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43章 人魔
    城中码头,才下船两日的两人,再度上船,蛟龙雕刻的大船破风穿浪,顺风而行,没过几日,又来到一个码头。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岳哥哥,你为什么一定要斩掉岳不群的胳膊?”

    “咦?我做的这么隐秘,居然被你现了?我演技很赞的啊……”

    曲非烟白了岳风一眼,撇嘴不满,学岳风说话,吐槽道:“拜托,人家又不是小孩子,当然看得出来啦,再说啦,岳哥哥你的演技真的不怎么样。”

    汗,连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都没忽悠过去,扑街。

    岳风举目凝望远处,笑着道:“非非,你觉得岳不群这个人如何?”曲非烟不假思索道:“伪君子!”岳风奇道:“这么肯定?貌似人家没怎么得罪你吧?”

    曲非烟理所当然的道:“岳哥哥这么说,那他肯定就是啦!”

    “很好,很强大!不要骄傲,不要自满,要继续保持!”岳风立即竖起了大拇指,跟着问道:“岳不群是伪君子,左冷禅是真小人,那你说,他俩到底谁更讨厌些?”

    “这个还用说,自然是左冷禅!”

    “所以,我打算让岳不群做一辈子的伪君子,那么,他这伪君子就变成真君子了!”

    曲非烟眼睛立即被点亮,鼓掌笑了起来:“嘻嘻,这个办法好,岳哥哥你鬼点子真多……”

    岳风眸中含笑,定定瞧着曲非烟。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曲非烟脸上本是笑着的,可笑着笑着,却再也笑不下去,刹那间,两朵绯红爬了上来,只感觉左右脸颊火辣辣的,一直热到了耳根,声若蚊呐的道:“岳哥哥,你……你瞧什么?”

    岳风笑了笑,目光再移到江湖之上,吟了一苏东坡著名的《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又到了离别的时候,曲非烟完全称得上是小号的黄蓉,只是聪明劲逊上三分,狠辣却又多了三分,如何听不出来?身体蓦地一颤,就好像有人猛地一下攥紧了自己的心脏。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原来自己竟会这般不舍。隐隐之中,她觉得自己好像要失去生命中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岳风走至曲非烟身旁,摸了摸她脑袋,笑着道:“以后的路还很长,也很精彩,你也不必如此。这几日我传你的内功心法,好好记着,勤加练习,以后谁也欺负不到你啦……”

    “不要你管!”

    曲非烟别过头,但终究是贪恋他手掌上的温度,没有移开。天好像转冷了,她紧了紧衣服。

    紧接着,岳风便如家长般,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叮嘱曲非烟不要轻易招惹旁人,更希望她跟爷爷一起,归隐江湖,只是从始至终,曲非烟都没有说话。

    终于到最后,岳风道:“好啦,该交代的,就是这些啦,小姑娘,快快长大,找个好男人……”

    曲非烟忽然抬起头,冷冷看着岳风:“你是我什么人,我嫁不嫁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一句话堵得岳风差点儿被自己口水呛到,淡淡笑了笑,又狠狠揉了揉曲非烟的脑袋,教训道:“不要使小性子,小屁孩一个装什么大人,我走了,对了,紫霞秘籍也交给你吧……”

    说吧,长啸一声,一个纵身,跃下河,大河之上有许多乌篷船,岳风在船板上轻轻点了几下,倏忽间,已只剩下一个黑点,待上岸挤入人群,便消失了。

    曲非烟捧着紫霞秘籍,竟是痴了一般,怔怔瞧着岳风离开的方向。

    忽地一阵风吹来,噗的一声,紫霞秘籍应声落入河水之中。

    曲非烟啊的叫道:“书,我的书!”人却是不动,只定定瞅着秘籍被河水卷走,脸上,再没有任何色彩,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书没了、书没了……”

    书没啦,牵扯两人的那根线也没啦,就算捡起来,人也不会回来啦……这般想着,她便没了再动的心思,整个人浑身乏力,慢慢的瘫软下去。

    良久。

    两颗硕大的泪珠,落了下来。

    ……

    ……

    近二十年来,五岳剑派声名大盛,而五大剑派联盟,又以嵩山派为,左冷禅更是执五大剑派牛耳十余载,威名不可谓不盛,声势不可谓不大。

    少林、武当两大老牌名宿,面对左冷禅的锋芒,都要退避三分,这一点,从两者的联盟便可窥一斑。

    但就是最近,左冷禅居然被一个无名小卒击败,不论谁干了这种事,他都不会再是无名小卒。事实上,早在此前,这人风头已盛,但击败左冷禅,却更让他名震江湖。

    可随后生的事,却出乎所有人所料。

    那只因,根本说不清此人是正是邪,说他是正,但他诛杀青城派,截杀华山派,怎么也不能说是正;说他为邪,最近绿林接连生数十个山寨被他拔除,日月神教三个分舵皆覆于其手,实在是大快人心,又怎能说他是邪?

    ‘人魔’,亦有人言,‘杀魔’、‘大魔头’、‘奇侠’、‘异侠’。

    这便是江湖上黑白两道,给岳风起的绰号。

    对于这些传言,岳风自然是有所耳闻的,若要他自己说,还是倾向于‘人魔’绰号的,也是这个绰号流传度最广。

    闲言少叙,与曲非烟分开已将近三月,这段时间,他是早也思,晚也思,终将独孤九剑诸般剑招掌握娴熟,跟风清扬无法比,但甩开令狐冲还是毫无压力。

    除此之外,紫霞秘籍跟《自在心经》实无可比之处,但内息还原往复上,却有大帮助。

    事实上,也只能从这一点看出王重阳先天功的影子,道家清修,讲究无为,天道循环,往复不绝,此为长生之道。

    若要岳风来说,倒跟九阳真经内力生生不息有几分相似。

    话又说回来,创出九阳真经的斗酒僧,在王重阳华山论剑后上了终南山,与之论道、斗酒,虽说是观九阴而创九阳,但他还跟王重阳论过道,九阳真经内力生生不息这一特质,或是由王重阳启也未可知。

    练武之余,岳风兴趣所至,一路拔剑,好不痛快。

    不知不觉,已来到嵩山附近,他向来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既然别人要杀他,还不如他先制人,先行反杀,将危险扼杀于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