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39章 天王老子
    笑傲原剧情中,刘正风、曲洋琴瑟相交,欲同归隐,这才要金盆洗手,却不料左冷禅为使五岳剑派统一,灭了刘正风一家满门,莫大独木难支,衡山派在五岳剑派中,便再无话语权。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岳风的横空插手,左冷禅不敢放肆,只得率领门下弟子,灰溜溜回到嵩山。

    那一夜,并非简简单单的不阻拦,其中的交易还包括左冷禅不准将刘正风、曲洋音律相交之事说出。

    原本以左冷禅的性子,自不可能轻易答应,只是刘正风接受了朝廷的委派,大局已定,他想做什么也没办法了。当然,岳风并不信任左冷禅,他一直待到金盆洗手大会结束,这才离开。

    说是离开,却并未真的离开,只因还有一些后续事宜没有解决,两人想归隐,不单单是左冷禅找茬,日月神教也不会答应,两人恐怕还会有些麻烦。

    果不其然,五岳剑派、少林、武当离开衡山城后,日月神教的袭击,不期而至!

    真要说起来,当世日月神教势力虽大,但那指的是规模、人数上,真叫得出来的高手,并不多。这也反相说明一件事:武功再高,也怕手枪,组织再严,也干不过军队!

    短短三日内,岳风已经料理了两拨魔教教徒,杀了不下百人!

    先得罪名门正派,现下又跟日月神教交恶,算是不黑不白,黑白两道都容不下了。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而魔教意识到岳风的存在,也终于暂时放弃对曲洋的追杀,改为追杀另一个叛徒。

    “天王老子”向问天!

    这一切,岳风是乐见其成的,就是不知道原本有令狐冲相助才能脱困,现下又有谁能助他,当然都是一些小事情,跟他又没关系,没放在心上。

    现在放在他心上的,是独孤九剑!

    武功臻至化境,飞花摘叶,皆可杀人,而剑术、招式,练至巅峰,便是“无招胜有招”,代表人物如“魔师”庞斑,拳法通天,也没有什么招式,但却是一拳出,万人灭,称之为6地神仙,亦不为过。

    道理谁都会说,但想要做到,却是千难万难。

    古往今来,聪明机智之辈,不知凡几,但成传说的,满打满算也不过十来人,还是无数武侠位面叠加在一起,这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天赋、机遇、毅力,三者缺一不可。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岳风才要拿到独孤九剑,这等半神级剑术,自己瞧过之后,一定会有不小的收获。

    这日正午,岳风、曲非烟从一艘龙雕大船上下来,码头上挤挤攘攘,甚为喧闹。

    曲非烟笑道:“岳哥哥,这可是华山派归去必经之地,你连赶三日,想做什么?不会是瞧岳掌门的女儿生得好看,想要采花吧?”

    岳风敲了她脑袋一下,道:“明知故问,别再开这种玩笑了!”

    曲非烟红唇微微嘟起,皱着好看的眉,道:“都跟你说好多次啦,人家不是小孩子,不准再随便敲人家的头啦!”

    “知道了。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岳风改敲为揉,将曲非烟头揉得一团糟,曲非烟小脸气得绯红,哼哼瞪着岳风,岳风却根本没瞧在眼中,只得跺了跺脚,嘟嘴自个生闷气,良久才道:“岳哥哥,你是要独孤九剑还是紫霞秘籍?”

    “选独孤九剑,其次紫霞秘籍,不过后者是半成品,我有更好的选择,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没什么。”

    “岳哥哥,你武功已然无敌,又何必做这等事?”

    不论怎么说,夺人秘籍这种事传出去都不大好听,是以即便左冷禅、岳不群、余沧海谋划辟邪剑谱,也总得找个由头,哪像岳风大摇大摆的干。

    “有钱的人,会嫌自己赚的钱少么?”

    岳风笑了笑,正准备说自己离无敌二字还远的很,忽听一声嗤笑传来:“年少成名,便小觑天下英雄,无敌天下?嘿嘿,恐怕你这岳哥哥还不够资格啊……”

    客栈西侧,坐着一个老者,说这话的正是他。

    只见他容貌清癯,颏下疏疏朗朗一丛花白长须,垂在胸前,背上负着一个包袱,腰间别着一把弯刀,手持酒杯,本举目望向大河,此刻却转过头,盯着岳风、曲非烟。

    曲非烟一见此人,脸色一变,声音中有些恐惧道:“你……你也是来找我爷爷的麻烦的么?”

    老者嘿嘿冷笑道:“曲洋身为神教长老,深受任教主信任,恩重有加,但任教主被奸人迫害,至今下落不明,他却袖手旁观,你说我该不该找他麻烦?”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日月神教光明左使,有着“天王老子”绰号的向问天。

    他说话之际,一个清脆如黄莺的声音传了上来,声音说不出的娇媚,未见其人,便知女子风韵,紧接着是一群呼喝声,不是旁人,正是蓝凤凰、黄河老祖一群人。

    一群人上了客栈,蓝凤凰冲岳风拱了拱手,娇笑道:“岳公子,咱们又见面啦,上次冲突了你,还盼你勿要见怪!”

    岳风微微一笑,道:“不怪。也请你们不要见怪。”

    向问天一愣,江湖传言此人油盐不进,但说话怎如何和气,这可大出所料。蓝凤凰本是苗疆女子,听不懂中原人士言语下的意思,此时欢喜道:“不见怪、不见怪,上次也不能怪你啦。”

    岳风摇了摇头,道:“我说的不见怪,不是因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生的事,而是接下来要生的事。”

    蓝凤凰道:“接下来要生什么事?”

    向问天、黄河老祖、计无施等人脸色一变,惊诧看着岳风,均暗叹道:“这疯子!”

    果不其然,岳风跟着道,“你们要找曲洋、刘正风的麻烦,又惹我不快,接下来,自然要杀了你们!向左使,任教主现今不正好好在西湖牢底颐养千年,你又何必来跟我打哑谜?!”

    向问天心中一震,暗叹道:“此事机密之极,自己也查了十几年才有线索,这人却又从哪里知道的?道上朋友传他,不论江湖大小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看来并非虚言啊!”面上却哈哈大笑道:“好,岳少侠快人快语,不愧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向某此次前来,实是有事相求,还盼……”

    先前他提曲洋,不过是个由头,根本还是放在岳风身上,暗想只要任我行有岳风想助,岂非是如虎添翼?

    不料,还未说出自己的谋划,岳风已淡淡打断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向左使还是免开尊口的好。”

    向问天面色一变,哈哈大笑三声,随即咬着牙道:“岳少侠,你知不知道,现今名门正派、日月神教皆出动人马,名义上虽是各自为战,实际已暗中联手,一定要将你剿杀!”

    岳风嗤笑道:“名门正派?恐怕只有嵩山一派吧?不过是土鸡瓦狗之辈,倒是不必向左使来担心。”

    向问天又是惊诧,又是无奈的看着岳风,喝道:“好,好,好!天下竟有如此狂妄之辈,向某便来试试你的斤两,瞧瞧你到底有没有说这话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