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超神侵袭 > 第24章 话辟邪,说葵花(上)

第24章 话辟邪,说葵花(上)

        林震南脸色尴尬,岳风说得正经,没半分戏谑之意,但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又猜不透岳风想法,便直接道:“不瞒岳少侠,我福威镖局最近惹了一个大对头,家中不宁,请恕林某招待不周。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若岳少侠当真只为吃一碗葱花面,吃罢便自行离开吧。”

        岳风笑道:“我不喜欢欠账,尤其是情账。”

        林震南不解:“什么?”

        岳风道:“既然吃了你林家一碗面,自然要还你一碗。”

        林震南彻底愣住了,话说到这份儿上,他若是还不懂岳风的意思,那他这四十多年就完全活到了狗身上,而这时,林平之、林夫人也都赶至大堂,听到了岳风的话。

        三人齐齐一呆,随即苦涩笑了笑。

        岳风不过十七八岁,瞧着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纵然在林平之面前露了一手,惊诧旁人,但他毕竟太年轻,不说对方有余沧海这等高手,就是青城派众徒,亦非同小可。

        他孤身一人,如何能敌?这是一个不好笑,并且还会送命的笑话。

        岳风道:“哦,面已经下好了,多谢。”起身从林平之手中接过玉碗,也不理会三人,自顾自吃了起来,口中还不住称赞美味。

        林平之皱眉道:“别说大话,吃完赶紧走!别不明不白送了小命!!”

        林震南心下倒是升起一丝希望,问道:“岳少侠,敢问今夜只你一人,亦或你师尊、师兄们也来了?”他暗道,此子年纪虽轻,但一身武功,的确非同小可,他一人办不到,但若是他派中师兄弟若来了,那或许便有希望了。

        岳风摇头道:“早说了,我无门无派,又何来师尊之说?”

        林震南、林平之三人全都呆住,均暗想道,这人不是疯子,便是少年心性,年少轻狂。

        林平之喝道:“我明白了,你也是为那三万两银子来的吧?你武功很好,但也没好到天下第一,不要再装神弄鬼,吃了面赶紧走!”

        岳风摇头道:“适才我已跟你爹爹说了,我做这,不为别的,只为这一碗葱花面。”

        “你!”

        林平之瞪着岳风,早不耐烦了,若是打得过,早动手了,颇有些恼羞成怒道:“我都说了,别以为武功小成就如何,我武功不如你,是因为没将辟邪剑法练会……”

        岳风将碗放下,微笑打断道:“这门功夫,只要你爹爹妈妈在,你这辈子都练不会了。”

        被轻视,谁心底都不会好受,更不消说热血儿郎了。林平之气得脸颊微红,大喝道:“你这人好生无礼,仗着自己武功高强,便能小觑于我?!”

        岳风摇头道:“并非如此,我说你练不会,不是你没有天赋,而是你练的方法不对。”

        林平之一愣:“什么练的方法不对?”

        岳风目光忽地瞥了外边一眼,笑道:“也罢,时间尚早,便跟你多聊聊。你可知辟邪剑谱从何而来?”待他说至‘辟邪剑谱’四个字,外边忽然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林平之身体一顿,皱眉追问道:“你知道?”

        岳风冷笑一声:“余观主、岳掌门,既然想听,不妨现身一见,鬼鬼祟祟偷听算什么?!”右手探入怀中,随手一挥,数点寒芒划破星空,但听嗷嗷啊啊之声不断,随之传来噗通落地声。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一声爆喝传来:“龟儿子,竟敢下此毒手?!”

        只听嗖嗖数声,二十余人闪进内宅,还抬着三具尸体,这些人装扮甚为怪异,头上全缠了白布,一身青袍,斯文之极,却光着两条腿,脚下赤足,穿着无耳麻鞋。

        当先一人五十岁许,青色道袍,身材极为矮小,一米五左右,但气势不凡,俨然一派宗师风范,此人自然便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阴沉着脸,瞪着岳风。

        林震南啊的一声,他虽没见过余沧海,但余沧海名满天下,世人皆知其是个矮小道人,这等风范,不用想也知道,他便是青城派掌门了。

        余沧海正准备说话,岳风已摆手打断,朗声道:“岳掌门,既然你不肯现身,那我先将你宝贝女儿拿下!”说罢,双脚轻轻在地下一点,身形已如一缕浮云般闪掠而出,片刻过后,一个声音传来,“找到你俩啦,原来躲在这儿看戏呢。”

        “放手,你给本姑娘放手!”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传来。随即,嗖嗖两下,岳风一手一个,已将岳灵珊、劳德诺抓进大堂,飘然而立。

        余沧海心中骇然,暗道:“好俊的身法!岳风、岳风……江湖上可没这一号人物?这两个小鬼我都没觉,他是如何现的?这简直匪夷所思!”心下极为悔恨,若知今日,上次纵是跟恒山派结仇,也要趁这小子重伤将其斩杀了。

        这却是他想岔了,岳灵珊、劳德诺躲得极远,岳风内功再强,也捕捉不到两人方位,否则出手便定方位,又何必寻找?

