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22章 不戒
    岳风飘然下山,于身后议论以及自己给恒山派带来的影响,并未在意。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通过与仪琳的对决,至少让他知晓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武功定位,与此还体会到《自在心经》的妙用。

    虽不知老程究竟从何处取得此经,但毫无疑问,这是一门奇异之极的宝藏。

    最初他以为只是内功心法,但进入笑傲世界,上面记载的内功心法却起了变化,既有类似易晶晶洗髓之效,亦有九阳神功提成天赋之能,令岳风惊奇不已。

    正思索间,忽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喝道:“喂,你这病鬼不好好呆在山上,下来作甚?”

    岳风循声望去,一个极其肥胖,也极其高大的和尚出现,铁塔似的立在当地,至少有七尺高,长手长脚的,不用想也知道,此人该是仪琳的老爹不戒和尚。

    当今江湖有几个非常有趣的人物,推便是这不戒和尚以及桃谷六仙,简单来说,便是一根筋、夯货、二愣子,好听点儿则是天真懵懂、自然赤诚。

    如此有趣的人,岳风倒不介意交往下,只是担心相处久了,连带着将自己智商拉低,再用他丰富的经验打败自己,再者自己也不是无所事事,那便算了。

    “我身子已经痊愈了,自然就该下山去,这儿全是尼姑,我一个大男人呆在这儿做什么?”

    不戒哈哈一笑道:“这个可简单多了,尼姑配和尚,只要你成了和尚,留在这儿就没什么啦……”

    “但是我不想留在这儿,大师不要强人所能。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不戒闻言,眼睛一瞪,气哼哼道:“琳儿日思夜想,盼你康复,自然是要嫁给你啦,她既然要嫁给你,你只能做和尚。你这病鬼,我虽然不喜欢,但为着琳儿开心,也只有勉强同意啦。”

    昔年,不戒喜欢上哑婆婆,但哑婆婆是尼姑,他便是如此,觉得哑婆婆瞧不上自己是因为身份,索性连屠夫也不做该做和尚,现下摆明也是要给岳风剃度了。

    岳风苦笑不得,这个夯货,还真教人拿他没得办法,道:“今日下山,实因在下有要事处理,不论什么,等办完事再说。”

    不戒怒道:“什么今日来日的,休想敷衍我!”一对虎目上下打量起岳风,两颗眼珠滴溜溜一转,喝道,“好哇,你这病鬼,是不是有意中人了?快说,你又中意哪个美貌小尼姑了,我这就去宰了她,你便只能跟琳儿成亲啦。”他自己爱上了美貌尼姑,便道世间除了美貌尼姑之外,别无可爱之人。

    岳风吸了口凉气,还真是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他还知道不戒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敢这么做,至于让自己做和尚,别开玩笑了!摇了摇头,懒得再跟这夯货纠缠,纵身便走。

    “咦?有两下子,原来不是病鬼,很好,很好!咱爷俩来过过手!”

    话语方罢,只听嗖的一声,风声大作,呜呜呼啸,一只青色布鞋迅疾如电,往岳风后脑勺奔去。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岳风身形往左一侧,闪避过去,殊不料那布鞋呼的一下,徒然调转方向,再度冲向岳风。岳风冷喝一声,长剑出鞘,青幽幽的剑光蓦地一闪,不闪不避,直直刺向布鞋。只听轰的一声闷响,两道气劲相击,岳风身形站定,布鞋落在地上。

    岳风暗道:“这和尚武功之高,已在三定之上,不简单!”

    不戒喝道:“好功夫!哈哈,琳儿中意你这病鬼,不,是风儿,我原本还一千七八百个不愿意,但没想到风儿你武功已练至这般程度,太好啦,再来……”

    这一架打得实在好没来由,也不知不戒如何将武功练到这种程度,但走的是野路子,没有多少借鉴意义,岳风自是兴趣了了,不愿跟他多做纠缠,脑中暗想,该怎么甩掉这夯货呢?

    忽地灵光一闪,有了!

    岳风轻笑道:“不戒大师,你想不想知道你那貌美如花的尼姑媳妇,现今身在何处?”

    不戒一愣,下意识摇了摇头:“不知道。你知道?”

    岳风道:“既然是我提的,我自然知道。”

    原本以为不戒该欣喜若狂的,谁料他却是连连摇头:“我不信,和尚我找了十几年都没找到,你一个毛头小子又怎会知道?嘿嘿,这是你小子使的调虎离山之计吧?和尚我可不会上当!”

    说罢,便要扑闪而来。

    岳风道:“你找不到,那是你笨,我就不一样了。她的消息我可以告诉你,但现在我有事情需要处理,你切莫再拦着。”紧接着,便将哑婆婆的消息跟不戒说了。

    不戒起初不信,听岳风说得活灵活现,便不由信了,眼睛里都绽放出炽热的光芒,道:“那先放你下山,但下次可没这么好运了!”说罢,便纵身往见性峰奔去。

    “下次,恐怕你想拦都拦不住了……”

    岳风轻叹一声,不再迟疑,纵身掠下山,又购买三匹骏马,往福州赶去。

    ******

    匆匆便是数日,福建福州府西门大街,街道尽头便是福威镖局所在。

    一座酒楼。

    正午。

    “喂喂,听说了么,福威镖局可出大事儿了!”

    “当然听说了,昨儿个震镖头、许镖头、魏镖头莫名其妙死啦,据说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死状极怪!”

    “嘘,低声些,可别让旁人听到了!听说是少东家惹了祸!”

    “你听谁说的,准不准?”

    “你莫不是瞧不起我老王,告诉你,我家环儿在府上做丫鬟,这事儿错不了!我可还听说了,林总镖头拿出三万两,邀请江湖好手拔刀相助哩!哎,就是没人敢应啊……你们说说这都是什么世道?林老爷一家……算了,不说了,免得惹祸上身!”

    酒楼上,几位食客低声议论着。

    “哦,这么说,岳不群跟余沧海都已经动手了,日赶夜赶,到底还是晚来一步,算了,为免夜长梦多,还是先拿到辟邪剑谱,再救那一家子好了……”

    岳风低声沉吟一句,随手丢下十两银子,又问清楚林家老宅具体位置,便掠身赶去。

    紧接着,他便轻而易举的从老宅房顶上的瓦片取下了辟邪剑谱。

    实际上,不论是这里,亦或是福威镖局正宅,都处在青城派的监视之中,只是余沧海将目光锁定在林震南、林平之父子身上,这里便松懈许多,仅有的几人,岳风热情赠予了一张开往地狱的火车票——单程的。

    [ps:今天寄合同,忙了半天,求收藏推荐,一起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