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3章 胡一刀
    直隶,沧州府。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北风呼啸,犹如寒刀,正是腊月天气。

    这是沧州府内一个小镇,不甚繁华,镇上只有一家客栈,唤作“平安客栈”,客栈里坐着一位白衣少年,身材修长,模样甚是俊朗。

    “我说为什么这么奇怪,原本以为是书剑恩仇录,谁知竟然是书剑和飞狐融合的世界……”少年笑了笑,随口喝了一杯酒,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岳风。

    自来到这个世界,他旁的没做,先将整个世界的大致情况摸清楚,吓了一跳,以陈家洛为的革命组织红花会,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天真浪漫的反清运动。

    是的,就是天真浪漫。

    个人能力且不说,江湖不过朝廷之一隅也不提,单单一个将反清希望寄托在乾隆身上的革命宗旨,就是彻彻底底的天真烂漫了。

    按经济学观念来说,乾隆属于既得利益者,还是最大的,你怂恿他革命,呃……脑子被驴踢了吧?

    除了红花会,胡苗范田四家恩怨也在进行,辽东大侠胡一刀、“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在江湖上都大大的有名,苗人凤追着胡一刀从南打到北,所向披靡。

    沧州府的这个小镇,便是两人对决之地,也是胡一刀夫妇丧命之所。

    纵观整个武侠史,能保持旺盛生命力和持久影响力的,也就金庸、古龙两大家,梁羽生、黄易、温瑞安都次点儿,所以金庸、古龙创造出的武侠世界最危险。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愿力汇集度最高的,就是最受欢迎的,按照这个逻辑,也可以说最受欢迎的,就是最危险的,但绝对不包括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飞狐外传这些。

    这个世界之所以融合,完全是老程的原因,至于他为何有能力,却不封印,自然是为岳风考虑,升级打怪也是从易到难,哪有上来就直接面对终极boss的?

    任务?没有。

    进入穿出的时间倒是有,六个月,足够用了。

    虽然没有任务,但对岳风来说,整个武侠位面都是狩猎场,不好好利用下,怎么都说不过去。至于那个梦,呵呵……那根本就是现实,也代表着他的身份。

    逃犯!

    自岳风进入这个世界,已过去月余。

    除了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他还干了另外一件事,便是衡量自己的武功,神行百变乃是明末第一流身法,到了现在自是无人能敌,不消多说。

    至于其他,却是没测量出来。

    他不过将《自在心经》练了个皮毛,结果所遇对手连皮毛的边儿都不沾。内功有了,自然是学几招拿得出手的招式,但那些丘八行伍所使招式,稀松平常,岳风看都懒得看,更不消说是学了。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所以,岳风便将目标放在了胡一刀、苗人凤身上。

    要知道,龙套人物阎基凭着三招胡家刀法,练了几年居然混成了二流高手,在江湖上闯下不小名声,足以证明胡家刀法的彪悍。

    与之相对的苗家剑法,自也不能小觑。

    再则,这个世界岳风真正喜欢的人物,只有两人,胡一刀这唐传奇般的男子,当其冲。

    至于另一个,眼下还没出生,不过马上胡斐就将诞生,她应该也要来到这个世界了吧?聪明如黄蓉,心细堪赵敏,温柔似小昭,善良仿仪琳,却不得善终,可叹可叹。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能避免的遗憾,自是避免。人活一世,什么都不怕,最怕念头不通达。现代社会这话是扯淡,但到了这里再委屈自己,那就有些二逼了。

    正思考时,忽听吱的一声,一辆马车停下。

    马车门帘掀开,出来一条大汉,只见他身材魁梧,生着一张黑漆脸皮,满腮浓髯,头却又不结辫子,蓬蓬松松的堆在头上。

    岳风一口酒水差点儿喷了出来,这货哪是胡一刀,整个一虬髯客,虽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被雷到了。

    “劳驾,掌柜的,这儿哪里有医生?”胡一刀进门问道。

    掌柜往阎基身上一指:“这个就是医生。”

    阎基瞧见胡一刀便想离开客栈,但对上胡一刀两只大眼,骇得双腿打颤,半步不能移,此刻更是双手乱摇:“不……不是……”胡一刀哈哈一笑,拍了拍阎基肩膀:“别怕,我不会将你煮熟了吃。”阎基瞪大了眼睛,骇得几近不能说话,连道:“我……我……”却见胡一刀脸色一沉:“若是要吃你,也只生吃!”

    阎基神魂俱骇,脸色惨白。

    胡一刀却哈哈大笑道:“别害怕,跟你讲笑话,我夫人临盆,路上动了胎气,只怕要难产。医生,请你别走开!掌柜的,劳你驾到别处去找一个稳婆,越快越好。”

    岳风转过头望向胡一刀,微笑着,忽然开口道:“胡大侠,不必担心,在下担保你夫人母子平安,不妨坐下来喝杯酒。”

    胡一刀两只大眼直愣愣瞪着岳风,岳风神色不变,丝毫不怯。

    两人相望半响,胡一刀忽然大笑道:“英雄出少年,居然能在此碰到一位,还未请教?”

    岳风拱了拱手道:“在下岳风,岳山的岳,风云的风。”

    “‘无影腿’岳风?”胡一刀吃了一惊。

    原来这段时间,岳风凭借神行百变,自南打到北,瞧着顺眼的就是切磋武艺,一言不合的就是踢馆拆派,连战二十七场,十招定胜负,无一落败,虽都是二三流门派,却也闯下不小的名声,又因他不用兵刃,基本以拳脚解决,腿法如鬼似魅,因而得了个‘无影腿’的绰号。

    “不敢当。”岳风微微一笑,心底腹诽不已。

    但凡绰号,唯有以方位所定名号才是绝顶高手,譬如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再譬如北乔峰南慕容,这‘无影腿’的万儿着实有些拿不出手。

    “想不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无影腿’,居然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郎,我刚才那句‘英雄出少年’,果真没有说错……”胡一刀感慨道。

    岳风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紧接着,胡一刀将胡夫人自马车牵了下来,来到岳风这一桌,岳风自来熟跟胡夫人认识,三人交谈几句,胡夫人先回到内宅。

    到了中午,稳婆还没找到,胡夫人却要生了,不得已,只得逼迫阎基这跌打医生充当稳婆。

    胡一刀坐在外宅,甚是担忧。

    岳风道:“胡大侠不必担心,我担保胡夫人没有大碍,并且还将诞下一个男童。”

    胡一刀笑道:“借小兄弟吉言。不知小兄弟到这里做什么?”

    “偷学胡家刀与苗家剑。”岳风说得坦然。

    胡一刀愣了一下,倒是没料到岳风如此坦率,随即哈哈一笑,不再言语。

    江湖上各门各派敝帚自珍,自家武功向来是传男不传女,更不消说是外传了,但胡一刀向来豁达,并不将这条规矩当回事,他唯一好奇的是,岳风如何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