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七章 气破云霞悟妙真(上)
    三日之后,王盘来灵页岛赴战。∫请Ω看书Ww∫WΩ.∫QingKanShu.cC

    门规有定,到了明气境界,随身可带二十力士,驾登云飞舟,穿渎水浑衣,佩镇邪玉佩,持紫铜短戈,此来除他之外,尚还有包括封臻在内的几位同门好友,以及数名族,所以这一次共有三十六艘飞舟一齐飞临灵页岛,一眼望去,可谓气势迫人。

    王盘此次志在必得,决意要抢走张衍真传弟子之位,为确保万无一失,不仅带上了门中下赐的紫铜短戈,还佩戴了一口堪称法宝的遁音飞剑,身上法衣玉佩穿戴齐整,除此之外,还有两枚龄从玉牌,这乃是他一岁,十岁时有两名高人分别送给他的防身玉牌,俱都能抵挡一次法宝轰击。

    灵页岛上景象与他处迥异,封臻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七岁时便在盘螭岛修行,为修玄功二十八年未曾离岛一步,却是难得出游一次,

    他身边站立一女子与他身高仿佛,冰肌玉骨,清冷孤傲,脸上不见一丝血色,周围一行人自动离开她三尺范围,这是他的胞妹封窈,因为练了“绝聚生死法”这门阴绝玄功,所以令人感到寒气彻骨,不类生人。

    封臻看着下方,仿佛随口问起二妹觉得那王盘如何?”

    封窈神情淡淡,道大兄,我你打的是主意,不过是想我与那王盘结为道侣罢了。”

    被胞妹一口道破心中想法,封臻也不免有些尴尬,不过这事迟早也要挑明,他叹道二妹,你我在族中只是支脉庶出,自小无依无傍,纵然你天资高绝,在族中也势孤力单,如今王氏也算是盛族了,且与师兄还是同门,若是将来……”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却被封窈果断打断不需与我说,父亲当年允诺娘亲,我之事由我做主,兄长好意小妹心领了。”

    封臻不免摇了摇头,心中却在想如何改变封窈心意,只是目光一转,却王盘不去赴战,反而是在岛屿北面一角上落下,竟是先去私会唐嫣。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封臻本有意撮合封窈和王盘二人,却见王盘现在如此急不可耐,不由眉头一皱,身躯上一道金色光芒一卷,眨眼间,便如一道疾电般从飞舟上挪到了地面上。

    “嫣娘……”王盘“砰”的一声撞开草庐大门,大喊了一声。

    唐嫣站在庐舍中怔怔看着他,美目一红,似要流下泪来,却转过脸去,道你终是来了。”

    王盘见唐嫣玉容哀怨,似有无限委屈,哈哈一笑,正要上前将此女拢入怀中,却冷不防肩头被人一抓,居然动弹不得,他缓缓回头,只见封臻站在身后,对他摇了摇头,肃然道师弟,胜负未分,岂可失态?”

    王盘心头一凛,点了点头,虽说他不认为张衍能胜过,但毕竟此战还没有结果,唐嫣名义上还是张衍私物,就现在上去未免显得太过急不可耐,让人看了笑话,他现在可是杜德弟子,还要顾及师门名声。

    见王盘被人阻住,唐嫣心中微觉失望,不由恨恨瞪了封臻一眼,不过脸上却是似乎有一股刺目的光亮放出,双目一疼,身不由己蹬蹬退了两步,心中骇然这人是王盘师兄么?这却分明是有了玄光境界修为,不知是何来历?”

    待再睁眼看时,王盘就要步出门去,她不由急唤道王郎……”

    王盘脚步一顿,背对着她一动不动,道何事?”

    唐嫣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无事,你……”

    王盘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大步出门而去了。

    唐嫣叹了一声,她本想把张衍许是能腾云驾雾的事说出来,可是又想起王盘心高气傲,这么一说怕引起对方误解,以为不看好他,徒惹不快,所以最终还是忍下来没说。Ω请看Ω书WwΩW∫.∮QingKanShu.cC

    王盘心中的确有些不悦,??张衍来门中修炼满打满算不过三月,就算宁冲玄教了些许秘术法诀,他又能有多大火候?岂会输给他?真是妇人之见。

    出门后他汇合了一众人等,一路来到锥峰山脚下,只见座峰上空烟尘滚滚,雾气弥漫,一股煞气扑面而至,他心中冷笑,“别人惧你金风烈火,我却是不惧,张衍你今番想借助地利胜我,却是打了算盘。”

    他回转身,一拱手,道众位师,且在此等候,多则一日,少则一个时辰,我自回转与众位共谋一醉。”

    众人纷纷回礼,皆是表情轻松,只有封窈轻轻摇头。

    “二妹,你似是不看好王盘?”注意到了封窈表情,封臻不由低声问了句。

    封窈玉唇微启,道大兄,我观王盘此人,心大智短,器量又窄,看似俊杰,实则小人,纵然今天赢了张衍,日后也走不长远。”

