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超神侵袭 > 第66章 重阳遗刻
    “奇怪,莫非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终南山后山,古墓入口,一位白衣少年赫然而立,喃喃自语。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这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岳风。小小教训全真门人一下,他便依照原剧情描述,来到古墓派入口位置。

    忽然间看到一个山洞,他眼前一亮,笑道:“水潭!想起来了!水潭就在这山洞里!”

    射雕他看了不下十遍,剧情记得极为清楚,光明正大的进去,林朝英虽然早已去世,但架不住古墓内的种种机关,一个不小心被饿死在里面,那真是死得不要太冤。

    所以唯一的法子,只是从后山水潭潜入。

    原剧情中,小龙女、杨过等人潜入水潭,足足花了三刻钟,水中吸气就成了大问题。眼下他武功小成,内功一项,已可略胜全真七子,但奇经八脉、十二正经毕竟尚未完全打通,也不敢托大。

    于是,岳风又随手做了几个氧气袋,携带在身,以备不时之需。

    做完这些工作,岳风便正式进入山洞,眼前是一条狭长的山道,蜿蜒如龙,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看到水潭,石壁泉水直冒,就是这里了!

    噗通!

    岳风钻入水潭,循着水流方向往上游,但尼玛坑爹的是,这水流居然有三个岔道,也就是说,至少有三个方向,有且只有一个正确,不由暗叹做对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接下来一个时辰,岳风便自左向右,一个一个摸索起来,运气实在太糟,直到最后一个,才找对。

    若不是提前做好准备,这一趟算是白来了,改日再来,说不得全真教有什么安排,封山、警戒什么的,又是一场大战,麻烦得要死,幸好,幸好……

    等岳风从第三个入口钻进古墓,难掩心中激动之情。

    九阴真经,跟黄氏四大奇书相比,自是不如,但在金氏武学体系,这是绝对的神器,外挂般的存在啊。九阴九阳,前者在博,后者在精,前者擅长于武学招式,后者于内功一项,尤其彪悍。

    但是,前边也说过了,九阴真经内功修炼虽不如九阳,但疗伤一道,却能与九阳相媲美,甚至还要高出一筹。

    洪七公被欧阳锋重伤,武功尽废,但练了九阴真经,非但武功恢复,而且修为竟然还更精进了,九阴这外挂开的,不可谓不彪悍,热血澎湃啊。

    话说这九阴真经,分为上下两卷,上卷擅长养气,有易筋锻骨章、疗伤章、解穴秘诀、移魂大法、闭气秘诀,身法有横空挪移、螺旋九影、蛇行狸翻。

    下卷擅长武学招式,威力之大,徒手便可开金裂石,包括九阴神爪、摧心掌、大伏魔拳、白蟒鞭法等,梅风那种二流货色只练九阴神爪,还尼玛错练成九阴白骨爪,就能纵横天下,吊打江南七怪,不惧全真七子,下卷招式之猛,威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可惜的是,王重阳本身已是天下第一,他觉得下卷功夫太过狠辣,招招就能毙命,有违天和,是以根本没有在古墓内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九阴总纲。

    要岳风说,这也真是迂腐,以毒杀人,向来为武林中人不齿,以刀剑杀人便不会,却忘了,同样都是杀人,目的一样,杀人方式岂有高下之别?

    当然,这也说明岳风思想境界前,对古人侠客这一套,不是理解不能,而是懒得理解。

    胡思乱想间,岳风已经潜入古墓,这是别人的地盘,里面机关术怎样,金老也没详细描述,所以岳风小心谨慎,绝不手贱,能不碰的东西绝对不碰。

    找到了!

    片刻过后,岳风终于找到置放石棺的石室,总共有三个,他便小心翼翼推开石棺,依次躺进去,第二个石棺上面终于看到王重阳写的东西:“**,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

    啧啧……要真是世外高人,还会在意这?

    “要我说啊,这林朝英、王重阳,就是一对死傲娇,谁先低个头,事情也就圆满了,但偏偏谁都拉不下脸,遗恨终生也是活该啊。”

    岳风一边没心没肺的吐槽,一边扫略刻在石棺上的九阴真经上卷。

    果然不出所料,没有总纲,想想也明白,王重阳武学修为虽然冠绝武林,但没听说还是一位外语小能手,九阴总纲是梵文,他应该不会闲的蛋疼去学,只为气一气林朝英的徒子徒孙。

    虽然没有总纲,但易筋锻骨章、疗伤章、移魂大法、横空挪移等几门养气练气秘诀,却齐全。

    “有这几样东西,治好身上的伤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岳风将几门功夫的秘诀,记在心中,脑中也胡思乱想起来。大功告成,便准备闪出古墓派,可谓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咦?自己干得是偷鸡摸狗的勾当,语境好像有些不大对吧?

    管他的呢。

    岳风正准备动身闪出,便在这时,忽听咔嚓一声闷响,石室大门被推开,随即便听到林环冷冷的道:“你违背祖师的命令,擅自下山,罚你在石室面壁,三个月不准离开!”

    “师父!”

    “哼!”

    “喂……喂……”

    岳风心中好奇,进入石室的,除了林环、李莫愁,还有一个人,莫非是孙婆婆?不对啊,听脚步声,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孩童,便向外望去。

    石棺挡住了林环,倒是不担心被她看到。

    透过缝隙,便看到李莫愁正蹙着眉,圆鼓着双眼,使劲的瞪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四岁不到,肥嘟嘟的小脸,眼神亮如星月,可爱的惨绝人寰。

    小女孩也蹙着鼻,尽力往林环身后躲,奶声奶气的道:“师姐不听师父的话,惹师父生气,是师姐不对,师姐你要好好呆在这里认错,龙儿不会给你求情的!”

    说罢还冲李莫愁吐了吐舌头。

    “你这个叛徒!”李莫愁咬牙瞪着小女孩,气哼哼的道。

    呃……这货是谁?

    毁童年啊,这难道就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仙女?不过,还是好可爱,不行了、不行了,好想摸一摸!

    岳风心中天人交战,真想领养一只啊。

    “嗯,是时候阉了龙骑士,圆国人数十亿人这一百多年来的怨念了……”岳风望着小龙女,坚定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