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63章 终南山下,一剑西来(上)
    约莫半盏茶功夫,李莫愁只觉双腿灌了铅,有如千斤,别说狂奔,就算站着都显得困难。她内力较同龄人来说,已经不凡,但跟真正的高手相比,毕竟还有一些差距。

    如此奔了一阵,已到终南山后山,一片浓密的灌木树林。

    这里上便是全真教道馆,进入密林则是古墓派所在。

    她始终没听到岳风追来的步伐,终于放下心来,坐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休息,粉面红扑扑的,连连吐气,暗自犯嘀咕道:“哪来的臭小子,武功这么好?哼,终究还是本姑娘技高一筹!”

    忽听身后一个声音含笑道:“小姑娘,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习惯!”

    “什么?!”

    李莫愁悚然一惊,只觉头皮一阵麻,宛如受了惊的兔子,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回过头,正瞧见岳风嘴角含笑望着自己,“啊”的一声尖叫,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跳出来。

    “你……你究竟是谁?想将我怎样?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欺负我,我师父定不会饶你!她武功很高很高的!”李莫愁一边警惕看着岳风,一边连连倒退。

    打不赢便拿出师父的名头,就跟小孩打不赢架回家叫家长一样,这模样哪还有一丝“赤练仙子”的狠辣。

    岳风不禁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愈憎恨起6展元来,这负心人只贪图一时之快——精神上的,却害得世间少了一个清纯少女,多了一个大魔头,更造了无边杀孽,遗祸子孙,那是咎由自取,祸及旁人,却着实该杀!

    思及此处,岳风神色一变,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冷冷的道:“哼,也不是要怎样,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长得好看的男人也许并不是好男人,你以后可要看仔细了!”

    李莫愁惊慌道:“那你……你是准备……”忽然望着岳风身后,叫道:“师父救我!这坏人要害我!”

    嗖!

    一道劲风袭来,风至中途,忽然化作三道,岳风能感觉到,攻来的是一只手,但正如风向展示的,这只手好似化作三只,分别攻向岳风后脑勺、左右双肩。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攻向后脑勺的那只手,最是致命,若是普通人,一旦被击中,定然毙命;而攻向左右肩的,并不致命,只为擒拿住岳风!

    致命招只是佯攻,另外两式才是实招。

    对方既无杀意,岳风自然也不会有。更何况,他已猜到对方的身份,该是李莫愁、小龙女的师父,林环,实际只是林朝英的丫鬟。而这一手武功,正是古墓派绝学——“三无三不手”!

    电光火石之间,岳风身形横里向前一掠,这一掠便是三丈之外,人已挣脱林环的攻击范围。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林环心中一惊,暗道:“好高明的轻功!这般年龄,武功能练到这种程度,当真了得!”但却又冷哼一声:“好小子!你瞧瞧自己到底能否逃得掉!”

    如今这林环,已经是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一身武功着实了得,放在江湖上,就算比不得全真七子,也差不远了。

    若是碰上全真七子,只要不是丘处机、王处一、马钰,胜率还要高些,盖因林朝英所创古墓派武功,均是针对全真教武功,还未动手,全真教便落了下风。

    岳风嘿嘿一笑,也不答话。

    噗!噗!噗!

    林环也未用兵刃,单纯以掌法应对,瞬息之间,已连攻数掌,只见掌法飘逸灵动,一掌劈罢,其后更蕴含着无穷变化,实掌已凌厉之极,但最恐怖的却是隐藏在实招后的虚招。

    岳风伤势未愈,也不敢大意,暗暗自责一声,自己毕竟还是有些托大了。

    呛啷!

    一声轻音,云霁剑出,宛如龙吟虎啸,直震得山林震动,雀鸟惊,扑哧四飞而起。

    云霁剑在手,一道寒光刺向林环双掌,静如秋水,动若游龙。

    独孤九剑!

    破掌式!

    “好凌厉的剑术!”林环蓦地睁大双眸,心中暗暗喝彩。

    这一招弃所有防御不顾,只专注于进攻,看似两败俱伤的打法,但林环却清楚,自己这双肉掌击在对方胸膛之前,对方的剑早就已经穿过了自己的心脏!

    这一前一后,也许只差瞬息,但两者胜败、生死,就分在这一瞬!

    好小子!

    来不及细想,嗖嗖两下,林环收掌防御,两掌迅如闪电地拍在剑身,想以内力卸掉剑上的剑气,但两掌过后,林环却蓦地瞪大眼睛,神色大变,再也忍耐不住,失声惊呼道:“臭小子,你到底是谁?这又是什么鬼剑法?!”

    不由她不震惊,只因她连出两式三无三不手,但不知什么原因,落在这剑招之下,内力竟然全无作用。

    阿基米德有句著名的话,他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林环就找不到那个支点,以致几十年的内力,挥不出,这简直匪夷所思,是此前从未遇过的怪事中的怪事!

    林环一边惊呼,一边施展古墓派轻功,身形后掠。

    出人意料的是,明明占了先机的岳风,也不追赶,反而长剑一收,退开数步,持剑而站。

    李莫愁瞪大眼睛,有些不能置信的道:“你究竟是谁?武功怎这么厉害?”

    她现在还颇有些天真烂漫,但武功、眼力却着实不凡,自然知道两人谁胜谁败,更令人吃惊的是,岳风剑术之精妙,令人叹服,很难想象那是出自一个不足二十的少年。

    林环蛮横将李莫愁拉至身后,喝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为难莫愁?”

    岳风轻笑一声,正要开口,忽然眉头微皱,胸口气闷,口腔一咸,便吐了一口鲜血。

    李莫愁惊讶叫道:“你受伤了?”

    岳风点了点头。

    李莫愁扬了扬下巴,颇有得色的道:“哼,以为你多了不起,还不是有打不过的人,而且自己还不能疗伤,哪有祖师奶奶的武功好!”

    岳风无奈一笑,这还真不好反驳。

    事实上,方证、冲虚联手一击,哪能小觑,现在也才过了三个月,伤势仍未痊愈,可方证、冲虚若要看到这一幕,定会吃惊不已。

    按照他们的推测,岳风至少需要三年才能完全痊愈!而现在,他已好了大半,只差最后一丝顽疾未除。

    当然,想要除掉,绝对不容易,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岳风对《九阴真经》志在必得,里面的各种武功倒也罢了,最主要的是,九阴总纲简直是疗伤圣典,有起死回生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