        至于他为何确定岳不群一定在左近,笑傲中没明写,却是他自行推理出来的。岳不群早知劳德诺是左冷禅安插在华山派的奸细,辟邪剑谱如此重要,他又怎可能安心让他来寻找?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一声叹息远远传来,随后,一个青衫书生身形倏忽一闪,掠进大堂,只见他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

        “爹爹!”

        “师父!”

        岳灵珊、劳德诺同时叫了一声,既有惊喜,又有惊诧,显然都没料到岳不群会出现。

        林震南一家云里雾里,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书生居然是名声力压余沧海的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他怎么会出现这里?若是放在现代,这就相当于中i央常i委级人物。

        糊涂的仍然糊涂,明白的不点已透。

        岳不群现身后,余沧海脸色更阴沉了,冷笑一声:“岳掌门,多年不见,丰采如昔,可喜可贺啊!”岳不群绵里藏针的笑道:“余观主过奖,你也差不离,咱俩是彼此彼此,大哥切莫笑话二哥。”

        彼此的目的,两人均是心知肚明。

        余沧海冷冷哼了一声,岳不群微笑依旧,谁也不提。林震南身为东家,却不知内情,见着余沧海、岳不群也不知该不该打招呼。

        良久之后,林震南才反应过来,冲岳不群拱了拱手,道:“在下林震南,久仰岳掌门‘君子剑’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他没想岳不群为何会出现在福州府,想的却是,五岳剑派名动江湖,他声名武功俱佳,或可帮助自己一家跟青城派斡旋了,却不知自己实是与虎谋皮。

        岳不群微微一笑,寒暄过后,又将林平之误杀余沧海独子之事告知,可不待岳不群开口,余沧海已冷笑道:“林总镖头,余某若杀了你儿,你会不会因为旁人一句话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林震南脸颊一红,被激得说不下去了。

        岳风轻轻摇头,实在有些看不下去,道:“林平之,我问你,你因何与余观主独子起了冲突?”林平之便将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岳风一指岳灵珊、劳德诺,冷笑道:“你再仔细瞧瞧,他俩究竟是谁?!”

        “是你们!是你们假扮的!”林平之失声道,终于认出岳灵珊、劳德诺两人。

        “对不起。”岳灵珊低头惭愧的道,毕竟还是单纯。

        岳不群心中惊骇,这人是谁?竟一直暗中监视!大意了,满脸歉意的道:“不错,珊儿太过胡闹,以致惹下如此大祸,岳某正是为此而来的。”

        岳风冷笑道:“胡闹?那我倒要问问岳掌门,你这女儿跟徒弟不好好呆在华山,却偏偏来福州假扮成店家,为的是什么?难不成你华山派缺钱,想开几家客栈?”

        岳不群心中怒然,却神色不变的道:“这是我华山派家事,倒是不需向旁人说明。岳某倒要一问,岳少侠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岳某大胆猜测,岳少侠你当时应该也在,既然瞧见,却又为何不出手?若是岳少侠出手,这惨案未必会生吧?”

        岳风忽然笑了笑,颇觉乏味,道:“不愧是‘君子剑’,倒打一耙的功夫果然了得。岳掌门放心,那些龌蹉事,我并没有瞧见,但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的多。顺便告诉你跟余观主,我来福州府的目的跟你们一样,就是为了拿到辟邪剑谱!”

        众人呼吸一滞,而岳风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宛如一击炸雷,响彻众人脑海。

        “现在已经拿到了。”

        [ps:感谢北巷思画雨、第七刘邪两位同学的打赏,第七刘邪是老朋友换马甲,跟我倒是一配啊,另外,收藏推荐涨的好慢,再求下打赏,书评区、粉丝值都感觉有些难看,不必太多,随意。让我知道你们的名字,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

  http://www.qingkanshu.cc/0_72/281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