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超神侵袭 > 第9章 三十年来寻剑客

第9章 三十年来寻剑客

        其时,张召重等人已然退后,十八个御前侍卫手中满弓射箭,数十道箭矢射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赵半山闪身而出,使了一招太极大圈手,便好似生了数十条手臂,转瞬间双手已接下十几枝羽箭,使开甩手箭手法,掷箭出去击打来箭,手法奇妙,快已极,随来随接,随接随掷,竟无一箭落空。

        那些御前侍卫啊啊惊叫,定眼再瞧,有几人闪避过去,更多的,却是被刺中手臂、大腿,但很明显,赵半山是故意避开咽喉、心脏等要害位置的。

        常赫志喝彩道:“今日让你们见识下三哥千手如来的手段!”

        常伯志跟着道:“尔等不是对手,今日饶你们一命,还不赶紧滚!”

        岳风在一旁看得连连摇头,暗道:你都打算造反了,还对敌人仁慈,这不是仁慈,而是愚蠢!心中也明白,这群人明义上虽是造反,但所作所为用的仍然是江湖那一套,若你们也能成事,那刘邦、朱元璋那些历经人山尸海最终建立王朝的,岂不冤死了?!

        念至于此,对这些人愈失望。

        转念又想,虽然不爽,但自己就只在这里溜达六个月,就算他不封印此世,从愿力汇聚度瞧,这个武侠位面也不会有任何作为,那就是一群死物,又有什么纠结的?

        “你们怎还不离去?难道还想请我到红花会做客?”岳风倒有些诧异了。

        “岂敢……赵某有个不情之请,还盼岳少侠应允。”赵半山拱手应道。

        “不说那个秘密?”

        “正是。”

        岳风转头,依次瞧了瞧赵半山和常氏兄弟,眼神中看到的,是三个白痴,忽地嘿嘿嘿冷笑三声,再望张召重,笑道:“张召重,我忽然觉得你比这群人可爱多了,还是咱俩亲近亲近。∫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你敢戏弄本官?!”张召重却是勃然大怒。

        “没。全然是肺腑之言。”

        岳风轻笑一声,身形一闪,嗖的一下,白光一闪,手中已多出一柄利剑。

        三个御前侍卫喝了一声,同时扑杀而来,三柄钢刀直往岳风脖颈要害招呼,一刀从左向右,一刀从右向左,一刀自上而下,挟着呼呼刀风。

        岳风身影忽然变得模糊,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但实际上双脚却动也不曾动,那三刀别说砍中,连他衣角都没沾到,再一错身,已经来到三人身后。

        那三名御前侍卫均暗道一声:“我命休矣!”岳风头也不回,反手便是一剑,剑气呼啸,鲜血飚射,三颗人头落地。

        海兰弼、白振未曾与岳风交过手,突地一见,身体同时一颤,心下骇然道:“好醇厚的内功!”不由暗想:“这小子怎么回事?就算他从娘胎开始修炼,也没可能修炼到这般程度啊。”

        张召重同时眯了眯眼,眼中流露出不能置信之色。

        他非但认识岳风,还跟岳风交过手,就在十日前。那时岳风若不是凭借着鬼魅离奇的身法,他早将这小子拿下来了,适才一剑削三头,绝非单单剑招能够做到的,若是自己,当然也能做到,但自己所使,可是凝碧剑,对方手中握的,不过是寻常铁剑,如何能比?此子内功之深,匪夷所思,心下亦是惊诧万分,不由想着:“才短短时日,这小子内功何以修炼到这等地步?!”说起来,他受到的冲击比海兰弼、白振两人还要迅猛。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岳风目若无人,一柄长剑游蛇般,唰唰唰连刺三剑,张召重、海兰弼、白振皆是挥剑格挡,只听铿铿几记兵刃相击声,海兰弼、白振只觉一股巨力涌来,格挡过后,皆连退三步,唯有张召重能立在原地。

        “好!”

