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三章 传奇龙戒
    孟小蝶一语点醒梦中人,使得林在天有了深深的紧迫感。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回到林府。

    林在天立即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盘膝而坐,试图感觉到四周的灵气,从而获得气感。

    只有获得气感,才能踏上修行之路,从而让他有一些自保之力。

    然而,数个时辰过去,林在天却没有丝毫收获。

    窗外,天色已暗,院子里已经掌灯。

    林在天站起身,活动着有些酸楚麻木的双腿,不禁感叹:“修行一途果然很难!看来孟小蝶所说没错,这气感并非短时间可以获得,须得持之以恒才行……”

    这样一来,林在天不得不去考虑别的手段,来化解眼下的生死危机。

    他走到窗边,将视线投入到茫茫夜色当中,陷入了思考。

    “其实,林府之中,还是我这个便宜父亲的势力和实力最大,只要能说服父亲相信此事,以他的手段,定能找出真凶,将他们一网打尽!我的危机也就迎刃而解。”

    可他转念又一想,不禁面露苦笑。

    “但我这具身体之前声名狼藉,所说的话不一定会被父亲认可!况且,谁知道父亲身边有没有卧底?一个弄不好,反而会打草惊蛇,让那些人提前下手……”

    林在天左右为难,十分苦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夜色渐浓。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林在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眼睛骤然一亮。

    “我只需暗中收集到确凿的证据,交给父亲,便能取得他的信任!到时再同父亲设一个局,当场指认真凶,便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主意定下,林在天便迫不及待的出了房间,跑向他父亲所在的正房。

    现在是二更天,亥时,按照后世的说法也就是晚上九点多十点,最多不过十一点,林在天见他爹房间里灯火通明,便一头闯了一进去。

    谁知,他竟不小心撞破了他爹的好事,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一声女子的惊声尖叫之后,林在天便被他爹用臭鞋砸出门来。

    “你这浑小子,半夜三更不睡觉,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闯,没大没小,成何体统?”

    “爹,我有事要和你商量!呃……九娘也在呀,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

    “滚蛋!在门外等着!”

    话音落下,房间里面便传来一阵悉悉索索之声。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林在天羞红着脸站在门外,也是郁闷的不行。

    “倒是忘了古代人睡觉早……看来,我得好好倒倒时差了!”

    没等多久,房间内便传来一声轻喝,“进来吧!”

    林在天调整了一下心情,推门而入。

    迎接他的,却是他父亲一顿劈头盖脸的喝骂。

    “臭小子,被人刺杀了一次还不老实,毛毛躁躁的,没个人样!”

    林在天的父亲林以达三十六岁,面目冷峻,身材微微有些富态。

    他正值盛年,端坐在房间内正中主位之上,颇有几分上位者的威势。

    他失望的摇摇头,叹道:“这三天你足不出户,每日读书,原本我还有些欣慰,觉得你总算有些懂事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个尿性!哎……我林家家门不幸呀!”

    一听此话,林在天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他将嘴边道歉之言生生咽回到肚子里,冷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吧?你刚才要是熄了灯,别人怎么会乱闯?若你再从里面插上门,别人就算想要硬闯,恐怕也不是很容易吧?”

    “呃……你……这……”

    林以达几次开口,却现自己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林在天说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他根本无从辩驳。

    林以达眯起双眼,上下打量林在天一番,不怒反喜,竟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说的好!哈哈!看来,经历了刺杀一事,你的确是成熟了许多!说吧,找我什么事?”

    林在天心中一动,有心将自己关于幕后凶手的推测说出来,但他最终还是忍住没提。隔墙有耳,谁知道他爹里屋这个九夫人是不是卧底?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想到这,林在天微微一笑,“我想学做生意。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好!这是好事呀,爹早就等着你这句话了!爹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只要干的是正事,爹都会全力支持你!”

    林以达完全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神情有些激动。

    “说吧,想从哪里学起?”

    “我对数字比较感兴趣,就先去账房锻炼锻炼吧。”

    林在天后世的经验告诉他,要想寻找线索,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便是查账!

