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23章 一碗面
    但凡习武之人,遇到不世出之秘籍,第一时间便是翻阅修炼。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神雕世界,王重阳已是天下第一,得到《九阴真经》后也抵不住诱i惑,更不消说岳风了。

    是以,岳风得到辟邪剑谱后,便回到客栈,翻阅起来,说是剑谱,实际则是一件袈裟,开篇便是八个大字——“武林称雄,挥刀自宫”,直看得岳风牙齿酸疼,按下这股不适,继续往下。

    真要说起来,这辟邪剑法可谓是高手成的典范。

    岳不群练了,做掉了左冷禅,林平之练了,做掉了余沧海。要知道余沧海成名二十余载,已五十来岁,内功精湛,而林平之不过区区二十,如何能比?

    所谓“他山之玉,可以攻石”,细细将辟邪剑谱翻完,剑法一途,岳风的领悟再上一层楼。

    准确来说,这辟邪剑谱的奥义只在一个字——诡,他人不能之招,由生入死,再由死化生,变化无常。至于葵花宝典,更增三分狠辣,放在东方不败手中,便只一个“快”字,以常人所不及之快,断其生机。

    这一个“快”字,说来简单,但要做到却是千难万难,系出一脉,东方不败可用绣花针,但岳不群却只能用钢针,这便是内力上的区别。

    时间匆匆,不知不觉已来到傍晚。

    夜色微醺,此时整条西门大街已逐渐沉寂下来,至于福威镖局,更是如同瘟疫,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意味。

    但对一个饿了两天的乞丐来说,纵然危险,可为了吃上两个馒头,也只能铤而走险,而福威镖局名声极好,向来是福州府大户人家中的慈善代表。

    “老乞丐站住,再敢靠近,便宰了你!”福威镖局大宅前,两个中年镖师警惕打量着老乞丐,额头竟沁出几滴冷汗,倒好似他们在威胁老乞丐,而是老乞丐威胁他们。

    “两位大爷行行好,我已经饿了两天,就想吃一碗葱花面!”老乞丐哀求道。

    两个中年镖师齐齐拔出腰间佩刀,厉喝起来,老乞丐已然绝望,但外边的响动显然惊动了内宅,大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一个清秀少年走了出来。

    那少年衣服甚为奢华,显然这两人便是林震南、林平之父子。

    岳风嘴角一勾,纵身下楼,往福威镖局走去,他刻意放慢步伐,更施展身法,将身形隐没在夜色中,不教旁人察觉,倒想瞧瞧两人会怎样对待这个老乞丐。

    “葱花面,呵呵,平之,你命人去做吧。虽然我林家遭了难,但能帮则帮吧。”林震南声音中透着一股凄凉意味。

    他不能不凄凉。

    昔年,林远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创下福威镖局偌大基业,其后传承三代,到了他这里,已至巅峰,但平之莫名其妙杀了余沧海独子,惹下泼天的大祸,眼见福威镖局要灭于他手,便是他这一家三口,也要亡于青城派,不得已,他只好做两手准备,哪料平日他林家慈善传世,与武林豪杰修好,可即便悬下重金,仍无人肯出手相助,坑蒙拐骗之徒倒有七八人,只好今夜遣散镖师,只盼自己这一家三口混在镖师队伍中,平安度过此劫吧。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林震南吩咐下去,老乞丐连连道谢,林平之转身便要去准备。

    忽听一道声音传来:“我也饿了,既然要做,那就多做一些,放心,我饭量不大,也给我来一碗葱花面!”

    岳风出现。

    吸!

    众人心下一惊,心脏莫名颤动一下,只因先前谁也没注意到他,谁也不知他来了多久,又是怎么来的,瞧他脸上没半滴汗,倒似一直都在这里。

    林震南道:“在下林震南,还未请教少侠大名?”

    岳风道:“上‘岳’下‘风’,岳山的岳,风云的风。”

    林震南眉头微微一皱,暗自寻思岳风来历,想他走南闯北,阅历不可谓不少,见识也不可谓不小,但却从未听过岳风这一号人物,接着问道:“原来是岳少侠,久仰久仰,不知岳少侠是哪位高人门下?”

    岳风心下暗笑,这岳风二字你今日才第一次听到,也敢说久仰久仰,笑道:“无门无派,孤家寡人。林总镖头也不必多问,我今日来便只为那一碗葱花面。”

    林平之心绪不佳,不耐烦的道:“哪儿来的公子爷,你会缺一碗面?我瞧你是故意来找茬儿的!爹爹,别跟他多说,咱们进去吧!”

    岳风道:“山珍海味,我也吃过,但却不能跟你林家这一碗葱花面比,今日还非吃不可了。”说罢,抬脚便往大宅走去,两名镖师还未反应过来,他已闪了过去。

    “好小子!你跟青城派是一伙儿的,来寻我林家的晦气来啦!”

    林平之喝了一声,使出擒拿手,伸手便往岳风左肩抓去,林震南喝道:“不可!”已来不及,眼见便要抓住,林平之心下暗喜:“瞧你小子狂妄,却也不过如此,抓到你啦!”

    但就在下一刻,手上却抓了个空,岳风已与他错身而过。

    “这……”

    林平之皱了皱眉头,疑惑瞧着岳风。怎么也没想明白,这一抓明明是十拿九稳的,怎么就落了空?见岳风近在咫尺,心有不甘,闷喝一声,再度闪身而上,往岳风左肩抓去,眼见便要抓住,结果却仍如先前那般,落了个空。

    他根本瞧不出岳风步伐间的玄妙,怎么也不明白,为何岳风动作瞧上去那般缓慢,却如何能两次躲过。

    他脾气极倔,自是不肯就此罢手,一个闪身,跃至岳风身前,正面对上岳风,想要擒住,一抓之下,又给岳风不明不白错身而过,闷喝连连,连试七八次,次次落空。

    不由吸了口凉气。

    目瞪口呆。

    非但是林平之,纵是其他人,也已完全瞧得呆住,说不出话。

    林震南厉喝道:“平之,不许再胡闹,你先下去,命厨子下一锅面!”

    林平之只觉脑袋嗡嗡作响,悻悻应了一声,转身往厨房奔去,一边走,一边比划岳风的动作,却是怎么也弄不明白,口中兀自喃喃道:“没可能……这完全没可能的啊……”

    林震南将岳风迎至大堂,招待他坐下,轻叹道:“岳少侠武艺惊人,当真少有。哎,事到如今,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不知岳少侠来我福威镖局,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岳风微笑道:“我的目的,来时已经说了。”

    “嗯?”

    “只为一碗葱花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