        岳风轻笑一声,使了一招“长虹贯日”,长剑直往张召重咽喉点刺。张召重迅向左侧闪避半步,使出武当柔云剑法,如秋水般,将岳风手中长剑荡开。

        金庸一十四部武侠巨著,张三丰是书中唯一被誉为“震烁古今”的大宗师,所创‘太极’更是中华文化史的瑰宝,而此功最擅长的,便是以力打力。

        这柔云剑法,自也融纳了太极奥义。张召重这一招使来,便将岳风剑上内力卸了三分。

        岳风目中大亮,衷心赞道:“好一个张三丰张真人!”

        “小贼受死!”

        张召重冷喝一声,使出一招“一剑西来”,凝碧剑剑身震荡,竟是出嗡嗡声响,白光划破空际。一剑好似化作三道,分别点向岳风左眼、咽喉、心脏,未落至下,谁也不知他真是目标在何处。

        这一剑犀利诡异,端的是迅捷无比,当世罕有。

        常赫志、常伯志不由喝彩道:“好剑法!”

        但他再快,却如何快得过明末已是第一身法的神行百变?岳风双脚定在地面,使出一招“攀龙附凤”,竟是不退反进,那不像是御敌,倒像是自行送上门去。

        常赫志、常伯志脸露疑惑,根本不明白岳风想要做什么。赵半山却是目中大亮,赞道:“好俊的身法!”张召重心下震撼,这小子,身法好似比十日前更诡谲了!

        他这“一剑西来”固然奇妙,但岳风身形同样是妙不可言,不着痕迹,竟是贴着凝碧剑,随之摇摆,就如大海波涛中的孤舟,好似下一刻便要翻没,却偏偏没有。

        嗤!

        一股劲风袭来,岳风忽然出手,一剑刺向张召重肋下。张召重凝碧剑回收不及,只得拿剑柄击打,剑柄击中长剑,长剑一分为二。

        “你!”张召重满腔郁闷,闷喝一声,却是岳风早已算准他有此反应,提前脱手,待他察觉,岳风食指已如闪电般点在他手腕上。

        张召重啊的一声闷哼,整条手臂都麻痹了,再也拿不住凝碧剑。

        岳风顺势夺过凝碧剑,倏忽向前掠闪七尺,瞬间刺出两剑,一左一右,所攻正是守在客店门口的海兰弼、白振,两人举起兵刃格挡,但凝碧剑削铁如泥,两人内力又不如岳风,如何能抵挡?

        只听咔咔两声,两人兵刃尽皆断开,白振啊的痛叫一声,却是左眼被剑尖刺中,就此瞎了。

        岳风轻笑一声,闪身而出:“张召重,念你赠剑的份儿上,今日姑且留你一命,如若再见,定当取你项上人头!”

        “逆贼,你胆敢杀……”沧州知府吴启还未说完,一道寒光划过,此地再添一座孤坟。

        岳风纵身上马,呼啸远去,哒哒声中,一声轻啸远远传来:

        “三十年来寻剑客,

        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

        直到如今更不疑。”

        ……

        现场诸人,面面相觑。

        张召重、海兰弼、白振等人联手竟也奈何不得岳风,若被乾隆知晓,定是龙颜大怒,他三人固然心焦,赵半山、常氏兄弟没得到岳风保证,同样惴惴不安。

        常赫志道:“三哥,那几句诗什么意思?”他跟常伯志都是泥腿子,武功不错,读书却不成,自是不知其中含义。

        赵半山原本正在思考,忽听常赫志这一问,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忽地拍了拍脑袋,畅快一笑。

        常氏兄弟大奇,问道:“三哥,有什么喜事?他可还没保证呢。”

        赵半山道:“心焦乱神,糊涂了,当真是糊涂了!五弟、六弟,我且问你,此事乃乾隆小儿大忌,如若被旁人知道了,他该当如何?”

        常赫志道:“自是杀人灭口,谁知道谁死!他杀老总舵主,囚禁四哥,还不正是因为这?”

        赵半山微笑道:“照啊,既然如此,平头老百姓知道,那又如何?此事只能是心照不宣,或许知道了,还有利于咱们的计划。并且我肯定,他不会说的……”

        “为什么?”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这解释却令两人更疑惑了,赵半山望着岳风消失的方向,忽然叹道:“世间居然有此英雄少年,不出十年,怕他那‘打遍无敌天下手’真能成为现实啊……”

  http://www.qingkanshu.cc/0_72/281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