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7章 闯王宝藏
    不愧是飞狐最大的反派,智力不错,工于心计,这也算是晓以大义,既将苗人凤拉到统一战线,又不给岳风出手的理由,纵是胡一刀,怕是都难说什么。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只是很可惜,他碰到了岳风。

    范帮主跟着道:“正是如此!”余下二三十条汉子齐齐亮出兵刃,他们也瞧出来了,岳风武功也只胜苗人凤半筹,若是再加上旁人助拳,绝对能拿下岳风。

    便在此时,岳风忽地神情大变,指着众人身后,失声道:“张召重!朝廷的走狗们来了!”

    如果说田归农是飞狐中最大的反派,那书剑中的大反派,毫无疑问是官迷张召重,江湖上素有“宁碰阎王,莫碰老王;宁挨三枪,莫遇一张”之语。

    老王是威震河朔王维扬,一张则是火手判官张召重。

    听得此语,那些人面上浮现惊诧之色,果真回头,与此同时,岳风施展出神行百变,身形忽地向前掠出三丈,转瞬便闪至田归农身前,手中钢刀忽地一划。

    铛的一声,火星四溅。

    田归农挥剑格挡,瞪着双眼,道:“你!”气得说不出话。

    他素来机敏,转头没瞧见任何人,便知上当,立即做出反应,刀剑相击,一股巨力传来,他只觉整个手臂都麻痹了,竟是再也拿不稳,长剑落地。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岳风轻笑一声:“你倒是机灵!不过未免祸患他人,还是断你子孙好了,不对,你现在应该生了女儿了,叫什么来着……田青文?田青武?”

    寒光一闪。

    田归农啊的凄厉一叫,裆部血迹斑斑,随后瞪着岳风,痛得哇哇大叫,毕竟是二流高手,底子不错,居然没有昏厥。

    身后传来一声轻音,长剑来袭!

    伴随着苗人凤的怒喝:“你干什么?!”

    一柄长剑已经刺来!

    他虽瞧不起田归农、范帮主,但苗田范三家素有渊源,这两人总算是他朋友。再说,杀人不过头点地,断子绝孙这等阴损招式,岂是英雄所为?

    很可惜,所受教育理念的不同,岳风脑中英雄的定义与这些人截然不同,进入武侠位面,他给自己定下的标准是:除恶务尽!

    岳风挥刀格挡一下,闪身避过,轻笑道:“苗大侠,你兵刃上被田归农涂了剧毒,别伤了人!”

    什么?!

    现场诸人皆是一震。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岳风望着田归农,笑道:“这柄钢刀上也涂了剧毒,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要是你没有解药,那就不是断子绝孙……你就该去见阎王了!”

    “解药,快给我拿解药!!”田归农声音虚弱,焦虑的道。他已虚弱到手不能抬,当然,最主要是疼痛。

    范帮主随即从怀中摸出一个药瓶,先让田归农服下一枚黄色的药丸,随后又套出一包红色的粉末,敷在他伤口位置。

    胡夫人脸色一白,兀自胆颤心惊,道:“小兄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内情她心下肚明,胡一刀也是如此,她偏要问不为别的,只为让所有人都知道。

    岳风微微一笑,随即将整件事娓娓道来,原本只是猜想,但田归农现状,两件兵刃的物证,再加上阎基、范帮主的人证,一切水落石出,两个当事人这才知道田归农的狼子野心。

    他要杀苗人凤,自然是因为昨日两人比武,他想暗算胡一刀,被苗人凤当众奚落,落了面子。

    胡一刀瞪着范帮主等人,哈哈一笑:“真是一群英雄好汉……”

    得知真相,苗人凤蜡黄的脸同样铁青无比,冷笑咬牙道:“好朋友!你们当真是我苗人凤的好朋友!”

    ……

    再之后,赵半山、常氏兄弟也说出前来拜访的目的,既是出乎意料,却又是情理之中,他们所来不为别的,只为一样东西——闯王宝藏!

    也不知红花会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得知闯王宝藏的存在,便想依次作为反清复明的军饷。

    听到此处,范帮主等人眼睛大亮,就是田归农,精神也好了三分,当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胡一刀自无不可,苗人凤也无所谓,唯一不同意的,恐怕只有田归农、范帮主这群人。哦,现在恐怕还得加上岳风。众人随即退回客店,无关人等全都离开。

    岳风望向胡一刀,笑道:“胡大哥,胡苗范田四家旧事以及闯王宝藏,现在可以说啦。”

    胡一刀、胡夫人相视一望,心中都是一惊,不仅暗想:他究竟是谁,怎会知道如此秘事?!苗人凤、范帮主等人,面露疑惑,便连赵半山、常氏兄弟也是。

    一时之间,众人目光全都聚在岳风脸上。

    胡夫人笑道:“小兄弟既然知道,此事不妨你来说?”

    岳风笑了笑,道:“无妨,反正已当了恶人,再当一回也无所谓。吴三桂放清兵入关,闯王兵败,身边有胡苗范田四大侍卫。闯王被困九宫山,派苗范田三人去求救援,胡侍卫护卫闯王。但救援未到、敌兵先至,胡侍卫以一死卒充闯王献于清兵,然后将闯王安置一隐秘庙中为僧。胡侍卫因得清兵信任升官,苗范田三人却以为胡出卖闯王,定计报仇。三人行刺吴三桂时巧遇胡,不及胡陈明原委即将胡杀死。以后胡之子以实情告知三人,三人当众自刎。三人后代未知内情,苗范田三家遂与胡家世代为仇。”

    “这便是当年真相,除此之外,李自成还留下一个大大的宝藏,用以推翻满清统治所用,百余年来,无人寻到,直至现今才有些眉目。而那宝藏就在玉峰……”说到此处,岳风忽然一顿,笑道,“究竟在哪儿,我就不说啦,而现在,藏宝图已经在我手上,胡大哥勿怪。”

    说话间,岳风手中已多出一个铁盒子,至于里边的刀谱,他自是没动,但其他却尽归岳风所有,当然,若要寻到宝藏,还需要闯王的军刀作为钥匙。

    但岳风真实目的,根本不是宝藏,要不要也无所谓了。

    一席话说下来,直说得整个客店寂静无声,按理说,这一切只凭岳风的一张嘴,但他说的活灵活现,犹如亲眼所见,便令所有人不得不信。

    最重要的是……宝藏!

    他手里还握着闯王的宝藏,那是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或许有些夸张,但绝对不会太少!!

    除此之外,所有人只觉脑海嗡嗡作响,大骇的同时,均不由暗想:“这一切,他究竟是从何处知晓的?何以知道的如此清楚?”

    他们肯定,岳风一定知道宝藏究竟在何处!

    财帛动人心,田归农、范帮主之流,一双双眼睛都变得绿油油的,精光大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