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超神侵袭 > 第42章 独孤、紫霞到手!

第42章 独孤、紫霞到手!

        “好轻功!”

        令狐冲双眼一眯,口中赞了一声,冷喝一声:“破剑式!”手中铁剑倏忽一抖,出嗡的一声震响,剑身挟着狂风呼啸而至,隐隐之中居然带着风雷之声,眨眼便要刺中岳风左肩。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好一个令狐冲!

        这一剑端的是犀利无匹,将剑术中的‘精、准、狠’三字奥义,充分挥出来,但他杀意不足,否则这一剑就该往岳风咽喉刺去,而非肩膀。

        众人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惊扰了这场决战。曲非烟却是眉头大皱,头一次为岳风担心起来,不由握紧了拳头,却也不敢出声响,怕影响到了岳风。

        纵观岳风一路所遇对手,余沧海、田伯光、左冷禅、向问天,这并不是说令狐冲武功已胜过左冷禅,只是这‘破剑式’的精妙,实是曲非烟生平仅见,任她如何作想,也想象不出破解之道,倘若跟岳风换位,根本无还手的余地,唯有束手待死。

        她却是忘了,令狐冲的对手是岳风,而非自己。

        “孙子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令狐兄你这一式,颇有几分军阵奥义,唯一的缺点是太慢了些……”

        曲非烟这边儿还在担心,可岳风那边却是云淡风轻,毫无压力,令狐冲手中长剑每每要刺中,偏偏下一刻,岳风便躲了过去,至多以手中青剑轻轻荡开。

        这也怪令狐冲独孤九剑初练,时日毕竟太短,倘若再给他半年或是一年,岳风就决不会这么轻松了。

        众人看得呆住,只见岳风身形如魅,闪躲之余,居然还会留下一两道残影。

        听到他的话,不禁巨汗,大哥,不是咱大师兄度慢,而是你太快了好伐?心下当真是震撼的无言以对,不由摇头暗想:“这人究竟是人是鬼啊?”

        但听呛啷之声不断,短短半柱香时间,令狐冲已将独孤九剑诸般招式使了出来,却终是没能奈何岳风,不论是内力,亦或是身法,皆不如,至多招式上占一些便宜。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令狐冲越斗心中越惊,不无颓废的想着:“太师叔传我独孤九剑的本意,是这人冒出的突兀,寄希望于我,盼我能勤练剑法,将来制衡此人,但今日一见,别说追赶,恐怕时间越长,自己被甩得越远!当真是惭愧、惭愧……”

        岳风忽地轻笑道:“瞧了你这么多剑招,你也接我一剑如何?”

        令狐冲当然知道岳风出剑定然非同小可,但他心胸豪迈,当即喝道:“好!得见岳兄高招,令狐冲死也甘心了!”

        岳风洒然一笑,刹那间,周遭气势为之一变,却是岳风以身之势的外放,修炼由内而外,先控制自己,进而再影响环境,这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

        他自然还没到这种境界,眼下这种,通俗意义上来说,便是——‘势’。

        众人皆是一怔,有些疑惑的瞧着岳风,心中似有一种霸道的声音教自己臣服,这种感觉让人很不好受,也很玄妙。他们均知是由岳风引起的,却不知这究竟是什么。

        别说他们,怕是岳风自己,现下都不甚清楚——他自己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呢。

        刹那间,岳风精、气、神融为一体,随即以快如闪电之势出剑。

        嗤!

        剑气四溢,饱满充溢,只见一道青光,剑法展开,浩浩荡荡,直如大江大河,说不出的豪迈,空气亦被搅动得沸腾汹涌,如同即将飚射的狂风。

        令狐冲蓦地打了个寒颤,那种感觉很压抑,就好像自己被一头猛虎盯上了!

        只觉眼前一晃,瞧也不瞧随即出剑,这只是本能,但这一剑实乃他感觉生命受到威胁迸出的强烈求生之剑,这一剑招式之精妙,竟远在先前诸般剑法之上。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若非情势紧张,怕是所有人都要高声喝彩起来。

        叮!

        两柄剑击在一起,碰撞出一阵火星,随即是‘砰’的一声巨响,宛如雷轰一般,竟是两人手中长剑传递出的气劲碰撞在一起,一股气波往四下冲散而去,掀得地面泥土飞扬。

        岳灵珊忽然失声大叫道:“大师兄小心!”却是岳风身形忽地一掠,人已与令狐冲错身而过,令狐冲又何尝不知这一刻实乃生死存亡,但他知道归知道,怎奈反应不及岳风,只能眼睁睁瞧着岳风。

        有那么一刹那——正是他跟岳风错身而过的刹那!他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只剩下岳风一个人缓慢的动,而他自己则眼睁睁瞧着他将青剑刺向自己的喉咙!

