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八章 气破云霞悟妙真(下)
    王盘突觉心口一疼,那柄飞剑居然与失去了联系,顿时又惊又怒,大骂道张衍,我孙真人一脉擅长借雾遁形,收拿飞剑,宁师兄也定然是传了你几手法诀,不过你莫以为学了两手法术,躲在雾中我便奈何不了你”

    他大喝一声,两手伸出一抓,十丈之内的沙石被他这一股气机给吸了,枯枝,石子都凭空浮起,围绕在他的四周,到了这明气第二重,他能将十丈内百余斤之物凭空摄起,更不用提这些碎石断枝,他再大袖一挥,这些杂石烂叶顿时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泄式的破坏持续了半时辰,王盘却始没有摸到张衍半点身影,山腹这里草木茂密,又是大雾弥漫,要想找到一个刻意躲藏的修士谈何容易?

    王盘不免有些后悔,也怪他先前夸下了海口,说少则一个时辰,多则一天便拿下张衍,如今法宝失去,对方匿迹无踪,再这样下去,别说一天,恐怕几天几夜也拿对方毫无办法,

    盘算一会儿,王盘心想张衍说不定也得宁冲玄赐了法宝,是以能收我飞剑,不过他若有能耐,已下来杀我,何必躲在一边?定是惧怕与我正面交手。”想到这里,摸了摸手中紫铜短戈,一狠心,道看来今日要先舍你一回了。”

    他一掐法诀,对着空处一声大叫张衍,看宝”

    如他所料,铜戈一出,对方果然也有了反应,心神霎时便与这法器失去了联系,不过他本意并不指望此宝能对付得了张衍,如今一摸到张衍所在大致方向,大喝一声,道张衍小儿,受死吧”

    王盘胸中丹窍一开,张嘴一气吐出了十八口红如赤砂,烈似云霞的清浊火灵之气,顷刻他所站之地便被炙出了一层焦黑色泽,便是身侧草木也熊熊燃烧了起来,一眨眼间,便将张衍所在位置方圆数十丈的距离一并圈在其中。

    王盘所练功法称之为“赤火丹霞卷”,也是族中为是他搜罗来的一门火属功法,这门玄功练到高深处熔铁化钢也是易如反掌,只是此书只有半卷,有“功”却无“法”,空有一身火气却用不出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为此他找了许多门路,最后这才得以拜在杜德门下,不过他入门才有数月,杜德只传了他一门火攻之法,名为“烈阳熏炉”,乃是用九口火气攻敌,一经施展,所过之处尽成焦土。

    只是此法他还未曾练熟,要用十八口灵气才可勉强施展。

    这十八口火灵之气扩散出去后,各占方位,再往地下一沉,炽热蒸腾之感便升了上来,须臾间,张衍所站树木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原本王盘算计的很好,可偏偏算漏了一点,由于这门法诀还没练到家,他还只能在平地施展,偏偏张衍却能驾雾而起,此时见火气灼人,他微微一笑,脚尖一点,便随着烟云一起升腾而上,顷刻间便出了此法范围。

    看下方烈火腾腾,火气在其中穿梭不定,有如阵法搅动,张衍看得啧啧称奇,有心试试对方这王盘口火气的威力,便张开嘴,一口乾灵清气吐在了上面,没想到,他只闻“嗤”的一声,这口清气居然和那口火气两下齐归乌有,半点不存。

    他不禁一怔,随即苦笑摇头,这一口乾灵清气算是白练了。

    他在这里有些惋惜,王盘却是有些肉疼加吃惊了。

    这十八口火气俱是清浊合一,原本准备练到三十六口就冲击明气第三重境界所用,没想到被张衍无意间生生化掉了一口,他还要再练上两月才能补,而且还不及在胸中日日熬炼的那般精纯。

    只是这样还不算,关键是他见张衍好似有法能除去火气,他不禁犹豫,是继续施法好,还是收回火气好?

    仔细盘算了一番,他一咬牙,又补上了一口火气,他不信对方还真能化去他所有火气,今天就拼到底了,哪怕将胸中之气耗尽,大不了再练就是了,与真传弟子之位比起来,这点损失又算得了?

