围住了莫天少,眼中没有敌意,有的是无尽的感激与兴奋。

    “谢谢上仙相救,谢谢上仙相救。”上百名寡妇看着莫天少不管他年龄大小,兜头就拜,一口一个上仙,没办法,谁叫她们都亲眼看到莫天少施展雷霆声威轻易灭掉数十马贼的强大一幕,那等力量在她们看来就只有仙道门派的强大上仙才能够办到。

    “各位阿姨姐姐不要这样,我还只是个小毛孩子,你们这样相拜,我会折寿的。”莫天少急切,赶忙将跪在地上的百余名寡妇一一扶起。

    “上仙您可别生气,先前我们几个寡妇赶你走,还以为你是和马贼一窝的。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您可别生气哈!”胖妇人为人豪爽,见莫天少年纪小又好说话,自来熟一样的打起了招呼。

    莫天少尴尬一笑:“胖阿姨,我叫莫天少,你叫我小莫就行了,你们大家也都可以叫我小莫。”

    “哈哈!那我们就不客气,我们叫你小莫,你也别跟我们客气,叫我张阿姨就行。”那胖妇人十分高兴,能够认识莫天少这么强大的上仙,对她门村子来说是莫大的福缘。

    “叫我李阿姨。”

    “叫我王阿姨!”

    “你要叫我姐姐,我比你没大几岁。”

    ..

    因为救助了村子,莫天少受到了胖妇人们的殷勤招待,所有人变了个面孔一样,对莫天少十分热络。

    不多时,原本躲在房屋地窖中的老人小孩们也都跑了出来,一观莫天少这个小小年纪的上仙。

    “小莫,我看你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不知你师承何门?能不能帮我介绍介绍,我想等我的飞儿长大了,送他到某个仙家门派拜师学艺。”胖妇人艳羡。

    其他寡妇以及老人们也都眼神热烈的看着莫天少,显然,她们对于莫天少的热情除了莫天少救了他们村子拥有恐怖的力量,更多的是,她们想从中牵线将自己娃娃送到仙家门派中修炼,毫无疑问,眼前的少年就是牵线人的最好目标。

    “这个..我..”莫天少支支吾吾,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他之所以有如今的修为,还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走来,并没依靠什么仙家门派。

    “哟!瞧我这榆木脑子,仙家门派都是门规森严的地方,里面的消息绝对不能外露。小莫你既然不愿回答,阿姨也不强求,只是不知道,你驾临我们‘寡妇村’是为了什么?”胖妇人问道。

    “我是出来游历的,风餐露宿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见到这里有个村子,想要借宿一宿。”

    “原来是这样,那这样,你干脆住我家,我家就我和儿子两个。”胖妇人拍着胸脯道。

    “那就多谢张阿姨了。”

    “不谢!”胖妇人笑呵呵的道,随后扯开嗓子大声吆喝,“乡亲们,为了庆祝我们的小莫上仙的到来以及马贼被灭的喜事,我张寡妇今晚在家门口摆上八、十张酒桌,等着你们来窜门,我们不醉不归!”

    顿时,数百寡妇以及许多老人小孩们都欢呼不已,气氛热闹非凡。

    “你们大家也都回家准备好吃的送过来招待我们小莫上仙哈!”

    “我立马回家炖猪蹄。”

    “今天,我正好宰了一只大公鸡。”

    “我家有只小羊羔,今天,我来做烤全羊。”

    其他寡妇们都十分热情,一个个的要拿出自己最好的厨艺来招待莫天少。

    对于望寡村的热情,莫天少突然感觉有些受不了。

    自己只是上门借宿一宿,吃顿便饭而已,没想到却是变成了这样,家家户户大摆宴席的的招待自己,这可真是..

    “走,小莫,先到我家去。”胖妇人笑着邀请。

    “哥哥,背我,背我。”一声稚嫩的童音传来,一个穿着红肚兜,头扎冲天辫的胖男孩儿,扯着莫天少的裤管子,想要爬上去。

    “飞儿,不可以跟莫哥哥胡闹。”胖妇人故作愠怒的呵斥小男童。

    “没事儿,张阿姨。”莫天少笑笑,蹲下身来将胖男孩儿背在背上,跟着胖妇人朝着村子深处行去。

    ..

    “对了,张阿姨,我来到村子,似乎没看到一个青壮年,马贼进攻村子的时候也没看到他们,他们都去哪儿了?外出打猎没回来么?”走在曲折的巷道内,莫天少疑惑的道。

    胖妇人先是一怔,随即,长叹一声:“他们..全死了。”

    “死了?”莫天少一惊,“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反正我们这村子早已声名在外,其他不远的村落都知道我们这里死光了男人的寡妇村,名叫‘望寡村’。”胖妇人打趣儿,但莫天少能够看得出胖妇人脸上的苦涩。

    “我很好奇,他们都是如何死的?一个村子死男人不是稀奇事儿,可是一个村所有的男人全死了,这可真是很不对劲儿。”莫天少道。

    “你说的没错,的确不对劲儿,我丈夫他们全都死的很离奇。”走在巷道之中,胖妇人缓声道,目光遥望天际,思绪似乎飘向了遥远的过去。

    “离奇?”

    “他们不是自然死亡,都是突然暴毙,全身血液干涸,精气丧失,变成了干尸。死后,皮肤都是呈现紫黑色。”

    “血液干涸,精气丧失,变成干尸。那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全身精魄而亡。”莫天少思忖,他觉得不对劲儿果然就不对劲儿,这个村子一定有着什么隐秘。

    “那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那样突然暴毙而亡?”莫天少继续询问。

    “呵呵,也不怕小莫你笑话,其实,我丈夫他们就是一群土夫子。”胖妇人笑道。

    “土夫子?”莫天少一愣,他知道什么是土夫子,说白了就是盗墓贼,专靠挖坟盗墓寻找金银珠宝古董一类然后贩卖的人。

    “嗯!我们望寡村以前又叫‘土夫村’,村子上百户人口,每户人家都是世代相传的土夫子,我丈夫也是其中之一。你也知道,明月国不是强国,国家不安定,盗贼横行,村落贫穷,我们‘土夫村’地处群山深谷间,几乎与外地隔绝,所以,并不是很富裕。好在村落四周群山有着不少古来留下的墓葬群,我丈夫他们就专门靠盗墓寻宝远走边远城镇卖给富商赚取钱财,养家糊口。可是..”

    后面的,胖妇人没有继续说,莫天少也猜了个**不离十。

    土夫子这一行业行走在光明与黑暗之间,夹在人鬼之中,盗墓盗的久了,难免会生一些不吉的事情。

    “就是两年前,我丈夫他们现了一个新的墓群,就是如今那群马贼们居住的山地,他们深入进去准备盗取一些古代的古董,可是,进入那片墓葬的人全都死了。活着回来的,包括我丈夫在内,也在后来的五六天时间精神失常,全都暴毙而亡,死后不久,变成干尸,皮肤呈现紫黑色。”

    “对不起,张阿姨勾起了您的伤心事。”

    “没关系,反正这些事憋在心里也难受,说出来还好受些。好了,赶快走吧!天都快黑了,那些家伙们应该已经准备好饭菜赶往我家了吧!”

    莫天少笑着点头,随即,心中思量,等到此间事了,他就准备前往胖妇人说的那墓葬群。

    因为,他从对方口中一些微末的信息能够察觉的到,那墓葬群不简单。

    至于,张阿姨的丈夫们暴毙而亡,莫天少也想到了一个可能,对方一定是受到了诅咒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