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48章 惊艳一剑
    三人联手一击,岳风便感觉到一股死寂般的压力,心脏不由跟着颤抖一下。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按理说,不论是方证,亦或是冲虚,都算方外之人,纵然不是全部,也能算半个,杀意不该这么重,只是岳风、左冷禅争斗展示的实力实在太过彪悍,出乎三人所料。

    若不联手,单凭任何一人,都休想擒住岳风,而实力高至这般,稍不留神,便会丢掉性命,两人也顾不得留后手了。

    三人形成一个正三角形的包围圈,将岳风逃跑路线全部堵死,这已是打定主意留下岳风,若不能,便要将其斩杀,毕竟他身上的血案也不是一件两件。

    最重要的一点……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兴致来了,杀戮少林、武当两派弟子,正如眼下的嵩山派,以及半年之前的青城派。

    岳风长啸一声:“正道三大高手联合攻击,果然不凡!先从你左冷禅开刀吧。”

    嗡!

    岳风抖动手中青剑,登时响起一阵清响,宛如龙吟虎啸,好不凌厉,剑风阵阵,端的是无比凌厉!

    他口中虽那般说,但手中一柄铁剑却是朝着方证,跟他一般,也是左刺一下,右刺一下,前刺一下,后刺一下,方证一手醇厚无比的千手如来掌带来的压力,登时为之消减。

    方证、冲虚两人皆是一愣,纵是左冷禅也为之错愕。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原因无他,盖因岳风这一剑,不是独孤九剑,更非其余剑术,而是将千手如来掌化为剑招,居然还给他使的像模像样,以这正道三位绝顶高手的眼光来看,竟有三分千手如来掌的意韵。

    三人心中均骇然想道:“这……这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难不成以前学过千手如来掌?但他若是学过,依他的天赋,决不会只是现在这般模样!”

    一个惊悚的、难以想象的念头,涌入三人的脑海。

    嗤!

    三人脑中正爆炸之时,又是一道寒光,岳风闪电般刺出这四剑,而后头也不回,顺势往冲虚创出的圆圈中心一刺。

    冲虚咦的惊呼一声,长剑骤然往回一收,挥剑格挡,目中泛着惊奇,轻声称赞道:“居士好剑法,好气魄!”

    不外乎他如此,岳风这一刺,不论是度招式,亦或是时机掌控,均控制的妙至巅峰。更重要的是,冲虚这太极剑法施展而出,攻中带守,守中又掺杂杀命招式。

    若用战术术语,便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那一道道白色圆圈形成的防御层,不论是任何剑客都不能不顾,岳风这一刺,可谓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若是破不掉冲虚道长这一招,他一条胳膊就会被斩掉。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但世间绝对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招式,冲虚这一式,破绽便在那白圈正中心。

    世人谁不惜命?

    纵然搏命,也该是最后无可奈何时才狗急跳墙,谁也没料到,岳风上来便是一副搏命姿态,他所有招式,无一招防御,均是进攻,端的是狠辣果决。

    方证左右双手齐出,呼呼拍出数百道残影,仍口喧佛号,询问道:“阿弥陀佛,岳施主,你以前可曾钻研过鄙寺七十二门绝技?!”

    事关少林寺千年声誉,他不能不问。

    自古以来,武学秘籍向为各门各派不传之秘,有时连师父传徒弟,都会留一手,更不消说外人了。若岳风当真偷学了少林寺武功,那这问题就大了。

    岳风长剑如风,叮叮当当应付方证、左冷禅、冲虚三人,笑道:“我倒是想,方证大师若是允可,我倒是愿意在藏经阁待上一年半载,要成我就随方证大师回少林寺,大师以为如何?”

    方证略安心,道:“岳施主说笑了。”心下却也骇然一惊:他从未钻研过少林七十二绝技,但适才他那四剑,明明有千手如来掌的影子,难不成他当真如定闲师太所说,瞧一次就能学个七七八八?

    这委实太过逆天,若真如此,他岂止是妖孽?!说他佛祖转世,方证都比较容易相信。

    左冷禅冷哼道:“哼,方证大师休要听他胡言,此人三日前潜入我嵩山派天机阁,将本门武功学了大半,我看他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偷学了千手如来掌,怕是还有不少少林寺绝技!”

    方证身体一颤,面上却神色不动的道:“左掌门说笑了,岳施主行事虽有异常人,但为人却是光明磊落,既然岳施主说了没有,老衲便相信没有。”

    他口中这般说,心下实盼望岳风能给些解释,但岳风却是冷笑道:“你们说是便是吧。”

    说话间,他双脚在地上一点,身形忽如出弦之箭,冲天而起,青剑在他手中化为一道青色闪电,如转盘般,飞旋转,在他身体一圈织成一个圆柱形剑幕。

    好凌厉的剑气!

    好璀璨的剑光!

    方证、冲虚两人俱是微微一愣,浑没料到岳风非但内力醇厚,而且更是运转如意,将这内力完全融入到剑招之中,这等妖孽天赋,却是百年难得一见。

    这一剑,剑光之盛,锋芒之锐利,已非常人所能逼视。

    只此一剑,江湖百年以来便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跟他一般年纪的人,至于百年之前,却是年代久远,无专人记录,查证不到了。

    左冷禅喝道:“这贼子要逃!”冷喝声中,左冷禅将手中黑剑猛地往那团青光剑幕一掷,如黑色雷电,出轰的一声炸响,黑剑应声断成无数截。

    左冷禅双掌紧随其后,凛冽森寒的气劲,冲天而起,丈寻方圆之内,气温徒然下降。

    青光剑幕中传来一声长啸:“寒冰真气,我来与你对上一掌!”

    剑影如电,分击方证、冲虚两人,而岳风则如苍鹰捕兔般,骤然往左冷禅扑杀而去。

    左冷禅喝道:“狂妄!”

    他口中虽这么说,心中却是暗喜不已,剑术上他已知道是自己败了,但论及掌法上的造诣,他却是有极大信心的,而岳风舍弃自己长处不用,实在是愚昧之极。

    哗啦!

    空气似是被两人掌力撕裂,一方森森阴寒,另一方却是咕咕噜噜,似要沸腾。

    轰!

    只听一声炸响,两人双掌相击,一股白色的冲击波,以肉眼可见的形态朝着四面八方四散开来。

    左冷禅面色惨白,不能置信的瞪着岳风:“你!好……好内力!”只觉一股无比精纯的纯阳真气侵入体内,胸口一闷,喉咙一阵腥咸,噗的一下,吐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