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50章 一曲断肠(本卷终)
    绿色竹林,白色幕帘,黄莺般的声音,一阵风刮过,吹得竹林沙沙作响,颇有田园牧歌之风。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岳风起身笑道:“已打扰许久,在下告辞。”

    任盈盈道:“等等!阁下身负重伤,又得罪正邪两道,江湖中欲杀阁下的,不知凡几。小女子便知,不论是日月神教还是嵩山派,都要对阁下出手了——”

    岳风洒然一笑道:“他们可敌得过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左冷禅三人联手?”

    任盈盈迟疑道:“自是不敌。”

    岳风道:“那就行了,这三人联手,在下都是夷然不惧,更不消说其他人了。”说罢便起身,身形却顿了顿,又重新坐了下去。

    任盈盈还道他听了自己的劝,轻柔娇笑一声,但下一刻却是脸色骤然变冷,森然道:“绿竹翁,既然有客人不请自来,你还不好好招待一番?!”

    “是!”

    绿竹翁应了一声,院子外边随即传来乒乒乓乓兵刃相击之声,又有呼喝之声传来:“院内的朋友,我等只为斩杀人魔而来,若有打扰,还请怪罪!兄弟们,并肩子齐上!”

    已有几人从院墙上跃了下来,紧接着便传来绿竹翁压抑的痛叫,显然身上已受了重伤。

    岳风道:“任小姐,这些人既然是为我而来,那就由我来料理,你让绿竹翁停手。”任盈盈愣了下,跟着道:“但是你——”不待说完,岳风已打断道:“不必担心,听我的便是。”

    “好吧,如果你坚持。”

    任盈盈随即吩咐一声,绿竹翁不再阻拦,只听噗噗之声不绝,半响功夫,已有百余人跃进院中,既有嵩山派,亦有日月神教,还有一十五人最怪。

    现下虽是白日,却个个身穿黑衣,戴着黑色头罩,只留一对眸子在外边,显然不想旁人认出他们的身份。

    当中一名老者,冲岳风拱了拱手,嘶哑着声音道:“见过岳少侠。”

    岳风淡淡嗯了一声,道:“你们是谁?算了,当我没问,跟我好像没有交集,那便是为武学秘籍而来。”

    老者苍老的应道:“辟邪剑谱名震江湖,众所周知。岳少侠点评天下武功,‘四奇三个半’之说,更是广泛流传,众兄弟这才知道原来辟邪剑谱只算半奇,于是便起了心思,想要瞧上一瞧。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但岳少侠武艺惊人,若是平常众兄弟决不敢打这主意,只是岳少侠为杀五岳左盟主,身负重伤,这才给众位老兄弟可乘之机……”

    岳风道:“你倒是诚实。”

    老者跟着道:“惭愧惭愧,岳少侠大名,众兄弟向来是极为仰慕的,老朽向岳少侠作保,只要岳少侠愿意抄录辟邪剑谱、独孤九剑中的一部,老朽立即跟岳少侠倒茶赔罪,掉头便走,再不理会这里的事。”

    岳风斟了一杯茶,一口饮尽,道:“哦,我这儿还有一个方案,或许你更感兴趣。”

    老者拱手道:“愿闻其详。”

    岳风道:“这些人全为我这条命来,你助我退敌,我将辟邪剑谱、独孤九剑、紫霞秘籍通通给你们抄录一份,你觉得如何?”

    哗!

    此言一出,现场哗然一片,那群黑衣人,十五对眼睛全都为之一亮。

    敢来这里的,谁不知道岳风的性情,以牙还牙,百倍奉之。谁都知道或许这是岳风拖延之计,但对江湖人来说,武学秘籍实在是莫大的诱i惑,所有人都被吸引住了。

    一个满头白的老者抖了抖式样怪异的长剑,冷叱道:“彭老哥,这人信口雌黄,说话向来算不得准!”

    又有人跟着道:“哼,这贼子在拖延时间,别中了贼子的离间之计!”

