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49章 江湖何处不相逢
    留在现场的几位嵩山派长老,还有一些嵩山派弟子尽皆呆滞,瞧了瞧岳风,又瞧了瞧左冷禅,错愕了刹那,方才失声惊呼道:“掌门!!”

    嵩山十三太保,修为最高的四人死的死、残废的残废,嵩山派门下优秀弟子更是凄惨。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若左冷禅再出什么意外,可以想象,嵩山派的没落时日可估——半年前的青城派,就是最好的例子!

    方证、冲虚均是错愕难当。

    他们早就知道岳风武功之高,已足以与他们任何一人相比较,但三人联手,又有何难?心下终究都存了轻视之心,十成功力说是全用,但实际上还是保留了两三成的。

    但两人决没料到,岳风非但剑术胜过左冷禅——这本是意料之中的,就连内力都更胜一筹,这就太过可怕了。当真应了那一句俗语……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现在应该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了……

    念至于此,两人均收起轻视之心,这才意识到,不知不知间,岳风居然已经有资格挑战东方不败——那个霸占江湖十几年“天下第一”宝座的魔教教主。

    两人心下均是感慨万千,不得不承认,此人实乃生平未有之强敌!

    “阿弥陀佛!”“岳居士,多有得罪!”

    方证、冲虚两人各自说了一句话,而后,方证拂袖舞动,大掌连拍,千手如来掌杀招频出,尽往岳风头上击去。

    冲虚则是长剑抖动,将太极剑术诸般绝妙杀招施展出来,宛如涨潮海浪,一浪凶过一浪,又似绵绵细雨,密不透风,所刺部位不是岳风咽喉,便是心脏。

    直至这一刻,两人才算是真正动了杀心。

    很可惜,已经晚了。

    但听岳风一声轻啸,冷喝道:“左冷禅受死!”长剑唰唰两下,迅捷无匹的连刺两剑,勉力挡下方证、冲虚,身形前倾,闪电般掠向左冷禅,长剑已出。

    呛!

    剑光!

    一道璀璨之极的剑光,宛如天上的太阳,耀眼夺目,以嵩山派诸位长老、弟子的眼力也不能敌,只得赶紧闭上双眼,而勉强睁开的,却觉双目酸涩非常,登时流下泪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这一剑之绝妙,已脱出独孤九剑的范畴。

    方证、冲虚两人齐声惊呼道:“不可!”“岳居士手下留情!”

    一人出掌,一人出剑,同时攻向岳风后背,打得是围魏救赵的主意,若岳风不愿毙命,只能放过左冷禅,否则便是同归于尽。

    老实说,左冷禅狼子野心,一心想要五岳剑派合而为一,然后再灭武当、少林,最后与日月神教决战,一统江湖,不论是方证,还是冲虚都对他忌惮非常。

    但问题是……左冷禅死了之后,嵩山派必定没落,天下局势将产生极大变化,从此道消魔涨,而少了这个屏障,直接跟日月神教对话的,就变成少林、武当了。

    这绝对不是两人愿意看到的。

    电光火石之间,岳风笑道:“我已动了杀心,留情不得!”竟是对身后掌、剑丝毫不加理会,只是将身子微不可察的一侧,又加快了度。

    那一道剑光,仍是一往无前的刺向左冷禅!

    左冷禅瞪着双眼,此刻实乃生死存亡之际,也顾不得伤势,全力运转内力,呼呼连拍两掌。

    下一刻,他却是脸色大变,骤然瞪大了眼睛——只见那道青光之中,忽地出啪的一声,一点寒光已穿过他的咽喉,锐利的剑气将他衣物撕裂成碎片。

    噗!

    “千手如来掌、太极剑术,呵呵……青山不见,绿水长流,下次再来领教二位高招!”

    岳风背后中了方证一掌,肋下又受了冲虚一剑,人却是一声长啸,迅捷往山下掠去,几个起落,人已消失不见。

    方证、冲虚皆是一怔,呆呆瞧着岳风消失的方向,良久不语。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很明显,岳风打定决心必杀左冷禅。

    单单如此,还不算什么。

    可教人吃惊的是……他居然料到他们两人的反应,提前防备,半空中便起应对之策,将千手如来掌的掌力卸掉一半,又将被刺部位从心脏要害,换成了肋下。

    这等实力,这等心机,委实是恐怖之极。

    左冷禅神情狰狞的瞪着岳风,喉咙嗬嗬作响,咬牙想说什么,却终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一代枭雄人物,就此毙命,嵩山派上下登时响起凄厉的哀嚎声。

    方证、冲虚相视一望,均微微摇了摇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良久之后,冲虚轻叹一声,道:“方证大师,你瞧这岳居士需要几年便能称雄天下?”

    方证凝神思索片刻,道:“他这番所受重伤,至少需要三年方可彻底痊愈,老衲猜十年之内,天下当再无人是其敌手!纵然是老衲与道长联手,也决不是他的对手。”

    冲虚点头,跟着问道:“大师可看出他武学来历?”

