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34章 四奇三个半(一)
    现场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田伯光临死之时的一句话,犹如一个种子深深植入众人心中:辟邪剑法,难道这便是辟邪剑法么?果真了不起!

    实际上,根本不必田伯光说,他们心底已经认定了这一点。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此事也不难理解,近几年来,试问有谁听过岳风的名字?最近一次,也是三个月前,不过那时他连青城四秀都搞不定,现在别说是青城四秀,就是余沧海都给别人杀了。

    除了辟邪剑法,还能是什么?

    当然,整件事唯一的疑点恐怕只是,传说中辟邪剑法深奥难懂,等闲人修炼不得,不然林震南、林平之早成武林高手了,又哪里轮得到岳风?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林家这父子俩是脓包,岳风则是天赋不凡,数月便将辟邪剑法参透。

    安静的气氛中,方证大师轻轻叹息一声,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岳施主,田施主纵有万般不是,这下场却也太过凄惨,岳施主出手重了些……”

    岳风哦了一声,问道:“可是少林寺方丈方证大师?”

    方证道:“老衲正是。”

    岳风淡淡道:“大师怜悯此人,却不知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他坏了名节的,那些可都是好姑娘,有的自杀,有的被退亲,你为他说情,可又有谁为那些可怜人说情?”

    方证微微摇头,道:“那也有其他解决办法。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岳风道:“比如呢?”

    方证道:“纵是岳施主不动手,老衲也必将田施主带回少林,吃斋二十载,每日虔诚为那些被他祸害的小姐焚香念经,直至赎了一身罪孽,方可放其下山。”

    此言一出,不仅蓝凤凰等人面露不屑,便是左冷禅、岳不群、定逸等人,亦均觉方证太过迂腐。

    岳风笑道:“那妙的很呐,祸害那么无辜的小姐还能不死,方证大师,我决定从今日开始,一日祸害十个女子,三年以后,我到少林虔诚拜佛念经,大师觉得这笔生意如何?”

    “这……”方证面色一滞,被驳得无可话说。

    方证身旁一个面色阴冷的高大男子冷峻的道:“方证大师慈悲为怀,又岂是你这奸邪之辈能理解的!”

    岳风望向那高大男子,笑着道:“这位可是五岳剑派左冷禅左盟主?”

    左冷禅哼了一声,冷冷的道:“正是。”显然是没将岳风放在眼里。

    事实也正是如此,不论是从江湖地位,亦或是武学修为上来看,岳风只能算左冷禅的后辈,而中国,不论是庙堂之高,亦或是江湖之远,最是看重资历,也便是排资论辈。Ω请看Ω书WwΩW∫.∮QingKanShu.cC

    在左冷禅眼中,岳风给他提鞋都不配。

    岳风脸色突变,冷笑的道:“我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对某些人,更是软硬不吃,你左盟主势大业大,气焰也大,往日只是听说,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左冷禅左侧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怒喝道:“狂徒胆敢放肆!”

    这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正是嵩山十三太保中的三太保“大嵩阳手”费彬,一套大嵩阳手练得炉火纯青,成名二十余载。

    费彬喝了一声,身形往前一纵,使出一招“揽月分刺”,左掌为阴,右掌为阳,双掌朝着岳风面门击去,中途分向两边。

    岳风冷笑一声:“这是衡山,不是嵩山,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啪的一下,猛地在桌面上一拍,酒水飞出,岳风将酒水纳入袖中,拂袖一挥,那些酒水水箭般射向费彬,宛如炮弹一般。费彬只能收掌,拍下那些酒滴,但酒水太密,终究未能完全避开。只听咻咻数声,费彬髻被击散,头立时散开。

    岳风手中青剑倏忽一闪,往前一递,半空中却忽地提,剑招说不出的怪异,眨眼已近在咫尺。

    费彬只见眼前一花,心中剧骇,脑中便只剩下一个念头:“辟邪剑法,我命休矣!”

    与此同时,方证、冲虚、定逸等人喝叫道:“不可!”“手下留情!”“岳施主切勿冲动!”

    左冷禅冷喝一声:“费师弟小心!”

    呼的一下,已自岳风左侧攻来,掌法大开大合,气势雄浑,正是大嵩阳掌!他深怕岳风伤了费彬,是以上来便下狠手,呼呼连拍三掌,打得是围魏救赵的主意。

    岳风讥诮的笑道:“一个不成,便来两个,这便是你嵩山派的规矩?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当年你左冷禅与日月神教前教主任我行交手,本已必败,若非你这费彬费师弟和丁勉丁师弟出手,你这条命或许……嘿嘿,这也算你嵩山派的老传统了吧?”

    说话间,岳风手中青剑忽地一折,剑面啪的一下,狠狠打在费彬左脸。费彬整个人倒向一旁,脸颊青紫一片,肿了起来。青剑则唰的一下,穿过左冷禅一对肉掌,顺势往左冷禅咽喉刺去。

    左冷禅只觉脑袋‘轰’的一下炸开,身形一纵,掌气阻了青剑一瞬,本身则掠向费彬,在他肩膀一提,两人便退回原位,这才青着脸冷喝道:“胡说八道!”

    原来十余年前,左冷禅曾与任我行剧斗,那时任我行不用吸星大法,已胜左冷禅半筹,可就在要制住左冷禅时,体内异种真气爆,心口奇痛,内力几乎难以使用。便在此时,丁勉、费彬闪了出来,两人均自知自己的武功之中具有极大弱点,左冷禅这才苦练寒冰真气,便是为了克制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岳风不提任我行吸星大法的弊端,单提此事,自是要戏耍一番。

    左冷禅微眯着眼,心下委实是惊诧万般。

    此事隐秘之极,除寥寥几人外,何人知晓?方证、冲虚等人只知两人比武,并不知其中内情,又决计不会是自己两位师弟,答案呼之欲出……任我行!

    同时又有些难堪,只觉身上一块遮羞布被掀开,一世英名便要付诸流水,原本为了辟邪剑谱便要留下岳风,现下更是坚定。

    岳风淡淡的道:“哦,那需不需要在下将任我行找来,与左盟主当面对质啊?”

    左冷禅冷冷的道:“任前教主十余年不出江湖,你倒是知道,左某倒想问问,你跟任前教主究竟是什么关系?!你这性情倒有七分任前教主的风采,怕不是任前教主什么侄子,就是什么外甥吧?”

    旁人最初听得一头雾水,渐渐却也摸出些头绪,听左冷禅岔开话题,便知左冷禅、任我行的确曾经相斗过,现下倒是跟左冷禅一样,怀疑岳风跟任我行的关系了。

    岳风冷笑道:“任我行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扯上关系?很多事我知道,你不知道,除了证明你目光短,见识浅,再也不能证明别的!”

    左冷禅眯了眯眼,不再说话。

    现场诸人听岳风言语之间,对任我行毫无尊重,倒是不信两人有什么关联,但与此同时,对岳风的身份却也更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