        嗤!

        令狐冲已感觉到岳风的青剑架在自己的脖颈上了,但意料之中的事,却没有生,意料之外的事,倒是生了一件。只听师父的怒喝、小师妹的惊呼,齐齐传来。

        却是两人错身而过,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岳不群,而岳风正,是用岳不群刹那间的失神,点了他的穴道。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瞬间。

        更何况,现下岳风的实力,已不知高出岳不群多少,又是乘虚而入,这是一下,岳不群便死死站在地上,动也不能动。

        岳灵珊、华山派诸弟子尽皆变色,齐齐拔剑,指着岳风怒喝起来:“你做什么?!”“放了我师父?!”“暗中偷袭,卑鄙无耻!”“快放了我爹爹!”

        还有些机灵的,则将曲非烟团团围住,想擒住曲非烟,跟岳风来个人质交换。

        令狐冲大喝道:“你做什么?”

        岳风道:“将独孤九剑剑诀告诉我。”

        众人恍然,这才记起岳风前来的目的。

        令狐冲面露为难,岳风举剑便斩掉岳不群一条胳膊,华山派诸人尽皆呆住,均没想到岳风看上去文质彬彬,实际上却是性情无常,说翻脸便翻脸,当真称得上是“人魔”。

        岳不群脸色惨白,又是惊诧,又是怨毒地瞪着岳风:“你……你……”却是再也说不下去。

        岳灵珊立即流下泪来,嘶吼道:“你……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快放了我爹爹!!”

        她手中长剑往前一递,刺向岳风,岳风星眸宛如冷电,扫了她一眼,道:“谁若再说一句废话,我斩的便不是岳掌门的胳膊,而是他项上这颗脑袋!”

        说话间,岳风迅捷无比的在岳不群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他几个穴道,替他暂时止血。

        又冲岳不群微微一笑,道:“岳掌门,你这条臂膀,可是你大徒弟令狐冲害的,若是他再不肯说,或是说假的,那你这个脑袋就送给在下好了……”

        令狐冲又气又怒,当即道:“别动手,你想要什么,我告诉你便是了,只是现下没有笔纸……”

        岳风打断道:“无妨,你说给我听即可。”

        令狐冲立即开始背诵起来:“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

        约莫半柱香时间,便将独孤九剑剑诀背诵了一遍,现场诸人起初还担心岳不群,恼怒岳风,但听得令狐冲背诵起剑诀,便全忍不住伸长耳朵去听,生怕遗漏了什么。

        一门高深的武学,对江湖人来说,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但独孤九剑剑诀总共三千余字,句子与句子间,又无联系,再加上句句艰涩难懂,他们只听了个开头,便摇头放弃。令狐冲才背完,便直接道:“这就是完整剑诀,你肯定没记住,但是现在这里没有纸笔,我师父又受了重伤……”

        “没必要。”

        岳风挥了挥手,随即背诵起来,令狐冲、华山派诸人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因为岳风他只听一遍,便将整篇剑诀一字不漏、一字不错的重新背诵了一遍!

        背完之后,岳风问道:“有没有错?”

        令狐冲吞了一口口水,木然的点了点头,心下惊叹不已,忽然觉得自己太有愧于太师叔,不禁暗想:“当今之世,能制得住岳风的,恐怕只有太师叔跟东方不败了吧?”

        岳灵珊含泪,无助道:“剑诀你已经得到了,还不赶紧放了我爹爹!”

        岳风道:“不急、不急,我还有一件事要请你爹爹帮忙……那个,岳掌门,不好意思,原本我只打算要独孤九剑,但若是方便的话,将紫霞秘籍交给在下可好?放心,在下一定妥善保管……不给?去死吧混蛋!又给了?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能屈能伸,岳掌门不愧是一代豪杰,多谢多谢……”

        岳不群瞪着岳风,咬牙一句话没说。

        紫霞神功,他已经练会,让岳风拿去没什么关系;独孤九剑本就不是他的,被岳风夺去,更没什么。只是他唯一想不透的是……这人为何会跟自己过不去,上来便斩掉自己一条臂膀?

        他很清楚,即便令狐冲直接告诉岳风剑诀,他仍然会那么做!

        “那么,华山派的诸位,咱们有缘再见,岳某告辞了。”岳风冲令狐冲等人拱了拱手,便施展身法,携着曲非烟,纵身而走。

        [ps:好不容易码了个标准三千字章节,求收藏求推荐啦……下一个武侠世界,我正在想,然后还在想,什么时候回归书剑、笑傲,那一定很爽。还在想,到底下一卷是开始大侠的日常现代生活,还是再来一个武侠世界,麻烦纠结啊,不管了,求票先吧!]

  http://www.qingkanshu.cc/0_72/281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