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25章 话辟邪,说葵花(下)
    刹那间,大堂陷入极致的寂静。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昔年林远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会遍天下英雄,名震江湖,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这辟邪剑法亦成为百年来名誉最著的剑法。说是当世第一剑法,也不为过。独孤九剑自是更胜一筹,但因风清扬低调做人,传唱度不高,反倒是知者了了,见者更少。

    旁人或是惊诧,或是羡慕,林震南、林平之一家却是陷入错愕状态,呆呆瞧着岳风,稍稍一顿,林平之便气得大叫道:“好哇,你果真是不安好心!”

    “不安好心?”岳风嗤笑一声,“其人无罪,怀璧有罪,你当青城派倾巢出动,当真是因你杀了余观主的儿子?”

    林平之呆住,林震南也没好到哪儿去,两人均是脑袋嗡嗡炸响。

    余沧海冷冷道:“黄毛小儿,休得胡言!”

    岳风微笑道:“余观主你不必跳出来,就算你真为辟邪剑谱而来,也没什么。就算没这个借口,你还有旁的由头可说,譬如昔年有着‘三峡以西,剑法第一’的长青子挑战林远图,连续挑战九九八十一此,次次失败,回到松风观,只活到三十六岁便郁郁而终,而你则要将辟邪剑谱带回去在长青子坟前焚烧……这个借口怎么样?”

    听岳风如此编排师祖,余沧海着实气得不轻,咬牙道:“龟儿子,你欺人太甚!”拂袖一挥,寒芒一闪,一枚青锋钉射向岳风面门,端的是迅捷如电,眨眼便至。

    现场诸人,除岳不群外,一颗心皆悬起,均不由暗想:若是自己,定然闪避不及。

    岳风也没闪避,他拂袖轻描淡写的一挥,那枚青锋钉便被收入了袖袍之中。

    众人吸了吸气,均是惊骇不已,要知余沧海成名数十载,而岳风尚不满二十,他怎能轻而易举便接下余沧海的暗器?!

    这少年当真了得!

    最震惊的,莫过于余沧海,他曾与岳风交过手,那时只觉他内功怪异,也不怎样,怎才短短月余不见,进步如此之大,竟至如此程度!

    岳风道:“余观主莫急,待会儿咱们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还准备向你讨个公道呢。时间尚早,不妨先聊聊天,譬如说这辟邪剑谱,你费尽心机想得到这门剑法,但是相信我,若是余观主你真拿到这剑谱,未必便有勇气练。”

    余沧海冷哼一声,显是不信。

    岳风轻笑道:“不信便不信吧,林总镖头,这辟邪剑谱传自林远图,那你可知这剑谱的来历?”

    林震南迟疑的摇了摇头。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岳风道:“这辟邪剑谱又不是孙猴子,不能打石头里蹦出来,追本溯源,实际上,这辟邪剑谱还有个老母,名字叫葵花宝典,正是东方不败所练武功。”

    哗!

    众人听闻‘东方不败’四个字,脸色大变,闻虎色变亦不过如此。反倒是林平之对江湖事不甚了解,下意识反驳道:“胡说八道!我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怎会与葵花宝典有关联?”

    岳风道:“那我问你,林远图这辟邪剑谱从何而来,难不成是他自创的?他还没这么大的本事吧?”

    林平之张了张嘴,却反驳不出。

    岳风继续道:“要说这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实际上是葵花宝典的残篇所得。而这葵花宝典乃是前朝某位宦官所创,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被莆田少林寺方丈红叶禅师所得,然则事机不密,终教旁人知晓,有两个聪明人借着拜访的名义,趁红叶禅师不备,偷阅了宝典。”

    说着话,岳风瞧了岳不群、岳灵珊一眼,淡淡道:“这亦是华山派气剑争端的开始!”

    “什么?!”岳不群脸色不善,岳灵珊则瞪大眼睛,失声叫了出来,随即捂住了嘴巴,叱道,“你……你胡说什么!你要说辟邪剑谱就说辟邪剑谱,为何要扯上我华山派!”

    岳风道:“当然跟你华山派有关,只因那两个聪明人,一个叫岳肃,一个叫蔡子峰!”

    “啊!”岳灵珊张大了嘴巴。

    岳风不理她,继续道:“两人趁红叶禅师不注意,潜入到红叶禅师的居室,然则时间紧迫,两人便分工合作,一人读上半部,一人读下半部,结果回到华山,两相印证,却是牛头不对马嘴,彼此都觉是对方记错了,至此产生剑气之争,岳肃便是气宗祖师,而蔡子峰则是剑宗祖师!”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曾想今夜无意之中,居然知道了华山派剑气之争的由来。

    林平之皱眉道:“你说这些,跟我林家辟邪剑法有何关系?”

    岳风道:“自是有极大关系,岳肃、蔡子峰不偷葵花宝典,便是担心红叶禅师察觉,这才强记。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此事终究让红叶禅师知晓,他便派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前往华山,欲讨回葵花宝典。岳肃、蔡子峰以为那僧人早已阅读过葵花宝典,便将自己所记功法,说与他听。”

    稍稍一顿,继续道:“那僧人机智绝顶,不动声色,一边随口加以解释,一边却暗中默记宝典武学。僧人下山之后,并未归寺,而是在一个山洞中以葵花宝典为基础,创出了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而后又给红叶禅师寄了一封信,说是自己尘缘未尽,想要还俗。从此以后,江湖上便多了一位横扫黑白两道的绝世高手!”

    林平之缓缓的道:“那僧人便是我林家先祖远图公!”

    岳风点了点头,他已不需要再说什么,所有人都已明白,而且所有人心下同样震惊不已,嗔目结舌的看着岳风。

    这些都已是百余年前的旧事,本该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怎会被岳风说得活灵活现,好似亲眼所见一般,此事实是匪夷所思,教人难以理解。

    能知道这些事,足以证明此人该是武林中传承百年的世家子弟,但不论是五岳剑派,亦或是少林、武当、峨眉、名门望族,哪有此人留下的任何痕迹?

    众人望向岳风,均产生一种讳莫如深之感。

    [ps:可否求些收藏,再求几张推荐票!慢慢来,后边的故事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