    这两人俱是嵩山十三太保,一个是五太保九曲剑钟镇,另一个则是六太保汤英鹗,也是嵩山派的副掌门,左冷禅一死,掌门之位空悬,两人此番前来,报仇为真,再有便是一个讯息:谁若能杀岳风,谁便是嵩山派下任掌门!

    老者道:“岳少侠,你只说肯不肯,别的就不必多说了。”

    黑衣人中,倒是有一人小声嘟囔了一句:“岳少侠行事虽亦正亦邪,但却不是食言的小人……”显然动了心,并且那十五人中动心的,还不仅仅只是他。

    姓‘彭’的老者叹了口气,正要喝斥他们。

    岳风却跟着摇头道:“不不不,你这么说,是不了解我,就算你照我说的办了,我还是要将你们杀光杀尽。辟邪剑谱?独孤九剑?紫霞秘籍?想都别想!”

    黑衣人霍然变色,跟着冷喝道:“杀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妈的,气死老子了!”

    ‘彭’姓老者冲岳风拱了拱手:“得罪!”立即跟着大喝道:“兄弟们齐上,既然结了死仇,此人不死,我等再也不能安心!”

    “杀!”

    “杀!”

    “杀!”

    刹那之间,小小的院落内响起震天喊杀声,岳风纵身跃出屋子,抽出长剑,转身望向小屋,轻笑道:“任小姐,不妨你来吹奏一曲,助助雅兴?”

    任盈盈没有回答,直接抚起琴来,一改先前安谧轻柔的风格,激荡高昂的琴声自屋内传了出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正是杀伐名曲《十面埋伏》!

    “杀啊啊!”

    十五个黑衣人当其冲,齐齐冲了上去,将岳风团团围住,各自兵刃朝岳风身上招呼,但听风声呼啸,幽光闪闪,一柄柄长剑、厚刀、利斧,攻向岳风。

    “来得好,想要独孤九剑,虽然不能给你们,但却可以让你们瞧一瞧。”

    嗡嗡嗡!

    说话间,岳风手中青剑骤然一抖,竹林徒然震动起来,虽无风,却往一边倒去。

    屋内,任盈盈一边抚琴,一边微眯着眼,透过窗帘缝隙,目不转睛瞧着院内的战斗,只第一招,她便瞧出岳风内力不济,这绝不是能在正道三大高手联击之下,仍能斩杀左冷禅的实力。

    嗤!

    寒光骤然一闪,岳风忽地使出一剑,只一剑,却听乒乒乓乓数声震响,十五个黑衣人同时哀嚎一声,有的手腕被刺中,有的胳膊被刺中,有的眼睛被刺瞎。

    这自是独孤九剑中的“破箭式”,岳风将这十五个黑衣人当作暗器,一举成功,本来击杀有先后之别,但他出剑实在太快,便如同时出一般。

    每下一刺便成,一成便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流畅,毫不拖泥带水。

    任盈盈瞧得一愣,暗道:“世间居然有此等剑术,能被称为四大奇书,果真了得……”琴声便微微有些慌乱。

    ‘彭’姓老者双目被刺,登时便瞎了,哀嚎着蹲下身子,兀自有些不能置信的喃喃道:“世间居然有这等剑术,四大奇书、这便是四大奇书……呵呵……”

    方才交战,已然心乱,但事已至此,不得不战。

    呐喊、呼喝声起,钟镇、汤英鹗等嵩山派弟子,彭长老、聂长老等日月神教中人,再度扑杀而上,埋伏在不远处的射箭手,最先动手,咻咻咻数声,绵如密雨的箭矢射向岳风。

    这可不是电视剧中随随便便便能折断的弓箭——全都是精钢所造!

