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6章 说剑论刀
    胡一刀尚未答话,苗人凤已冷笑道:“好,苗某便与你一战!”

    话语间满是敌意,他跟胡一刀惺惺相惜,但不代表看得上岳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绝大多数都是正确的,但兄弟的兄弟也是兄弟却未必行得通。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岳风想起苗人凤日后故事,又道:“若我胜了,苗大侠那‘打遍天下无敌手’七个字,我也要了。”这也算免了他的麻烦,与己也有利,何乐而不为?

    苗人凤心中怒然,冷冷道:“自然!”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打遍天下无敌手’虽是他为激出胡一刀的手段,但不可否认,在他心底,还有几分独霸天下、傲视群雄之意。

    “哼,好大的口气!”“不知天高地厚!”却是常氏兄弟。

    “臭小子,别以为你内功不错,就能独霸武林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江湖卧虎藏龙之辈,多不胜数,你算哪根葱?赶紧洗洗回去吃奶吧!”

    其他人也跟着叫嚣起来。

    胡一刀哈哈一笑,随手将手中钢刀扔给岳风,便在此时,脸色一直阴沉的田归农忽然冲苗人凤道:“哼,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忘了父辈仇恨了?”

    言语中,居然有一丝紧张。∫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苗人凤冷冷道:“闭嘴!”目光死死定在岳风身上。

    岳风瞧着田归农,又看了看躲在墙角畏畏缩缩的阎基,忽然明白了什么,原著中,阎基给胡一刀的兵刃上抹了剧毒,田归农则给苗人凤的兵刃上抹了剧毒,实盼两人同归于尽,因为自己的参与,胡一刀暂时也没打算将真相说出来,但这一点却没改变,看来狗是真的改不了吃屎啊。

    念至于此,岳风嘿嘿冷笑两声。

    田归农心脏猛地一颤,道:“你……你干什么?”

    岳风却不再理他,身形忽然飘向苗人凤,迅捷无比,手中钢刀横里一削。

    胡一刀眼前一亮,喝彩道:“不错,这是我胡家刀法中的‘怀中抱月’!”

    苗人凤举剑格挡,身形向左一侧,虽没料到岳风会突然出手,有些吃惊,但反应迅,手中一柄钢剑宛如化成绕指柔,灵动无比,也使出了苗家剑法中的杀手锏,挑开岳风手中钢刀。

    铛铛铛声不绝,火星四溅而起!

    胡一刀瞪大眼睛,满是惊奇,口中大喝不止:“怀中抱月、闭门铁扇、夜叉探海、上步抢刀、浪子回头、八方藏刀……不错,不错!”

    岳风手中动作时快时慢,缠、滑、绞、擦、抽、截,诸般刀法一一呈现,胡一刀口中喝彩不止,语气也越来越惊奇,他绝对没料到,世间当真有此奇人,居然能只看半日,便将胡家刀法琢磨到这般地步,堪称登堂入室。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推而广之,苗家剑法或许也是如此,或许他口中并无虚言。

    胡一刀固然惊骇,战局之中的苗人凤,心下惊骇更甚,这少年招式之熟,简直能与胡一刀媲美,再加上身法之奇,击败自己,还真不是妄言!

    岳风一边与苗人凤激斗,一边随意道:“与其以主欺客,不如以客犯主。嫩胜于老,迟胜于急。缠、滑、绞、擦、抽、截,强于展、抹、钩、剁、砍、劈。原来以主欺客,以客犯主,均是使刀之势,以刀尖开砸敌器为‘嫩’,以近柄处刀刃开砸敌器为“老”,磕托稍慢为‘迟’,以刀先迎为‘急’,至于缠、滑、绞、擦等等,也都是使刀的诸般法门……胡大哥,不知我说的是否正确?”

    这番话说下来,毫无停滞,便如寻常吃饭闲聊,由此可知他内功之高,果真到了化境,放眼当世,能与其相比者,寥寥无几,满打满算,也不过三五人矣。

    胡一刀喜道:“不错,这正是胡家刀法的奥义!”瞪着两只大眼,心中委实震撼难当,完全没料到岳风对胡家刀法的领悟竟然如此深刻。

    赵半山眯了眯眼,脑中思量此人来历。常氏兄弟更是瞪大了眼睛,心下震撼难当,这小子,并非只是口出狂言。

    铛!

    苗人凤身形微动,单脚立起,手中长剑忽地刺向岳风肋下,这一剑既快且狠,角度更是刁钻之极,隐隐伴随着破风之音,便是胡一刀也破解不得,只能以胡家刀法中最刚烈的八方藏刀式、缠身摘心刀等招反击。

    胡一刀虎目一瞪,不由喝道:“这是‘提撩剑白鹤舒翅’!小兄弟小心,可用八方藏刀、缠身摘心刀反击!”

    但岳风毕竟是岳风,他并没有使用那些招式,双脚定在地面,身形下倾,几近与地面平行,绕着苗人凤一转,来到苗人凤背后,长刀反转,刀柄出乎意料的,忽地往苗人凤肩上击去。

    苗人凤心下暗道:“我命休矣!”却听岳风说道:“苗大侠,这本是一记大杀招,但你使用时每次都耸上一下,却是最大的破绽!”

    两人刀剑一收,相对而立。

    四下寂静无声。

    良久。

    苗人凤定定瞧着岳风,忽然叹道:“天下竟有此天赋奇才之辈,当真是匪夷所思,这一战是苗某败了,这‘打遍无敌天下手’该是岳少侠所有,岳少侠天赋、眼力之高,当世罕有……”

    “先父教我剑法之时,督促极严,十一岁那年,先父正教到这一招,背上忽有蚤子咬我,奇痒难当,我不敢伸手搔痒,只好耸动背脊,想把蚤子赶开,但越耸越痒,难过之极。先父看到我的怪样,说我学剑不用心,狠狠打了我一顿。自此以后,每当使到这一招,我背上虽然不痒,却也习惯成自然,总是耸上一耸,苗某纵是想改,却是怎也改不掉的……”

    岳风点了点头,有些习惯,的确非人力所能更改,若是强来,到最后只能是面目全非,转过头望向胡一刀,还未开口,怀中抱着胡斐的胡夫人已清脆笑道:“岳少侠,你跟我大哥这一战是不必打啦,苗大侠都认输,大哥又怎会与你动手?”

    胡一刀哈哈笑道:“不错,今日过后,小兄弟你可算名扬江湖了。”

    田归农攥紧了拳头,铁青着脸,一言不,冲苗人凤冷冷道:“现下你败了,是不是就不顾父辈的仇恨了?哼,也是,敌人多了这个强援,就算是你苗人凤苗大侠,也不敢直缨其锋了。”

    苗人凤瞪了田归农一眼:“你胡说什么?父辈之仇,不共戴天,岂可轻易罢之?!”

    岳风瞥了田归农一眼,道:“哦,你要不说话,倒是将你给忘了……”

    田归农神色一凛,退后三步:“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