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32章 邪魔妖道群聚首(下)
    岳风挟着曲非烟,奔走如风,半个时辰以后,天便暗了下来,而岳风也已经来到仪琳被劫持的地点,这倒跟原著没有区别,依旧是群玉院,衡山城中最大的一座妓i院。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这田伯光的爱好,倒是始终如一,除恶务尽,初见便该一剑杀了此人,只因在书剑世界受了重伤,未能如愿。

    才进群玉院内,便闻到一股醇厚的酒气,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香味,忽听一个调笑的声音道:“小尼姑,你生得真好看,上次瞧着没得手,现在你可跑不掉啦……”

    “你……你别过来!岳大哥会杀了你的!”

    “岳大哥?江湖传言他学了辟邪剑谱,但多半是道听途说,武林高手有那么容易练成的?嘿嘿,我可还听说,要练那辟邪剑谱,需先割掉男人的小兄弟,你就算中意他,他也没办法要你啦,哈哈哈……”

    “什么男人的小兄弟?”

    房间内陷入死寂,随即爆出好一阵哄笑声,除了田伯光,尚有六七个女人的声音:“田大爷,这位小师父可真天真的紧!”又有声音道,“嘻嘻,田大爷,这位小师父既然想知道,您就告诉他么,小师父,我可跟你说啦,对咱们女人来说,世间最快乐的,可就是男人的小兄弟了……”

    曲非烟脸色铁青,冷冷道:“一群贱人!喂,你等等我啊!”却说岳风将她放下,施展身法,一个掠身,掌随身处,掌气迸,房间窗户被打开。∮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下一刻,岳风已闪进屋内。

    桌子旁,田伯光和六个粉黛极厚的女子坐在一起,仪琳倒在一旁,脸上灰灰的,怯生生瞧着田伯光,见着岳风,眼露狂喜,叫道:“岳大哥,你终于来啦!”

    两只大眼睛,立时聚满了泪花,有欣喜,亦有委屈。

    田伯光正举杯往嘴里送,见之亦是一愣。

    岳风一言不,衣袖一挥,直接在田伯光对面坐下,就那么直愣愣瞧着田伯光,眸中闪着寒光。

    两人谁也不说话,田伯光身旁女人干咳两声:“田大爷,这少年郎可是你朋友?”田伯光嘿嘿冷笑两声:“这可不是你田大爷的朋友,想活命的赶紧滚!”

    女人一哄而散。

    岳风拉起仪琳,伸指在她身上一点,解开她的穴道,道:“放心,我虽然不介意杀女人,但决不杀无辜之人!”

    田伯光砰的一拍桌子,叫道:“好!就凭这句话,田某敬你是条汉子!今日不论你我谁输谁赢,田某都要敬你一碗酒!”拿出一个大碗,往里面倒满酒。

    岳风嘴角露出一丝讥诮,冷冷的道:“我是何人,不必你来说,看样子,你也自认是一条汉子?”

    田伯光坦然道:“田某绰号‘万里独行’,所做恶事不少,但向来一是一,二是二,从不失信于人,自然称得上。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岳风冷笑道:“嘿嘿,好英雄,好汉子……区区一介淫i贼,也配?!若你也称得上‘英雄好汉’四字,那些被你坏了名节的小姐算什么?蠢货!”

    事实是,令狐冲性格固然潇洒,但他受的那些苦,实在是咎由自取,田伯光就不说了,天王老子向问天当着他的面杀人夺马,他还与之相交,便为人不齿。

    田伯光脸色铁青,啪的一拍桌子,叫道:“岳风,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你莫要欺人太甚!”

    岳风眯了眯眼,冷冷的道:“全都给我滚出来吧!”拂袖忽然一摆,卷起桌子几个酒杯,那些酒杯立时化作暗器,破空而出,呼呼数声,随即又传来数道哀嚎。

    “好小子!既然人家盛情相邀,兄弟们便全都出来吧!”一个狠厉的声音咬牙道。

    “嘿嘿,嘿嘿……”

    “那就出来让这小子瞧瞧!”

    咔嚓砰砰数声,随后是轰隆巨响,木制半边墙顷刻之间便被拆去,数十人冲了进来,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和尚也有道士,身上穿的也各不同。

    最显眼的,则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子,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

    这女人肌肤微黄,双眼极大,黑如点漆,腰中一根彩色腰带,还别了一根玉箫,双脚赤足。

    岳风道:“五毒教教主蓝凤凰?”

    女人脸上闪过一道惊奇,随即一收,娇笑道:“原来岳公子认识人家,那便好说话啦。”她身侧魁梧汉子皱着眉头,喝道:“那有什么好不好说话,咱们日月神教要办的事,这小子还能拒绝不成?”

    岳风淡淡的道:“日月神教?恐怕不是吧,我瞧诸位生有反骨,效忠的恐怕不是日月神教,而是某个人吧?”

    蓝凤凰等人闻言,心中均是一寒,这人是谁,怎能知晓他们最机密之事?得到辟邪剑谱之后,势必要除掉此人!蓝凤凰冷声道:“你废话太多了些!”

    这些人有“黄河老祖”祖千秋、老头子,也有“夜猫子”计无施,甚至连漠北双雄也在其中,这白黑二熊,白熊身材高大,肤色白净,黑熊是个肤色黝黑的和尚,共通点是两人均嗜吃人肉。

    这么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三教九流,均是任盈盈下属,此番前来,正是瞧上了岳风的辟邪剑谱。

    岳风笑了笑,淡淡的道:“我这人废话一向很多,可能只因为不论什么,我总知道一点,旁人都知道的,我又多知道那么一点。”

    蓝凤凰道:“通常知道太多的人,是活不长的!”

    岳风道:“这个却不必你来担心了,不妨多担心担心自己,譬如不久之后,就有很多名门正派的人赶到,那时你们若是想走,恐怕不太容易。”

    蓝凤凰咯咯笑道:“臭男人,你终究还是怕啦,想用五岳剑派来威胁人,好笑啊好笑……”又有人道:“嘿嘿,大爷自然知道那些人都在衡山城,若是怕便不来了!”他们均觉岳风是见自己人多势众,心生怯意。

    岳风点头道:“看来你们是早有准备,倒是我多嘴了。”

    便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仪琳!你在哪里?出来!”正是仪琳师父定逸师太的声音。

    而后是一阵喧嚣叫嚷声,破口大骂声随之传来,却是五岳剑派、少林、武当、丐帮等各大名门正派的人赶来了。

    当然,这些人在岳风眼中,跟蓝凤凰这群人差不多,也是邪魔外道,这就是一个绝对黑暗的世界,但凡是好人,全都不得好死。

    岳风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外边的变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妖魔邪道群聚,这下有好戏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