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四章 千丈岩前解道书(上)
    一行五人围聚在千丈岩前的凉亭里,卞桥独自坐在正中的石凳上.。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约莫四旬出头,衣衫华贵,头戴九阳巾,脚下一双厚底高履,脸型白而圆胖,手捧一只紫泥茶壶慢慢啜着,看起来像是个豪绅,而不是伺候人的管事。

    千丈岩前人多眼杂,远处有人指指点点,他却毫不在意,周围的几个奴仆都是短打装束,胸腹间衣裳敞开,脸上尽是骄横之气。

    赵英站在远处看着,暗骂张衍不知好歹,心里又隐隐有些后悔,卞桥向来手段毒辣,对付一个小小记名弟子简直是轻而易举,这小贼若被打死在这里倒也罢了,只是大兄定会数落她的不是,万一身体又气出毛病来办?

    她自小被赵元抚养长大,如果不是为了她,赵元早已上山求道了,也不会因此耽搁了十年,所以她对赵元的话平时从不敢违背,今次也是见到赵元吐血,她又急又恨下才任性了一回。

    只是赵英并不,卞桥看起来横行霸道,但其实也懂得一点进退之道。

    一方面他对不该得罪的人他尽量不得罪,即便有些许冲突,别人也看在胡胜余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另一方面,他对于没有背景的弟子又肆无忌惮的欺凌打压,也正于这一点,他在诸多管事中名头最响,凶名最盛。

    “卞总管,张衍来了。”

    一个被抓来听用的善渊观道童缩头缩脑地张望了一下,指着远处走来高大身影小声说着。

    卞桥本来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闻言稍稍打起了点精神,抬头随意瞥了一眼,这一打量,举起嘴边的茶壶却是一僵,有些吃惊道那个就是张衍?”

    他本以为张衍只是一个不懂规矩的穷酸书生,哪对方的形貌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张衍今天换上了闵楼赠给他的宽袖道袍,他仪容俊美不说,偏偏又身材匀称高大,比常人还要高出一头去,双目之间凛然生威,朝这里大步走来时,看上去雄武英壮,气势慑人。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更令卞桥吃惊的是,张衍的面庞上浮现一层隐晦光泽,他常年在胡胜余身边处理杂事,自然是有见识的,一看就张衍不但已经到了筑元中“凝元显意”的境界,而且还隐隐然有步入“元成入真”的迹象。

    卞桥咧了咧嘴,心里暗暗恼火,不打听消息的人是干吃的,有这等修为,岂会是一名普通的记名弟子?

    其实张衍前身性格沉闷,上山三年只懂埋头苦修,闭门精研蚀文,从来没有结交过同道,可以说是毫不起眼,仓促之下当然都查不出来。

    按照卞桥原先打算,若是这个张衍无甚背景,自然是教训一顿后打成残废扔下山去。

    在他眼里,一个记名弟子算不了,要不是碍于这里是善渊观,他一句话下去就有人抢着去办,根本无需他亲自出面,可没想到一见之下,却觉得张衍大不简单。

    再加上张衍精通蚀文……

    一般似这等人,不是背后有入门弟子照应,那便是家世煊赫。

    一念至此,张衍的身影在他眼里变得高深起来,倒是不敢轻易造次了。

    不过往日他仗着胡胜余的名头自认也是个人物,既然场面都铺开了,那也不可能当着诸多弟子的面就此退缩,输了气势。

    他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坐在那里冲着走来的张衍拱拱手,道某家卞桥,平日里为德修观胡胜余胡打理俗物,这位师弟可是张衍?”

    张衍站住脚,目光平静无波地看了卞桥一眼,道是。”

    卞桥一直仔细观察张衍神色,见他听到胡胜余的名头时眼神中波澜不惊,毫无所动,心中更加肯定先前的判断,状似亲热的试探了一句不知张师兄与善渊观的几位师兄如何称呼啊?”

    卞桥这里提起的“师兄”自然是指善渊观的那几个入门弟子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张衍哪里不他的心思,脸上似笑非笑,道自然不及卞兄与胡师兄那般亲近。”

    卞桥脸色一变,这话隐隐有讽刺他为人奴仆的意思,他平生最恨有人提起他的出身,不禁心头恼火,脸上堆出来的笑容也有几分僵硬。

    他看似文雅,可毕竟平时骄横惯了,口气顿时也变得不善起来,冷冷扫了张衍一眼,道我来问你,听闻你为我德修观弟子解读蚀文?可有此事?”

