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道士无敌 > 十六 一条小花狗引发的惨案
    孟铁牛外号“孟千斤”,力大无穷,能举起千斤巨石,方圆百里之内,没人敢惹!就连林在天的父亲也对他礼让三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林在天的前任为了追求孟小蝶,没少在此人身上吃亏。可他前任非常奇葩,越是受挫越是奋勇,就是后世“你来打我呀”那种贱贱的作风。

    而现在的林在天早已变得不同,但他虽然不惧怕孟铁牛,却也不愿轻易招惹对方。

    他微微一笑,一顶高帽子先送了过去!

    “孟叔叔,您不亏有‘千斤’之名,如此轻易就制服了这名刺客!实在令人佩服!”

    随后,他又非常客气的说道:“孟叔叔,不瞒您说,晚辈此番是来捉拿您手上的这名刺客,对您家中院子的损坏多有抱歉!晚辈明日便派人来修理,并送上一份礼物作为赔偿!还请孟叔叔将刺客交给晚辈,在天感激不尽!”

    孟铁牛听完此话,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一瞬间不认识林在天了一般。

    他奇道:“你小子吃错药了?怎么突然变得文绉绉的?酸死了!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口上虽这么说,脸上却是难掩笑意,目光之中甚至有了一丝赞赏,明显对林在天的话很受用。

    不过,当他的视线无意间扫过林在天身后,落在地上死去的花狗身上时,他的脸色由微笑变为了滔天愤怒!

    “小花!小花你怎么样小花?谁干的?给老子滚过来!”

    孟铁牛的目光,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林在天身上,眼中甚至闪过一道杀意。

    “是不是你?”

    林在天双手一摊,非常无辜的笑了笑,随后向黑衣人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

    孟铁牛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林在天,他目光扫过院中众人,最后锁定林掌柜,沉声问道:“到底是谁杀的小花?”

    林掌柜笑道:“铁牛老弟,我们是为追击刺客而来,少主怎么会无缘无故杀你的狗呢?你想想,这黑衣刺客早就无声无息的躲在你院子里,那这狗到底是谁杀的呢?”

    孟铁牛一听此话,立刻将黑衣人拎在面前,他双目一瞪,眼白处瞬间爬满了血丝。∮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为何要杀我的小花?”

    黑衣人之前各种挣扎,却没有一点用,好不容易有了开口的机会,连忙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赔钱!十倍,不,百倍!求您放过我……”

    正在这时,孟小蝶姐弟也冲出了屋子,看向地上花狗的尸体时,都情不自禁的落下了泪水。

    “姐姐,呜呜……小花死了……”

    孟小蝶将弟弟搂在了怀中,轻轻拍打起他的后背,“小虎别哭,你已经是男子汉了!”

    她劝着弟弟,可自己却忍不住落泪。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看得院中众人都很心疼,林在天也莫名有了些难受的感觉。

    姐弟俩的哭泣,使得孟铁牛愈的愤怒。

    他的神情变得激动不已,双手握住黑衣人的肩膀,用力摇晃起来。

    “你知不知道小花对我全家意味着什么?啊?回答我!”

    黑衣人被他剧烈摇晃,整个人头晕目眩、七荤八素,别说话说不清楚,脑袋也不好使了,只是一个劲的求饶。

    此举却更加增添了孟铁牛的怒火!

    他猛地抬起双臂,一把将黑衣人举过了头顶,“给我去死!”

    黑衣人惊慌失措,脸上一副吓尿的表情,“不要啊!放我下来!”

    林在天也是脸色一变,急忙出言喝止:“孟叔且慢!留下活口!”

    然而,一切都已晚了……

    孟小蝶连忙带着弟弟背过身去,不想让弟弟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林在天传出一声叹息。

    现在,只有揭开黑衣人所蒙的黑布,看看是否能认出对方的身份。

    可惜的是,林在天让在场之人一一辨识一番,却没有一个人认识此人。

    而从他的身上,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表露身份的东西。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此人不是林家镇之人,却是不好办了。”

    林在天不由皱起了眉头,心中遗憾不已。

    黑衣人身死,一条触手可得的线索,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中断,起因却是因为一条小花狗!

    “糊涂啊!”

    林掌柜看着孟铁牛摇摇头,“狗死不能复生,你杀了这人有什么用?反而还让我们失去了线索!”

    孟铁牛也渐渐冷静下来,多少有些悔意。

    “抱歉了,刚才实在是没忍住!”

    随后,他神情悲愤的说道:“这俩孩子的娘死的早,我又是个泥瓦匠,整日在外给人干活!若是没有小花看家护院,我怎能安心?”

