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44章 剑客
    嵩山三十里外,有个古朴八角亭,旁边是一个卖茶的商家,说是商家,实际不过是蓬蒿、枯叶搭成的小棚子,专供来往行人歇脚、喝茶之用,小店是一家三口开的。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日上东头,空气炽热,丝丝白气浮腾而起,燥得不行,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身上都冒着热气。

    “店家,来一碗凉茶,解解渴。”

    一位白衣书生随意在一个桌子旁坐下,又将一柄青剑放在桌上,棚子下已零零散散坐了六七位客人,见这少年前来,齐齐转过头,目中皆流露出惊奇之色。

    只因旁人额头、身上,皆是汗水如注,这少年却是如沐春风,身上别提是汗水,就连一身衣衫都是尘埃不染。

    有个老汉笑着道:“小郎君倒真是好本事,了不得。”

    岳风微微一笑,也不作答。

    几位客人均跟着赞了起来,却有一个青衫书生重重哼了一声,讥诮的道:“哪来的公子哥儿,也学旁人走江湖,别以为带了个破铜烂铁,就算侠客了……”

    岳风望向青衫书生,笑着道:“哦,那你倒来告诉我,怎样才算是侠客?”

    青衫书生傲然道:“孟子曰:‘尊德乐义,则可以嚣嚣矣。故土穷不失义,达不离道。穷不失义,故士得己焉;达不离道,故民不失望焉。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岳风笑着摇了摇头,不作他评。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青衫书生跟着怒道:“哼,不知阁下有何高见?”

    岳风指着书生,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人不能管,不愿管,我便来管;他人不愿杀、不能杀,我来杀;他人畏之如虎,我挺身而上,一往无顾。算了,就你这等气量,也配跟我论道,跟你多说什么……”

    文人相轻,自古由来便是,青衫书生的讥诮,也不外乎这般。

    青衫书生听岳风这般说,不由大怒,喝道:“竖子小儿,安敢如此辱我?漂亮话谁不敢说,但真要对上,却不知你又如何?你这无名之辈,休得与我相提并论!”

    岳风‘哦’了一声,好奇道:“听你的意思,你倒还有些身份,闲着也是闲着,不妨说来听听。”

    青衫书生傲然道:“那是自然。‘人侠’之名,你可曾听过?”

    岳风摇头道:“‘人侠’没听过,‘人魔’倒是略有耳闻。”

    青衫书生嗤笑道:“愚昧!旁人说是‘人魔’,你便当我恩师是‘人魔’了?也罢,世上像你这般人云亦云之辈,实在是多不胜数,也不配本公子教训……”

    脸上满是惋惜。

    其余几位客人也跟着道:“这位公子所言甚是,江湖人都说岳公子是‘人魔’,但他做的好事却不少哩。”“咱东庄附近黑风寨为祸乡里三年,官家大老爷都没办法,但这位岳公子一出手,便将其彻底覆灭,实在称得上一个‘侠’字……”“不错啊,我侄女被林乡绅抢去,还是岳公子出手相救,是个大大的好人哩。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岳风已经完全愣住,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其他人说的话,完全没听进去,只定定瞧着青衫公子,问道:“你说你是岳风的弟子?我可没听过他收过什么徒弟?”

    青衫公子大怒道:“吾恩师之名讳,岂是你能随便叫的?在下岳青山,正是恩师关门弟子!”

    此言一出,旁边几人均面露敬仰,跟着各种敬仰话语说了出来,这岳青山面有得色,哼了一声,倨傲扫了岳风一眼。

    岳风噗嗤一声,终是再难隐忍,大笑出声,哈哈道:“世人常道三人成虎,但偷鸡摸狗、徒有虚名之辈,却更是不知凡几,岳某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哈哈哈……”

    青衫书生眉头一皱,正要怒喝,忽听东边传来一阵齐整马蹄声,数十匹黑马眨眼便至,掀得尘土飞扬。

    岳风往那些人身上一指,笑着道:“那这位‘人侠’的关门弟子,这群人全是魔教中人,来此恐怕是作恶,不知你这‘人侠’关门弟子该如何应对?”