    “好!哈哈,账房之事由你二娘负责,我一会儿跟她打个招呼,你明日直接去找你二娘便是。”

    “是!”林在天恭敬的行了一礼,便退出了房间。

    第二日。

    林在天早早便来到账房,但他没想到,二夫人来的更早。

    林在天连忙行礼,“二娘早。”

    “嗯!”二夫人微微颔。

    林在天的生母早年病死后,便以二夫人为最大。

    二夫人生的端庄贤淑,年过三十依旧风韵犹存,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

    且她熟读诗书,善于算术,为人又比较细致,便在幕后管起了林家的账房。

    她含笑看着林在天,说道:“天儿,你是老爷的独子,早该出来替老爷分忧了。不过,这账房中无非是些写写算算之事,十分枯燥无味,我怕你坚持不下来的。倒不如,你去跟着下面各个掌柜去学做经营,反而会有趣很多。”

    二夫人说话极有分寸,乍一听没啥毛病,可林在天细细一分析,便品出了其中有赶他走的意思。

    他呵呵一笑,说道:“多谢二娘关心,我最近喜欢突然迷上了数字,就想每天写写算算。”

    二夫人笑着摇摇头,“那好,你什么时候玩腻了,随时告诉二娘,二娘随时给你安排个轻松点的活计。”

    林在天点点头,“多谢二娘。”

    “都是一家人,天儿不必这么客气!”二夫人笑着摆摆手。

    随后,她美目流转,闪过一道睿智的光彩,笑道:“要学账房这一套,就得先从柜台做起……这样吧,肉铺那里正好缺个人手,你先去那里锻炼一段时间,再回这里学习,你看如何?”

    林在天不由暗自腹诽,这个二夫人就是不待见他,就是要赶他走,可人家说的合情合理,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况且,下到基层才更容易获得线索和证据。

    林在天便笑着答应下来,拿着一纸书信,来到庙街十字路口的“林记肉铺”当中。

    肉铺的掌柜也姓林,四十岁左右年纪,是个大胖子。

    他看过书信之后,连忙笑问:“大少爷,二夫人说让您做与账务有关之事?您看……您是准备收钱呢?还是记账呢?”

    其实,“林记肉铺”买卖虽然好,但只有在每月初一的庙会之时,才会忙不过来。

    换在平时,收银记账他一个人就完全能搞定。

    此时准备加一个人不说,还是臭名昭著的林大少爷,掌柜有些不能理解。

    这不是瞎捣乱么?

    但掌柜是个聪明人,此事既然是二夫人亲自安排,那他心中虽有疑惑,却也不敢多问。

    几名掌刀的伙计也是面面相觑,这林在天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做,却跑来肉铺干活……是要闹哪一出?

    “就收钱吧!”林在天无奈道。

    他可不会用记账用的毛笔,只能临时做一名收银员。

    “好!”林掌柜便把注意事项简单说了说。

    正说话间,有客上门,掌柜连忙迎了上去。

    林在天却走到柜台后面,随手拿起一本账簿翻看起来。

    却听掌柜扯着大嗓门喊道:“收钱十五文!”

    “好嘞!”林在天按照掌柜的交代回应了一句,伸手接过顾客递过来的铜币。

    然而就在这一霎,林在天到手的铜币竟凭空消失不见。

    神奇的是,这种消失的感觉不是不翼而飞,而是好像铜钱自己钻进了林在天的手指之中。

    林在天心中大惊,连忙抬起手来反复查看,有了一个更加惊人的现。

    在他的左手中指之上,隐隐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图案,但看不清具体的样子。

    林在天眯起了双眼,“图案因吞噬了铜钱而生,却这么不清晰,难道是因为铜钱不够?”

    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抓出一把铜钱,交到左手之中。

    这一次,他亲眼见证了铜钱的消失,的的确确是被左手中指所莫名吞噬!

    中指上的图案凝实了几分,但依旧看不清。

    “还是不够!”

    林在天索性将左手伸入了钱袋之中。

    只是刹那工夫,一袋子钱币便消失不见。

    林在天再度看向中指,上面的图案依旧不清晰,但隐约可以认得出。

    这是一个字,是繁体的“龙”字!

    林在天对这个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曾在哪里见过。

    “哼!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吞多少钱!”

    林在天身上有的是钱,直接掏出一枚银锭,放在了左手。

    这枚一两的银锭可以兑换一贯铜钱,也就是一千铜币!

    这下子,龙字图案变得十分清楚。

    “这是……”林在天顿时变得激动起来,“这是《热血传奇》的标志!”

    时隔几日,他再度看到这个属于后世的图案,莫名有些亲切。

    “咦?它怎么鼓起一块?”

    林在天细心的现,龙字图案微微隆起,似要破他的手指而出。

    他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将手指转动一圈之后,确认了这个判断。

    “这应该是一枚戒指!或许是个宝贝!哈哈,这下财了!”

    林在天不再犹豫,直接从怀中掏出一根金条,送到龙字图案上面。

    下一刻,金条消失,戒指完全显现而出。

    同时,一个柔美的声音突兀的在林在天脑海响起。

    “恭喜你,主人,传奇龙戒已被激活!我叫小奇,随时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