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超神侵袭 > 第20章 论剑(上)

第20章 论剑(上)

        “师父,岳大哥醒啦!”听到师父的声音,仪琳高兴叫了一声,浑将先前师父的话给忘了。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仪琳你出来!”

        “哦。”仪琳应了一声,走出厢房,来到院子中。

        “登徒子,你还不赶紧给我滚出来!”紧跟着又是一声厉喝,显是极怒。

        岳风整了整衣衫,也从屋中走了出去,院子中已站了六七个尼姑,当先一人是个六十岁的老尼,身材身为高大,此人便是仪琳的师父,白云庵庵主定逸师太。

        江湖上素有“恒山三定”之说,依次是定静、定闲、定逸,定闲师太为恒山派掌门,行走江湖却多是由定逸师太作为表率,三定中也她性格最为刚烈。

        “晚辈见过师太。”岳风冲定逸摆了摆手。

        定逸师太目光不善,上下打量了岳风一番,冷冷哼道:“仪琳,便是这小子败了‘青城四杰’?”

        仪琳小鸡啄米般点头道:“是啊是啊,若不是岳大哥,徒儿还不知能不能见到师父呢,那四人口出不逊,岳大哥只用三招便将四人打去了,却不料又碰到‘万里独行’田……”

        不待仪琳说罢,定逸已冷喝打断:“哼,‘青城四杰’虽名不副实,却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这小子,手无缚鸡之力,此事多半另有隐情!”

        仪琳道:“不是的、不是的,师伯可以作证!”

        定逸道:“好了,此事不许多说,小子,既然你已好了,那便随我上见性峰去。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也不说究竟有什么事,转身便走,几个小尼姑也跟着师父去了。

        仪琳瞧了岳风一眼,有些惭愧的道:“岳大哥,让你受委屈了。”

        岳风笑道:“不算什么委屈,事情说明白就好,咱们也跟着上见性峰吧。”

        过不多久,一行人已来到见性峰主院,院落中,有两位老尼,分别是定闲和定静,恒山派的小尼姑们正在练剑,岳风进入院落,也不怎么避讳,仍将一套万花剑法练完。

        岳风瞧得仔细,待将一套万花剑法瞧完,已掌握了七八成。说来也怪,原本依他现代人的思维,学习招式功法,该十分困难才是,但自习得《自在心经》,整个人都起了变化,这套功法好似有着九阳真经的奇效,修炼过后,等闲招式只要瞧过一遍,便能学得七七八八,眼下这恒山剑法正是如此。

        他一边观摩,脑中一边演练,待完成一个小周天,便不由轻吐口气,心下暗赞。

        “岳少侠可是伤愈了?”

        岳风正思索时,定闲忽然开口问了一句,当即微微一笑道:“多谢师太挂怀,已然无碍。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定闲道:“岳少侠无需客气,若非你出手,田伯光那贼子恐怕已经得手。少侠如此武功,却不知出自哪位高人门下?跟我五岳同盟可有干系?”

        岳风笑道:“无门无派。”

        此言一出,定逸便不由冷哼道:“好一个无门无派,那你这一身武艺从何而来?难不成你这小子天赋卓绝,只瞧一遍,便能学会?!”

        岳风暗道,我倒想说我跟四大名捕学过,但你也不知道啊。师父,引者也,从根本上来说,我师父是老程头,但你也不知道啊。听定逸那么说,倒给自己找了个由头,不由点头认可道:“正是如此。”

        定逸柳眉倒竖,气的不轻:“你!”

        纵是定闲、定静两人,也是不由一愣,心下暗道:“你不愿说出师承,只需实话实说便可,谁又会逼你?何必如此张狂?!”才见面,这印象便落了下乘。

        那些小尼姑也跟着咋舌,有些年轻的俗家弟子更低声啐道:“也不怕闪了舌头!”“什么嘛,这世上哪有这种人?”“说不定人家真是呢,嘻嘻……”显然也是打趣的话。

        仪琳跟师姐师妹们站在一块,一张秀脸白里透红,听得师姐师妹们这般说,莫名恼怒心伤起来。

        定闲道:“既然岳少侠有难言之处,不提也罢。”紧接着,又将今日请岳风上山的目的说了,不外乎恒山派皆是女子,若留下男人,有些不妥,潜在意思自是逐客。

        这一点,岳风早已料到,即便重伤,他也被放置在山下,更别说一个大活人了,便拱手道:“师太所言在理,岳某这便告辞。”

        接下来,就该前往福州,搞定特殊道具——辟邪剑谱了。

        仪琳急道:“岳大哥,你伤才刚刚好,不如多留些日子,待伤完全好了,再下山不迟。”

        定闲也很满意岳风的态度,更觉岳风才醒便被赶出恒山有些不近人情,跟着道:“正是如此,岳少侠不如多留些时日。”

        岳风摆了摆手,笑道:“不碍事,我既然说好了,那便没什么事,旁人伤我不得。”

        定闲、定静两人不由眉头微皱,此子看似谦逊,实则骨子中狂妄自大之极,非君子之道,微微有些不喜。定逸更是再也忍不住,道:“好狂妄的小子,你适才说,不论什么招式,你只要瞧上一遍,便能立即学会?”

        岳风道:“非也。”

        定逸勃然大怒道:“好小子,你存心戏弄我是不是?”

        岳风道:“那是师太你说的,在下可没说过那样的话。”

        定逸被气得不轻,却又无可辩驳,气哼哼道:“那你总是承认了吧?”

        岳风点了点头。

        定逸道:“好,好,好!”显是心情大爽,连说了三个‘好’字,稍稍一顿,继续道,“适才我门人练剑,那套万花剑法,你已可瞧清楚了?”

        岳风再次点头,暗道,看来这定逸师太是存心考校自己了,不过倒是也不怕。

        定逸道:“敢问岳少侠,你可瞧出什么来了?”

        岳风稍稍有些迟疑,似是有些为难,旁人心下都在暗笑。五岳剑派中,甚至说当今之世,唯一正气凛然的,也只这一群尼姑,她们心地善良,也没别的意思,只觉岳风太过狂妄,杀杀他的威风也好。

        仪琳心有不忍,开口求情道:“师父,岳大哥重伤初愈,还没完全好呢。”

        定闲也暗想着,不论怎么说,岳风于恒山也算有恩,倒也不好叫他下不来台,做到这一步也就行了,也给岳风造了一个台阶下,但谁料定逸被气得不轻,仍是不肯罢休,继续道:“哼,怎么样?岳少侠可是说不来,需不需要再看一遍?”言语中的挤兑意味已经很浓了。

        [ps:感谢变翼恶魔的马甲2oo点币打赏,这个真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了,新年快乐啊。]

  http://www.qingkanshu.cc/0_72/28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