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十五 又见黑衣人
    “慢着!”老二走出一步,挡在林以达身前,目光不善的看向他的这位大哥,“老大,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假传你的命令?”

    老三也走了过来,面露愤恨,“老大,二哥说的对,此事需要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以达不愧是林家当家之人,遇事不慌,沉着有度。∮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凝重道:“我怀疑是我的几位夫人之中的一个所下的命令!但此事说来话长,眼下还是找到你们的儿子要紧!”

    随后,他的声音骤然提高几分,喝道:“这个时候,咱们不能自乱阵脚!你们别忘了,我家天儿今日也遭到了刺杀!”

    老三分明不信林以达所说,冷笑道:“我们怎么能知道,这是不是大哥你的苦肉计呢?你家天儿这不是好好的吗?”

    “不错!”老二在旁点点头,“这一点作何解释?”

    听到此话,林以达的脸色骤然一冷,“哼!天儿是我的独子,我怎会拿他演苦肉计?你们别忘了,天儿可是遭受了两次刺杀!他上一次遇刺后你们都在场,距今只隔几日而已,难道你们都忘了?”

    老二老三对视一眼,脸上出现了迟疑之色,但仍没有完全相信林以达。

    林在天看在眼中,心中有些着急。

    事情展到这一步,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虎毒不食子!他的二叔三叔绝不可能拿自己的儿子设局,所以两人瞬间便洗脱了嫌疑。

    既然如此,那两人的其他儿子,便还是林在天的亲人!他作为林家唯一的修行者,保护亲人,责无旁贷!

    想到这,林在天走出几步,猛然释放修为,“二叔三叔,实不相瞒,天儿能侥幸逃得一命,是因为我已经成了一名修行者,如今已是炼气二重修为!”

    说着,他将林浩的头颅从戒指中取出,抓着头拎在了手中。

    “这就是刺杀我的刺客林浩!已经被我诛杀!”

    林在天的话,令在场众人震惊不已,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平日里不学无术、到处惹是生非的执绔子弟,竟摇身一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修行者!

    这里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修行者,可林在天身上强悍的气息散出,不是修行者的话,又有什么别的解释?

    别人不能确认,林家两兄弟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种气势,他们在父亲身上见过!

    “天儿你从何处得来的功法?”老二林以富眼睛一亮,他大儿子已经掌握气感多年,却苦于没有功法修炼,白白浪费几年时间。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他四处花钱打听,却根本买不到一本功法。

    所以这一瞬间,他根本没在意林在天几日之间做出的巨大改变,甚至将小儿子的死也暂时抛在了脑后。

    老三的脸上却是闪过一丝黯然,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已死,大儿子又迟迟没有获得气感,令他十分失落。

    如今,只有先保下大儿子的性命再说。

    想到这,他急忙开口:“二哥,都什么时候了?还是先去寻人要紧!”

    老二如梦方醒。

    那掌握了气感的大儿子此刻还生死未卜,他的思维明显有些跳跃,分明是想多了!

    他额头上冷汗冒出,急忙看向林以达,目光中充满急切。

    “大哥,快下命令吧!”

    林以达点点头,转身看向身后人群,“传我命令,林府所有家丁护院立即出动,十人一队,全力搜寻林府各位少爷!但凡遇到陌生人,不问理由,一律给我抓回来!如遇抵抗,格杀勿论!”

    “是!”

    林家众人四散而走,立刻忙碌起来。

    林在天的数名手下也都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他身前,却独独不见小四。

    “小四呢?”林在天皱眉问道。

    一名手下道:“说是拉肚子,一会儿就来!”

    林在天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眼下情况紧急,由不得他多想,便喝道:“走!咱们也去找人!”

    “是!”林掌柜和众手下便跟在了他的身后。

    林在天走出几步,突然想起一事,连忙转身看向林以达,大声提醒道:“爹,你快带人回林府坐镇,小心有人趁虚而入!记住看紧你的几位夫人,我怕刺客会趁乱灭口!我带人去四处找找看!”

    林以达身体猛然一震,面露凝重,重重的点点头,“好!我这就和你二叔三叔一同回去!你凡事小心!”

    “放心!”

    丢下这一句,林在天便带人走入了夜色之中。

    一路上,不断有林家队伍相遇,互通信息之后,又各自分开。

    小半个时辰之后,有好消息传来,二少爷和四少爷都被找到,两人均安然无恙,被接回了府中。

    但林在天却没有立刻返回。

    因为,事地距离镇口不远。而林在天从镇外回来后,就一直呆在事地附近,期间并没有陌生人去往镇外!