    青衫书生脸色大变,道:“什么?”

    岳风淡淡的道:“这位‘人侠’关门弟子,千万莫要告诉我,他只收你做弟子却没教你任何武功,毕竟这世上不是所有事,拿出他的名号就够用的,魔教跟岳风极为不对付,千万莫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青衫书生脸如死灰,支支吾吾,说不下去。岳风却不再瞧他,更没瞧那十余个日月神教的人,随手取出腰间的酒壶,自斟自酌喝了起来。

    几位客人不是他,早骇得双腿打颤,想要夺路而逃,但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只能瑟瑟抖的坐在原地。

    几人心中骇然,其中一个老者还算见过世面,不怎么害怕,站起来,本欲张嘴询问,却不曾想,那十几个汉子也是如临大敌,忽地齐齐拔出兵刃。

    明晃晃的寒光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一股森寒的死亡气息。

    老者尚未问出的话,便重新咽了回去,只是这些人着实太怪异了些,他们……身体也瑟瑟抖,竟然有些害怕?这委实是怪异非常,教人不能理解。

    “阁下便是岳人魔?你……你不是还在八十里外,怎么……”十余人中,有个汉子张口喝问,却终是迫于岳风威势,没能再问下去。

    青衫书生、老者、店家,尽皆呆滞,颇有些不能置信的看着岳风,谁能想到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文弱书生,居然是江湖上声名赫赫,闻之色变的大魔头?

    青衫书生更是羞愧不已,颤抖着冲岳风拱了拱手,诺诺道:“在……在下不知……多……多有……”

    岳风含笑瞧着他,轻笑道:“你说是我关门弟子,那没什么,不过是想讨一些好处,但做错事就会有惩罚,我不仅仅只是恩惠旁人,仇人更是多不胜数,不论哪一个当了真,你就只有一个死,言尽于此,你自思量吧。”

    青衫书生满脸羞愧,正要鼓起勇气,想拜岳风为师,却听岳风忽地长啸一声,吟唱了一诗:“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似君,谁为不平事。”

    正是《剑客》!

    言罢,岳风忽地纵身而起,十余个魔教门徒脸色大变,喝道:“岳人魔,你敢胡来?!”“兄弟们并肩齐上,杀了这狂徒!!”“杀,杀,杀!”

    杀声震天,魔教中人各种兵刃,均向岳风身上招呼,只是岳风身法如魅,他们便是想杀,却又往哪里去杀?

    轰!

    只见一道剑光,宛如青泓,倏忽刺了出去,施展开来,剑招忽起变化,便如瀑布自九天银河,直垂而下,但听砰砰砰数十声炸响,岳风已消失不见。

    数十名魔教门徒,手握兵刃,一动也不能动,脸上布满了惊恐,只听噗噗数十声,兵刃尽皆落地,人也跟着摔落,而马匹这才反应过来,嘶鸣着慌乱奔走。

    几位客人骇然而立,依他们的眼力,自不能瞧出岳风那一式的巧妙,甚至连看清都不能。

    良久之后,他们见魔教弟子身形仍不能动,这才确定所有人全都毙命,方赶上前去,蓦地呆住,赫然现,这群人脑袋正上方皆出现一道薄薄的剑痕。

    长剑自头顶而入,所有人不差分毫!

    青衫书生、七旬老者等人,均不由抬头望向岳风消失的方向,兀自骇然不已。这等剑法,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在书中瞧见过,谓之剑仙,亦不为过。

    [ps:第一个推荐,虽说是蚊子腿,但重要性却是不言而喻,它决定这本书到底是沉是浮!!以后能否得到推荐,就看大家了。所以拜求大家收藏、推荐,也求下打赏,今日单日推荐若能过2oo,三更回报,这是凌晨第一更!!我相信你们的支持,爆一回吧诸位侠客!虽然只是第一个推荐,我们试着冲一下新人新书榜,那里高手如云,我很想登顶去瞧一瞧,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