    只要被射中,必定见血。

    岳风轻啸一声:“全都还给你们!”青剑化为数道流光,随后——

    咻!咻!咻!咻!咻!咻——

    他快如闪电的出剑,令所有人都没瞧请他这一剑是如何使的,但结果却落在所有人的眼中,所有射向岳风的箭矢,全都反射而回,刹那间情势逆转。

    凄厉惨呼声不绝如缕,不仅仅只是躲在远处的弓箭手,便是院内,也足有数十人倒地不起,鲜血溢出。

    有的人脑袋被箭矢刺中,直接被洞穿,毙命;有的人手骨被击,一只手好似断裂了一般,无力垂着;有的人肚子直接被射穿,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一名嵩山派弟子居然跟一个日月神教弟子穿在一起。

    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招式,恐怖如斯!

    岳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伏尸遍地,现场完好无损的虽还将近八十人,但却已是人人胆寒,身体颤,瞧着岳风就好似看到了来自修罗地狱的恶魔。

    “你……你该死!!”

    汤英鹗、钟镇青筋暴起,两人齐上,往岳风掠去,分自两边,一左一右攻向岳风。

    钟镇一柄九曲剑呼啸而出,刺向岳风咽喉,这一剑轻灵刁钻,曲折变幻,看着像是一记直刺,但临至中途,招式却是霍然一变,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招式之奇诡,令人不知他这一剑究竟要刺向哪里。

    岳风长剑一抖,直接点在剑柄位置。九曲剑不由定在半空之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异常。

    钟镇不由愣住,错愕道:“你……”

    这一剑实乃他众多剑招中,杀伤力最大,亦是最难防御的,世上不存在绝对完美的招式,这一招也不例外,但绝对不在剑柄,他从未想过,原来这一招还可以这么破。

    岳风笑道:“捏到蛇的七寸了。”手腕一抖,青剑剑尖骤然一转,钟镇啊的一声痛嚎,右手直接被斩了下来。

    与此同时,汤英鹗一柄重剑刺向岳风后背,口中怒吼道:“奸贼受死!!!”

    岳风斩断钟镇右手,身形向右一侧,避开了汤英鹗这一剑。同时迅捷如电地向后一掠,汤英鹗还未来得及反应,岳风已扬起右肘,狠狠击在汤英鹗胸口。

    铛!

    重剑落在地上,汤英鹗脸色惨白,向后倒飞而去,只觉喉咙一咸,正要吐血,岳风却是手腕一转,勾起地上的九曲剑,反手一掷,九曲剑穿过汤英鹗的喉咙,将他死死定在一个巨大的绿竹上。

    嵩山派弟子登时哗然,脸色惨白如纸,又是惊诧,又是不能置信,最后皆化为满腔惊惧。

    眨眼之间,钟镇、汤英鹗这两个领头人便被岳风斩杀,震慑住所有人。

    众人冷汗潺潺,皆不由胆寒的暗想:“他不是受伤了么?骗人的吧?若是……若是没受伤,又将如何?”

    岳风没给他们思考的时间,长啸一声,整个人已纵身而上,剑起剑落,人头亦随之被斩落,如同一个个足球在地上滚动,杀人如割草,轻而易举。

    仅仅坚持了一柱香,前来剿杀岳风的百余人,不是被斩杀,便是心下骇然,慌不择路,四散而逃。

    而岳风,则是一声长啸,消失在绿竹巷中,也不知是追杀那些人,还是就此离开。这时,一曲声调铿锵、杀气凛然的《十面埋伏》,也弹至最后一个音。

    曲终,人散。

    任盈盈望着岳风消失的背影,嘴角一勾,嘀咕道:“还你不杀向叔叔之恩,下次再见,也不知是敌是友,多多保重……”心情却莫名复杂起来。

    [ps:抱歉,有点儿晚。这一章写了删删了写,从五千字到现在的三千五百字,老友回来了,一起玩了下。过年,图的不就是相聚嘛。虽只是一章,但分量挺足,求收藏、推荐、打赏。下一卷我想写现代卷。哎,过年这段时间书,各种数据都很不好,真的不想再扑街,但情形不容乐观。所以,我在想就算扑街,也请给我一个漂亮的姿势,强烈求各种支持,什么悬赏都可以,咳咳,这个是自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