    而现在,镇口已被林家封锁!

    他相信刺客匆忙间不会走远,很有可能就藏在镇中。

    又或者,这些刺客本就是林家镇之人!

    林在天带着人在镇中非常仔细的反复搜索起来。

    这时,一户人家中的一个红点突然消失,却再也没有出现!

    “咦?”

    这个反常的现象,立刻引起了林在天注意,他立刻在这户人家门前停下了脚步。

    要知道,红点不受空间阻隔,即便这户人家的小动物入了屋子,林在天一样可以感受得到。

    这个红点彻底消失,只能说明这只动物已经挂了!

    而现在已是三更半夜,谁会起来宰杀牲畜?

    想到这,林在天命令掌柜等人,将这座院子悄悄围了起来。

    随后,他亲自上前,敲响了院门。

    “谁啊?大半夜不睡觉,有事明天再说!”一道粗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林在天没有回答,以他炼气二重的修为,听力要比常人强上一些,似乎听到院子里有点动静。

    他的眼中骤然一亮。

    机不可失!

    下一刻,一把乌木剑凭空出现在林在天的右手,而他的左手猛然力,直接将木门推倒在地。

    几乎同时,林在天纵身闯入院中,直奔声音传出的方向。

    那个方向之上,地上躺了一条花狗,见了人却不叫唤,应该便是那个消失的红点!

    而花狗后面正好是个角落,光线很暗,如不细看,根本不会现那里蜷缩着一道黑影。

    但黑影明显受到了惊吓,竟主动现身而出,几下子便蹿上了墙头。

    果然有人!

    林在天脸上一喜,眼中却是一寒,冷哼一声便追了上去。

    同时,他隔墙下了一道命令:“大家注意,墙头有人!都给我盯好了,他一跳下去,你们就把他围住!大家都小心点,他有可能是名武师,他要敢反抗,你们就一起上,先把他的腿打断!”

    “是!”众人也有些兴奋,他们此番能够抓住刺客的话,必是大功一件,林府定会有重赏!

    墙头之上的黑衣人听到此话,脚下一软,差点没掉了下来。

    无奈的是,这是一座独立的院子,四周没有别的建筑物可以攀爬,而掌柜等人在地面上死死跟着他,他只好沿着墙头绕起了圈子,就是没有机会跳下去。

    黑衣人不敢拖时间,猛然顿住身形,扭头看向林在天,冷声道:“朋友,凡事不要做绝,给条活路可好?”

    “好啊!”

    林在天已经站在了黑衣人所在的墙下。他抬起头,露出有些玩味的表情,笑道:“你只要说出幕后指使者,我可以考虑让你活着!”

    就在此刻,他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一剑斩在了院墙之上。

    “轰隆!”

    半边院墙骤然崩塌开来,露出外面的掌柜等人。而黑衣人也一个踉跄,从墙头跌落在地。

    林在天并未给黑衣人喘息的时间,紧接着便又劈出一剑,斩向黑衣人的双腿。

    黑衣人反应也是不慢,就势一滚,躲到了一旁。

    他站起身,不知从哪拔出一把长剑,眼中露出一道杀意,但他看到掌柜等人也从塌墙处一拥而入,不敢恋战,便朝另一个方向夺路而逃。

    林在天冷冷一笑,奋力追了上去。炼气二重之下,他的度也比之前快出不少,眼看就要追上黑衣人。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一个相貌奇丑却异常魁梧的中年大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套着外衣,懒洋洋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谁呀这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准备拆房子呀?”

    黑衣人眼睛一亮,立即冲上前去,想要将大汉劫为人质。

    不料,他却反被大汉一把揪了过去,像拎小鸡仔一样拎在了半空之中,就连手中的剑也被夺了去。

    “慌什么?再跑就撞到老子了!”大汉不满的呵斥了一句,这才懒洋洋的看向四周。

    可待他看清院中的情形时,瞬间睡意全无,惊呆在了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墙!我的门!还真特么是拆房子呀?!”

    大汉冰冷的目光扫视一周,从黑衣人身后现了林在天,不由撇了撇嘴。

    “又是你这浑小子!你今天又想玩什么花样?”

    此言一出,林在天莫名打了个冷颤,竟是察觉到了一丝来自于这具身体内心深处的本能恐惧。

    他在脑海仔细一回忆,不由面露古怪!

    原来,这个奇丑无比的大汉名叫孟铁牛,竟是如花似玉般孟小蝶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