    不意胞妹对王盘评价如此之地,封臻心中虽然并不认同,但兄妹二人分开已久,感情也有些淡薄了,是以他也不便多说,只得苦笑摇头。

    张衍站在某一处树梢顶上看着下方小如虫蚁的王盘,神色间一派云淡风轻,丝毫不见大战将至的凝重。

    他之所以敢与对方一战,一则是他有三件至宝在手,仅是如意神梭便是当初宁冲玄用来交给他防备罗萧的,后来与杜博一战,更是看出了此宝威力,试问连玄光境界的修士也可斩杀,何惧区区一个明气修士?

    二则他有心一试《澜云密册》所载法门的玄妙,正好拿王盘前来练手。

    他日前翻书,曾见其中一法门能将百丈方圆尽数纳入浓雾之中,用来遮掩身形最为方便不过,虽然普通修士双目能辨真明,透重雾,但这雾并非普通气雾,而是一口清气所化,是以不是寻常手段能破。

    见山脚下王盘正在登山,他伸手一掐法诀,只是片刻间,蒙蒙大雾便弥散开来,将周围都笼罩了进去。

    张衍点了点头,心道这还只是澜云清气所化,如是乾灵清气所化恐是效果更是不凡

    因功法和炼化方式的不同,乾灵清气在精纯度上远远胜过普通清气,同样,修炼时所需花费也比寻常修士更多。

    以王盘而言,他只需三十六口清气成就第一重“气海初化”,再需三十六口浊气成就第二重境界“唤云召霞”,然后便是两气合一,清浊归元,如今他只差最后一口融合便能成就第三重“天霖降顶”。

    而张衍若是将来清浊归合,则各需要八十一口乾灵清气和八十一口坤灵浊气。

    王盘攀山而走,不多时便来到了山腹一处平地上,他放眼望去都白蒙蒙的一片,不见张衍身影,出声大喊道张衍,我已到了,出来一见。”

    “王盘,我早已在此恭候多时。”张衍的声音从浓雾中传了出来。

    王盘仗着修为高深,对浓雾丝毫不惧,大步踏入其中,走了十多步,却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他哈哈一笑,道张衍,这等雕虫小技也想胜我?给我散”

    他“呼”的吹出一口浊气,平地顿时刮起了一阵旋风,树叶枯木飞卷而起,一时如同暴雨席至,枝叶折裂,草木断倒之声不绝于耳。只是雷大雨小,等风敛气收后,这雾气只是稍稍变得稀薄一点,须臾间又渐渐浓郁起来,王盘不禁怔在了那里。

    张衍暗笑,澜云密册虽说在练气法门上差了点,但是在气机运转上却是别出机杼,岂是你一口浊气就能吹散的?而且有乾灵清气在身,身轻如羽,随时能借雾登空而上,已先立于不败之地,今日王盘必输

    只是令他有些诧异的是,王盘那一口浊气中居然带着金火之气,虽然比不上地火煞气,在凝练精纯上却犹有过之,看来对方脉象不是金属便是火属,心道难怪此人敢来岛上应战,原来也有倚仗。”

    王盘又连连吹了几口气,那雾气却是随散随聚,顿时大感麻烦,想了想,心中恍然,“定是这张衍使得拖延之法,好等每日金风烈火起时伤我灵气,哼哼,他许是得了宁师兄的法门,不惧煞气,可是他却不知,我乃中上品的火脉,也是不怕这等火烈之气。”

    只是却没这个耐心与张衍干耗下去,他眼珠一转,大声喊道张衍你若识趣,那就主动认输,让出真传弟子之位,我之前交换承诺一概不变,免得有性命之忧,你看如何?”

    片刻后,雾中传来张衍的回话既已到了此处,便是生死之决,多说无益。”

    “找到了”王盘眼神一厉,道了声去”手中遁音飞剑泛起一阵红芒,霎时脱手而飞,直奔张衍出声的地方而去。

    张衍在雾中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一笑,“正是要你如此”手腕一抖,一支云纹朱笔滑落袖中,再往空中一扔。

    飞剑来势汹汹,对着张衍的面门呼啸而至,朱笔却沉稳之极的主动迎上,笔尖只是在剑身上轻轻一点,便消去了那层红光灵气,再绕剑一转,又刷去了剑上那一丝精血,剑身顿时变得一阵黯淡,从空中掉落下来。

    张衍伸手一接,一左一右将宣命笔和飞剑接在手中,微笑道王师兄,恕我却之不恭了。”

    ……

    ……

    p:有书友问王盘得了唐嫣的话,师徒一脉还会给他好处么?我的回答是可以的,有些事情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具体以后文中会有交代。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