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28章 两大剑术
    令狐冲漆黑眼眸转了转,笑道:“岳兄,武功一道在下不成,但若是别的方面,岳兄未必便能胜,不,应该是稳输不赢的,就是不知岳兄敢不敢比了,嘿嘿……”

    很拙劣下等的激将法,但混江湖的,混的不正是一张脸面嘛,令狐冲援救仪琳,跟田伯光玩的就是这手,但很可惜,岳风不是田伯光,更不是正统的江湖人。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他瞧令狐冲眼珠乱转,便知他心里的谋算,又岂会让他得逞?摇了摇头,也不废话,闪身便向思过崖掠去。

    令狐冲一愣,完全没料到岳风竟根本不理不睬,这可大大出乎他的所料,正要强行将岳风拦下,使出擒拿手,抓向岳风左肩,但岳风好似早已料到,拂袖轻轻一挥,一股巨力便涌了过来。

    令狐冲只觉气血上涌,身子不由自主倒退,撞在石壁上,闷声喝彩道:“好俊的功夫!”

    岳风却仍不搭理,令狐冲这下便没任何办法,只得挠了挠头,紧跟而上,嘿嘿笑道:“我早说了,岳兄武功非凡,我不是对手,这也不必试的,但岳兄胆子怎这般小,我可连比什么都没说,就逃了,这可不是正人君子……”

    “我是小人。”

    令狐冲满脸黑线,这人可真是,世上还有人自称是小人的?又嘿嘿笑道:“好,岳兄也是坦率,但这么做,可不是大丈夫所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我是小人。”

    “……”

    其后令狐冲不论如何激将,岳风便以“我是小人”作答,到最后令狐冲自觉无味,也不再问,只盼跟着岳风上山,瞧他究竟有何目的,但岳风内力之强,远非令狐冲能比。

    待他赶至思过崖,岳风已早到半盏茶时间,他瞧岳风正瞧着石壁处“风清扬”三字,心下暗惊,这三字笔力遒劲,显然是以长剑勾刻,着实了得,难不成是我华山派某位前辈?

    当即追问道:“岳兄,这‘风清扬’是何人?可是我华山派前辈?你来此可是为了凭吊……”

    岳风轻笑打断道:“此人确是你华山派高人,说他是当世第一,也不为过,纵是对上东方不败,胜负也是半半之数。”

    令狐冲吃了一惊:“怎么可能?”当世第一?能跟东方不败一较高下?这也太恐怖了吧?却为何江湖上从无此人传言?嘴角一撇,暗暗有些不信。

    岳风瞧了一眼令狐冲,笑道:“怎么不可能?不是你不知道,没听过,便不代表不存在。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昔年,林远图凭借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便能称雄武林,但若真论当世剑术第一,却还是要数这位风清扬风前辈。”

    令狐冲心下震撼,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名震当世,但现在却忽然从岳风口中听说,有华山派前辈竟掌握了更高明的剑术,惊诧震撼的同时,又令他深感骄傲,血脉贲张。当即追问道:“岳兄,不知这是一门什么剑术?”

    岳风道:“你也不必如此,要真说起来,这并不是你华山派的剑法。”

    说着话,他随意在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坐下,道:“要说当世武功,虽然大多数都是半成品,但数目众多,也有奇功四个外加半奇功三个,简单来说,便是四奇三个半。这七门功夫中,有两大剑术,辟邪剑谱便是那三个半奇功之一,而这位风老先生所使,便是四大奇功之一的独孤九剑!”

    令狐冲道:“独孤九剑?”他苦思苦想,最终现这门剑法,自己竟是闻所未闻。

    岳风道:“辟邪剑法便不说了,单说这独孤九剑吧,这套剑法乃是北宋末年一位绝顶高手所创,其姓独孤,名求败,号称‘剑魔’!这位独孤前辈将自己一生境界分为利剑级、软剑级、重剑级、木剑级、无剑级。四十岁后,独孤前辈弃剑不用,臻至无剑境,横行天下,败尽天下英雄,欲求一败而不得,最后只得与一只大雕为伍。此人活着的时候,已成神话,死去之后,亦有传人延续他的精彩……”

    令狐冲原本听得入神,听完却只觉脑袋‘砰’的一下炸开,心下既是惊诧,又是震撼,既惊讶于岳风何以如此清楚这些旧事,又震撼独孤求败的然实力。

    败尽天下英雄,欲求一败而不得……这是何等高深境界?

    砰!砰!砰!

    他的心跳不觉加快,不由感慨道:“前辈风采,令人慨然,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顿了顿又追问道,“不知独孤前辈的传人是谁?风老前辈又是从何处学得这门剑术?”

    岳风并不感觉惊讶,令狐冲性子跳脱,不拘泥固化,他要不追问,那才是奇怪之极,道:“昔年老一代武林高人中,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号称中原五绝!而独孤前辈的传人,则是神雕大侠杨过,实际上,神雕侠杨过只能算独孤前辈的半个传人,他最厉害的武功,并非独孤九剑,却是自创的黯然销魂掌。至于风老先生从何处学得,我是不知道的,只能问他本人了。”

    令狐冲一愣,又喜道:“岳兄是说,这位风老前辈并未辞世?”

    岳风道:“当然没有。”

    令狐冲道:“不知这位前辈跟我华山派有何关系?”

    岳风嘿嘿一笑,道:“有何关系?真要说起来,他算是你师父岳不群的师叔!”

    令狐冲“啊”的叫了一声,同时心头有无数疑问:这位风老前辈既如此了得,又是师父的长辈,何以师父从未提过?不单单是师父,便是师娘也是如此,这又是什么缘故?

    他隐隐觉得不安,岳风继续道:“二十年前,你华山派有气剑之争,派内分为气、剑二宗,气宗认定该先练气,剑宗却以剑为主,气为辅,后来气剑二宗矛盾越来越大,大到不能调和的程度,两宗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便在这华山之巅生了一场大内斗,师兄、师弟、师伯、师叔,你杀我,我杀你,气宗最终获胜,从此成为华山派正统,而剑宗传人则是死得死,逃得逃,绝大多数都归隐山林,不问江湖之事。这位风老先生,则是剑宗传人,嘿嘿……你若是掌门,会给门下弟子说他的好,说剑宗的好么?”

    令狐冲脸色又青又红,大叫道:“你胡说八道!若风老前辈当真如此了得,气宗又如何能敌得过剑宗?”

    岳风道:“不错,还算没失去理智,若剑宗有风老先生,自能稳赢,但若他给人骗到江南娶亲,而自己所谓的妻子,不过是青楼的妓i女,待他赶回华山,却现大局已定,你若是他,该当如何?难不成一把剑将华山派上下杀得干干净净?”

    “你、你……你胡说八道!”

    令狐冲拔剑怒指岳风,怎也不愿再听他如此编排祖师,心下却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全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