    方证道:“此子身负紫霞秘籍、独孤九剑,但他身法、内功,均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今日过后,他与正道群雄已成水火,他日再见,实不知该当如何了……”

    一声叹息,融入在残阳如血的美景中。

    ……

    ……

    岳风生生受了方证一掌,肋下又给冲虚刺了一剑,若是寻常人,早已命丧黄泉,就算对岳风来说,也是极重之伤,十成内力只能挥出三、四成。

    他眼下仇人甚多,距离离开又足有七八日,若是换作以前,他决不会冒着这等风险斩杀左冷禅,只是他学了独孤九剑,纵然不用内力,当世能杀他的人,也决不会过十人。

    唯一顾忌的,只是对方以人数取胜,自己内力受损,气力不济,恐怕得遭殃。

    岳风下了嵩山,便一路南下,低调行事,再没惹什么麻烦,不知不觉已来到古都洛阳,经过几条小街,忽然听到一阵琴音,不禁循声往琴音传来方向走去。

    几步路已来到一条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尽头,好大一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

    岳风才踏进巷子,便听琴韵丁冬,有人正在抚琴,小巷中一片清凉宁静,和外面喧嚣热闹的洛阳城,宛然是两个世界。

    他脑中灵光一闪,忽然记起什么,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便转过身子,抬脚正准备退回去,便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贵客既然枉顾蜗居,又何妨再多听一时片刻?”

    岳风转过身,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已经站在岳风面前。岳风含笑道:“在下被琴声吸引,这才不请自来,多有打扰,还请勿要怪罪,这便告辞。”

    老者心中极为诧异,传闻中,‘人魔’嚣张霸道,眼前这人却怎这般彬彬有礼,不禁怀疑起岳风的身份来,他却不知你是个讲道理的,岳风比你更讲道理,你是个蛮狠奸诈的,岳风比你更蛮横奸诈百倍。

    他微笑还之,冲岳风拱了拱手,道:“我家姑姑有请,请进院内一叙。”

    眼前这人,自然便是绿竹翁,而他口中的姑姑,不是旁人,自是任盈盈无疑,确定两人身份,岳风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宗旨,就要离开,但眼下既然躲不过,那便不躲了。

    他本就不是这种性格,遂微笑道:“请。”

    绿竹翁在前边带路,岳风紧随其后,进入院子,便随意坐下,隔着白色的幕帘,传来一个苍老的女音:“阁下可是岳风岳公子?”岳风道:“正是。”

    任盈盈道:“当今武林,年轻一辈,尽是些不成器的,岳公子横空出世,着实教人刮目相看。”岳风含笑道:“过奖。”

    绿竹翁给岳风斟了一杯茶,便退出了院子。

    任盈盈又随意将岳风劫独孤、杀左冷禅等事,简单叙述一遍,忽地轻叹一口气,缓缓的道:“少年人性子狂妄,本不算什么,但老实讲,阁下究竟为何非得做这一切,委实让人瞧不明白,阁下可否解惑?”

    我开心?因为我要完成任务,然后将这个愿力世界封印?

    岳风忽然心生感慨,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疲,他有些想念王几道、许瑶姐弟了,不由有些意兴阑珊,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了……”

    白色幕帘那边,似受岳风情绪感染,也陷入沉寂。

    岳风洒然一笑,收起刹那间的感伤,道:“不说这些,谢谢你这一杯茶水,这便告辞。”起身便准备离开,任盈盈忽道:“你等等!”岳风道:“阁下还有事情吩咐?”

    任盈盈道:“现下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你身受重伤,最好不要乱动。听我弹奏一曲再走不迟。”

    岳风重新坐下,道:“盛情难却,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

    任盈盈轻柔嗯了一声,琴韵响起。

    这一曲名为《清心普善咒》,曲调柔和之至,宛如一人轻轻叹息,又似是朝露暗润花瓣,晓风低拂柳梢。隐隐之中,似有催眠之效,岳风只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他知任盈盈正是借由妙曲,再辅以内力,通过五官六识,帮助自己恢复内力,虽不知她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总是好意,便运转真气,调理体内方证、冲虚注入的两道真气。

    半个时辰过后,琴声停止。

    岳风额头已沁满豆大的汗滴,他重重吐了一口气,胸口烦闷之气,减少许多,起身冲幕帘拱手,道:“多谢任小姐相助,他日必将报答任小姐这半个时辰抚琴治疗之恩。”

    叮的一声,幕帘内忽然传出断弦之声。

    良久之后,任盈盈方才轻叹一口气:“你果然猜到了我的身份,江湖上都在传岳公子前知三百年,事无大小,均难逃岳公子法眼,更夸张些的还有岳公子能掐会算之说,我原本是半点不信的,现下却是信了三分……我虽知你不愿说,但却仍是万般好奇,岳公子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才能有这通天本事?”

    似是询问,又似喃喃自语。岳风苦涩一笑,摸了摸鼻子,这个问题委实有些不好回答。

    [ps:今日一更,大章,明日笑傲便将收尾!最近几天有点儿事儿,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