    张衍极为坦然,道有。”

    卞桥冷笑道我也知你到山上已有三载,岂能不知三观弟子立有规矩,解读道书有自有专人司职?也罢,今天不与你为难,你且在这里立个誓,从今往后,不再为三观弟子解读道书,我便代诸位师兄放你一马,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张衍一笑,道既然卞管事开口,那自此以后,德修观弟子我自不与他解读道书。”

    卞桥眯眼看着张衍,冷声道师弟是真心不懂,还是消遣我卞某人?我说得是三观弟子,你可曾听得明白?”

    下院虽然分三观,但是平时往来频繁,如果有人从德修观得了道书,再托在另两观交好的弟子名下去张衍那里解读蚀文,那他还拦得住吗?那还不是和没说一样?

    张衍一拱手,淡淡说道既如此,恕难从命。”

    他哪里能不这里面的关窍?他故意这样说,这是以退为进的手法,这样一来,变得不是我不肯答应你,实在是你欺人太甚。

    卞桥本来忌惮张衍背后有人撑腰,原想大家各退一步,也不至于闹翻,没想张衍不识好歹,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转念一想,张衍虽然看起来也有些根底,但既然破坏“规矩”在先,说到几个师兄那里也是占理,怕他何来?

    既然好言好语你不听,那就休怪我不讲情面,真当我没有办法整治你么?

    来此之前他早有准备,既然不可能和解,他就准备上手段了。

    卞桥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道不妨事,不妨事,既然师弟在蚀文一道颇有心得,不妨让我等开开眼界,卞某这里有三本道书,请师弟指教”

    他手一挥,身后一个小厮立刻摆上来一本道书,卞桥用手指关节在书面上敲了敲,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也张师弟你的规矩,米粮银钱少不了你的,就请张师弟指点一二了。”

    有生意上门,张衍自然不会不做,他走了两步,伸出手去拿那本道书。

    “慢来。”

    卞桥伸手压在道书上,眼睛盯着张衍,道我是诚心求教,张师弟如果解读了,或者解读不出,又如何说?”

    张衍表情淡淡地说道师兄尽可砸了我的招牌,我从此不再言蚀文二字。”

    卞桥嘿了一声,摇了摇头,道不够,不够。”

    张衍也笑了,手缩了,站直身体,道那么师兄以为该如何?”

    卞桥眯眼道你自散修为,就此下山,自此以后,不得踏入我溟沧派地界半步”

    因为这里聚拢多人,周围一些三大下院的弟子也逐渐围了,闻言一片惊呼,这是彻底要断了张衍的修道之路啊。

    张衍倒是意外,没想到卞桥之前没有作,现在倒是变得强硬了不少。

    他是不这是卞桥豪奴本性,逐小利,畏大人,只是吃不透张衍背景这才没有直接动手。

    如果张衍这次输了而又没有人为他出头,那自然下狠手不留活路,如果有人出面求情,来头大的话他也能卖个面子,顺便讨个人情。总之,只要张衍道书解读出了漏,到时候是扁是圆,都是任他搓捏。

    “师兄此说也可,但……”张衍倒是神色自若,道若要如此,此价就不是区区米粮可抵了。”

    卞桥嘿嘿笑了起来,在袖子里摸索了一阵,取出一只白玉瓷瓶放在石桌上,“师弟看来已是筑元修为,此为致和丹,瓶中一共二十三粒,每一粒都是价值千金,师弟以为可否啊?”

    周围三大下院弟子顿时议论纷纷,看着这瓶丹药眼中都是火热之意,不过也这不是他们能得到的,心中却都在大骂,这个卞桥明明只是一个管事,没修为,偏偏有这等好丹药,简直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

    张衍熟读典籍杂记,当然这种丹药的价值,不但可以辟谷养生,洗涤秽气,而且能固本培元,活血通脉,对动辄数日夜端坐不动的修道者来说大有裨益,关键是有价无市,这是入门弟子才可以享用的丹药。

    无需再多做考虑了,他当下回道可。”

    人群中的赵英看张衍答应下来,不由一撇嘴,这小贼真是不要命了,难道看不出卞桥是下个套让他往里钻么?

    卞桥朝周围一拱手,道好,今天这里有多位师在此,做个见证,免得传出去说我卞某人欺负人。”他也是手段狠辣,先一步用言语堵死了张衍的后路。

    张衍冷眼看着卞桥的小动作,他却毫不在意,旁若无人的在石凳上坐下,将道书拿起翻看起来。

    围在四周的众弟子听了卞桥的话,胆子大的都靠上来,都想看看这张衍到底有本事,竟然敢和卞桥放对,泰安观和善渊观弟子还好,在德修观弟子看来,这些年来卞桥在山上可谓作威作福,无人敢管,今天居然有人敢驳了卞桥的面子,胸中不免激动,更有甚者吩咐随身道童务必去找来知交好友,毋要过这出好戏。

    ……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