    张衍有心看看胸中两气与对方的差距,此时又吐出了一口澜云清气出来,这下却是如雪入滚锅,顷刻间便被化去。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摇了摇头,看来这澜云清气果然在气机凝练上比乾灵清气差得远。

    只是这时,他却神色一动,也是他对气机感觉敏锐,才察觉到还有一丝灵气未曾消散,似有若无的飘在那里。

    他目光一闪,吐出一道乾灵清气,将这丝灵气其卷了,放入了胸中细细查看起来。

    这一看才,这道清气虽然被磨去了绝大部分,但这剩下的这一缕却是极为精纯,几乎接近用烈火金风炼化出来的乾灵清气,看到这里,他眼前一亮,脑海中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决定再试一次。

    他朝着下方火气又是一口澜云清气喷出,这道灵气果然被火气一磨便被化去,仍是只余一丝,在堪堪飘散时,乾灵清气一裹,又将其卷了,再放到胸中细看,果然比原先精纯了不少,先前那次并不是巧合。

    如不是还在争斗中,张衍简直要放声大笑,只因为他突然想到,其实未必需要直接用元真去磨练乾灵清气,那样费时又费力,还要等每日三次煞气喷时才行,他大可以先练澜云清气,此气练法简单,练一口乾灵清气的能练出三四倍之多澜云清气,然后再用太乙金书所载的法门去金风烈火下打磨,想必度能比原先提高一倍不止。

    要无论是乾灵清气还是清气本质都是一样,只是法门运用和精纯度不同罢了,原先非要用元真去直接磨练,那是一根经走到底了,可见有的时候,只要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弯路变直路,那就是捷径了。

    有了这个收获,他只望能早日一试想法,也无心与王盘再玩下去,拿出宣命笔,道了声去”

    宣命笔一出,只是绕场一圈,便将十八口火气刷去一半,王盘法诀当即被破。

    王盘被吓了一大跳,这才察觉出来不对,心叫不妙,顾不得再将那剩下的火气收回,回头转身就逃,张衍站在雾上看得清楚,袍袖一甩,一点青芒直奔王盘后心。

    “啪”、“啪”两声,王盘只觉两块从龄玉牌一起碎裂,顿时醒悟张衍身上有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哪里还敢有片刻犹豫,死命往山下奔去,

    张衍冷笑一声,道怎叫你逃脱?”

    手中法诀一掐,稍稍被阻的青芒再次上前,这次王盘身上的辟邪玉佩自动跃起护主,却如薄砖一般被一击而碎,如意神梭余势不绝,一个盘旋,将王盘双脚斩断,只听一声凄厉惨叫,便倒在了地上。

    王盘心志也算是坚韧,此刻有性命之忧,不顾双脚剧痛,以手代足还想往前逃窜。

    只是这次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忽觉眼前一黑,一方五丈大小砚台当头落下,怎奈他半个身子还在外面,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出,“咔嚓”一声,上半截身躯便被压成齑粉,连元灵也一并碾去,彻底身死魂消。

    张衍收了法宝,缓缓从雾上飘落,走上前到王盘身上摸索了一番。

    这王盘可比杜悠寒酸多了,身上没有乾坤袖囊,只是普通的袖袋而已。

    张衍连取了几件,除了那块赤霞岛洞府的禁制牌符,好像没有有价值的了,就连仅有的飞剑铜戈也已落在他的手中,只是搜到最后,一颗瓶装丹药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螭生丹?”

    张衍脸上中泛出喜色,“听闻第三重境界因为阴阳归一,会有异气杂生,搅乱灵机,不是资质绝顶,大定力者难以靠自身支撑,而螭生丹却可镇住异气,化污去浊,这倒是省却我一番功夫。”

    他当即将此丹郑重收起,转身向山下走去。

    “有劳诸位久候了”

    云雾开散,张衍露出身形,他站在树梢上随风上下摆动,巾扬袍舞,衣带当风,任由身后地火冲天,雾烟滚滚,脸上却是云淡风轻,无悲无喜,这般风姿气度不是仙人,却胜似仙人。

    众人面面相觑,仿如置身梦中,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这竟然是王盘输了?连身家性命一起丢了?

    封臻脸色阴翳,仿佛笼上了一层寒霜,却没注意到旁侧胞妹封窈却一眨不眨地看着张衍,美目中却泛过了一丝异彩。

    张衍转而面向王盘带来的一众力士,道王盘已然败于我手,如今尸骨无存,魂飞魄散,你等今后皆归我之门下,今日放尔等安顿家小,收拾私物,过几日我自当去赤霞岛上一观,如有不从,自有门规处置,可听曾听得明白?”

    既是“绝争”,胜了王盘,那么对方一切所有,包括力士侍从,姬妾僮仆,洞府丹药,法宝飞舟,统统都要归入他的名下了。

    他心中甚至在想,是不是多向几个富庶弟子主动挑战?这绝对是家致富不二门径。

    只是这个念头才一冒出,就被他压了下去,满则溢,盈则亏,稍露锋芒可以,风头太过却不是好事,需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况且只是王盘的遗产恐怕就够用上很长一段了。

    力士随从哪里敢和他对抗?他们都是修士的个人私产,随意打杀也无人问津,但如是敢反叛主人,不但门规要处置他们,就连天下各派各家也会共讨之,由不得他们不从,当即道我等自在岛上静候大家到来。”

    ……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