    孟铁牛是个大老粗,他的话未能说出小花真正的作用。

    孟小蝶便转过身,接道:“我娘死的早,爹又整日在外,只有小花每天陪着我们姐弟,说成相依为命也不为过!而且,小花还救过我们的命……”

    孟小蝶说了很多,听得众人都很心酸。

    林在天心中也升起很多感触,对这个孟小蝶有了新的认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这个孟小蝶从小便担起了家庭的负担,不但需要洗衣做饭,还得照顾年幼的弟弟,吃了不少的苦。而小花的出现,不仅给这两姐弟增添不少安全感,也带来了很多乐趣。

    林在天看着孟小蝶,将眼前的这道倩影与记忆中的身影渐渐融合一处,不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不得不说,他的前任与孟小蝶还是有很多故事的,虽说不能算青梅竹马,却也绝对称得上是欢喜冤家。

    林在天不由想道:“若是以后有机会,还是可以帮一帮她的。”

    这么想着,一个画面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画面之中,正是孟小蝶昨日暗示他时的情形。

    林在天心中升起疑惑,“我和她有这么多回忆,为何偏偏出现了这幅画面?莫非我的潜意识中,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妥?”

    他再度仔细回想一遍,瞬间有了一个惊人的现!

    当日,孟小蝶的目光扫了小四一眼,林在天以为她是想通过小四来暗示,幕后凶手是林府之人,所以他把凶手推测成了二叔和三叔。

    但现在,这个猜测已被推翻!

    那么……幕后真凶难道真的是小四?

    林在天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因为今天,小四借故离开,到现在也没有寻过来,表现有些异常!

    “他找了借口留在府中,难道是准备对父亲身边的那个女人进行灭口?”

    想到这,林在天心中一惊,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但这一次,他不能再用猜的,必须得到真凭实据!

    于是,他走到孟小蝶面前,面露凝重的问道:“小蝶,你那天到底是在暗示我什么?小四是不是幕后真凶?”

    孟小蝶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连连摇头,“我不知道,你别问了!”

    林在天灵机一动,猛然释放修为,随后说道:“小蝶你别怕,我现在已经是炼气二重修为,那个幕后之人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林在天必有重谢!”

    “炼气二重?”

    孟小蝶难以置信的看向林在天,现了对方身上的修为波动,不得不相信了对方的话。

    她面露迟疑的沉默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半年前,我无意间曾看到小四与九夫人先后入了龙王庙,过了很久才出来。奇怪的是,他们进去时手中拿着一个小箱子,但出来时却两手空空。”

    “等他们走后,我便进去查看了一下,却根本没现那箱子藏在哪里。我心中好奇,便对这两人留了个心眼。”

    “后来我现,他们两人隔三差五就去龙王庙一趟,每次都拿着一个小箱子,却每次都空手而回。”

    “有一次,我便偷偷藏在了龙王庙之后,正好听到了轻微的机关之声,也听到了两人的只字片语,好像是要密谋杀人。”

    “过了没几天,你便遭到了刺杀!所以我猜测凶手是小四!”

    林在天恍然大悟,脸上欣喜不已,立刻表示了感谢。

    “多谢小蝶姑娘实言相告!我这就回去了结此事!”

    说完,他便转身朝外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他又突然停下来,转身对孟铁牛说道:“孟叔叔,我不能确定刺客是否只有这一个!为了稳妥起见,您最好在家中待上几日,不要轻易外出!以保护小蝶姐弟的安全!”

    “待事情平息下来,再出去做工不迟!您放心,误工的费用,我会让修门墙之人一并带过来。”

    孟铁牛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皱着眉点点头,“嗯!我会等你的消息!”

    林在天抱歉一拜,便转身迈动了脚步。

    此事犹如天方夜谭,掌柜等人也都面露惊异,直到林在天走出了院子,这才纷纷醒转,连忙抬起黑衣人的尸体,跟上前去。

    孟铁牛看着林在天的背影消失,用力抓了抓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个修行者,以前根本看不出来!这小子藏的这么深,心机够重的!”

    孟小蝶也从门口收回目光,苦笑着摇摇头。

    “爹,其实并非如此……昨日我去取鞋时,他还没有获得气感……而今日早晨我去林记肉铺割肉时,他虽然已经获得了气感,身上却没有丝毫修为的波动……”

    “什么?”孟铁牛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他一日之间不仅获得了气感,还连续突破两重修为?”

    “虽然我也不愿相信……”孟小蝶俏皮的笑了笑,但眼中仍能看出一丝失落,“恐怕……事实就是这样!”

    “嘶……”

    孟铁牛倒吸一口冷气。

    “妖孽!这绝对是个妖孽!”